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斐余安安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风雨小妖

角色:余斐余安安

简介:现代白富美大龄剩女穿越到八零年代,本想自力更生,却不想桃花朵朵开
表叔家堂哥温柔体贴:“别怕,你摔傻了我娶你

支教老师阳光帅气:“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一起合伙做生意的二流子身份神秘:“要不我娶你吧,省得分钱时麻烦……”
这哪是财源广进!分明是财色双收啊!

书评专区

长生捭阖录Ⅱ:顺天:祭世纪之始书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阴阳的下一步,写的中规中矩没有很大的问题,当然是对比网络小说是没有的,其实问题就是往后写,有点要蹦的意思了,不好还好,这要是实体书就是本不咋地的书,网络啊,写的真好是吧,你不可否认,这主角不是龙傲天,主角全是烂好人,还不黏人。

同生:女主,亡命鸳鸯。两个人无意撞破cia杀人场面,拿了u盘自保,来了个欧非游。很电影的一本小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到的是《达芬奇密码》,用一个阴谋勾连了很多真实的国际事件,就是不知道哪个国家会同意这电影播放2333。土耳其纺织业被中国制造打垮的黄祸,人民毫无上升渠道,巴黎政府的软弱无能,美国的肆无忌惮制造内战恐怖袭击革命,难民的恶毒与麻木悲惨,埃及贫民窟连政府都不当他们是人,南北苏丹的问题。其实我是当欧洲旅游指南看的,看完就一个感觉,作者欧洲游肯定各种觉得亏了。

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

《八零小娇妻只想暴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余铁梁别以为快六十的人了,性子却爆,这些年,他做的决策,四个小孩沒有敢违逆的,偏生的最看不上最不成器的二儿子违逆了他,他觉得跌了脸面。

余老二平日里看见老实巴交,畏首畏尾的,可是却死犟,做为一个男人,他没出息让媳妇宝宝过备好日子,可是也无法让女儿去跳火堆,他拉了一把高秀娥,两个人就确实跪在了门口,他抬眸望着余铁梁,细声讲到:“爹,我和妮子娘求求你,这钱我此外想法子,我是拼死拼活也还上,大妮确实不可以嫁给了王麻子那个人!”

余安带上余鱼儿回到家,恰好瞥见这一幕,余安在心中喘长气,她还确实怕余老二妥协,如今来看,余老二还真的好好爱自己女儿!

余安了解余老二毫无疑问不期望自身的子女见到这一幕,她扯了一把余鱼儿,又出门时。

“姐,我们去哪里?”余鱼儿这一天就跟随余安瞎混。

余安也不知道能去哪,可是她了解,这事情是余大哥一家企图已久的,如今便是有二十块钱,余斐怕是也需要嫁给了那一个王麻子!

余安正犯愁的情况下,就见到余正山脖子上斜挂着那淡黄色背包,歪歪斜斜的走入村庄。

这时候是前边村庄中学放学后的時间,余正山下午回乡吃午饭。

大队书记家对这一很小的二儿子,则是商品的很,不愿意使他吃冷饭忽悠。

余安刚到这一时代,很多事儿不明白,余鱼儿又过小,如今她只有临时性抓个壮丁。

“鱼群,你在这等着我!”余安讲完,踏着二根小细腿向前,塞住了余正山。

余正山正闲晃着,面前突然冒出余安,他吓了一跳,赶快顿住步伐,向倒退了二步。

早上余安那句好哥哥将他吓得不轻,余中天以前为了更好地吓哄余正山,说余安若是懵了就需要余正山娶了余安,余正山当上真,害怕余安真的傻了!

“干啥?”余正山毫不客气的询问道。

余安一双圆圆的的大眼牢牢地的盯住余正山,“请你告诉我,现在有破产法吗?”

“啥?”余正山一愣,“啥是婚姻法?”

余安有一些泻气,她不清楚这破产法是什么时候推行的,只还记得她姥姥便是童养,难道说这1979年买卖婚姻无论?可是余安又一想,这余正山一看也是个不学精的,也许他少见多怪不清楚呢!

“你带上我出来,要我摔了,这事是否算下?”余安斜睨了余正山。

余正山与余安安同年龄,可是余正山的饭菜但是全村人头一份,因此看起来比同年龄小孩都高一头,尤其是相比有一些缺乏营养的余安安来,那确实是有絕對的优点,但是偏生的余安便是不害怕,一双黑溜溜的双眼瞅着余正山,还让余正山内心有一些出毛。

余正山咽了一口口水,有一些装腔作势的讲到:“就是你非得跟随的,管我什么事?”

“你不是自称为大哥吗?”余安斜视看见余正山。

余正山以前不清楚在哪里看了一部港台电影,学了一些武林习惯,自称为大哥,村内的小孩也都那么唤他。

余安伸手来,费了些气力,搭在余正山的肩头上,昂着头讲到:“如今你带我一起去中队的公司办公室看看报纸哪些的!”

要认识这些时期,最好是的渠道便是新闻媒体,但是这时期,一沒有电脑上二沒有电视机,连个录音机啥的也没有,早上的情况下,余安听着余中天在中队音响喇叭里念报纸了,也许她能根据报纸了解一下这一时期!

余正山认为余安要他干啥呢,一听是这件事情,马上长舒了一口气,“不便是看个报纸,还用掉大队部,我们家就会有,你等着,我给你取去!”

在这年代,报纸的功能可变大,可以糊墙可以书皮纸还能擦屁股,余中天就托词回家学习培训国家精神,自身悄悄的拿回家去。

余安嗤笑,意想不到这余中天居然带领赚团体的划算!

余正山跑回家,咕嘟嘟的灌了半瓢冷水,连自身亲母喊他都没回复,怀着一小摞报纸就跑了出来,等见到余安才反映回来,他怎样就特么那么乖巧呢?

余安不一余正山转过味来,先将报纸抢在手上,人民日报,看一下日期,全是1979年一月份的,算不上太到期。

余安翻滚着报纸,找寻着破产法的要求。

余正山立在那里看见余安翻报纸,忽然询问道:“你看看的懂?”

余正山记着余安安尽管也念书,可是总逃课,再加上头脑反应慢,年年考最后,连中学都没上就在家待着了!

余安没理他,总算找到宪法学的报导,可是找了大半天,就只寻找第四章侵害中国公民民主化全力以赴与第八章渎职罪,有关《婚姻法》的,恰好被别人撕了!

“谁撕的?”余安瞪了一眼余正山。

余正山不当然的别过眼烟云去,今早上他内急憋不住,就扯了一片上茅厕……

“你到底要想找什么?”余正山只能询问道,“这里面全是道理,俺爹都不明白,你看得懂啥?”

余安学会放下报纸,只有询问道:“你了解这完婚的事儿谁管?”

“你问这个啊,你没早说,这我明白,公社管呗,完婚都去那里,听我娘说的!”余正山一副很明确的样子。

“公社?”余安筹算了一下,她对这一公社倒是有一些印像,类似现如今的镇政府那般的组织,她还记得在姥姥家的情况下,姥姥也喜爱说之前公社党员干部是怎样为老百姓作主的,来看得去镇里找一个公社党员干部管这件事情才成,恰好她借机看一看这一时代的大城市,或许能寻找创业商机挣钱也或许!

余安斜睨了一眼余正山,眸色中带上一抹筹算。

余正山忽然觉得背部有一些发冷,这类被别人看上的觉得……

“那一个,俺娘喊俺用餐呢!”余正山拔脚就准备走人。

别以为余安身量小,还算得上灵便,一下子冲到余正山的眼前,又将余正山拦下。

“小姑奶奶,你还需要咋?”余正山禁不住哀求,“俺娘蒸了小白馍等俺用餐哩!”

小白馍?余安判断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可是快速又操纵了自个的身理冲动,睨着余正山讲到:“你明日能想法子带我一起去公社一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