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救了个将军后,她所有桃花都被掐了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救了个将军后,她所有桃花都被掐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妖妖灵

角色:凌妩墨绯夜

简介:一朝穿越,她成了嚣张跋扈、蛮横无理的墨府嫡女,
本着善良的本心救了一个受伤的男人,谁知竟被他缠上了
赶不走,打不过,还要时刻提防不被别人发现
某人看着长相越来越水灵的小丫头眸光一动,决定收了这个小妖精:“可不能便宜了别的男人……”

书评专区

北朝风云:作者在书评里讲什么穿越者是现代化的被绿帽也会安慰妻子若无其事的真男人,我想说这种现代人你去当吧我们可没这么二最后,作者你凭什么大半夜给我喂屎凭什么啊啊啊啊啊啊!!!!!滚你老婆的蛋去吧?!!

沙耶之歌:于是找了找又发现了这本……邪神娘化。但是不可名状与绝望,我感受到了。所以很好。

女友全都是厉鬼:创意应该是来自恐怖屋和恐怖复苏,如果你看的下这两本,这本应该也能看的下。主角女友被杀之后,被鬼魂缠上了,还好得到了一本古书。在古书的指导之下得到只蜡烛可以暂时不受鬼魂侵害。 随后在古书的安排下不断的做任务(作死),同时认识新的女鬼。本书的设定,厉鬼在人类面前是无敌的,只有厉鬼才能对抗厉鬼。主角是个1米8几的壮汉,但是在厉鬼面前和婴儿差不多,后面做任务得到了一把霜之哀伤稍微有了一点反抗能力。

救了个将军后,她所有桃花都被掐了

《救了个将军后,她所有桃花都被掐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墨大将支走了奴婢,偌大的正厅,只留有太子和墨染染,及其黏着墨染染好歹不愿出来的墨安轩。

“太子陛下,听传言说,染儿嫁过来的那天晚上,您就将她囚禁了,可有这事。”墨大将眉梢轻蹙,张口询问道。

“这件事情是本王的错,那晚本王有一些激动了,等回家本王便会解了她的囚禁。”太子得话,让墨大将提前准备了一肚子得话,话死肚子里。

墨染染也禁不住抬头看了眼太子,何时他那么好说话了?

发觉墨染染的眼光,太子朝她笑了起来。

墨染染睨了他一眼,低下头再次给墨安轩喂养。

“阿姐,我要吃那一个点心。”墨安轩自身试了下拿不上,便寻求帮助墨染染。

“让你。”不知道出自于哪些想法,太子将那片点心拿给了墨安轩。

“恶人。”墨安轩盯住太子看过几秒,叫道。

脸部的微笑一僵,太子神情并不大好。冷着脸将点心弄碎。

“阿姐。”墨安轩撅了撅嘴,很憋屈的扑到了阿姐哼唧。

“爹,我带阿轩去玩一会儿。”浅浅的斜了眼太子,墨染染怀着阿轩出去了。

在墨染染看不见的地区,墨安轩外露了个脑壳,朝太子叫嚣的呕吐伸舌头。

偷阿姐的恶人,阿轩反感他。

喀嚓!太子将刚端起來的茶盏又被他弄碎。

“小孩跋扈,还请太子恕罪。”墨大将口中说着恕罪,表面却没一点惶恐不安的样子。

“可以。”将手中的茶盏残片丢掉,太子脸部的笑容不会改变。

房间内交谈再次,房外墨染染轻轻地弹了下墨安轩的前额。

“小鬼头,就了解你是装的。”

“阿姐,我不太喜欢他,请别嫁给他怎么样。”墨安轩搞不懂,阿姐那么好,为什么要嫁给了那一个恶人!

“阿姐走的这几日,是否有再病发?”墨染染并没有回墨安轩得话,一边替墨安轩号脉,一边询问道。

“沒有。”墨安轩低下头不敢去看看墨染染。

墨染染没有说话,仅仅让凌妩带墨安轩玩儿,自身则去找了大管家。

“管家,这也是新的药方,依照这上边的办法和使用量,每日熬给小公子喝。”阿轩认为可以瞒过了,但实际上他的人体怎样,她一摸脉相便能了解。

“千金大小姐,要不就要老爷子张口去问太子要了那颗仙丹吧。”他确实狠不下心见到小公子再遭受摧残。

“不好,皇帝早已逐渐对大家墨子下手了,阿轩身体内有蛊虫的事,肯定不可以曝露,我们不能把弱点送至皇帝嘴上,仙丹的事。我能想办法。”

一旦让皇帝了解,仙丹能续阿轩的命,皇帝一定会为此来威胁墨府,要挟爹。

那时候墨府,便会身陷处于被动。

“是老奴太急了。”大管家有一些愧疚的张口,年纪大了老了,居然如此不理智。

从大管家那边出去,墨染染往墨安轩住的庭院走去。

路刚走一半,墨染染碰到了墨绯夜。

“染染,几日看不到,你有没有想大哥?”墨绯夜靠在树上,漂亮的薄嘴微扬,微笑引诱十足。

墨染染愣了下,拔腿就跑,此时的墨绯夜十分风险,能跑就奔跑吧。

“真的是一点都不乖。”墨绯夜双眸微凝,脚掌一点,大手一揽,立即将墨染染搂到自身怀中。

等墨染染反映回来,墨绯夜早已带她赶到一处露天温泉的空中。

手一松,墨染染呈平行线降落,扑通一声,全部人砸进露天温泉,迸溅了许多水。

“墨绯夜,你浑蛋!”墨染染从水里站了起來,全身湿漉漉的她看上去很狼狈不堪。

一碰到他就受虐……

“染染不乖,该罚。”墨绯夜风险的迷着了眼。

他才离去她几日?就和太子拉入门了,非常好。

他是否应当考虑到找一个绳索,把人拴住带去?

“罚你妹。”墨染染黑着脸骂回家,骂完脸更黑了。

墨绯夜的亲妹妹不便是她,她把自己给骂了……

不愿再讲哪些,墨染染来到露天温泉边,要想上去。

“洗干净了再上来。”一想起太子拉了墨染染的手,墨绯夜眼眸的怒火就又多了一分。

被墨绯夜又一次推排水里泉的墨染染,把握住了墨绯夜的衣摆,趁机将他拽了下来。

“要洗一起洗。”

好几声落入水中声,两个人皆坠入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