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敌从大道之子开始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无敌从大道之子开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苦涩咖啡

角色:林太一元海

简介:一觉醒来,林太一穿越到一个摘星拿月的玄幻世界,成为了圣地的无上道子,然而他做什么都会引来大道之音!恐怖异象!种下一朵花,大道降下意志,那朵花有灵了!养了一条鱼,龙门再临世间,那条鱼化龙了!无心插柳柳成荫,无数年后,那棵被种下的柳树成为了无上妖帝!……圣地之主默然:“此子将来必将君临天下!”宛若天仙的圣女低头:“我果然还是配不上他
”隐藏山间的大帝感慨:“大乱之争即将开启!”大道之子林太一沉默了一下,低声骂道:“我真特么不是大道之子,谁家的大道之子只有练气?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乾坤万古谁无敌,大道之子林太一!

书评专区

理论上可行:无Cp,女强文,我第一次看到女作者也可以有这么宏大的布局和缜密冷静的思维,女主真的帅爆了啊!

主神挂了:本来真的不想BB这个作者了,书荒凑活着看。结果主角真睡了练了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  “我现在该称你东方兄,还是东方姐姐?”  东方白飒然一笑,眉梢眼角却又隐含娇羞:……..  不知不觉,纱帐再次荡漾起来,直至黎明之前,方才再次平静。  东方白像是被抽去了浑身骨头似的,软软覆在倪昆身上。  倪昆轻抚着她的纤腰,默默温存一阵,轻笑道:  “魂归来兮……”  东方白星眸半闭,气若游丝,勉强抬起拳头,有气无力地在他肩头轻捶一拳,嗔道:  “又笑话我……我活到现在,一直清清白白,哪像你,技法那般娴熟,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

风起华尔街:我就不明白,主角这么吊,为什么开头还给那对嚣张母女做狗?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主角这日子过得,啧啧,真惨。不能辞职吗?主角心里默默发狠:等我计划成功,看你怎么嚣张!然而事实是,现在这对母女就是嚣张的把主角当狗,然后主角计划通夺取公司后,嗯……收了对方,这女的本来就是富翁养的小三,哪会在乎这个,算什么报复?

无敌从大道之子开始

《无敌从大道之子开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三个金黄的字带上可怕的龙威横空三十而立!

全部剑神阁为此振动起來。

一个看起来衰老的情况从远方腾空渡来,仅仅略微施礼,好像对这谕旨没是多少毕恭毕敬之意。

剑神阁原是胜地,是与古国一样的阵营!

乃至,胜地乃至比之古国还需要硬上一些!

也许现如今潦倒了。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拥有无法想象的文化底蕴,要想靠一个虚空的意旨,前去镇压剑神阁,那就是痴心妄想。

这腾空的老人就是剑神阁老祖。

眼光中带上一缕缕的剑意,好像早就看穿那飞辇当中的实虚。

一个老迈的宦官迈开而成,的身上衣着黑色的的太监服装。

的身上的气魄彻底收敛性,乃至是看不出来分毫的人生境界,“我们家今日替代皇主,前去问好一番,还望老剑神不要指责才算是。”

但剑神阁老祖,则是清楚的了解,面前这老宦官但是圣境最强者。

所说圣境,原是小圣和美猴王境的通称。

圣以后便为帝!

老祖一笑,则是轻轻地摆摆手,“不清楚今日皇主帮我这一老头儿带了什么话?”

老宦官眼里光溜闪出。

轻轻地招手,释放着真龙天子威慑的谕旨立即掉入手上。

好像有一股信念将要清醒过来。

就算是剑神阁的老祖都体会一股巨大的气场,那就是古国的一国以运和九元皇主一部分承继的信念。

老祖依然一副恬淡的模样,而剑神阁诸多大长老统统皱眉头。

要了解九元古国压根沒有权利向剑神阁传递一切的意旨。

老宦官灰黑色的衣袍在一股气魄猎猎作响。

圣境最强者的气魄暴发出去。

而老祖依然是一副恬淡极其的样子,好像早已想到了这一幕,轻轻地探动有一些变枯的手掌心来。

轻声道:“剑来!”

好像有一把绝代的剑意从剑神阁祖地中传出。

一道紧紧围绕着成千上万符印的巨剑裂地而成。

随着过来是这股宛如撕破一切的剑意。

帝者,这也是帝者剑意!

老宦官的眼瞳略微一缩,把握了帝者剑意就间距帝境很近了,这一次或许是栽了,但他也没有选择!

只有交锋一途可谈。

谕旨中有着信念好像是发觉了哪些,暴发出无限的开光。

宛如欲要前去镇压一切对自身不敬存有。

老祖则是忽视,当那掌握在手上之时,四射的剑意一瞬间暴发。

老宦官轻轻地摆摆手,对那出鞘的剑意熟视无睹,宁静的就好似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一般,“皇主有令,剑神阁大比,九元古国欲参加到在其中。”

响声不快不慢,每一个字都带上强大的威势。

就好像九元古国的皇主亲自张口了一般。

老祖恬淡回复,“这也是剑神阁内部结构之事,何曾到你们这种别人干预了?!”

老宦官没有说话,仅仅漠然。

他仅仅运行命令的人,他,也只听皇主的指令。

远方隔楼上的林太一则是看见这一切,内心也拥有一些迫不及待感,成千上万的徒弟都将眼光朝着了老祖所属的地区。

针对徒弟来讲,九元古国之个人行为是对她们的一种污辱。

老祖轻轻地哀叹一声,“真的如此?”

老宦官沒有对答,但心态已经是了然,老祖大笑一声,“来看老夫近百年不曾下手,很多人忘掉老夫那手上的剑。”

轻轻地摩挲剑身,可怕的剑意横纵。

握着长矛的历史悠久手掌心轻轻地用劲,朝前挥舞,一道剑光暴发而出,与此同来的也有那可怕的追凶。

老宦官内心有一些苦味,但又迫不得已为,“还请老剑神三思!”

老祖沒有理睬,仅仅轻轻地吐出来一个‘斩’字。

无穷剑意横纵而去,随着那道极其浓厚的剑意。

或许是体会到了危害。

那谕旨以上拥有一道重影闪过,无需猜想,当然就是那皇主信念。

只看见那虚影一指导出。

室内空间好像崩碎,阻拦着那道剑意。

白光灯与剑意交叠,周边室内空间悲鸣起來,外露黑暗的虚无来。

残片交叠而过,在飓风中消失了。

当这一切都消退以后。

老祖的身型漠然三十而立,仅仅少了一些坦然,一头白头发飘舞,而那谕旨也暗淡无光,看上去是这其中的信念早已消退。

剑神阁空中飓风依然仍在,可怕的纪律之链修补着那粉碎的虚无。

成千上万的徒弟好像还沉溺于老祖那一剑。

那才算是剑修绝代的精华。

而林太一手上不清楚什么时候取出一把平常的巨剑来。

眼光略微一凝。

脑子里闪过出老祖施展那一剑的场景来。

林太一一次次的效仿起來。

而手上的剑也愈来愈灵便,好像是拥有灵气一般。

这一刻林太一好像明悟了一些物品,那剑意好像也随着被激发,眉间一抹黑紫色光辉闪出。

全身凝结出剑意。

林太一略微一愣,好像想不到那么很容易就学会了?

这剑术并不是说成剑神阁承传方法吗?

难道说就这?就这?

手上的剑意聚集,也好像惊扰一些徒弟。

不远的地方的一些女徒不由自主高呼起來,“快看,那就是太一师哥,太一师兄学会了老祖用出的那一剑!”

愈来愈多的徒弟被吸引住。

成千上万的眼光此时随着相形见绌,林太一则是感觉被如此多的眼光盯住看见很多难受。

终究自身人生境界仿佛或是练气期,但又隐隐约约感觉自已仿佛并不是练气期。

林太一也是不舒服至极。

就连远在剑神阁空中的老祖好像都被惊扰。

那老宦官的眼光宛如一轮大日一般看向太一,只有怪林太一过于出色了,优秀到他人迫不得已注目于他的身上:“

好一个神子!”

招手间,那谕旨化为一道幻影向着林太一奔向而去。残余的龙威依然可怕的紧。

这也是老宦官自身的决策,他感觉到了危害。

倘若那神子彻底发展起來,不良影响无法预料。

这或许便是皇主要想将其扼杀的缘由吧!若是好好活着,恐怕会危害九元古国的决战沙城!这决不允许发生。

那谕旨带上着龙威,壮阔而去,而林太一觉得到有一股眼光凝视着自身,而这股能量充满了威势感。

老祖面色发生变化,大喝一声一声:“尔敢如此!”

手上的巨剑向着那谕旨投影而出!

刺透了那周边的室内空间。

全部的徒弟都体会一股恼怒的剑意袭来,那股能量令人心里冉冉升起一股乏力之感,乃至全身发麻。

而谕旨早已到了林太一空中。

与此同时那剑意也呼啸而来。

林太一或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感觉老祖的那把剑一定能在最终将那狗屎谕旨击败。

六个圣子,则是略微皱眉头,死死地盯住那被老祖扔出的剑和那飞过来的谕旨。

她们都想见到林太一真真正正的整体实力。

而老宦官趁着这一空挡,早早已趁着飞辇离开。

只半空中留有一道金黄的长弧。

老祖身型一动,身形化为一道幻影奔向那离开的飞辇而去。

浓郁的追凶已化为了本质。

而林太一手上不清楚什么时候取出一柄巨剑,其剑身展现灰黑色!

一头长头发在气魄中飘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