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摸金慈禧刘金小说怎么看?

小说:盗墓摸金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羊汤儿

角色:慈禧刘金

简介:墓里的世外桃运?传言四方山上的王爷墓,里面有可怕的粽子僵尸、鬼怪、杀人机关和巨大的宝藏,深得爷爷真传的我,决定一试深浅
可没想到墓里竟是别有洞天的世外桃源,里面生活着一群奇怪的人……

书评专区

人在美漫:开局不死之身:不愧是飞卢,一个宅男顶住严刑拷打,不是不相信,而是以飞卢作者的水平写出来挺搞笑的如果一切不符合逻辑都能用“欢乐沙雕文”来涵盖,那得了,一起当作者的舔狗吧,反正指出毛病就是酸就是不懂“欢乐风”,真的,看小说把自己看成粉丝也是不容易,都什么年代了,你是读者消费者,不是粉丝懂吗?

最强新手剑:去掉一部分脑子可以看,虽说遇到美女就降智商,但是搞笑文么,无所谓。

纳米崛起:极致流水账,只剩下无脑爽。我要做,我成了,有人不服,干了,敌方垮了,我打脸,轻轻松松。没有人物,没有细节。只说屁股,五星;谈小说,带上屁股三星,不能再多。

盗墓摸金

《盗墓摸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墓中桃源

尿完深舒一口气,可算是把烟给浇灭了,这一下惊得我满脑门冷汗,小心翼翼的拿铲子往下试探了一下。果然如我所料,火药层下就是软软的一层石蜡,按常理来说,我和大手早就该踩破蜡墙,掉进下边的毒池丧命了,或许是因为密封的太好,毒池里面的空气压强足以撑起我和大手两人的体重,也或许下边只有渐渐的一层毒水,不至于我俩被踩破。

“凡爷!祖宗保佑!我还能看到你!我还以为我眼瞎了呢!”金牙缓了好长一会儿,眼睛才慢慢适应周围的情况,看到我兴奋得手舞足蹈。

我没理会他,一想起脚下很有可能踩着一个巨大的毒池,那毒水沾上一滴就会全身溃烂而死,我和大手就打怵,而且八米多长的洛阳铲被腐蚀的只剩了五米,可见那腐蚀性的强度,我俩不敢轻举妄动。

“咋办啊,挖还是不挖?”大手紧紧攥着手里的工兵铲,胆颤的轻声问着我。

我靠着洞壁一侧,心想老爷子果然高明,再往下挖保不准真是一个毒池,现在蜡墙密封性还好能撑起我俩,倘若一旦挖破,压强发生变化,那我俩这条小命可就全砸到这了。

我打算离开这里,毕竟如老爷子所说,命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性命,谈什么荣华富贵。

谁知刚往前迈出一步,不料脚底踩蜡一滑,身子顺势朝后倒去,眼前一黑,整个人掉了下去。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挖得洞壁竟会连着一个暗道,而且这暗道通往地下深处,我在黑暗中跌跌撞撞,最后摔在一片石砖地上,浑身像散了架一样。

“凡爷!听的见么?你还活着么?”大手的声音从头顶的黑暗中传来,我贴在地上,感觉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仿佛七窍正往外冒着鲜血。周围除了黑暗就是黑暗,我的身体好似和这黑暗融为一体,唯一剩下能感觉到的只有两只眼珠。

“大手兄弟,咱、咱还是快走吧、凡爷肯定是死在里面了!再不走说不定咱们也得死在这啊!”金牙眼睁睁地看着我消失在他的眼前,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妈的,你他娘的才死了!给老子把灯送下来!”我被金牙的话气得不行,咬着牙朝头顶大骂了一句,缓过劲来才慢慢爬起来。

大手把探照灯系在绳子上,顺着暗道滑了下来,借着探照灯发出来的强光,我才意识到自己这是掉到了墓中,整个墓室前厅呈三角型状,都是用青砖垒起来的,那个让我掉进来的暗道,位于墓室顶部的中间,四周有三面一模一样的青砖石墙,墙上又分别有三个一模一样的四方形洞口。最令我感到震惊的是墓室里七零八落的躺着几具尸体,虽然已经烂的只剩下白骨,但从头骨后连着的那根长辫子可以断定,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人。

为什么明朝王爷的墓里会出现清朝人的尸体,难不成这些尸体是清朝的土夫子,可他们为什么会惨死这里,究竟遇到了什么不测?一连串的疑问让我深深陷入沉思。

做盗墓倒斗这活儿是有规矩的,如果和别人一起下墓,除非两人都葬身墓中,否则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必须把死去的同伴尸体给带出墓中,这种做法叫做“安魂儿”。因为盗墓倒斗这事本来就损阴德,打扰死人安宁,如果死在别人墓中,尸体运不出去,那这辈子就没法投胎,魂魄只能永远在墓里游荡。或许是心里仅存的最后一点儿良知,土夫子们就算是冒着死亡危险也会竭尽全力把死去的同伴带出去。

眼前这帮土夫子看样子是全折在这里了,可到底是什么让他们都栽在这里,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这地方挺宽敞啊,凡爷,没摔坏吧?”大手此时也顺着绳子从暗道里滑了下来,显然他对周围的尸体也很惊讶。

这里有三个墓洞,恰好我们有三个人,按常理来讲,只有一个洞口通往主墓,其余的两个怕是进去后有去无回。

“看样子咱们三要分别各走一条了”我拎着探照灯挨个把三个洞口照了一番,却都照不到底,灯光被黑暗给完全吸收了,看样子每条墓道都通往极深的地方。

“凡爷,我可要和你走一起,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啊”金牙畏畏缩缩的躲在我的身后。

“我这次下斗最大的失误就是带了你这么个东西下来!”我被他的话搞的心烦意乱,恨不得一脚把他踹进墓洞。

时间不能再耽搁了,这么磨蹭下去怕是天都要亮了。倒斗界有句老话“人点烛,鬼吹灯,鸡鸣天亮不摸金。”其中白天摸金是大忌,土夫子容易泄出阳气,激怒亡灵,从而导致尸变。作为伟大的无产主义革命者,我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牛鬼蛇神,这话不过是因为白天挖坟容易被别人发现而已,所以立下这么多条条框框。

我提着探照灯,攥着工兵铲,随便挑了个墓洞就摸索了进去,后边紧跟着金牙和大手。

“靠谱么?凡爷,我这条小命可都握在你手里呢。”金牙夹在我和大手中间,絮叨个不停。

我扭头对着他脑袋就抡了一铲子,金牙疼得捂着头不敢出声了。

这墓道诡异的很,直通深处没有岔口。

我心想他娘的不会是走错了道吧,点儿不会就这么背吧,三选一的几率不会就让我撞上了吧。

我没敢声张,仍旧往前小心摸索着,假如我这时说一句走错了,金牙必然会哭出声来。

又往前走了半柱香的功夫,我隐约看到前方有光,我忙把探照灯给关掉,谨慎的看着墓道深处。

“凡爷,你咋关灯了啊?!开开啊!”金牙急得直嚷嚷。

我他娘的实在被他搞得火大,回头一肘子把他打昏死过去。

“大手,你扛着他,废物真他妈话多!”我让大手扛着昏死的金牙。

墓道深处透过一点亮光,难不成我们这是走到地面上了不成?

转眼一想,这是绝不可能,现在顶多凌晨一点,外边天正黑着呢,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亮的光。

我摸索着来到光源处,眯着眼适应着光亮,透过光往外一瞧。

世外桃源?!我惊得差点从洞口摔了下去,只见眼前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圆形山谷,而我们所在的墓道正位于一个崖壁上,山谷内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良田百顷,穹顶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发着强烈的光芒,一座古代小县城座落在山谷之内,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城内外来来往往,身着古代的服饰耕耘贸易。

这里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莫非桃花源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我躲在崖壁上看了小半天,眼前的一切怎么瞧不出破绽,大手也惊呆在一旁,傻傻的瞧着。

我取出尼龙绳,把绳子的一头用钉子固定在崖壁上,顺着绳子滑了下来,

大手背着昏死的金牙也跟着我滑了下来。

不对!这肯定是幻象!我猛停住脚步,伟大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这里面肯定有诈!

“小伙子,你从哪里来啊?”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面前站着一个农夫模样的人,正上下打量着我。

我怀疑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狠狠的闪了自己一巴掌,疼得我直咬牙吸冷气。我显然是不在墓中,那么眼前的这位究竟是人是鬼?

“嗯,你是人是鬼?”我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人。

“我当然是人了,否则你又怎么会看见我呢?”农夫朝我笑了笑,那僵硬的笑脸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凡爷,我看这地这人都邪乎的很,咱们要不要”大手低声和我说道,做了个逃跑的手势。

“无妨,我到要看看这到底有什么门道。”我可以断定眼前的确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也不是一个梦境,刚才那一巴掌让我肯定这就是一个现实世界。

“哦,我们也是人啊!”我爽朗的回应他,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一瞧几位就是远方来的客人,如各位不嫌弃,就到寒舍歇一歇脚。”农夫招呼着我们去他家做客。

我心想既然到了这世外桃源,倒不如好好探索一番,不虚此行,于是跟在农夫身后就进了城池

城门哨岗的士兵穿着古代的战甲,握着长枪警惕的看着我们。

“喂!站住!这些人是谁?!”一个士兵上前拦下我们,历声呵斥。

“军爷,这是外来的客人,高贵的很。”农夫上前陪着笑脸解释。

士兵打量了我们一番,最终还是放我们进去了。城里一片古香古色,叫卖吆喝,摆摊市易,各型各色的人让我们看花了眼,难道这就是古人的生活,农夫已然对这些司空见惯,很快把我们领到了他的家中。

“还不知来客贵姓啊?”农夫让我们坐下,依次供茶。

“你叫我凡爷就行,这是我的同伴大手。”我喝了一口茶,神清气爽,堪比琼浆玉液。

“这位客人又是谁呢?”农夫瞅了瞅昏死的金牙,很是不解。

“叫他金牙就行。”我一杯茶泼在金牙脸上,金牙猛地惊醒了过来。

“凡爷,咱们这是到了阴曹地府么?我还不想死啊!”金牙一睁眼瞧见衣着古朴的农夫,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难受地在地上打着滚。

“金牙贵客,这可不是阴曹地府,这是四方县啊”农夫上前扶起地上打滚的金牙。

“你是来索命的?我可不是四方山的人!留我一条命吧!”金牙跪在农夫身前砰砰磕头。

“他娘的就是个废物!”我骂了他一声,一脚把他踹开,“金牙,你凡爷能轻易地像你一样死去么?”

金牙看着我愣了半天,“凡爷,你不会是也来索命的吧?我知道咱俩关系好,但不要强行要我死啊!”说完又跪下给我磕头。

“金牙,你是智障么?”一直不吭声的大手,这时也忍不住了。

金牙浑身上下摸了摸自己,兴奋的叫道“我没死!哈哈,我的魂还在身体里!”

农夫看着恢复正常的金牙呵呵笑着,“也难怪你们会认为这里是地府,毕竟我们世代在此居住了数百年,与世隔绝,外人不理解也是很正常。”

这不就是世外桃源的情节么?没想到我这辈子竟能遇到这种奇观。

“那你们共有多少人居住在这里呢?”我心想在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里生存,不与外界交流,是人都会憋疯的。

“不多不少,刚好九十九人。”农夫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