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90年代许小波于浩小说怎么看?

小说:我的90年代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深蓝骆驼

角色:许小波于浩

简介:喇叭裤,霹雳舞,人们带着高冷的审视和假装的蠢蠢欲动的纯真年代时期,低矮平房被新楼房取代,许小波本以为一切都会更好,却发现跟不上时代的变化
为了不低人一等,为了争一口气
许小波咬紧牙关,奋力拼搏,争做人上人

书评专区

铁血大民国:没啥意思,弱智光环太严重

变脸武士:看过的第一本跳舞的书,很喜欢缪斯

大蒸之世:狗屎一样的更新,剧毒。

我的90年代

《我的90年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罗超的阴谋

叉腰女人打量他们一番说:“你们是他同学吧,回去吧,他不在家,以后也别来找他了,他不念了。啊,回去吧。”

于浩看了看许小波,许小波咽了咽唾沫看看于浩,于浩转过身想往外走,这时,另一个房间里有人哐哐的在里面砸门,边喊着:“于浩,许小波,我在这呢。”于浩和许小波这才发现那个门是锁着的。

叉腰女人怒不可竭的喊着:“小兔崽子,反了你了,你给老娘等着。”说着她就跑过去打开了锁冲进了屋,瞬间屋里就传出了赵阿勒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于浩和许小波赶快跑过去,就着昏黄的灯光,看见赵阿勒被叉腰女人用左手夹在腰上,右手拿着髫苕疙瘩一个劲的在赵阿勒屁股上用力的乱打。哇,16岁的半大小子,就这么被夹着,场面多少有些滑稽。但那一下一下重重落在屁股上密实的打骂声却让人一点也笑不出来。这阵势多少震住了两个面面相觑的少年,他们连拉架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又不想离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打哭的赵阿勒发出愤怒的嚎叫声。

“行了行了,同学在这呢,别打了。让他们唠唠嗑,大风小嚎的来一回也不容易。”一个趿拉着油腻腻夹杂灰土的懒汉鞋,身着灰色油乎乎的旧毛衣,外披着看不出颜色的中山装的矮胖男人,提了提肥大的裤子边说边从刚才叉腰女人出来的屋子走了出来。看了看许小波和于浩,又提了提裤子进了厨房。

叉腰女人许是打累了,喘着粗气扔了髫苕疙瘩,气呼呼推开站在门口的于浩和许小波,转身回到她那屋去了,边走边冲男人喊:“啥事你都管,你有能耐出去挣钱回来,瞅你那窝囊样,一看你就来气。”那个男人多少有点面子挂不住,出了厨房也回了屋对女人说:“撒什么泼,没时没晌的,多让人看笑话,上炕去。你个败家老娘们。”叉腰女人没搭理他,狠狠推了他一把就拖鞋上炕,直挺挺躺炕上,气呼呼的一言不发。被推了一趔崴的男人,勉强扶住门框才没摔倒,忙回过头尴尬的对着正在看向他的许小波和于浩说:“你们进去唠,唠吧,唠。”说完,哐当一声把他们那屋的门关上了。

随着那扇门的关闭,许小波和于浩咽了一下口水,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踏实了。仿佛某个猛兽被关进了笼子里一样让人心安,两人赶紧进了赵阿勒的屋,于浩小心的把那斑驳的木门关上。靠在门旁轻轻的拍着胸口。屋里只有一小块能站人的空地,然后就是个通铺的大炕,炕上一个桌子,上面铺着数学书。桌子下,赵阿勒哼哼唧唧的把脸埋进黑糗糗的被子里,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打的太疼了,在那小声的哼哼唧唧,没有抬头。三人沉默,不隔音的邻居家逐渐传来欢声笑语和做饭的响动。头顶那盏昏黄的灯逐渐的在增加着光明,多少能体现出在外面渐黑的天空。

沉默良久,于浩咽了咽唾沫,把书包拿下来,拿出一本练习册,小声的说:“阿勒,你要的习题册。”阿勒依旧把脸压在被子里闷声闷气的说:“不要了。”许小波小声的问:“怎么了?”

赵阿勒侧身想坐起来,却吃痛的嗷一声,继续趴回去,扭头对于浩和许小波说:“拽我站起来。”二人手忙脚乱的把阿勒站起来,阿勒靠在屋里的窗户旁,拉开布帘看了看对个一片黑暗,没有亮灯的屋子,放下布帘,回头小声的说:“我可能念不了书了,我爸想下海做买卖,我妈舍不得他那修铁路的班,想让我去顶班,我不干,就天天打我,昨天咱班主任来了,给骂回去了,估计学校也不能让念了,这都旷课好几天了。”

于浩赶紧说:“没事,班主任没提,那天教导处主任还问了呢,班主任说你请假了。”

赵阿勒眼圈一红,故意把头扭到窗外,喃喃的说:“真不该不好好学习,总上课气她。”

于小波心里酸酸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看桌上翻开的书,还是小声的说:“那你还想不想念了。”阿勒一抽噎,轻轻的说:“我喜欢上学,虽然我装做很皮,可是那是我假装不想学习来掩饰学不会,其实,我每天睡的都很晚,可是那些题我就是不会做,成绩也上不去。”说着,阿勒低下了头,双手盖住了脸。于小波的眼泪也掉了下来。于浩眼圈也红红的说:“你家在铁路上班,应该开的也不少啊。干嘛非让你下来挣钱。”阿勒用衣服抹了把眼泪,低声说:“我家人不攒钱,开工支三天乐,啥贵吃啥,经常不到月底钱就不够花了。”于浩叹口气,刚要再说话,叉腰女人诓当把她那屋的门开开,啪嗒打开过道的灯,摔摔打打开了厨房的门,叮了咣当的不知道弄些啥。

于浩和许小波条件反射的倒吸一口冷气。赵阿勒叹口气说:“天晚了,你俩回吧。”

于浩和许小波点点头,再见都来不及寒暄就逃也似的跑掉了。

两人推着车出了院子,都没有上车,看着刚刚出星星的天空,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出了铁路线,许小波回头看了看那片朦胧的民房,夜幕下勾勒出高高矮矮,宽宽窄窄的形状各异的房屋的轮廓。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每次看见赵阿勒那空空的座位,许小波心里都很难受,他想象不到矮小的赵阿勒如何在那些粗壮的男人中间粗俗的讨着生活。其实很多个夜晚,许小波都挥之不去那天和赵阿勒的见面时的情景,他幻想着自己当时应该怎样的义正严辞的说服叉腰妇女,那些妙语连珠,据理力争的语言经常在他脑海里翻腾。什么话配什么表情,什么时候加重语气,他都在心里演练了很多次,可以说非常纯熟。

可是他不敢。他知道,即使再回到那天晚上,或者说即使他再一次和叉腰妇女照面,他都不敢。这种懦弱让他气愤,他就幻想自己可以会武功,会格斗,像个英雄一样一拳就能把赵阿勒解救出来。呵呵,可一想到这些,他的胸口就发闷,于是他就在这11月微凉的初冬里拼命的哈着气打着篮球。

另许小波不解的还有许娜,这几天许娜似乎沉默了很多,还总是和罗超那些差生们混在一起,一天天腻腻乎乎,嘀嘀咕咕的。让人看着就来气,也不给他送大白梨了。许小波倒不是贪图那5毛钱一大瓶的汽水,只是他喜欢那种远隔千山万水不露声色却又心意相通的情谊。

中午刚刚打完篮球的许小波刚坐到座位上,就发现书桌里有封信,粉色信纸,带着芬芳。颤抖的手拆开,果然许娜的信,让他晚上放学去学校大墙那排小树林里见面,有话说。

许小波心砰砰的跳,假装趴在桌上,低头一遍一遍的看着信,看了好几遍。直到上课铃打起,他才悄悄的把信夹进一本书里,再小心翼翼的放进书包里。这几天的郁闷似乎少了很多。这算不算约会,应该算吧。

这个下午过的真是恍惚,老师讲什么他都没听进去,只是内心阵阵激动和慌张。可算等到放学了。许小波一直用余光盯着许娜;直到她低头走出了教室,他也连忙梳理一下头发,再用纸擦了擦已经毛了边的旧皮鞋,然后整理好校服,背起书包去了小树林。

说是小树林,其实也就几排树,后面就是学校的围墙。与教学楼倒是很远,也比较安静,离老远许小波就看见许娜低头站在那。许小波边走心里边慌乱的想,一会许娜告白之后,自己是直接牵着她的手,还是假装很酷的走开呢。其实他不习惯这种直接的告白,他还是喜欢那种朦胧的心心相印。带着翻腾的思绪,许小波慢慢的假装不在意的走了过去。

听见脚步声,许娜抬起头,小声的说:“你来了?”许小波低头闷闷的说:“嗯。”然后两人沉默,沉默中,许小波想这应该男生先主动吧,他犹豫了一下,张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候,许娜忽然抬起头,许小波也赶忙抬起头把炙热的目光迎上去,像听令的小兵一样等待将军的号令,哪怕让他冲锋陷阵,刀山火海,他都不会拒绝。

许娜看着许小波,犹豫了一下,忽然大声的喊:“你以后能不能别老骚扰我,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可能喜欢你,你以后别总偷看我。别自作多情了好么,我怎么能喜欢你呢,又穷又窝囊的。以后不许再追我了,我不会喜欢你的。”说完,许娜就跑了,许小波愣住了。嗯?什么意思?还有这种操作?她刚说了什么?我追她?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追她了?不喜欢为什么总送水?什么意思?

许小波赶忙跑上去想问许娜什么意思,身后就响了哄笑声,许小波回头一看,罗超带着几个男生正坐在他身后的墙头哈哈大笑。罗超帅气的跳下了墙,和大家把许小波围在中间,双手插兜的对许小波嘲笑到:“铁公鸡思春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学人家泡班花。你有钱么,你配么。告诉你,许娜是我对象,我俩早就好上了,她说你总骚扰他,今个你听好了,以后你再骚扰她,我就打你。你个上了绣的铁公鸡。傻叉。”

说完,罗超一挥手,带着那些差生走了,边走边回头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