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群里开始灵气复苏(陆文青玉皇大帝)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从群里开始灵气复苏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剑水寒

角色:陆文青玉皇大帝

简介:一位写手群有一天早上突然来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
西天如来佛:“小伙子看你骨骼清奇,我这有一本冲天而降的掌法要传授给你
”道家三祖:“群主大人,我这有一份文件要上传,请您签收
”鸿爷:“明天要世界末日了,灵气开始复苏,一切的秘密都藏不住了,吾辈当自强啊…..
”陆文青:“神经病啊,我只想当一条扑街的咸鱼,你们却让我去拯救世界

书评专区

影帝的日常:和《文艺时代》傻傻分不清楚!不过徐静蕾我更喜欢,当然另一本的范爷更逗逼。

掠夺在电影世界:脑洞很大。一个人得到异宇宙的希瑞克之书,穿越到血腥童话,白雪公主和睡美人世界,加勒比海盗世界推翻大清,抵住异宇宙传道者诱惑,得到本宇宙的拉普拉斯妖,建立主神空间,自居地球纪元文明遗产,让代言人和国家合作掠夺次元资源。进入三体世界。177有意思。第一个位面回到现实的做法很神奇。

位面审判者:我看了一部分,发现不是与反物质战斗,而是和人斗和泡妹子

从群里开始灵气复苏

《从群里开始灵气复苏》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小区外只见迎面走来了一对夫妻。

男的穿着体面,妇人珠光宝气,一看就非富即贵。

不远处还停着一辆宾利和一台黑色的奔驰。

两车的旁边有三四个职业的黑色西装保镖,笔挺的站着。

陆文青瞄了一眼两辆车的车牌,都是外省车牌,估计这一伙人也都是外省来到汉城的。

不管人家是来旅游还是走亲访友,这都和他没有关系。

就在他侧着身子打算让路之时,余光瞄到了一位跟在这夫妻身边的小女孩。

和这一对夫妻不同,这小女孩面色苍白,骨瘦嶙峋,走路虚浮后脚跟都不着地,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卧病久医的面相。

陆文青注视了足足几秒钟的时间,他所看到的事情没有表面的这么简单,这小女孩浑身都冒着一股的黑色迷雾,很是诡异。

陆文青又转过目光看向了那一对夫妻。

妇人一副关切之意,男子则是一脸的疲惫,眼里带着藏不住的疾痛之意,看向身旁的小女孩时,不忍中又带着有一丝的期待之意的复杂神色。

通过这一些小细节可以看出,这男人应该是小女孩的父亲。

只有为人父母在见着子女受苦时,才会有这种随时随地的真情流淌,不管这件事发生了多久,都是始终如此。

陆文青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打算拍摄一张照发到群里,想看一看群里的群友有没有独特的见解,同时也想侧面去印证一下,是否群友真是无所不能。

发现自己口袋空空,这才回想起来,自己没带手机。

那一对夫妻,带着小女孩开始朝着陆文青这个方向走来。

想要进入小区,唯一的必经之路,就是他这一条过道。

那妇人问道:“小哥,请问一下,这D三栋八零六在什么位置?”

这妇人说着普通话,但也夹带一丝外地口音。

陆文青回身指了指,道:“从这里过去,左手边第三栋就是了。”

妇人点头谢道:“多谢小哥。”

一行人擦肩而过,中年男子仿佛特意多看了陆文青一眼,当陆文青看向他时,只见他朝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使得陆文青一怔。

这夫妻并没有长久的驻足,很有礼貌的从陆文青的身旁经过,跟着他们的那一位小女孩,人还没走了几步路,就仿佛被抽空了力气,被妇人抱了起来。

陆文青站在原地沉思片刻,隐约觉得这一家子人很有古怪,他情不自禁的回首望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整个人直接毛骨悚然。

被妇人抱在怀中的小女孩露出小半个脑袋,趴在妇人的肩膀上。

从小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诡异黑烟,和那妇人形成了一种泾渭鲜明的视觉感,甚至隐约可见这黑色的烟雾,在吞噬着妇人身上的气体。

而小女孩看向陆文青的眼神,则有一种类似哀求之意,同时深处还有一种的挑衅,好似在一只眼眸里装着两个意识。

陆文青如果猜得不错,妇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正常人的阳气,那小女孩身上的黑烟,要不是招了什么阴邪,要么她就非人了。

就像小说里描述的,人死如灯灭,浑身的阳气散尽。

那小女孩静静趴在妇人的肩膀上,那一双眼睛一直在静静地盯着陆文青看,眼神深处就好像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物依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想他堂堂一个一米八三的汉子,竟在这一种注视之下,也是浑身寒毛直竖。

不由的陆文青眉头一蹙,应该是因为那一道闪电印记,让他能看到了外人看不到的一幕,可区区邪物,也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简直岂有起理,让陆文青一下子简直难咽下这口恶气,同时决定先等待一番,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收了它,让它知晓什么叫做花儿这般红。

半个小时之后,那一位中年男子从小区里面走了出来,看他像是出来抽烟。

中年男子走出来目光左右观望,当看到陆文青人坐在小区的游乐场地中还没有离去时,他的神态不由一喜。

只见他走过来之后,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很精致的盒子,打开后是拇指大小的迷你雪茄,按照现代人的礼仪行事。

中年男子亲自为陆十七点火。

兴许只有男人才懂得男人。

此人整理了一下情绪后,他怀揣着一丝紧张之意问道:“小哥是隐匿在俗世中的高人?”

陆文青看着他反问道:“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中年男子气态很沉稳,他继续道:“我叫马鸣,刚才那是我的妻子和我女儿,我想小哥也猜到一些,不瞒小哥,这一些年来,我前前后后也花了几个亿,但我女儿的病,也一直医不好,急病乱投医,不久前听道上的朋友说,汉城有一位高人,有一种土方子能治,所以千里迢迢赶来,权当是万念俱灰后还剩下的最后一线希望了。”

听完马鸣的诉说,要是在过往,陆文青绝对嗤之以鼻这种说法和做法。

连马鸣自己也笑了笑,夹着雪茄的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后,才开口说道:“我之前也不信,但我看到小哥后,我才知道是我眼界浅了,世上真有如小哥这种高人隐匿于闹市中。”

陆文青看着他问道:“马先生你为何如此的笃定,我就是你所说的高人?”

马鸣只是简单的吐出了两字:“渡劫。”

当时马鸣一家的车辆想进入小区,那一道手臂粗的惊雷就从他们的车上划过,然后打在了正前方的一栋居民楼中。

马鸣抬起头来的时候,只看到那幽暗的房间内,千万均的雷弧在涌动,而那一个站在房间里的男人,简直用一位天神下凡来形容都不为过!

能让一位能花出几个亿为女儿治病的马鸣,亲口说出渡劫二字,当时他看到的场景是何等震撼人心。

所以万念俱灰的马鸣,在看到陆文青真人后,又看向自己女儿时,眼中才会出现那一抹如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他等到了希望之意。

但同时也不知道,陆文青是否能医治自己的女儿,并且是否愿意出手。

他就没有把准备好的拜访给扰乱,先送妻子和女儿上去之后,假借抽烟为由,才走了出来,哪怕见不到陆文青,也准备让自己的手下能不能找一些的蛛丝马迹。

此刻陆文青淡淡一笑,看来有一些事,自己想瞒真瞒不住了,就直接道:“高人倒还不敢当,不过确实能在你女儿身上,发现有一些蹊跷。”

听到陆文青这一句话,马鸣整个人瞬间一颤,眼中绽放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仿佛激动得整个人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