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贵婿(冯宝秦风)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皇家贵婿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弹指一壶醉

角色:冯宝秦风

简介:全科医生穿越成了太傅府不受宠的庶子,他本只想在这王朝做个隐藏首富,找机会自立户,未料却成了皇家赘婿,和公主做了假夫妻,形婚之下,各取所需,一心只想捞钱的秦风却呼了风,唤了雨,将九五至尊的皇帝岳父掀下马,改天换地!

书评专区

美女江山一锅煮:当年看着还行,不过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毒点实在太多,结局更是剧毒,不推荐

超宇宙银河传说:开头紫妈,直接点叉,没有幻想乡就不会写文章吗?

宅妖记:主角穿越到了【一个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世界,这里有神经病开口跪爱唱歌的妲己以及她和蜀山白眉关于茶叶蛋的故事,有力能扛鼎的祝英台,近视眼的白娘子本体是眼镜蛇,石矶娘娘是神经病爱玩超级玛丽。女主盘丝洞貌美如花蜘蛛精,总之这是一个很欢乐的故事,值得一看。

皇家贵婿

《皇家贵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把自己推上驸马候选人的元凶怕是等不及了吧,秦风马上端起了郎中的态度,说道:“郎中救人为上,病人在哪里,有什么明显病症,送过来呢,还是我上门?”

秦风答应得这么爽快,来的人有些诧异,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原本编好的词都忘了。

呵,秦风暗自好笑,演,让你演,和我比演技?

“请秦郎中随我来。”

这人一开口,秦风就乐了:“我们见过?连我姓秦都晓得,医馆里可不止我一位郎中。”

“……”

冯宝这才会意过来,正要发作,秦风摆摆手:“算了,救人为上,这会大哥是怎么知道我来历身份,又刚好在这里堵上我的,以后再论。”

来人尴尬得脑袋都要掉了,这差事办得漏洞百出,回去要被罚死!

秦风让冯宝进去取了诊箱,跟着那人上了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上去的时候鼻间闻到一股辛辣的香味,秦风嘴角抽搐,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病人”是个土豪。

车架子居然是用黄花梨做的!

上了马车,秦风闭上眼睛不管不顾,冯宝跟着那人一起坐在车架子前面。

冯宝反应慢一些,一本正经地问离宅院还有多久,那个汉子只说快了,就不停地赶马车,终于拐进了一条胡同,下来后将两人引进一间三进三出的院子里。

这院子从外面看很普通,院子里一颗高大的梧桐树,都是后半夜了,里面还亮着灯。

秦风迈进去,不急不缓地跟着进了厢房,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人,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一只手伸出来:“请郎中帮忙诊脉。”

声音沙哑,还不至于气若游丝,听着有点疲惫。

秦风也不客气,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汗,不急不缓地握住了对方的脉,同时瞟了一眼床上的人,这人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一头茂密的头发。

“风邪入体,最快的法子是……”秦风嘴角一挑:“角法。”

角法在现代的说法是——拔火罐。

”麻烦把衣衫去除。”秦风说完,刚才送他们进来的那人眼皮跳了一下,好像听到了不得的东西,秦风瞟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不是要治病么,既是急症,拖延不得。“

病床上的人似乎犹豫了片刻,冯宝诧异道:“你们这些人何等奇怪,既请了我家公子,便安心看诊,怎么扭捏至如此,罢了,我家公子可不是闲人,这都几更,也该歇着了。”

冯宝这是替秦风拿腔拿调,秦风本人一声不吭,这是故意纵着他。

“公子,时辰不早了,这病人自己都不着急,硬要拖着病体,就让他拖着呗。”冯宝扯着嗓子说道:“这院子的人莫名,公子不要理会他们才好。”

秦风一听,立刻起身,双手一掀袍子,把袍摆一甩,作势就要走。

脚刚抬起来,床榻上的人突然坐起来,是个看着比秦风年长些的男子,面如冠玉,皮肤白得不像话,披散着一头长发,虽然是满头的汗,仍不失俊秀。

“这位郎中,我自幼怕生人,更别提在外人面前脱掉衣衫,还请见谅,角法不可的话,不知郎中可替我开些可服用的药材?”

这男人说话柔柔弱弱,说一句话,恨不得喘三口气,看着柔弱不堪,声音似男似女。

秦风想到了上学学过的木兰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雌雄莫辨!

冯宝对这人生病的怀疑打消了,但秦风突然坐下,双臂撑开:“这位公子莫要捉弄我了,身强体健,内力浑厚,区区风寒岂能让你重症?”

秦风说话的时候也懒得装虚弱,也不咳了,声音比平时中气足,眼睛里更是精光暴溅!

冯宝太清楚公子这样代表什么了,就是老鹰见到猎物时的眼神!

“我不过普通郎中,虽然出身于太傅府,但身无一官半职,只是一普通白身,与宫里没有任何来往,不知道这位公公特意装病寻我,有何要事?”

秦风一说完,冯宝打个寒蝉,不敢置信地看着床榻上的男子,公公?太监?

冯宝也是个少年,只觉得这公公长得有点好看。

要是点上口脂,皮肤再娇嫩些,可以扮个女人了,就连身形也看着很像女人,冯宝见过到府里宣圣旨的公公,这一对比,啧,眼前这个简直是绝了。

领他们来的男人一看已经败露,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兴奋得很:“秦郎中好生厉害。”

盘腿坐在床榻上的公公面不改色,语调比刚才冷些,但毕竟少了一样男人的物件,说话还是有几分阴柔之气:“秦郎中,幸会。”

“幸会?夜半三更戏弄于我?这算哪门子的幸会?”秦风的语调慵懒,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不知是宫里哪位主子瞧上了我?”

冯宝打了个寒蝉,对方毕竟是公公,他们侍奉的主子可想而知是多尊贵的人,公子居然公开叫板,这是把脑袋系裤腰带上,不准备要了!

他跟着秦风这几年,胆子比以前大了不少,但从没在官场上打过混,更没有与宫里的人近距离接触过,今天接圣旨就算开了眼,没想到晚上又见到了宫里的人。

冯宝紧张地扣紧手掌,不安地看着咱家公子,在心里嘀咕着四方众神保佑。

秦风一扭头就看到他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好像自己马上要送命一样,他从鼻子里闷哼一声,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这就被唬住了?

那位面红齿白的公公如释重负:“不知秦郎中明日午时可有空,玉春楼里与咱家主子一见。”

这话就有意思了,这哪是邀约,分明是命令。

官大一级都能压死人,何况是宫中权贵,秦风起身拱手道:“午时一刻,不见不散。”

秦风淡然一笑,带着冯宝出门离开,也不管什么角法不角法。

等离这处宅子远一些了,冯宝才大松了一口气,问道:“公子,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猜?”秦风抬头看着头顶的月亮,想到了许多年前学过的一句话——风险与机遇并存,明天玉春楼里的那位和自己是什么缘分,且瞧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