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女老大:奶狗情人总要给我钱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退役女老大:奶狗情人总要给我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铁清关

角色:祝梅贺东青

简介:退役女大佬,改行卖早餐
骗个奶狗,以为穷小伙,能随便霍霍,
谁知却是霸道总裁,还总要给我钱,
让金钱来得更猛烈些吧
一批状况百出的手下,一个拼命催婚的老妈,一堆等看笑话的仇家
惹不起,躲得起
一万块,奶狗走好
一千万,姐姐抱抱!

书评专区

海贼王之剑豪之心:评分偏低了,确实是有自己想法的同人,不生硬模仿剧情,也不水!我觉得照抄原著的同人其实都是垃圾!

道门入侵:合格的商业文,一路杀杀杀,主角伪高智商,细节不脑残。虽然总体上经不起推敲,但是看着很爽,又不算太白,干粮。

这个诅咒太棒了:剧毒负分文。这脑洞漏洞太大吧,主角就变成人厌鬼恶的大反派,不就天下无敌了。反正也是穿越者。文中太多(…….+1+2),不用看了,除了垃圾文作者,哪个正经作者会这么写,水字数?恶心人?

退役女老大:奶狗情人总要给我钱

《退役女老大:奶狗情人总要给我钱》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满嘴跑火车

看到她来,郭小云立马跑过来,小声说明情况。

原来,黄毛来吃早饭,看店里只有郭小云一个人,就动手动脚,正好被进来送菜的侯天看到。

侯天是郭小云男朋友,也是祝梅前手下,身材魁梧,就是头脑简单,只知道用拳头解决问题。

黄毛嘴巴不干净,就被揍成猪头,谁知被打后居然赖地上不起来,说要赔五千元钱,否则就报警。

侯天看祝梅进来,张嘴想说什么,被她一个眼神堵得悻悻闭上嘴。

祝梅用脚碰了碰黄毛,“他把你哪儿打伤了,要赔五千?”

黄毛哼哼唧唧说:“我全身都疼,肋骨可能断了,脸肿成这样,我一个月都上不了班,医药费误工费,一分都能少,否则我就报警。”

祝梅把他上下打量一圈,骨头应该没断,都皮外伤,侯天虽然冲动,但下手分寸还是有的。

瞟了眼黄毛袖口露出的半截刺青,她问:“你大哥是不是王大虎,他那断腿好了吗?”

听到这话,黄毛立马从地上窜起来,说:“你······你怎么知道我大哥是王大虎?”

“怎么知道的,你别管,你就说王大虎现在忙什么?”

祝梅语气很轻松冷淡,在她嘴里,王大虎这名字好像和隔壁卖油条的老王一样。

黄毛逞强道:“我老大很厉害的,你们不赔钱,我老大会带人找你们算账。”

祝梅单手把他拎起来,黄毛吓得嘴唇都哆嗦,这女人是吃了大力丸吗?

几分钟后,祝梅又把他轻轻放下,纤细的手在他肩头拍了下,很轻,但黄毛心都抖了。

“我叫祝梅,王大虎说过我吗?”

听到“祝梅”两个字,黄毛快吓尿了,他听王大虎说过,祝梅是王大虎前老大,祝梅改行做正经生意,王大虎不愿意嫌赚钱少还幸亏,就组人单干。

王大虎叮嘱过兄弟,遇到祝梅绕着走,那个女人太狠太坏。

黄毛吓哭了,眼泪鼻涕一大把,“梅姐,你饶了我,我没多重的伤,我知错了,不该讹钱。”

祝梅伸手指了下郭小云,说:“小小年纪不学好,你不该调戏她,去道歉。”

黄毛乖乖认错,转头就向门口奔去。

“等一下。”

黄毛战战兢兢停住,回头。

祝梅走到他面前塞了二百块钱给他,“以后不要再干坏事,否则饶不了你,这钱是给你去买点药膏擦擦。”

黄毛眼睛睁得溜圆,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二百块钱,忙接过。

“谢谢梅姐,我下次再也不敢调戏女孩子了。”黄毛说完,三步并两步地走了。

侯天低头说:“梅姐,我知道错了,手太重了。”

祝梅没好气地说:“遇到事动动脑子,你这拳头要把人打坏了,还是钱倒霉。”

侯天头低得更低了,郭小云不忍心忙说:“梅梅,侯天也是为了帮我,你别怪他了。”

“我没怪他,遇到调戏妇女的,我要是在我也会管的,但要讲究个方式方法,坏人要收拾,但也不能把自己搭进去。”

祝梅说完倒了杯水,一上午她都没来得及喝口水,抬头就见侯天和郭小云头碰头地在一起说话。

侯天和郭小云情投意合,就是郭小云妈妈嫌侯天没正式工作没房子,一句话嫌他没钱,所以两人一直就偷摸谈恋爱,没办法结婚。

祝梅发愁,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万万不能,如果她能发达,那也能帮昔日的兄弟们一把。

晚饭后,祝梅才想起来没去看贺东青,但太晚,已经八点,人也犯懒,索性打算第二天早上再去看他,于是直接回家睡觉。

这边贺东青没吃晚饭,肚子饿得慌,但又没胃口,想到早上某人说晚上来看他,到现在却没来。

他在床上烙饼样翻来翻去,忽然听到有上楼的脚步声,于是侧身面对墙。

很快有人进了屋,然后他就听见个戏谑的声音。

“唉,你生病怎么没和我说,早上找我来给你看病的女人是谁啊?”

他转身就看到王进,圆脸上满是八卦好奇。

贺东青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生病了,能不来看你,”

王进说着,把个饭盒放在凳子上,“你肯定没吃饭吧,这是我妈做的饭,有青菜和狮子头。”

贺东青坐起来,拿起饭盒,没滋没味地吃起来。

王进还在一边说着:“早上那女人不一般啊,我说不上门看病,她就拿拳头吓唬我,我没办法才陪她走一趟,没想到是给你看病。”

“除了医药费,她还多付了二百上门费,这女人挺有钱的啊,她是不是看上你了,这么紧张你?”

她不是看上他,她已经玩腻了他,要甩掉他。

贺东青心在抽痛,但面上不显,嘴巴机械地吃着饭。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回来了,我现在就在葫芦街上的方便诊所上班,你有空来找我。”

贺东青把空饭盒放在凳子上说:“你不是在B市上班吗,怎么回来了?”

“别提了,”王进叹气,眉毛拧成麻花,“我妈要我回来工作,还给我安排了几个相亲,烦的很,我不想结婚,但我不听她的,她就闹心口疼,没办法,我只能回来了。”

贺青抿唇,他想结婚,可是没人愿意嫁他。

没等来回答,王进也习惯了,目光落在贺东青苍白的脸上。

贺东青比他高一个头,有一米八,作为货车司机,经常要帮着搬卸货物,身上全是肌肉,但又长了张清瘦英俊的脸。

完全就是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深受女人喜欢。

但又因整天一张冷脸,人又无趣,至今也没见他交过女朋友。

王进忍不住伸手摸他肚子,“东青,我怎么就长不出来八块腹肌?”

贺东青送他个饱满的白眼,“你天天去搬货,你也会有腹肌的。”

王进摇头,“算了吧,我干不来,你说你高中成绩那么好,要是不辍学,你肯定能考个好大学,那就不用当货车司机这么辛苦了。”

贺东青垂眼,爷爷是个农民,他想工作减轻爷爷负担,于是放弃高考,直接工作。

闲聊几句,王进就回去了,他第二天还要上班,不能耽误太晚。

贺东青看了看手机,走过9点,走过10点,走过11点,她不会来了。

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女人,他怎么就又信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