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兵王女婿荒岛求生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兵王女婿荒岛求生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君墨无痕

角色:叶云涛谢诗雨

简介:【日更万+】兵王为了已故战友的托付,成了一名上门女婿,谁曾想,丈母娘居然为妻子安排邮轮相亲,打算让妻子和自己离婚嫁给土豪大少!邮轮出事,众人流落荒岛,兵王女婿从昔日的废物,摇身一变,成了岛上生存的香饽饽!让丈母娘刮目相看!

书评专区

战国之平手物语:这书不是好几次断更也不会低于7分,作者很用心去写,想必差了很多资料。最可贵的是作者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敢于在桶狭间奇袭那开始跟历史分开,想必是好好构思过的,成了另一个一家之说的历史,即便是作者君的,不过蛮说得过去的。作者君断更多次都捡起来继续写,看来也是舍不得,希望作者继续更新,给这本耗了不少心血的书一个应有的结局,不要草草了事

破云:耽美,缉毒警察文,向英雄们致敬,情节很赞,就是需要养肥,嘿嘿,作者是我女神ヾ(❀╹◡╹)ノ~

青灵诛心:觉得有一种诛仙风格,文风暂时不错,先收着。

兵王女婿荒岛求生

《兵王女婿荒岛求生》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谢诗雨平日和江涵月走得近,两人在兴趣上如出一辙,都是张紫瑶的铁杆粉丝。

只是,刚才太过于饥饿,没有注意到张紫瑶。

此时,认出张紫瑶,她激动无比。

这可是她距离张紫瑶最近的一次,以前去看演唱会,就算买最贵的超级VIP票,也隔着一段距离。

“恩。”

张紫瑶的回应有些平淡,刚才的一幕,她都看在了眼中,觉得这个女人和叶云涛的关系有点差,而且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让她也很不喜欢。

感受到张紫瑶的冷淡,谢诗雨有些惊讶。

她对叶云涛的态度那么好,还一口一个云涛哥的叫着,怎么对自己却这样。

难道这两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比如……

她看着叶云涛,觉得不应该啊,这臭男人有哪里好,怎么会让张紫瑶这样的当家小花旦喜欢。

因为张紫瑶冷漠的回应,她也不好再继续搭讪下去,只能老老实实坐着。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找物资和搜救幸存者。”

叶云涛呼出一口浊气,再回来恐怕又是带回不少的尸体,只能祈祷尸体中没有妻子。

“我去帮你。”

张紫瑶赶紧站起身,想着自己现在状态恢复了,和叶云涛一起去还能搭把手。

“别,我一个人就行,船体残骸里有很多危险的地方,你去了我反而要分心保护你。”

叶云涛因为入伍几年的原因,说话直来直去,并没多做掩饰。

张紫瑶听后也没生气,乖巧点头,完全没有一个当红明星的架子。

一旁的谢诗雨看得来气,更加嫉恨叶云涛,觉得他像是霸占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交代完之后,叶云涛只身一人前往暗礁处。

叶云涛才走,一旁只剩下半口气的陈凯,赶紧爬到食物堆放处。

完全不顾公子哥的面子,他拿起食物便狼吞虎咽起来,矿泉水更是一口干。

三个女人没有阻拦,毕竟陈凯是个活人,不能看他活活渴死,饿死。

没了叶云涛,谢诗雨就来了机会,和张紫瑶说着关于叶云涛的往事。

当然,这些内容都是添油加醋,重点是要说出叶云涛有多么的窝囊,多么的无能,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废物。

张紫瑶没有因为听到这些而反感叶云涛,反而更加厌烦谢诗雨起来。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叶云涛是个好人,有责任感,心地善良,有担当,而不是谢诗雨口中的废物。

另一边,叶云涛来到暗礁处,并未直接进入邮轮残骸,而是在周边搜寻检查起来。

好一番巡查后,他发现一个问题,这里的残骸不完全!

这里能找到的邮轮残骸,拼凑在一起也就只有半条船的样子。

这样一来,说明在周边的海域,可能还有另一半残骸存在。

确定这一点之后,他这才进入残骸中寻找物资。

寻找一番,弄到了一条救生橡皮艇,把能用的物资都搬到上面。

至于寻找到的尸体,则是放在木板上。

这些尸体,他认出了一具,不是江涵月,而是张紫瑶的经纪人。

虽然知道张紫瑶得知结果后会很伤心,但事实已经发生,能做的只有将尸体带回去。

救生橡皮艇和木板上装得满满当当,再也放不下多余的东西,叶云涛这才返程。

黄昏斜阳,海面也变成了金黄色,叶云涛的橡皮艇拖着木板,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凄凉。

海鸟成群飞向雨林,小岛变得沉寂起来,只有一阵阵潮起潮落的海浪拍击声。

才回到沙滩上,张紫瑶便赶紧跑上前,询问起来:“云涛哥,怎么样?”

一时间,叶云涛不知该如何开口,沉默好几秒这才转身走到木板边,从中将一具穿着黑色精致西服的遗体抱起。

看见那一身小西服和遗体的身形,没有看到脸,但张紫瑶已经认出,这就是从十一岁便开始照顾她的经纪人,月姐。

无比的悲伤涌入心头,张紫瑶颤抖的手捂在嘴上,发出一阵阵抽泣,泪水夺眶而出,在落日的照耀下,行成一个个黄灿灿的水滴,划过脸庞,落在洁白的沙滩上。

“月姐!”

张紫瑶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朝着叶云涛跑去,将经纪人冰冷的尸体搂在怀中。

一幕幕的回忆涌入心尖,张紫瑶静静回想着。

天生的美人,少不了无数男人侵扰,那些对张紫瑶又不好想法的男人,都是在月姐的阻挡下,才让她少去无数的烦恼。

在别人的眼中,她们是经纪人关系。

但在张紫瑶的眼中,她们却是最好的姐妹,月姐就是对她无微不至的大姐姐。

甚至,她已经将月姐当成了自己的母亲,一切的生活起居都是月姐照料。

无尽的悲伤,无边的痛苦,让张紫瑶放声大哭起来。

人,害怕的莫过于离别,更何况这是永远的诀别。

叶云涛心里一股酸楚,眼眶微红。

他非常理解张紫瑶的感受,江冲离去时,他一个大男人,何尝不是哭得肝肠寸断。

“紫瑶,事情交给我,人都有走的一天,节哀。”

军旅生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只能站得笔挺,说着直接的话。

“紫瑶姐,别哭了,不然把身子哭坏了。”

谢诗雨看着自己的偶像哭得如此伤心,红着眼眶上前安慰。

她虽然讨厌叶云涛,但对挺多人还是不错的。

一旁站着的谢英凤也走上前安慰起来,不过她却一边安慰一边落泪。

想着女儿还生死未知,她心中隐隐作痛,不敢想若是自己的涵月……

倒是一旁的陈凯,没心没肺坐在一边,心中不屑,不就是死了个人,有什么大不了。

在几人的安慰下,张紫瑶这才被拉到了一边。

叶云涛又从热带雨林中弄来不少木柴,特意将月姐的尸体单独焚烧。

滔天火光在此时没有让众人觉得温暖,反而是无尽的寒凉。

几个小时后,叶云涛找来几个空瓶,将月姐的骨灰收集这才走向张紫瑶。

接过月姐的骨灰,张紫瑶紧紧抱在怀里。

眼泪已经哭干,眼圈红肿,鼻翼间更是带着无数的泪水。

那悲伤的样子,让人看了十分心疼,这么漂亮的美人,为何要接受这样的打击。

“云涛哥,你可以帮我吗?带我到海上去,月姐最喜欢大海,她说过,她下辈子想成为一条大海里无忧无虑的鱼儿。”

张紫瑶的声音沙哑,说到这儿,又忍不住啜泣起来。

“走吧。”

叶云涛点头答应,将橡皮艇推到海边,载着张紫瑶朝海面而去。

孤零零的橡皮艇飘在海面上,无比孤寂。

满天繁星的夜空,圆月一分为二,一轮在高挂在天空,一轮荡漾在海面。

它们看似海天相隔,但在月出月落还能相见。

可有的人一旦离去,永远便见不到。

张紫瑶将瓶盖拧开,轻轻朝着海面上挥洒骨灰。

白净的骨灰随风飘落在海面,越来越多,汇集成一条小银河般朝着远处飘去。

“月姐身躯虽然走了,但她的灵魂永远都会陪着你,想她的时候就看看天,老人说过,人去世之后会变成一颗星挂在夜空,守护着爱的人。”

叶云涛静静安慰起来,抬头看向夜空。

江冲,你要是还在,一定要保佑我找到涵月。

一股哽咽的感觉在喉咙处久久不散,叶云涛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撒完骨灰的张紫瑶不忍继续看着月姐的骨灰一点点消散在海面,转过身扑在叶云涛怀中,静静哭泣着。

多少的往事

已难追忆

多少的恩怨

已随风而逝

两个世界

几许痴迷

记载的离散

欲述相思

这天上人间

可能再聚

听那杜鹃

在林中轻啼

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叶云涛轻哼着熟悉的老歌,《庭院深深》,思绪和张紫瑶一起陷入各自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