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一池青青

角色:尤二姐张卓

简介:一觉醒来,他从一名苦哈哈的社畜变成了荣国府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琏二爷,身旁还躺着娇嫩美艳的尤二姐
此时尤二姐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但也因为如此,引得群狼环伺,危机四伏
他当然会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和女人,也会树立威信,夺回本属于自己的地位
不但如此,他还要复兴家族,带领整个家族重新回到巅峰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

《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他沉吟了一会,吩咐兴儿,“去把桐姑娘叫过来,说我找她有事,让她别声张。”

秋桐就是个大喇叭,心里藏不住事,有点什么就恨不得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

她算不上一个多善良的人,但是即便是坏,也还算坏得坦荡。

秋桐进了书房坐下,张卓缓缓说道,“现在有个办法可以洗清你和杏子的嫌疑,但是需要你低调别乱说话,做不做得到?”

秋桐自然求之不得,连连点头。

她肯定不希望自己给贾琏留下不好的印象,否则去哪里怀上孩子?

“你找个机会,尽量悄悄去见杏子的父母,多给一份烧埋银子……”

眼看着秋桐又要蹦起来反驳,张卓挥挥手,“放心,烧埋银子算在我账上,兴儿会支给你的。”

秋桐听了这话,才又安稳地坐了回去。

“然后问他们,之前杏子爹生病了是哪里来的银子治好的。总之一定要问出实话来。”

这事倒是不难,杏子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稍微威逼利诱,就会一五一十把实话都说出来。

秋桐把翻了倍的烧埋银子递给杏子父母时,夫妻二人感激得立刻跪下磕头。

“谢谢姑娘!我们杏丫头能服侍姑娘一场,也是她的福分了,只是她命太薄……”

秋桐看这情景,也不忍心告诉他们真相。

而且真正的真相是什么,她其实也并不清楚。

“对了,我之前听杏子说起过,说家里有人生病需要用钱,哥哥娶亲也需要,现在病都治好了?媳妇也娶上了吧?”

夫妻二人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立刻就不自然了。

只能支支吾吾地说,“都治好了,都治好了,亲还没娶上。”

秋桐冷笑一声,看着那一小包碎银子说道,“现在有了这份银子,不就可以给她哥哥娶亲了?”

冷汗从夫妻二人的额头上慢慢流下来。

“之前治病的钱从哪里来的?杏子怎么对你们说的?如果说不出来,我就当她是偷了府里的钱,到时追究起来,你们倾家荡产怕是都赔不起!”

夫妻二人立刻就跪下了。

两人满脸惊惧迷惑地对视一眼之后,才战战兢兢地开口回道,“……杏子说……说是找你借的……”

“胡说!她从来没跟我借过!再说了,就算是找我借的,那她用什么还?她每个月就那么丁点例钱,而治病娶亲都要花不少钱,她几时能还上?”

面前两人却只能六神无主地垂着头。

张卓听了秋桐的汇报,在苦恼线索再次断掉的同时,不得不感叹杏子这小姑娘虽然年纪轻轻,倒是还挺忠心护主的。

只可惜她的主人并不感念她的好,只想杀人灭口。

正默默地想着,兴儿又进来报告,说隔壁府里的珍大爷遣人过来,邀请二爷过去坐坐。

宁国府贾珍,也是个荒淫无度热爱吃喝玩乐的主儿。

贾琏本人以前倒是经常和他一起玩乐,娶尤二姐也和他有关系。

他还有个儿子贾蓉,也是个不着调的类型。

张卓点点头,命人进来换了衣服,又嘱咐下人细心伺候好尤二姐,然后坐上宁国府的马车,来见贾珍。

还没进到贾珍房里,远远就听见男女调笑饮酒作乐的声音。

张卓皱皱眉头,自己掀了帘子进去。

只见贾珍贾蓉父子,一人搂了一个美艳女子在怀里,其余在座的还有几个生面孔。

贾珍见他进来,放下手中的酒杯,打着酒嗝招呼,“链二爷来了!快来人给二爷斟酒布菜!”

一旁早有个长相清俊的小男孩跑过来,跪坐在张卓旁边,给张卓倒酒。

小男孩眉眼俊美,皮肤白皙,搁到现代社会,都可以直接出道当偶像了。

张卓接了酒杯,却只向贾珍问道,“珍大哥今天叫我过来,所为何事?”

贾珍眨着浑浊的眼睛,看了张卓几眼,“听说琏二爷最近转了性子,天天守着我那小姨子,生怕有个什么闪失,所以今天特地把你叫过来瞧一瞧。”

张卓浅浅啜了一口,笑道,“珍大哥说笑了,也不是要守着二姐,这不是最近天气不好,也懒得到处走动嘛!”

贾珍没和他计较,而是对那个清俊小孩说,“好好伺候二爷!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的!”

原本的贾琏,虽然长相英俊一表人才,但是色欲熏心时男女不忌,一点都不挑食。

但是张卓却不是。

他现在看到这小男孩,真是心如止水。

贾珍这种风月场上的行家,一眼就看出了这位“贾琏”的变化。

“怎的?琏二爷莫不是真的不一样了?以前你可是最爱这样的小子了,现在怎么正眼都不瞧上一眼?”

张卓赔笑,“珍大哥体谅!最近家里事多,实在是无暇顾及其他。”

贾珍听了这话,挥挥手让下人全都出去了。

那几个生面孔的客人也都一起出去了。

“你府里的事,我也都听说了,可怜我那小姨子,差点还没了性命!”

张卓在心里冷笑,你可怜她个屁!你们父子俩以前一起玩弄他们姐妹的时候怎么不可怜她了?

现在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演给谁看呢!

对方又说,“就为着你娶我小姨子这事,我都跟着你吃了不少苦!前儿去给老太太请安,我父子二人被她老人家好一顿骂,说是我们撺掇你在国孝家孝期间停妻再娶!还把负责修建省亲园林的差事给了别人!你说我们冤不冤!”

修建省亲园林,这可是个天大的肥差啊!

“珍大哥!实在是对不住!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会去老太太面前胡诌,说成是你们父子撺掇。”

贾珍也饮了一杯,缓缓地说,“还能有谁……”

不等他说话,贾珍又说,“二弟,不是我说你,你看你们府里,有你说话和立足的地儿没?不清楚的人,还以为你们荣国府不姓贾而是姓王呢!”

张卓不说话了。

“二弟,你得立起男人的威风来!赶紧和我那小姨子生几个儿子,或者别的女人也行,到时还怕没有理由?”

什么理由?休妻?

他虽然确实和王熙凤也没什么感情和共同语言,但是王家是什么样的家族,岂是你说休就休的?

再说,也没必要休,只要自己地位超过她,成为真正的一家之主就行。

休不休的,影响不大。

这种政治家族的婚姻,不过都是资源整合利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