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崔悠崔新平)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宁南衣

角色:崔悠崔新平

简介:末世中遇鬼杀鬼遇神砍神的女战神,意外穿越到一个五岁奶团子身上,睁眼竟是在被流放的途中
没水、没粮、人人都能踩一脚,女战神暴怒,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异能,忍不住攥起了小拳头
爹娘哥哥们,从今以后本战神罩着你们!
某人满眼可怜,死死攥着她的衣角:我呢?不守护我了吗?
奶团霸气招手:小哥哥这么好看,本奶团必须罩着你啊~

书评专区

终宋:好书。就是主角又想纳妾,又要装出一副痴情样,又要说得好像纳妾是不得以的,恶心人。女生在男频看书,真是经常被恶心。

主神的自我修养:思想为王,脑洞支撑,共产主义,克隆自己,同我大联盟,种田,文笔勉强,这个作者几本书都不错,可以一看。

永恒之心:写爽文也是一本技术活,有时看多了合理文、脑洞文、高智商文、文青书,突然很想回归装逼打脸流的时候,这个作者就是业界首选了

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

《空间:大佬携全家在流放中暴富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官差们之前都被藤蔓抽了一顿,一整晚都忙着养伤,也没有心思和精力去做些别的。

这一晚整个破庙里都是难得的安稳,越往北走,天就越冷,已经是九月中旬夜里不盖被子睡觉会很难熬。

可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很单薄,更别说棉被和保暖的衣服。

崔悠缩在陈氏的怀里,有陈氏抱着依旧觉得冷。

这种糟心的天气,他们要是就这样一路走到关外,上百人能活下来一半都是多的。

还是要想办法才行,她烦躁的又翻了个身,然后就感受到陈氏的手又落在了她的背上,头顶响起了吴侬软语般的催眠小曲。

她迷糊着迷糊着,就在冷风里沉沉睡去。

前一天大雨耽搁了行程,第二天一大早官差就将鞭子抽的啪啪响,叫所有人都赶紧起来准备动身。

只是这一次没人敢将鞭子抽在他们这些流放犯身上,只是厉声不停的催促,然后翻身上马牵着他们再次上路。

周家老太爷的气色明显比前一天好了不少,他也不知自己这是病好了,还是原本就是心病,想通了病就自然好了。

他走在路上,脚步虽然算不得轻快,可也没了死气沉沉。

崔新平从上路开始视线就一直落在周老爷子身上,这会看到他的变化心也跟着落了下来。

“爹爹,您是不是跟周家的老爷爷有交情啊?”

原主在这边的记忆很少,她是真正的孩子每天就关注吃喝玩乐,所以崔悠想弄起崔新平跟那四家人的关系,就只能自己张口来问。

崔新平这会心情好,也就不管崔悠是不是个小孩子笑着说道。

“爹爹当年刚入仕的时候,老太爷和周伯伯都给了爹爹不少照拂,爹爹跟你周叔叔是同科情分自然也不同。”

同科就是同一年中的进士入朝当官。

崔悠了然的点着小脑袋,有些明白崔新平会一直留意周家人的动静是因为什么。

嗯,她昨天救人没救错,周家人帮过崔新平,她救回他们一条人命也算扯平了。

她笑着眯起眼,余光扫到前方裴景宸的身影,她又扯了扯崔新平的手。

“爹爹,那你为什么对裴哥哥那么好啊?”

若是换做从前他还在京城里,给裴景宸叫大夫,抓药熬药这都不是大事。

但现在不同,他们这是流放的路上,身上大家身上都没银子,连铜板都要小心藏起来以免被官差发现,她爹应该不是烂好心的圣母性子,怎么会舍得花仅有的一点银子给裴景宸看病?

他们前方的裴景宸背脊已经下意识的挺直,他也想知道崔新平为什么会对他这么好。

明明……他根本不值得。

崔新平叹口气,“你以后就知道了,悠悠啊,景宸他……你以后要好好对他,要跟爹娘一起照顾他,知道吗?”

崔悠点头,点的毫不违心。

照顾漂亮小哥哥,这个必须没问题。

在末世里,她白天要四处寻找高阶丧尸,晚上回到基地也有大堆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完全没有个人时间。

现在难得有时间,还有这么一张漂亮的脸蛋摆在面前,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她都可以宠着这个小病娇。

这样想着,她就不再缠着崔新平,而是快走了几步走到了裴景宸的身旁。

“裴哥哥,你以后就归我管了,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裴景宸看着还不到自己肩膀的小豆芽,想了下,很认真的回了一句。

“我不喜欢吃香的也不喜欢喝辣的,我口味没有那么重。”

崔悠:“……”

这个家伙居然是个自动抬杠属性!

她是这个意思咩,这家伙怎么能这么笨,这么直男!

不行,她得趁他小改造一下,不然就这个性子以后成亲也是可怜了人家好姑娘。

漫漫路途,她飞快的迈着两条小短腿,就跟在裴景宸身旁,叽叽喳喳的说着。

走在他们身旁的人都开始下意识的迁就起她的速度,然后放缓呼吸听她甜暖的声音。

崔新平第一次觉得就算是流放也没有什么不好,他们一家人还在一起,生活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

之后的几天都是在拼命的赶路,官差虽然不敢抽鞭子,可该有的呵斥将他们这些人不当人的蔑视还是展现了百分百。

崔家人和裴景宸有崔悠每天早晚两顿压缩饼干喂着,虽然也会饿,但都不至于脸色蜡黄,神容枯槁。

那四家人里,很明显的有一半人都熬不住了,尤其是那些女眷。

原本就都是在家中娇生富养的,现在吃不饱穿不暖,还每天都要走五六十里路,这简直跟要她们的命没什么区别。

“老爷,我刚看到……”

陈氏拉着崔悠从不远处的草丛里回来,神色就有些不好。

她放开崔悠就将崔新平扯到了一旁说悄悄话。

崔悠知道陈氏要说什么,刚刚徐家的那个姑娘找上官差说的那番话,她也都听到了。

她对这些不做任何感想,只敬业的往小铁锅里倒水,准备开始煮糊糊。

什么都没有他们一家人吃饱来得重要,至于其他人想要如何活着……又关她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