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暴富如此简单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重生:暴富如此简单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恩怨各一半

角色:蒋小朵周于峰

简介:上市执行总裁周于峰意外重回1983年,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面对想要离婚的娇妻,生活艰难的弟弟、妹妹,且看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商海,改变未来格局!

书评专区

召唤千军:这本书前期看着还行 感觉像兽血种田玄幻 喜欢种田的可入

成为炮姐后的人生:标记 主动追求自身的强大 ,已看 无趣

重生之大企业家:9分(满分10分)* 我看的是(残雪精修版) [淡淡仙恋修]* 主角是暴发户,人渣—-不是褒义词的那种,是贬义词* 刘亦菲十三岁就开始各种调教(旺仔小馒头),更是母女通吃* 女主大都是巧取豪夺来的 * (残雪精修版) [淡淡仙恋修] 1lsYHx4INkbHsfazGCx7kyw 提取码:41l0

重生:暴富如此简单

《重生:暴富如此简单》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知了声从不远处的柳树上传来,到了黄昏的时候,院子里渐渐地变得热闹了起来,一些孩童们拿着铁环滚着,在小院里疯跑着。

也到了下班的时候,不断地有人从小院里走了进来,周于峰稍稍往后缩了缩身子,注意着大门那里。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天空慢慢地暗了下来,院子里玩耍的孩童也少了很多。

还是没有看到胡汉的身影,不过周于峰倒是一点都不着急,有些事情,只有在两个人的时候,或许才好谈一点,

周于峰已经在心中制定好了计划,这是一个上市公司总裁一直拥有的优质习惯!

慢慢的,天黑了下来!

大概又等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左右,铁门那里滋啦地响了一声,而后走进两个摇摇晃晃的身影。

高大一些的男人压低了身子,听着稍矮一些的男人说着话,慢慢地往院子里面走着。

说话的声音很低,以至于两人走到最后一个单元,周于峰依旧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不能听出他在说些什么。

而这两个人,正是胡汉跟他的儿子,胡小山。

对于胡小山,周于峰又怎么能不认识,曾经是高中同学,虽然两人都没考上大学,但眼下胡小山已经跟临水钢厂签了合同,进去上班也是迟早的事情。

“爸,您慢点,这走廊里的灯泡也不知道被哪个讨吃鬼给偷了,黑漆麻糊地求也看不见。”

胡小山扶着胡汉的胳膊,皱眉叫骂了一句,慢慢地往台阶上摸索着,并没有注意到蹲在一边的周于峰。

“喂!”

周于峰突然高呼了一声,跳下水泥墙,一个跨步来到了胡汉、胡小山两人的身后。

“谁啊!”

胡汉慌忙转身,惊呼了一声,声音都有一些变形了。

“你谁啊!”

胡小山也同样惊呼了一声,抓着胡汉胳膊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向后缩了一步。

“哦,是我,周于峰,你们别慌。”

周于峰有些戏谑地喊了一声,在安静的楼道里,这一声叫喊显得格外高亢。

“周于峰?”

胡汉咬牙切齿地反问了一句,刚刚心里涌起的惧怕也瞬间消失,上前一步,咄咄逼人地靠了过来,显然是没有把周于峰放在眼里。

地中海发型的胡汉仰着头,借着月光看清楚周于峰的那张脸后,更是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你他妈的有病吧,突然叫了一句。”

知道是周于峰后,胡小山也是来了火气,嘴里叫骂着,用力地推了周于峰一把。

突如其来的这一下,使得周于峰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踩到了进楼梯的台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了地上。

“周于峰,你来这里干什么?”

胡汉从黑漆漆地楼道里走了出来,眉头紧锁地逼问着周于峰。

看着凑过来的这张圆脸,脸颊两侧布满了横肉,口腔里还散发出一股恶臭,混杂着一股酒精的味道,充斥着周于峰的鼻腔。

周于峰紧紧握着双拳,同样紧紧地咬着牙齿,一瞬间面部表情都发生了扭曲,他很想要一拳打在这张肉脸上,但他在努力地克制着这股冲动。

身子一个激灵后,周于峰的胳膊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才缓缓地松开了拳头,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

“胡叔,其实今天过来是求你一件事情。”

周于峰尽可能把声音说得柔和一些,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生硬、不自然。

“啊?呵呵。”

胡汉嘲笑了一声。

“你说你过来求我一件事情?”

“嗯,是。”

周于峰点了点,继续说道:

“胡叔,是这样的,之前我父母的事呢,也确实是他们操作不当才造成这样严重后果的,我妹于娜就是太伤心,小孩子胡乱发脾气,老是过来给您添麻烦,我过来主要跟您道个歉。”

“哦?”

胡汉露出了一抹喜色,然后拍了拍周于峰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周于峰啊,还是你懂事些,你说我跟你爸妈都是多少年的老同事了,他们出了这样的事,我能不伤心吗?

你家的那个于娜啊,过来就咋咋呼呼的,说是我害了你父母!这虽然年纪小,但话也不能乱说吧,你说这可能吗?我害他们,我有什么好处!

还有是你父母鉴定工伤的那事,我可是车间主任啊,总不能说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就胡乱干吧!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这个位置,更该为厂里的效益考虑,不能徇私舞弊吧?”

胡汉吐沫星子横飞,说得痛心疾首,做出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说到最后,还抬起眼睛,看着周于峰,等着他的表态。

“是是是,胡叔,您说的对,通过这段时间,我也想开了,确实是您有您的难处!”

周于峰认真地点头说道,做出沉思的模样,好像在真的认真思索刚刚胡汉说的那些话。

“诶,对啦!”

胡汉激动地一跺脚,又拍了拍周于峰的肩膀。

他最担心的就是周于峰和周于娜他们闹事,虽然他为这事打点了很多,可架不住万一啊?

万一厂里真要是调查起来怎么办?

但只要是周于峰认了,不闹了,这事才算真正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