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然孙爽丧尸帝国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丧尸帝国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刘二

角色:郑然孙爽

简介:丧尸拥有智慧,人类岌岌可危
为了生存,主角联合起心向人类的丧尸伙伴,战胜各路强敌,一起建立新的秩序
本书无异能、不种马,且看人类与丧尸混编军团,横扫欧罗巴占领南北美,建立史上第一大帝国

书评专区

星空王座:本来应该是仙草,但是双线双主角的阅读体验真的很糟糕。要不是牵挂占星术士的后续,肯定弃了。现实的部分略失色,很典型的种马龙傲天,玄幻世界里的小占星士更能共情。双线跳来跳去,让人萎。文笔上佳,故事也很不错,设定太有问题,我要不是文青老白,读的实体书比网文多,坚持不下去。目前看完第一卷,希望后面好看。————都看完了,有点失望,中期以后剧情乏力。大结局解密,所有人打生打死,只是因为量子计算机自己精分想自杀,太牵强。作者也许觉得这很深刻,文青真可怕。有些场景片段非常好

超越轮回:全忘了

学霸也要谈恋爱:抖S,面瘫,冰山,闷骚,压榨所有或明或暗的反动派的实力与智谋,内心深处燃烧的熊熊的爱与正义!不可不谓之学霸中的战斗机!后期疲软,不过男频入宅作,私心加一星

丧尸帝国

《丧尸帝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美妙的滋味

推开贴在身上的丧尸,怀仁摸着刚才被丧尸咬到的脖子,心里不断祈祷,祈祷千万不要被咬破。

原来在刚才怀仁把圆珠笔捅进丧尸脑袋的同时,丧尸也咬到了怀仁的脖子,只不过怀仁的脖子上事先缠了一卷保鲜膜,有了保护,这一下才没有咬断他的喉咙。

没有了生命的威胁之后,身体上的疼痛才都反应出来,怀仁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就好像要散架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强忍着全身的酸疼,怀仁要去洗漱台上的镜子照照自己脖子,看看情况如何,有没有感染的可能。

可刚刚向后侧身,一股拉扯的力量从胳膊传来,吓得怀仁一个激灵,赶忙用手指把丧尸眼眶里的圆珠笔又往深处捅了捅,看着丧尸没有反应才放下心来。

他冷静下来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刚刚丧尸抓住自己胳膊的手还在死死的抓着不放。

废了半天力气也没有打开丧尸钳子一般的手,最后只能从丧尸的胳膊上拔下刚开始钉在上面的大剪刀,把丧尸的大拇指剪下来,才得以摆脱束缚。

步伐蹒跚的走到洗漱台前,摘下头盔,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怀仁嘿嘿的笑了出来,接着笑声越来越大,直到笑的咳嗽才停下来,他用放肆的笑抒发着内心的爽快。

先看了看脖子上的咬痕,经过厚厚一层塑料膜的保护并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多了一圈青紫的咬痕罢了。

接着他又拿起头盔,转到后脑勺的地方,看着上面深深的牙印和一道道被挂掉的漆皮,劫后余生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刚刚还是放肆的大笑,可现在怀仁却委屈的想要大哭一场,这是什么狗日的世道,什么狗日的世道!

活着,居然变得如此奢侈。可你又能怎么样,只能苟延残喘的努力活下去。

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怀仁整理好了心情,走到门口去给郑然开门。

“啊。”女孩轻轻叫了一声,原来她一直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怀仁开门动作稍大便撞到她的头上。

“进来吧,找钥匙。”怀仁看着用手捂着额头的女孩,把门推开让她进来。

两人走进经理室,郑然看着脑袋爆开的女尸又是一阵干呕,怀仁则是躺在了超大号的沙发上面,双手交叉在脑后,眼睛微眯,放松着疲惫的身体。

现实就是如此凄凉,出去之后也许等着他的就是死亡,二十八年的生命就此了去,直到死都没有尝到那美妙的滋味。

怀仁把身体挪到了沙发最里面,侧过身,一只胳膊平放在沙放上。另一只手拍了拍臂弯的位置对郑然说道;“来,躺这儿休息一会,有事儿跟你说。”

“你知道吗,出去之后我们很可能会死。”沉默了许久,怀仁才开口说道。

郑然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即将面对的危险,然后就等着怀仁继续往下说。

“对不起,刚才想到自己还有许多事没有做过,一时就没有忍住,就……”还是怀仁先开了口,作为男人也是他应该有的担当。

郑然脸颊绯红的回道:“其实……其实我也……。我们那个专业绝大多数都是女生,像我这种长相普通的根本没有男朋友。”

郑然的思想有些松动,可依旧执拗的说道:“出去了总会有机会的,我们必须心存希望。”

“不要再天真了行吗,现在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懂不懂,世界末日就是没有希望!我没准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男人了,也是你眼前的唯一希望。”终究战胜了理智,怀仁不在诱导,而是变成了赤果果的威胁。

“那,那好吧,但是你要答应一定要保护我。”女孩最终还是屈服了,况且他对面前这个男人本来就有着一丝好感。

刚得到答复,怀仁就猴急的动作起来,咸猪手在女孩身上上下着,嘴也再次贴了上去。

“咋俩加快进度,拖的时间太长就真的成为丧尸的靶子了,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在又一阵激吻之后怀仁说道。

……

……

……

此时依然躺在沙发上的郑然显得非常尴尬,心里原本的一点点抗拒已经不存在了,她只是觉得十分郁闷,怀疑自己就那么没有魅力,居然让一个男人“不如”。

“你知道钥匙在哪里吗?”怀仁开始在经理室里翻找起来,他连着把几个抽屉拉出来,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地上。

郑然没有理会怀仁的问题,而是忍着恶心走到地上的女尸前,蹲下来摘下女尸手上的戒指,然后走到怀仁面前自顾自的说道:“怀仁,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诡异的举动吓坏了怀仁,他心想:这就要嫁给我了?这丫头是不是让丧尸给逼疯了。

“说愿意,说你愿意啊!然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我会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看怀仁没有理会自己,而是继续翻箱倒柜的找着钥匙,郑然歇斯底里的嘶喊起来。

眼见蒙混不过去,怀仁抢过女孩手里的戒指,随意的放进了裤子口袋,然后笑着说道:“别闹,赶紧找钥匙,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再慢就真的死翘翘了。”说完就继续翻找起来,留下女孩站在原地无助的抽泣。

倒空了所有抽屉,翻遍了所有柜子,就连沙发底下的角落都没有放过,可是怀仁依然没有找到一把钥匙。

最可怕的其实不是绝望,而是先给了你希望,然后再生生地夺走,就像现在这样。

无力的瘫坐在老板椅上,对着停止哭泣却依旧傻站着的郑然自嘲道:“小丫头,看来咋俩是出不去了。要不然我就娶了你,之后你就跟母螳螂一样把我吃了,看看能不能熬到有人来救你。”

“不会啊,我记得钥匙就是王经理拿着的。”郑然从刚才的感情纠葛中清醒过来,目前生存下去才是最基础的前提。

两人一遍遍翻检着刚才倒在地上的东西,可依旧是一无所获,哪里都没有钥匙的影子。

“你说这办公室里面有没有暗格或者保险箱什么的,没准钥匙在里面放着呢。”由于实在是找不到,怀仁也只能心存侥幸的幻想起来。

“哪有什么保险柜,就算有,你打得开吗。”郑然对于怀仁的幻想浇下一盆冷水。

“等等!你说什么?有保险柜我也打不开?对呀,要是有保险柜你会把钥匙放哪里,肯定是带在身上啊!”郑然的话给怀仁提了醒,刚才两个人都把事情想复杂了,认为会把钥匙放起来,却恰恰忽略了最简单的逻辑──钥匙应该放在身上。

怀仁飞快的冲出了办公室,跑到王经理的尸体前,翻找起尸体的衣兜。

果然,在裤兜里找到了一串钥匙,也找到了逃出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