恐怖茶馆:我只卖大凶之物(李紫张闲)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恐怖茶馆:我只卖大凶之物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咸鱼君

角色:李紫张闲

简介:世间分阴阳,有人做活人的买卖,也有人做死人的生意
我做的,就是死人生意,不是卖棺材纸钱,也不卖寿衣纸扎
卖的,是你从未见过,更加诡异的东西……

书评专区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比较严谨的DND小说。主角的等级是传奇古龙、种族是金属龙中的金龙,作为一只幕后黑手在搅动大陆风云。主角起点很高,起点高的主角很难写,这种设定写得好的话内容就十分紧凑,这是本书难能可贵的地方。比较有意思的是,既然是巨龙主角,作者就做到了让主角具有巨龙的思维,而不是个有着变龙外挂的人类,虽然也会变形术,不过主角变人的篇幅很少,而且在主角眼里,人类和猴子差不多,这在诸多非人类网文里也不多见。本书力量体系的平衡做得很好,许多网文作者在力量体系上总是难以维持平衡,动辄就是天地破灭,作为力量平衡的代表,本书让读者明白了力量与智慧是种子而不是滥用的法宝。本书更新缓慢,季更已是常态,我已经当做太监文来看了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所有角色强行被作者ooc…全真在作者笔下全是一群蛮横无理的卑鄙小人.为了杀主角无所不用其极,要多没道义就有多没道义,为了让道理都站在主角一边,与主角做对的角色都被作者强行扭曲其性格成阴险小人.为了文青与小龙女玩爱得死去活来情深深雨蒙蒙的悲苦剧情..看了很尴尬,作者的写作手法很令人作呕, 为了树立一个举世皆敌的无敌主角让其他作者作品中的角色ooc.拜托能不能尊重下其他原著作者和读者的眼睛. mdzz!!!

我本港岛电影人:就贼逗,如果一本书里有大量的四川方言 东北方言,大家不会觉得有问题,而穿插一些粤语的话,书评区立刻出来一大堆反对声,你们要不要这么自卑,不是说粤语就一定是资产阶级,不爱看右上角啊,要么喷些别的也好啊,我是一个东北人,我没觉得有那句话我看不懂啊,中国话都看不懂你不如去听有声小说吧。还有心情来喷书。吔屎啦你!

恐怖茶馆:我只卖大凶之物

《恐怖茶馆:我只卖大凶之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这一跪我是心甘情愿的,如果没有林老板,我一辈子都会是瞎子。

林老板猜出了我是谁,把我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

“张闲是吧?眼睛恢复的怎么样了?”

“托林老板的福,我已经能看清东西了。”

我紧张的攥着衣角。

“林老板,我是来履行约定的,以后我就是您的伙计了,有什么需要我干的活,您尽管吩咐就行。”

我寻思着林老板是开茶馆的,需要的无非是跑腿沏茶的伙计,这活儿没什么难度,我应该能做好。

林老板笑着说。

“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好有事要出去一周,留下帮我看店吧。”

我有些为难,倒不是不愿意,而是林老板什么都没教我,万一来了客人我招待不周,岂不是要砸了林老板的招牌,这哪是报恩啊,报仇还差不多。

林老板看出了我的忧虑,解释道。

“我这茶馆平日里比较冷清,有客人来,你就说老板出去了,让他下周再来,而且也不是你一个人看店,我女儿会帮你的。”

他对着二楼喊了一声。

“小鹿,别玩了,快出来!”

咚咚咚的脚步声从二楼响起,随后一间屋门打开,露出一个穿着兔耳睡衣的女孩。

女孩眉清目秀,脸上没涂一点胭脂,但依旧是青春靓丽。

她迈着一双大长腿从二楼跑下来,停在我的面前,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我。

一股凉意扑面而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茶馆暖气很旺,可女孩却好像从外面冻了一夜,满身寒气。

“你好,我叫林小鹿,我们明天再认识一下,敌人快推上高地了,我先回去打游戏了!”

说完,她又咚咚咚的跑回楼上,屋门“哐”的一声重新关闭。

林老板很是无奈的对我说。

“小鹿她就这脾气,以后你会习惯的,我不在的这一周,你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请教她。”

我点了点头,林老板带着我去了茶馆的杂货间,里面有一张单人床。

“这周先委屈你住茶馆,等我回来再给你安排新住所。”

我没意见,虽然是杂货间,但很干净,比福利院的宿舍强不少。

我出院没多久,眼睛用得久了依旧会隐隐作痛,于是早早的就睡了,第二天醒来时,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到了九点。

我心生羞愧,第一天给林老板帮工就起晚了,急忙起床,希望林老板不会责备我。

走到茶馆大厅,我刚好撞见买早餐回来的林小鹿,她嘴里叼着半根烤肠,手里提着一大袋包子。

她看见我先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把嘴里的烤肠吃掉,用充满歉意的语气说道。

“忘记茶馆来新人了,没给你买早餐。”

我下意识的看向林小鹿手里的包子,这分量,怕是三个人也吃不完吧?

这话我哪好意思问出口,只好说自己不饿。

“小鹿姐,林老板呢?”

“老爹他一早就走,给你留了封信在柜台上。”

我走到柜台一看,果然有一个信封,林老板的字工整好看,但我看不懂。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把信递给林小鹿。

“小鹿姐,你能帮我读一下吗?”

林小鹿满是疑惑的问我。

“你不识字吗?”

我点了点头。

“我从小眼睛半瞎,没上过学。”

林小鹿看我的眼神多了丝怜悯,她看了两眼信,从柜台下边拿出一叠钱,放到我手里。

“老爹说他出门了,一周就回来,这些是你的饭钱,记得茶柜里的东西不要碰,如果茶馆来客人,你就说老板出门了,还有遇到解决不了事情,让你来找我……信上就说了这些,没了。”

手里的钞票没有温度,但我觉得自己心很暖,林老板真是个大善人。

小鹿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急忙忙的喊道。

“别催了,这就上线,今天不上黄金谁也不许下线!”

说完,她把包子往我怀里一推,踏着小碎步,踩着楼梯发出哒哒哒的声音跑回自己的房间。

二楼房门“哐当”一声响后,整个茶馆安静了。

吃完早饭后,我把整个茶馆打扫了一遍,把桌子擦的是一尘不染,可茶馆外的几家店铺人来人往,唯独茶馆门可罗雀。

我有些奇怪,茶馆生意这么冷清,林老板是怎么做到月月都向福利院捐款的?直到我看到了茶馆的茶单……

茶单就挂在柜台的最上方,种类不算多,后来等我认字后,才知道这价格有多么的离谱。

日照绿茶999元;

西湖龙井2999元;

正山小种5999元;

武夷山大红袍9999元。

一杯茶最贵近万元,林老板该不会是经营了一家黑店吧?可黑店哪有明码标价的。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挂在茶馆门梁上的风铃响了,我抬头一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进了门。

他喝得醉醺醺的,径直走到我面前,打了个酒嗝,刺鼻的酒精味差点没把我熏吐。

但更让我鼻子难受的,是大爷身上一股酸臭的味道,像极了肉腐烂时散发的气味。

大爷醉的舌头都伸不直,他指着我手后的茶柜说。

“来……来一壶……升仙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