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鸿宇明亮我的对手全是大帝级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我的对手全是大帝级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指尖有剑

角色:但鸿宇明亮

简介:鸿宇是个老实待在家里做事的小年轻,他有一间足够大的木屋,每天就是造造水晶球什么的
就在这一天,突然有一位自称“永恒圣神”的人形发光体冲到他的面前,嚷嚷着要“打破命运的枷锁”“我命由我不由天~”……一脸匪夷所思的鸿宇在犹豫千分之一个瞬间后,果断一拳送其升天
再之后,为了找寻破灭的秘密,寻找传说中的权柄,他开始自己的诸天之旅
但他又很悲催地发现,每到一个世界,自己的对手全是大帝!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我的对手全是大帝级

《我的对手全是大帝级》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再次过去了五十个呼吸的时间,轮回之海已经淹没了第一层大陆九层九的土地,剩余不到百万的生灵只能在最后一隅之地求活等死。

到了这个时候,生灵组成的社会已经崩坏了所有的秩序,他们能够为了一口食物背叛再背叛,为了一柄锈刀厮杀再厮杀。

或许…不用等轮回之海的侵袭到来,他们自己就会彻底毁灭。

鸿宇叹了口气,他现在觉得有些无聊了。

因为这一幕,和他先前看过的许多场景,也没什么不同。

他水晶球内的万物生灵尤其是人族,在绝望之中虽然会短暂地爆发力量的,但发现一切都徒劳无功后,只会选择让自己陷入罪恶的沉沦。

“没什么意思…”

鸿宇嘀咕了一句,打算转移视线,不再去看水晶球内的变化。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在轮回之海的边缘,有一个光点出现了。

嗯?

鸿宇细细看去,发现这光点呈七彩波澜之色,和“时空”的颜色非常相似。

这是“时空”?

鸿宇眯起来来,在这一刻,在他的眼中,脑袋大小的水晶球内的永恒之界开始不断地放大,那一块光点所在的区域迅速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

他细细地感受着,随即皱起了眉头。

这个光点和时空非常相似,应该就是时光没错,但它边上的东西却让鸿宇有些摸不着头脑。

缠绕在七彩之光周围的是一条条深黑色的游蛇水带,鸿宇知道那是轮回之海的根源之物“禁源”。

为什么时光会和轮回之海凑在一起?它不是已经作用于消弭了轮回之海的“净化”特性,并且让永恒之界的时间开始加速了吗?

为什么本来应该是和寰宇之光产生作用的时光会来到轮回之海所在的最下层的大陆?

无数疑惑出现在鸿宇的心头,但不等他细想,只见这光点上又起变化。

一道灼热赤光于冥冥之中贯穿九层大陆激射而下,直直地轰击在光点之上!

“轰!”

“无声”之爆响猛然响起,刺眼的光芒甚至将整个九十九水晶球笼罩在内。

但其内的生灵,却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只有在第八层大陆中,修为最强大的“神主”,在这一刻从万载不变的枯坐中睁开眼来,眼中有摸不着头脑的疑窦呈现。

鸿宇眯起了眼睛,他看着一片光亮的水晶球,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会从这一刻开始改变!

光芒很快消散,永恒之界内的生灵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变化。

但身为制造者的鸿宇却知道,永恒之界的秩序道理已经不一样了。

就像是被人从源头处突然塞了一段东西进来。

那又会是什么东西?

鸿宇兴奋地撮了撮手,他现在真是特别享受这种悬而未决的好奇感!

在遮蔽整个世界的光芒褪去后,鸿宇看到那个光点好像是已经彻底成型。轮回之海的禁源和寰宇之光的白灼彻底地没入时光之中,它们分解、组合,在各种千奇百怪中的形态变化,最后变成了一颗…水晶球?!

鸿宇顿时倒吸了一口气,但随即他就发现这颗其内有一道黑丝和白光纹理的水晶球并不是自己亲手所做的那般是世界的容器。

这水晶球…

好像有,不,是某种秩序道理?

鸿宇现在的心真是如同猫挠了一般,恨不得直接将这第九十九颗水晶球拆开来看个究竟。

但不舍得做出如此举动的他只能安安静静地坐在那,看着这颗水晶球中的水晶球到底会有什么变化。

只见这颗巴掌大小的水晶球飘落在第一层大陆仅存的小块土地上, 它好奇却又漫无目的地在大陆上四处转悠。一次闪现就能横跨万里,一次跳跃就能直上一重天。

它先是冲到了最上层的第八层大陆,和永恒之界迄今为止实力最为强悍的“神主”来了个面对面的亲密对视,当然后者并没有发现它。

接着它一层大陆一层大陆地走过,观察着其中的每一个生灵。

在这个过程中,时间再次过去了百年。

它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鸿宇这么想到。

百年之内,水晶球似乎一无所获。

它垂头丧气的回到第一层大陆上,而这个时候,因为已经过去了百年的缘故,被轮回之海吞噬得更小的第一层大陆已经过去了三四代人。

一个目光中带着不屈和坚韧,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年突然吸引了水晶球的注意。

同时也落入到鸿宇的视线当中。

这名少年和他的祖祖辈辈一样,在厮杀和掠夺中艰难度日,但他又和祖辈们不同的是。

他似乎还坚守着自己心灵的那一块净土。

他无父无母,却有一个眼神如同第六层大陆内天澜湖那般纯净的妹妹。

为了这个妹妹,他愿意去做最卑微的工作,愿意去进入就连大人都不敢去的危险地带寻找任何能够让他们生存下去的事物。

他腹黑狡黠,冷酷并且果断。

但他并不残忍。

在水晶球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处密林之中和人激烈搏杀。

他的身后瘫坐着一个捂着鲜血淋漓的腹部,面色白若金纸的女人。他的身前则是一个面色残忍而狰狞的大汉,脚边还有两具尸体。

少年的身躯已经伤痕累累,但他的目光却依旧坚定,眼神中没有丝毫的动容。

他只想活下去,将今天收集来的野果和草药带回那个简陋却温暖的小窝,让妹妹的双眼中能够多出点光彩来。

厮杀依旧在继续,少年用右肩被刀刃贯穿的代价击毙了最后一个企图独占一切的男人。

他一屁股坐下,开始大口呼吸。

而片刻的沉默之后,少年简单地包扎了自己的伤口,他的眼神有些黯淡,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右肩被这些生锈的铁器划破后可能会出现感染等症状。

而治疗的药物,却有着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价格。

少年心中不知有何感想,但现在天色已晚,他必须尽快地离开这片危险地域。

他挣扎着起身,走到奄奄一息的女人身边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

想了想,他将背囊中的一小部分草药放在了女人的背囊上,接着在后者祈求的目光中将其架了起来。

一出少年救美的桥段。

但下一刻,就在女人的一只胳膊挽住了少年肩膀的时候,女人却突然暴起发难。

她果断地锁住少年的脖子,另外一只捂着伤口的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短刃。

面色狰狞得哪有刚才奄奄一息的脆弱姿态。

鸿宇吃了一惊,随即涌上的就是一股深深的愤怒。

平日里观察蝼蚁间的争斗让他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但将蝼蚁放大了无数倍,看到他们的姿态、神情、心理后,鸿宇的内心已经无法维持平静。

愤怒而焦急的鸿宇以为这个少年必死了,但又是令他没想到的一幕突然发生。

少年似乎早有所料,在女人锁住他脖颈的时候,他就飞快的蹲下身来,顺势朝旁一摔。

一手锁住少年的女人只能带着惊骇的情绪被少年重重地砸下,紧接着便看到一柄锈刀指在了她的脖颈。

女人闭上眼来,等待死亡到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一直在旁边观望的水晶球突然冲进了少年的身体内,令他的身子为之一僵。

一道无形中的璀璨光柱自少年身上直冲天际,甚至轰击到了水晶球的表面上。

鸿宇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少年。

只见这少年僵持在原地片刻,而感受到自己还未死亡的女人睁开眼来,眼中带着不可思议和欣喜。

少年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而在女人看来则是认为少年在想着什么放过她的条件。

身子、草药、食物?

女人飞快地盘算着,就在她要张口的时候。

少年突然问道:“你想活吗?”

女人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谁特喵会想死啊!

女人很想顶嘴回去,但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惹怒这个少年为妙。

于是她摇了摇头,果断道:“想,我做梦都想活着!”

少年点了点头,说:“好!”

下一刻,他果断地抹过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

鸿宇:???

这特喵什么情况?!

鸿宇都震惊了,你都要杀人家还问人家这问题干什么?杀人诛心?伦理和道德上的双重摧残?!

女人带着不甘和憋屈死去,鸿宇则是满脸问号百思不得其解。

但少年才不管这些,他现在只听见脑海里有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引导面前的女人说出一个愿望’任务完成,奖励功法‘生灵决’一部,精钢短刃一柄!”

“恭喜宿主开启‘任务成就系统’,祝你早日成神,站立于大陆之巅!”

话音落下,少年就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一部功法,而手上也握着一柄从未见过的,闪动着寒光的短刃匕首。

这一刻,少年知道自己的人生要开始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