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狄青狄青李宝田小说怎么看?

小说:战神狄青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黄衍栋

角色:狄青李宝田

简介:北宋天圣二年(1024年),十六岁的狄青替兄“逮罪入京,窜名赤籍”,创造了“从士兵到元帅,从布衣到宰相”的传奇人生,成为宋仁宗最喜爱的大将,也是北宋朝唯一出任枢密使的武将,被誉为“北武襄、南武穆”的一代名将,后世之人尊称其为“北宋战神”

书评专区

疯狂的多塔:前面写的不错,越看越有劲,我没有玩过DOTA都看的津津有味!可惜后面注水了,由粮草变成干粮了

暗影神座:琥珀流魔改dnd,后宫种马推土机爽文,就好像是媚宅动画之于看动画的肥宅一样,这本书的爽度近乎于在向读者谄媚,也正因如此看起来十分舒服,我只希望这种小说能多一些(当然要是媚宅动画也能多一些就更好了这本书是十分纯种的爽文,爽点密集,升级飞快,光速成神,而且dnd里头有名有姓的女神那么多基本让男主睡了个遍,想想就刺激(尽管这也许是为数不多dnd元素之一了233)。爽文毕竟不是谁想写就能写的,何时装逼打脸何时升级爽点怎么配布都是有讲究的,这本书证明了作者写爽文的实力确实好爽,噫呜呜噫 然而,这么好的一个爽文作者,怎么后面写的小说就一本比一本弱智呢

人道纪元:本书设点很好,但是主角太恶心了,你说你是真善良,还是真恶都好,但是你他妈伪善虚伪的很。杀人越货的勾当的是做的不少,为了宝物又不想强抢破坏自己高大上的形象又舍不得,只好诱杀别人,自己先漏出心不在焉的破绽让别人先下手,自己在反手杀掉别人在拿宝

战神狄青

《战神狄青》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狄家生变沧桑泪

一年后,狄青有了一位小侄女,叫狄婉儿,很可爱,蛮招人喜欢。

两年后,在狄婉儿一岁时,狄青在屋里逗她玩时,笑声总会不断地传出,狄青的母亲在一旁为狄婉儿缝补着即将过冬的新棉衣,看着两人如此开心,同样也是笑容满面。

“汉臣哥!汉臣哥!你哥在墟集上出事了。”同庄发小狄虎的声音急切地从院外传了进来。

狄青脸上笑容一僵,起身冲了出去。

狄青的母亲顾不得手中正缝制的新棉袄掉落在了地上,抱着狄婉儿也急急地出了房间。

小院子中,狄虎一头的汗珠子,喘着粗气,显然是从墟集上一路跑回来给狄青报信的。

“虎子,你说我哥怎么啦?”狄青一脸的急切,上前一把抓住了狄虎的胳膊,很是着急地问道。

狄虎好一会才将气喘匀过来,道:“你哥在墟集上遇到恶少温富贵了,双方打了起来。”

“那我哥有没有事呀?”

“你哥倒没什么事,但他却将恶少的腿给打断了。”

狄青听见狄云人没事,松了口气,问道:“那我哥现在在那?”

狄虎道:“带着你嫂子先跑了,现在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狄青的母亲很是担心,催促道:“臣儿,你现在去找找你哥和你嫂子,千万别出什么事。”

“娘,你不用太担心,我哥和我嫂子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找他们。”

狄青安慰过自己母亲后,与狄虎两人向庄子外跑去,眨眼跑出了庄子。

昏暗的油灯下,灯火跳动着,发着微弱的光芒。

刚刚送走狄氏家族里的三叔公,狄婉儿已睡着了。狄青全家围着昏暗的油灯前,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很压抑。

三叔公刚刚告诉了他们,温家在西河县有权有势,狄云将温富贵的腿给打断了,对方已经将狄云告官,县衙本要抓狄云入狱并发配边疆充军的,后经由狄氏族里出面,狄云发配边疆可以免去,但兄弟两人中必须有一人被押解前往京都汴京服兵役。

而关于当时温富贵先调戏非礼狄青的嫂子秀姑之事,则被县衙的官老爷直接忽略无视,只追究狄云一人的罪责。

“我现在就去将找那狗仗人势的温家算帐,然后再杀了县衙那见钱眼开的狗官。”狄云愤怒地一拳捶在了桌子上,震得桌上油灯跳起,差点翻转过来,眼中充满了憋屈。

“哥,你先坐下。”狄青一把按在了狄云的手臂上,阻止了对方的冒失。

“老大,你得改改你这臭脾气,要不是你冒失打断了温富贵的腿,那会有现在的事情呀!”狄母叹了口气。

“打断他一条腿,那算是轻的了,下次他若再敢戏耍俺家秀姑,我直接拧下他的脑袋。”狄云眼中已能喷出火来。

“孩他爹,都是秀姑连累了你。”秀姑听见狄云此番话语,内心本来很高兴,可一想到他马上就要被押解至汴京从军,从此天各一方,鼻子一酸,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你们女人就知道哭。”狄云轻骂了一句,伸手帮秀姑擦去眼泪,哄了起来:“好了,别哭了,我只是去从军,又不是去上刑场砍头。”

秀姑急忙伸手捂住了狄云的嘴,急道:“我不许你胡说,快用手摸摸木头,再将那刚才那番不吉利的话呸掉。”

秀姑说着,拉着狄云的手就往桌子上按去。

狄云是个直性子的男人,心里本不信这些,但见到秀姑满脸着急模样,并未强拦,任由对方将自己的手按在了桌子上,但嘴里却没有发出秀姑所谓的“呸呸呸”吐掉的声音。

秀姑没有听到狄云嘴里发出“呸呸呸”吐掉的声音,显得很急,催促道:“孩他爹,你快呸掉呀!”

狄云无奈,知道这是因为秀姑心里在意自己,所以便配合着装作将刚才那番不吉利的话语吐在了地上。

狄云见秀姑松了口气,对她轻声说道:“孩他娘,明天我就去县衙,你帮我照顾好咱娘,帮二弟在柳家庄已经说好的那家姑娘迎回门来,再将咱们的婉儿带大……我一定会在战场上杀敌立功,等我当上大将军回来,到时候我一定让你们风风光光的,咱再也不受他们欺负。”

秀姑听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弟弟……”狄云转向狄青,想要交待一番,可话还没开始说,就被狄青的话打断了。

狄青道:“大哥,你不用说了,我不同意!”

狄云道:“人是我打的,事情是我惹出来的,当然该由我亲自去,这事本就与你无关,我绝不同意你去。”

狄青道:“刚才三叔公已经说了,咱俩兄弟中可任意去一人就行,凭什么非得你去,我坚决不同意!”

狄云道:“我是大哥,你是弟弟,咱爹走得早,我现在是这个家里的当家男人,肯定得我去。”

狄青道:“正因为你现在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娘,嫂子和婉儿都离不开你,所以你不能去。”

狄云道:“你岂不是让大哥我当缩头乌龟吗?不行,我堂堂七尺男子汉,丢不起这个人。”

一时间,兄弟俩为了争着被押解去汴京从军,竟谁也不让谁,那架式针尖对麦芒,面红耳赤。

“好了,你们兄弟二人不必再争了。”

虽然对于狄家来说,抢着去被押解进京从军并不是件什么光彩之事,但狄母看着两个儿子兄弟情深,都在为对方着想,心里却也欣慰。

狄母道:“看见你们兄弟二人能如此,娘心里也就放心了。但你们二人只能一人去从军……即事情是老大惹出来的,今天娘给你们兄弟俩做主,谁惹出来的事就由谁去承担责任。”

狄母双手微微颤抖着,扶着桌子边沿站起了身子,狄青和狄云,还有秀姑急忙上前,欲搀扶母亲,却被狄母抬手制止了。

“临行前,记得在狄家先祖灵位前上柱香,好让狄家祖先在泉下有知,护吾儿平安!”狄母说完,看了眼秀姑,幽幽叹了口气,起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油灯的灯芯跳起点点火苗,在昏暗的微光中发出轻轻“噼啪”声响,火光映照,从旁走过的狄母仿佛在这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几缕银丝带着不可见的微光,融入了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两行沧桑的泪,从那开始略显驼背的身影双眸之中流下,淌进了黑暗中,滴落到了地上。

几声只能用心才能聆听到的滴嗒声,消散在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