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欢意欢,千意欢全章节(千意欢容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意欢意欢,千意欢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唐门喵喵

角色:千意欢容丰

简介:夜玉熙原是妖界公主,因两百多年前神界来犯,灵石破裂被妖尊私下安排成为了肉体凡胎出世,在人间是相府千金——千意欢
在将笄的生辰上看清自己到底不过是一枚棋子,心里受创便也自己否认起对容与的感情
生活里也因容丰的介入,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事发生
因家中变故,自己心如死灰从角落一跃而下,恢复了意识这才开始进行妖尊当初的嘱托以及报复,只是自己却没有想到儿时的玩伴竟是神界派来的细作,如今摇身一变又是人间的大殿下,容丰
这一切一切似乎潮水一般涌来,夜玉熙从那个不懂世事的孩子开始蜕变,只是她以为自己总会挺过去,总会狠下心,一切不如自己所想
在夜相翊告知下,得知容丰重重身份后,玉熙满腔恨意只觉得一切都是虚幻皆是神界的谋算,是放下回忆和情绪,卯足劲往前走还是就甘愿沉浸

书评专区

天庐风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二十年后我若未娶你已嫁,让你女儿放学后小心点←_←故事就从一个萝莉遇到怪大叔开始……

六道教主:书是好书,但是主角三人的武学设定,真的不是一页书+叶小钗+素还真么?

超脑太监:对这本书没啥好说的,1颗星就行了。主要是想探讨一个说法,关于那什么**太监被割掉的不是J,而是蛋啊!所以,这什么**功,应该不是增J,而是复旦……@起了吗

意欢意欢,千意欢

《意欢意欢,千意欢》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会变戏法?

意欢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她只知道哪里都有人声,哪里都躲不掉这种嘈杂的人声。

慢慢的,耳边人声也越来越小,直到意欢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脚步这才慢慢停了下来。意欢看了看四周,是第一次来的地方,又走了一小段路,穿过小树林,眼前出现了一片湖。

见凉亭里坐着一个人,意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往前走了些,越靠近凉亭一些,意欢越大气不敢出。

“请问,这里是哪里。”意欢壮着胆问。

只见男子头发用玉冠束着,身着暗纹紫色长袍。

“丹音湖。”

男子低垂眼,双手无意在琴上拨弄,男子嘴角藏笑,抬起眼看着意欢,对意欢抬起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落座。

“这个地方,一般人可进不来。”男子给意欢倒了杯茶,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夜相翊。”

意欢双手捂着杯子,说道:“望京里姓‘叶’的可不多。”

“怎么了?眼睛红红的。”

意欢动作一凝,没有回答。

夜相翊手一抬,琴瞬间消失不见,意欢吓了一跳,在内心大喊道:“想不到这人文质彬彬,居然懂变戏法!”

意欢伸出手摸摸夜相翊面前的桌子,探探虚实。

夜相翊也不说什么,拍了拍手,唤道:“十五。”

一个男子提着食盒走来,意欢见男子竟从小小食盒中拿出十几道菜,眼睛不免瞪得老大。

“他是我的贴身侍卫,叫‘十五’。”夜相翊介绍道。

意欢还未起身,十五就已经单膝跪下,吓得意欢连忙伸手要扶起他。

“你退下吧。”夜相翊说完,十五退到了凉亭外边。

夜相翊往意欢的碗里夹了些菜,说道:“这些你试试。”

意欢觉得眼前这人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如此熟络,不免有些不适应,尴尬说道:“我不饿。”

可是肚子的肠鸣声狠狠打了意欢的脸,意欢尴尬捂着肚子,只觉得此时要是有个地洞就好了。

意欢尴尬说道:“可是你还不知道我名字。”

“意欢。”夜相翊拿出自己腰间的玉佩递给意欢,“可识得这个?”

意欢连忙拿出自己的玉佩,不管是雕刻的花纹还是玉本身的纹路都合得上,“这是……”不可思议抬起头看着夜相翊。

夜相翊笑笑:“改日说与你听。你且尝尝这些菜如何。”

意欢也不记得自己的玉佩从哪里来,只是像带了很久很久,看到夜相翊的玉佩,莫名也放下心防,这种感觉很不一样,意欢很抗拒这种说不明白的感觉,像是被什么操控了一样。

“怎么好像你知道我会来一样。”意欢疑惑问道,从碗里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

夜相翊像是没听见一般,问:“今日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意欢听夜相翊问起来,想起在相府里洛阳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心情又有些不好,意欢苦笑摇了摇头。

夜相翊笑着说:“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知道的。”

“那你又何苦来问我。”

意欢有些烦闷,拿着筷子不忍往碗里胡乱扒拉了几下。

夜相翊转头笑道:“这丫头寻你来了。”

意欢也朝夜相翊看的方向看去,汀萧低头请安,也不见她走到自己身后,夜相翊却只是微笑看着她。

“怎么就你来了。”意欢问道。

“回小姐,大殿下离开后,景王爷和洛阳郡主稍坐一会,也走了。”

意欢放下筷子,嘴角微扯。“今日多谢款待。”意欢起身福了福身子。

其实意欢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她只是想要有人在乎自己罢了。

原先因为洛阳的话,气不过便跑了出来,却见来寻自己的只有汀萧一人,心里不免沉了又沉,她又哪里真的生气了,一旦有人哄哄她,她便不追究了,怎么的就这么难了。

夜相翊见意欢眉头颦蹙,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雕花盒子,道:“这个是我给你的生辰礼物。”

意欢见雕花盒子精致无比,往日宫中赏赐之物在这儿面前还要逊色几分,自知是名贵之物,不好意思伸手去接。

夜相翊见意欢不接,又说道:“这个不过只是个容器罢了,里面的东西只是薄礼。”

意欢听夜相翊这么一说,再不好推辞,接过来后便递给汀萧,让她好生保管。

“意欢多谢公子美意。”意欢见十五走来,在夜相翊耳边言语几句,夜相翊脸色微变:“改日再见。”说完,也不顾意欢是否会吓到,竟凭空消失在意欢眼前。

“汀…汀萧,他是变戏法把自己变走了?”意欢一手捂着嘴,一手伸出食指在半空中狂点,口齿都有些不利索。

汀萧觉得意欢有些可爱,笑道:“小姐,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何不下次见面,好好问问呢。”

意欢看了看四周,觉得这里景致上好且又四下无人,是个隐蔽的地方,平日里意欢就不喜人多,连一些习惯吃的东西或者用惯了的也不太愿意去改变,尤其说是懒又不如说这样子让她内心且舒适些。

那天闹了这么一出,几日来,容与和洛阳也不曾再踏及相府,若是洛阳也就罢了,怎么连容与也不来了?

意欢趴在书案上,怎么也想不通,难道是那日自己太过分了?还是原先容与就讨厌自己,只不过寻了一个借口再不来。

“小姐,小姐。”汀萧唤道,“小姐该更衣了,一会儿还要进宫,这会儿可得将衣裳首饰都定好了才行。”

意欢依旧趴着,只是头转了另一边,“我不去了。”停了一会儿,又说:“汀萧,我最近老做梦,一些从来不曾做过的梦。”

汀萧眼神往其他地方心虚一瞥,也不回答。

“我突然好害怕,汀萧,你说这世间是不是除了父亲,再没有人能对我真心好了?为什么那日只有你来寻我,难道他们不在乎我的感受吗?甚至也不在乎我的安危吗?”

汀萧安慰道:“小姐别多想,也许大殿下觉得小姐可以照顾自己了呢。万一…”

意欢还没有等汀萧说完,生气地将桌上的一应东西都扫到地上去,只听见意欢哽咽道:“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若是如此,一开始就别对我这么好。”

是了,意欢太容易因为一点失去或者失望而全盘否定了,她总是安慰自己,有些事不如自己想的那样子的,可是偏着自己越安慰自己,这样子的事情就会发生越多,她突然内心来了气,凭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受着,这不公平。

“小姐,心里委屈不可拿这些东西撒气,总闷在心里,小心身子。何不活得肆意潇洒些,小姐就是太将一切藏在心里,只这样子,往往别人都猜不透呢。”

芳嬷嬷带着几个丫鬟进来,见意欢趴在书案上,笑脸盈盈:“今天是小姐的好日子,这是怎么了。”

意欢起身,细细品着汀萧说的话,坐到梳妆台前,转头看了一眼丫鬟们捧的衣裳和首饰,说道:“今日别太繁琐了。”

芳嬷嬷递了个眼色给丫鬟,默默给意欢梳头,又挑了配套的头冠、璎珞、耳环、头钗等一应首饰。

意欢刚戴上头冠,只觉得发重,见丫鬟给自己涂上略红的口脂,整个人气色好了很多,似乎这个口脂是个点睛之笔。

看自己在丫鬟的打扮下,比起往日淡妆的样子更赢上几分。随后又起身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圈,明显的不搭配,道:“似乎衣服颜色有些素了。”

头冠和一应首饰,意欢一看就知道这是芳嬷嬷有意为之,便也把那份想低调的心也收了起来,由着她去。

“是了是了,习春。”芳嬷嬷唤来习春,“你手里这套衣裳颜色和小姐甚是相称,快服侍小姐换上罢。”

意欢闭上眼睛随着习春和几个小丫鬟折腾一番。

睁眼看了一眼穿衣镜前的自己,意欢出门问道:“老爷呢。”

芳嬷嬷理着意欢裙摆上的穗子,道:“老爷,先进宫去了。”

意欢走至门口,见随行的人,只点了习春、习秋和汀萧三人,其他人都打发回去。

坐上马车,见习春一言不语在理着意欢的穗子,意欢道:“这穗子不如去了,一不注意就打结儿,显得不好看。”

习秋道:“小姐,这衣服好看的点就在这穗子上。你每走一步,穗子就随着你的脚步抖动一番,可好看了。”

意欢见她还想继续说,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

突然马车一个踉跄,汀萧扶着意欢,习春给意欢理了理头冠。

习秋抬起帘子看又放下,小声道:“小姐,是洛阳郡主。”

意欢嘴角扯了一下,嘲讽道:“人家着急,我们便让让道呗,别堵了别人的路更堵了别人的心。”

汀萧三人对着看看对方,笑了起来,汀萧道:“小姐,这嘴厉害起来,真不带输的。”

意欢也笑笑,第一次这么把心里话就这么说出来,也觉得十分过瘾。

刚至宫门口,马车不能再往里走,下车的时候正好见到洛阳和容与在说话,心里只觉得像一根刺儿扎着,当作没看见快步走入宫内。

习秋低头看了一眼容与那方向,小声说道:“小姐,景王爷。”

习春拉了一拉习秋,示意她不要说话,习秋便也会意低头跟在意欢身后。

意欢手搭在汀萧手上,听到汀萧问:“小姐这是打算彻底不理景王爷了?”

意欢翻了个白眼,挖苦道:“何苦我搭理他,是他不来找我,我怎么还巴巴儿贴上去?况且,若他心里有气,他也得告诉我是为什么。我若不清楚,上去一个劲儿道歉,我成什么了。”

汀萧笑了笑,说:“那小姐心里有气,因什么生气,景王爷也不知道呀。”

意欢一听急了,将搭在汀萧手的手收了回来,自己走在前头,不理汀萧。

意欢心里想着,可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总觉得哪里出了错,却又觉得自己作一番,只是自己在一边胡想,容与压根儿没放心上。这么一来,心里又觉得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