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庞大我用沙盘创造世界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我用沙盘创造世界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木子山

角色:高大庞大

简介:原始的血脉图腾,神秘的巨兽行于世间
愚昧的古民渴求智慧,困守的王者祈求神迹,是命运?还是神罚?
直到有一天,伟岸的神降临世间,拿着名为“拖把”的神器清理世界
“啊,抱歉,我这次水加多了
”木云对着沙盘歉意地说道

书评专区

辐射:喜欢 前两个故事一个是机械师,一个战无不胜太精彩了,让我热血沸腾,后面的也不错讨厌 好短 应该是辐射游戏同人因为玩过所以异常喜欢,个人评分7.7

封档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那个说主角举棋不定的是用脚看的书吗?真是张口就来

五等分的欧洲亲王:色孽

我用沙盘创造世界

《我用沙盘创造世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击杀了鳄龙的源一跃成为此世界最强大的生物,再加上其智慧的逐渐成熟,已经与当今人类的智慧相当,源开始了一路无阻的开拓道路。

无数的智人部族被吸纳,无数的凶兽被宰杀猎食,智人从生物链的底端大跨步向顶端。文明迅速发展,语言,文字,文化迅速成熟,强大的源被推为首领,智人族的势力空前扩大。

曾有着木云所灌输关于姓名的知识的源,以其智慧编令名册,赐予部族的勇士以姓名,无数的智人臣服于源的统治。

智人15年,源已经将所在大陆完全一统,为“源”部族的大族长,号令智人。此时的源已经35岁了,在智人平均20岁的寿命中已经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年纪。但强大的源丝毫不显老态。他慷慨的将剩余的鸡血用来奖赏奋勇猎杀凶兽的勇士,渴望提升整个智人部族的实力。

随着源与一众吸取了鸡血基因的智人繁衍生息,一众天生便拥有强大力量的智人纷纷诞生。他们根据源所赐下的姓名形成了一个个图腾部落,归属于“源”部落,但又有着一定的自主权。

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智人被其他智人尊称为血脉者。血脉者手持刻印着部族图腾的武器,不断地猎杀生物,壮大自己,踏足生物链顶端的智人不再拥有任何天敌。

然而,在外部再无能够威胁他们的力量时,拥有着同比人类智慧的智人族,也渐渐诞生了那如同人类般永无止境的**……

源已经50岁了,突破了智人平均寿命两倍有余的他,即使突破过自己的基因枷锁,但在日益平静的生活中却再也找不到对手,也找不到继续突破的目标了。他渐渐显出老态,曾经一人镇压整片大陆的最强者,如今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由源分封的十大下属族落中,名为“猛”部落与“洪”部落的两大首领实力渐长,已经能与曾经最强盛的源相比肩。本就是因实力最强大而选定的大族长,在实力被超过时,是否还能继续端坐在最高位上呢?

垂垂老矣的源变得迟缓,曾经那个睥睨天下的王者如今却只能在宫殿里苟延残喘。他一反曾经,将剩余的鸡血不再分封部下,而是占为己有,企图从中获取更长久的寿命。他浑浊的眼眸只剩下了对于更长久生命的渴望,大兴土木建造祭坛与雕像,不顾众人劝阻将大批的食物全都供奉于高高的祭坛之上,企图神明再次出现,赐予他更强大的力量与寿命。

木云远远注视着老朽的源,摇了摇头有些无奈,自己都还没有寻求到延长寿命的办法,又有何办法拯救你呢?

随着源逐渐老矣,他变得越加慌张,空前地加大祭品数量,甚至走火入魔,开始用活人祭祀,对于昔日最忠心得力的部下“猛”的规劝也不屑一顾。大量的食物被端放于祭坛之上,本富足的智人却落得活活饿死的下场,民怨沸腾,但在拥有强大力量的血脉者们的面前却无力反抗。

无数的智人民众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作为由最底层民众一步步晋升的洪越来越难以忍受源如今的暴政。他不停的上劝源,却被免去首领职务,押入大牢。

源的暴虐与洪的遭遇渐渐引起了其余九大下属部族的担忧,无数的智人民众请愿更换大族长,终于,在源下令将押入大牢的洪执行死刑时,矛盾爆发了。

“洪”部族集全族之力营救“洪”,与其他八大部族联合反抗,即使“源”部族拥有着数量最多的血脉者,但在拥有如同当初“源”一般强大力量的洪面前也如同鸡肋般被摧枯拉朽地击杀。

唯有最忠诚的“猛”力压部族中的反抗声音,一心一意守护着源,为了报答源在其年幼时的救命之恩,为了报答源这些年对他的提携之恩,他早已许诺将性命奉献于源。

强大的猛有力的遏制住了反抗军的前进步伐。然而愚昧的巫师却因猛对巫师的蔑视,伪造神示,欺骗源只有将拥有如同源一般强大力量的猛献祭才可让源突破己身,掌握更强大的力量,拥有更长久的寿命。

感觉自己时日无多的源已经疯狂了,他下令猛前来叙事,在猛毫无防备的时候,用利剑刺穿了猛的身躯。

强大的猛本还可反抗,但望着面前的王,那个曾经救他于生死之间的雄伟身影,却再也重叠不上,他流下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滴眼泪,大吼道:“吾永愿为王而受死!”,拔剑自刎。

源呆呆地望着猛的尸体,滚热的鲜血扑洒到他的脸上,竟如此发烫。一旁的巫师赶忙进言立刻献祭,源步伐沉重的抱着猛的尸体,来到了最华贵高昂的祭坛,却无任何反应。

“神明啊!难道你就如此抛弃本王了吗?”源嘶吼道,如同他初次见到木云时,一样大力的嘶吼。

可那时的嘶吼是为了守护同伴,而现在的嘶吼却是手刃了同伴。

没了猛的防守,反抗军势如破竹,一路攻到了祭坛下。

源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曾经那一个个坚定的追随者,现如今他们眼中却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源突然止不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吾这一生,有神相助,亦由神而亡啊!”

他端坐在祭坛之上,抽出佩剑,拼尽全力刺向自己的心脏,鲜血汩汩流下,那浑浊的眼睛好似有了一丝清明,终究,沉沉地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