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秦皇(秦肃华佗)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秦皇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半包白沙

角色:秦肃华佗

简介:张角黄巾起义大胜建国,却一朝崩塌,命丧黄泉!
祖龙后裔辗转出山,赳赳老秦重整了山河
一曲秦风,共赴国难!

书评专区

天苍黄:作者最擅长的是近现代史,不过绕不开的东西太多,被迫转型玄幻,为前两本佳作支持一波

大圣传:好书,真的是好书,即使里面的推女情节渣到有点引起生理不适,但是不得不承认,整体故事写得很好。这是一部描写「道」的故事,小说从最开始就注定了男主角的道,后面不管写得有多乱人物加入太多,男主角都是朝自己决定的「道」走下去,女人也好功法也好事业也好甚至是已完成的业绩也好,都是过眼云烟,就好比我们在玩的各种游戏,在不同的世界观里爱上不同的人,也就是这样的结束。仙剑小说的诟病就是升级太快,世界观快跟不上了,这部按这个节奏写下去最后不把满天神佛打败,把天帝踢下皇座,都不知道怎么结尾,所以太监了也好,必竟他虽然不是最强但绝对不会输是肯定了的。

读档2013:都说资本家带有原罪,主角的第一桶金是灰色的,第二桶金也是灰色的,第三桶金还是灰色的。养肥看后续

三国秦皇

《三国秦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想要个保镖

自古豪杰皆少年,风流不羁怎寂寥?

秦家是颍川大家族,在颍川的地位举足轻重,秦氏家族在当地以丰厚的家产乐善好施,在平民百姓里留有不错的口碑。

因此,尽管是商人世家,也有不少士族,世家子弟愿意与其交往,和这种口碑不错又有财富的家族交好对他们自己也有好处,毕竟财可通神不是。

那么郑玄这位大汉大家与之有交往也就理所当然了,所以才会受秦肃之邀来看看所谓神童,是否值得收入门下。所幸不负此行,秦峰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郑玄也欣慰能收到如此资质的学生。

若是秦峰只是虚有其名,那么就算与秦氏关系再好也不会收他入门。要知道门下学生若无才无德会给老师丢人,历代大儒对那虚无的名声可是在意得紧,不希望落于其他大儒之后,就算是失去生命也不会让人损坏自己的名声。

再说弟子的优劣也是那些大儒相较的筹码,他们不会在家资上比来比去,那样显得落了俗套。剩下的就只是自己所做的文章和弟子之间的比较了,要是弟子可以扬名立万,老师也会脸面生光,流芳后世。

因此,那时的人以拜在名家大儒门下而骄傲,君不见历史上刘玄德还没有正名大汉皇叔前曾对外说自己是卢植的弟子。

外人看到秦氏府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皆不明所以,有好事者向府里一打听,才知道秦家小少爷年纪轻轻就将被名声显赫的大儒收入门下,作为弟子。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言那秦家小少爷虽只是垂髫小儿,但天资聪颖,有古之甘罗之风,现在又将拜到名家门下授学,将来道路必定坦荡广阔。还有传言,那小少爷颇好武风,小小年纪就有了一身的气力。

这时,只见秦府门前出现了一行几人,前有一老者,其人满身正气,虽年老却身拔挺立,行走间却是稳重淡定,面露微笑,其后两童子摸样的小孩子跟随在旁。

秦府仆人见状连忙大开中门,也早有人向府中通报。秦肃一脸笑容前来迎接,看见老者行一大礼:“郑公有礼了,肃迎接来迟,多有得罪,还望郑公勿怪啊。”郑玄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这时,秦峰跳出来道:“夫子胸有江河,父亲在中撑一会船,夫子怎会在意?”

郑玄闻言哈哈大笑,颇为高兴。秦肃也是一愣后笑了,却是忘记请郑玄入门,他们可还在门口呢。

小秦峰顽皮道:“父亲不请夫子进门?”

秦肃立即反应过来,告罪请郑玄进了秦府。周围人有人认识郑玄,开口道:“那是郑公啊,小公子要拜在他门下?”众人再次议论纷纷,有羡慕者,不屑者,人间百态。

秦府内大厅,郑玄落于客座上,满面红光,举杯和主座的秦肃共饮美酒,谈笑风生。厅中有歌女舞弄卖姿,姿仪万千,个个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妙不言说。

古人都好饮酒作诗,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更显风情。看着轻歌曼舞,必会用以诗词歌赋描绘,既抒发情志,又可以以诗会友,卖弄风骚。郑玄乃当世大儒,虽不至于卖弄,却也难以克制高兴之时的兴致,当即出言道: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

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

长夜不能眠,伏枕独辗转。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

本是高兴的场景,不想一首怨妇诗却从他嘴里传出,不禁谓然一叹,当今天下早不复汉武时的强盛,汉光时的坚定。

民怨已成,若不尽早解决,必定为祸不浅。收得佳徒的兴奋也渐渐淡了下来,可惜自己虽然名气不错,却无什么实权,还遭受了党锢之祸,远离了朝廷,上不能秉承圣听,下不可抚恤百姓,只能无奈摇摇头。

秦肃见郑玄如此,还以为他对歌舞不满意,只能出言问道:“郑公,歌舞不佳否?”

“哎,非也,只是想到当今陛下遭受宦官蒙蔽,致使宦官弄权,百官又只顾自己家族利益,不思上报圣恩,民间百姓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全国各处灾荒不断,满地饿殍。却无人可以为君解忧,为民请命,老夫只是自嘲罢了,不碍事。”郑玄感慨道。

随即又强自提起兴趣,“今日不论国事,只谈风月。素闻令郎颇有些许才华,被称之为颍川神童,不如让他念诗一首吧,看看神童自创的诗风,哈哈哈。”想起秦峰在书房的诗句,郑玄不经莞尔,调笑道。

突如其来的话风转向叫秦肃有些反应不及,只得答应,招呼爱子来到身边,轻声说;“夫子说你自创诗风,那你就请夫子指教下你,别不学无术。既然夫子提到当今的大汉面临的困难,想必意思是需要一位大英雄挑起大梁,就以英雄为题吧。”

莫名的秦峰真的好恼,正在旁边吃得起劲,享受纯天然无害的鸡腿啊,却被这老头叫去做什么诗,真是大煞风景。

但父亲的话,小秦峰还是不会违背的。有模有样地学着大人的样子,准备背负手作诗时,才发现手不够长,好不尴尬,看得郑玄等人开怀大笑。饶是秦峰都不禁老脸通红,忍下尴尬,撅着小嘴。

大声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话音落下,举座皆惊,死寂无声。

直到他跑过去又抱起一个鸡腿啃起来发出声音时,大家才回过神来,看着那稚嫩的孩子不敢相信刚才的诗句是他作的,虽然的确不同汉代风格,可是其中韵味却更胜。

郑玄皱下眉头,颔首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秦峰。忽而大笑:“果真神童啊,秦公有福也”。

秦肃也是皱眉不已,然后道:“我曾听他读过此风格的诗词,本以为是随口而说的话,却不想仔细听听的确不错。只是词•••”未待说完才觉得不对,随即大笑掩饰道,“倒是我失礼了,呵呵。”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算是赔礼了。

“莫言失礼,老夫也是收得一佳徒啊。”两人相视再举杯饮尽,其中深意也不说出口。

弄得秦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说他真实年龄也接近而立之年,但对政治还不是很懂得,不知犯了错,还在心底贬低大人不知道吃如此佳肴,就知道喝那连水都不如的酒,真是无趣,要是以后弄个二锅头什么的,你们还不得当成琼浆玉液啊。

酒宴就在大人们饮酒兴尽的时候结束,秦峰也是吃了个爽翻天。

待送走郑玄后,秦肃就到儿子小院,看着准备休息的孩子,喜忧参半。少有的绝佳资质,今天那词句真是绝了,但也要他以后不可盲目乱说。

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祸从口出是古人的至理啊,随后离去。却没听见秦峰的小声嘀咕“其实说完我就后悔了,不是忘记了老项是老刘家的大敌吗?还是毁了我家江山的人,其实我还有更好的词句,只是吃多了忘记了,下次说出来让你们惊掉下巴,嘿嘿。”

不过,话说乱世将近,是不是得找几个武艺高强的英雄做保镖啊,咱还是小命要紧啊,不行,看样子,还得靠老爹,得找机会忽悠一个武将回来,可是谁好呢?

迷迷糊糊中,一个名字闪过脑海,黄忠,就他了。

眼下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秦峰很乐呵的就睡觉了。秦肃回到自己小院后,又把儿子的表现讲给给妻子,毕竟汉朝时女眷是不能入席的,说罢两人不免一番欢笑。

倒是没人注意秦峰是怎么知道项羽的这个问题,其实就算想到了也不会怎么在意,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项羽的名声影响还是很大的,知道他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