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精英耿志远徐蓉小说怎么看?

小说:化工精英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都满弘

角色:耿志远徐蓉

简介:别人赞他是职场的精英、商场的翘楚、情场的幸运儿
他却谦虚道:我只不过是一个专心工程设计的老实人
这是一部设计院素人成长为化工设计精英的职场宝典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化工精英

《化工精英》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小耿!小耿!”

刚进大门,耿志远就听到远处有人大声喊他。他赶忙驻足一瞧,北面办公楼前站着一个挎肩驼背、形容猥琐的三十来岁男子正朝他招手。

这个人耿志远依稀认得,是工艺室的同事贾睿。他不敢怠慢老同志,紧走几步来到跟前点头笑道:“贾工,您叫我?”

“对,我找你有点事。”贾睿抽了口烟,吞云吐雾道:“借我十块钱,我去买包烟。”

耿志远一愣,他现在不要说十块钱,就连五块钱也没有:“贾工,我身上就剩下两块多钱,要不您再找别人问问?”

贾睿闻言脸色一变,上下扫了他几眼道:“小耿,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我又不是不还你,十块钱还不愿借吗?”

“贾工,您误会了,我身上真没钱。”耿志远见他误解自己,赶忙竭力解释道。

“别说了!”贾睿气呼呼往大门处一指道:“我眼瞅着你从小卖部出来,你要是没钱,这方便面是咋来的?”

耿志远忙把方便面在他面前一亮道:“贾工,这两包方便面才一块多钱,我真……”

“行了!”贾睿夹烟的手一摆,指着他怒斥道:“你这孩子,太滑头,真不地道!”说罢,一甩头晃着身子扬长而去。

“贾工!贾工!你听我解释……”耿志远作为刚入院的新人,哪里敢得罪同一个科室的老同志。他紧撵几步还想解释一番,贾睿却冷着脸不再理睬他,大摇大摆走进了办公楼。

“唉!这算什么事?”耿志远望着贾睿的背影直叹气。

女朋友跑了,不小心又得罪了老同事,这真是雪上加霜,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迭遭打击之下,他的心情可谓是糟糕透顶。

设计院单身宿舍位于辅助楼四层,男女混住……不要想歪了,只是男女宿舍同在一层楼。

单身宿舍每人一张床加一张书桌,没什么娱乐设施。设计院的单身汉们除了睡觉,都愿意呆在有空调和计算机的办公室里消磨时光。

耿志远的房间位于楼道东南角,打开房门,屋里面空无一人。同宿舍的于庆贺和章鑫估计都去了各自办公室里快活。

于庆贺是耿志远大学同班同学,跟他一样在工艺室。而章鑫毕业于合肥大学结构工程专业,分在了土建室。

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耿志远依然毫无胃口,一点也没觉得饿。他把两包方便面丢到桌上,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水,脱掉衣服疲惫的倒在了床上。

仰面望着头顶斑驳陆离的天花板,耿志远真切意识到,自己永远失去了挚爱的蓉儿,他再也回不到往昔甜蜜的岁月,再也不能向亲密的爱人诉说衷肠。

人们往往不愿接受痛苦的事实,总想把它当成梦境,一觉醒来又能恢复如初。只可惜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转变。

“唉!”耿志远无奈的自言自语道:“两年前小雪弃我而去,今天蓉儿又离开了我,难道我耿志远堂堂正正一个男子汉,就找不到一个真心爱我的女孩吗?”

他口中所说的小雪是初恋女友殷雪,两个人是高中同学,又一同考入了东海理工大学。不过殷雪仅仅考上了专科,就读的是科技英语专业。

原本相识的两个人在远离家乡的陌生环境里相互关心、相互温暖,正如徐蓉跟张有为一样,两个人频繁接触中渐渐产生了好感,最终发展成了爱情。

大学校园里的爱情,优点是单纯而又真挚,没有掺杂那么多的金钱和地位因素。但与现实社会的爱情相比较,它的缺点也很明显,仅靠纯粹感情维系的校园爱情非常脆弱。

殷雪毕业后招入了梁城市外事办。参加工作后,她增长了见识,开阔了眼界,很快便瞧不上还是学生的耿志远,背着他相亲认识了电视台工作的新男友。

新男友在电视台做编导,成熟稳重之外还很有经济实力。风流倜傥的他迅速征服了殷雪,把穷学生耿志远轻松碾压成了粉末。

大三上学期开学不久,耿志远不出意外收到了殷雪的分手信。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失恋,整整颓废了十多天时间才战胜心魔走出了低谷。

可惜,不久之后他便碰上了晕倒在地的徐蓉,又开始了一段结果更为虐心的恋爱。

夹杂着悲伤和绝望的回忆中,耿志远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老耿,醒醒!醒醒!”不知道过了多久,沉睡中的耿志远突然被人晃醒,他勉强睁开惺忪睡眼一瞧,站在床前叫醒他的正是于庆贺和章鑫。

“伙计,你今天得罪贾睿了?”于庆贺见他醒来,笑着问道。

“贾睿?”耿志远刚睡醒脑子有些懵,坐起身略微一想道:“哦,是这么一回事。”

他把事情经过一讲,章鑫一拍大腿道:“我说吧,还是借钱的事闹得。”

“嗯,你说的还真对。”于庆贺托着下巴沉思道:“他也问我借过钱,看来是要不回来了。”

“你们俩说啥呢?我怎么听不明白?”耿志远见他俩说的话没头没脑,有些糊涂。

于庆贺哈哈一笑道:“刚才和老章在我那儿玩游戏,贾睿突然进来,把你狠骂了一顿。这家伙走了后,我们俩琢磨是怎么回事。老章说肯定是贾睿问你借钱,你没给他,结果还真是。”

“我身上真没钱,怎么借给他?”耿志远叫苦道。

“你幸亏没给他,不给他就对了。”章鑫愤然道:“这家伙找咱们新来的借遍了,就差你一个。”

“借遍了?”耿志远一皱眉:“他也问你借了?”

“借了,借了我二十块钱,说是去买烟。”章鑫狠狠跺了一脚道:“二十块钱打了水漂,什么玩意儿?”

“算了,他是老同志,问咱借钱咱能不给吗?以后不再借给他就是。”于庆贺也被贾睿借走了十块钱,暗自心疼不已。

“那不行,我得问他要,我的钱凭嘛白给他。”章鑫不服气道。

“你……那行,你去要。你要是能要回来,跟我说一声啊。”于庆贺听别人说过,贾睿在设计院是有名的赖账不还,这种滚刀肉似的人物根本不怕他们这些新来的学生。想把钱要回来恐怕是天方夜谭。

耿志远醒来后方才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他穿上衣服拿过暖瓶和饭碗,准备泡袋方便面充饥。

于庆贺见状纳闷道:“你不是找你媳妇去了吗?怎么连饭都没吃?”

一觉醒来,理智战胜了情感,耿志远心态已经趋于平稳。他怅然道:“徐蓉跟张有为好上了,我就回来了。”

“什么!?”于庆贺大吃一惊,难以置信道:“张有为?老抠?”

“是他!”耿志远一边泡面一边点头道。

“我的天!徐蓉眼瞎了吗?”耿志远和张有为相比,可谓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差距巨大,徐蓉怎么会舍高就低选了老抠?

于庆贺觉得不可思议,怔了好一会儿才小心试探道:“那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我得问你借点钱。”耿志远把饭碗盖好,对他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