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记(苏青岚是燕)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御神记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枫落忆痕

角色:苏青岚是燕

简介:浊世青莲,不染凡尘
一个人,一株莲,一曲神话,一生传奇
掌造化,立真理,塑起源,控命运,主纪元沉浮,天道生灭,万物轮回!
创不朽之文明
谱永恒之诗篇

书评专区

无限作死之旅:我去,这种封面是第一次见啊

半血提督:神他喵的又是舰娘又是提督

时间之墟:作者不是宝树么

御神记

《御神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武课堂众弟子的尖叫惊动了许多人,授课的族老正在前来武课堂的途中,听到这样的叫声当即变色,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看到那课堂里面的鲜血与尸体,一个踉跄蹬蹬蹬退了好几步。

“是谁?!”授课的族老怒火澎湃,眼神冰冷,真气透出体外,宛若罡风般呼啸着,令这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我。”

燕云缺淡淡开口。

“你?”授课族老瞳孔猛地一缩,虽然不知道燕云缺怎么能杀得了炼气境六重天的燕韦,但是看到他背上的剑,再看燕韦被劈杀成两半的尸体,除了他还有谁?顿时气得浑身发抖,眼中杀意盛烈:“你胆大包天,竟敢在武课堂残杀同族嫡系!老夫废了你再去向家主讨个说法!”

“你我动儿子试试!”授课族老正要出手,苏青岚却到了,手里拎着燕秘,冰冷的目光瞬间锁定那个族老,轰的一声将燕秘扔在地上,道:“你要向本家主讨什么说法?”

“家主,你的儿子……”

“我的韦儿怎么了?!”

授课族老的话再次被打断,燕行远和燕行山以及众长老纷纷赶到,看到武课堂里面鲜血淋淋的尸体,燕行远蹬蹬蹬连退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一软,几乎要站立不稳。

“燕云缺……是燕云缺杀了燕韦少爷……”

有人战战兢兢地指证,被苏青岚扔在地上的燕秘闻言吓得一哆嗦,尿差点流了出来!

燕韦少爷死了,那个废物竟敢当众杀死燕韦少爷!

他内心充满了恐惧!

“啊!!韦儿,我的韦儿啊!”

燕行远撕心裂肺,老泪纵横,浑身颤抖,体内真气轰的一声爆发,猛地转身盯着燕云缺,双目赤红如血,宛若噬人的野兽!

“畜生!是你杀了我的韦儿?!”

他眼睛布满血丝,声音狠厉无比,满头黑发炸开。

燕云缺不语,只是平静地看着燕行远。

“小畜生,我活撕了你!”

燕行远当场暴走,当着苏青岚的面,一步跨越十米的距离,探手抓向燕云缺的脖颈,森寒的眼神杀意盛烈。

“燕行远,当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苏青岚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素手往前隔空一按,寒冰真气凝聚成巨大的手掌,轰的将冲到燕云缺面前的燕行远震得横飞了出去。

“苏青岚,你纵子行凶,还强行包庇,你以为身为代理家族就可以为所欲为?”

燕行山怒喝,体表浮现火焰真气,对着苏青岚就是一掌轰杀而至。

“不自量力!”

苏青岚眼神冰冷,并指一挥,一道冰蓝色的指芒,宛若剑气般势同破竹,击穿火焰掌印,噗的贯穿燕行山的肩胛,带着他的身体往后飞出六七米,最后叮的插入地面,将他钉在地上,身体都快速结冰。

“苏青岚,你……你儿子当众残杀同族嫡系,你身为家主公然包庇,还强行击伤大爷和二爷,你到底想干什么?”

几位长老又惊又怒!苏青岚的强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抬手之间重创家族两个气海境的高层。

“好一个残杀同族!”燕云缺冷笑,道:“你们一副正义的嘴脸,真令我感到恶心!燕韦两次毒杀我,你们怎么没有站出来指责他残杀同族,治他的罪?”

“什么?”

几位长老顿时变色,还有这事?

“小畜生,你休要信口雌黄,韦儿被你残杀,你竟然还敢诬蔑他!”燕行远翻爬起来,额头青筋暴跳,眼神凶狠无比。

“燕行远,你才是畜生!”苏青岚冷冷盯着他,道:“你要是再敢出言不逊,信不信今日我苏青岚屠了你这一脉,为燕家清理门户!”

“苏青岚,你……你你你……”

燕行远怒急攻心,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燕韦做了什么事情,你不要说你不知情!”苏青岚的真气非常寒冷,在她的四周,空气都凝结出了冰渣,使得这里的温度骤降,每个人都感受到那种刺骨的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燕秘,是谁指使你对我儿子投毒?”她看着燕秘,道:“老实交代,本家主或许可以网开一面,否则你应该清楚毒杀少主是什么下场!”

“家主,我……我……”

燕秘吓得浑身颤抖,看了看苏青岚,又看了看眼神凶狠如野兽般的燕行远,顿时颤抖得更厉害了。

“生命只有一次,你应该好好珍惜。”

燕云缺来到母亲身边,手缓缓伸向背后的古剑,眼睛盯着燕秘,吓得燕秘当场失禁,裤裆都**。

燕秘肝胆欲裂,燕云缺的眼神太可怕了,他这一生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眼神,冷酷、残忍、狠辣!

“我说,我说,是……是燕韦少爷,是燕韦少爷……”

燕秘崩溃了,承受不了苏青岚和燕云缺同时施加的压力,看着课堂里面鲜血淋淋的画面,再看着燕云缺那残忍冷酷的眼神,他彻底崩溃了,将整件事情详详细细抖了出来。

“放屁!你个混账,你敢诬蔑韦儿,我杀了你!”

燕行远暴跳如雷,气得血气逆行,差点再次吐血。如今燕秘当众指证他的儿子燕韦,今日想要将燕云缺怎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燕行远咬牙切齿,双目通红,道:“苏青岚,你为所欲为,元老团定会罢黜你的家主之位!”

“苏青岚,今年家族年会上,元老团一定会审判你!”燕行山也在那里怒吼,凝聚成实质的寒冰剑气贯穿他的肩胛,将他钉在地上动弹不得,浑身都覆盖上了薄冰,这种屈辱令他如万蚁噬心。

“我等着。”苏青岚将他们给无视了,转身看着燕云缺,道:“云缺,你该动身了。”

“娘……”

他很担心元老团知道此事后偏帮大伯和二叔,母亲在家族中会举步维艰。

“不要记挂家族里面的事情,做好你该做的。”苏青岚说完推了推他:“还不走?”

随即又传音入密,道:“你的武魂不要轻易显露于人前,否则可能会给招来祸端,记住娘的话。”

燕云缺点了点头,对着母亲躬身一拜,在一双双目光的注视下转身离去。

“小畜生,就算你进入了青山学府,你也活不了!”

燕行远睚眦欲裂,他的大儿子燕旭就在青山学府修炼,有着炼气境九重天巅峰的实力。在家族里面有苏青岚护着,一旦进入青山学府,就是燕云缺的死期!

……

夕阳下,燕云缺骑着通体漆黑的乌云骓,身背斩天古剑,驰骋在苍茫大地上,一人一马的影子拉得很长。

乌云骓,日行五千里,即便如此,此去青山城,也需要数日的时间。

天黑时,燕云缺进入一个小镇。

他找了家客栈,要了座单独的院落,随后来到客栈酒楼二层,点了几个菜,一天赶路下来,着实有些饿了。

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街道上来往的人群,这座小镇虽然不大,但特别的热闹,有许多过往的商人或者是佣兵们在这里落脚。

“这位朋友,可以拼个桌吗?”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走上前来,跟他一起的还有个十六七岁的斯文少年与一名长相清丽的少女。

燕云缺抬头打量他们,三人都露出尴尬的神色,少女投以歉意的眼神说道:“我们来晚了些,实在没有位置了。”

“坐吧。”

燕云缺没有拒绝,这张桌子不小,只有他一人,拼拼桌倒也无所谓。

“小二上菜,水煮牛肉、火爆腰花、姜汁热味鸡、板栗红烧肉,再来壶好酒。”魁梧少年一口气点了四个菜,然后看向燕云缺,道:“不知朋友怎么称呼?”

“燕云缺。”

“燕兄弟,你好,我叫东方蛮。”魁梧少年笑着说道。

“我叫余风。”斯文少年也笑着自我介绍。

长相清丽的少女笑嘻嘻:“我叫云溪。”

燕云缺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时候东方蛮眼中却露出异色,瞟了瞟邻桌,低声道:“燕兄弟,你是否认识邻桌的那些人?”

“不认识。”燕云缺摇头,眼角余光瞟了邻桌几眼,其实他早就发现不对了,自从那桌人来到这里就时不时暗中打量他,那目光有些阴冷,他甚至能感受到深藏的杀意。

没有想到东方蛮竟然也看出问题了,这个家伙看似五大三粗,事实上洞察力很强,因为邻桌的那些人隐藏得很好。

“燕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如果顺路的话,我们不如结伴而行,多个人也多个照映。”东方蛮说完还刻意看了邻桌一眼。

“东方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

燕云缺委婉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萍水相逢,他可不想将他们扯进这个漩涡。邻桌那些人身穿黑色劲装,眼藏杀气,身上隐隐有股子血腥味,个个都是狠角色。

吃完饭,天已经完全黑了。

燕云缺回到住处,他盘坐在床上,敏锐的听觉下,方圆两百米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那些人究竟什么来历?”

他从俞城出发,一路上没有跟任何人有过交集,结果刚到这个小镇就被人盯上了,这不符合常理。

“谁想杀我?”

如果说谁想杀他的话,估计也只有大伯和二叔了,只是在时间上来说,他们应该来不及安排才对,可除了他们还会有谁?

“难道……”

燕云缺想到了几个人,只是目前还不能确定。

“轰隆隆!”

夜越来越黑了,外面响起了雷声,哗啦啦下起了大雨,闪电横空,划破黑夜。

院门开了,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他蒙着脸,只露出两只冰冷的眼睛。

转身关上院门,黑衣人抱剑而立。

四周的院墙与屋顶上也开始出现黑衣人,每个人都蒙着脸,眼神充满了杀气。

院门口抱剑而立的黑衣人做了个手势,当即就有两个黑衣人从房顶上跃下,以剑气震开门栓,潜入屋子。

轰!

两个黑衣人进入房间的瞬间,里面爆发出惊雷般的轰鸣,伴随着一闪而逝的雷光,房间的大门都被震得四分五裂,两个身影倒飞出来,重重砸在地上,口中喷血,雨水冲刷而过,血液快速变淡。

“你们是谁?”

燕云缺走出房间,立身在屋檐下,眼神冷漠。

“要你命的人!”院门下抱剑而立的黑衣人做了个手势:“杀!”

刹那间,一个又一个黑衣人从四周的墙上、房顶上跃下,挥动着手里的长剑与长矛等兵器冲了上来。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

燕云缺冲入雨中,脚步展开,身如疾风,在连天雨幕中拉起一道道残影。

他身随拳动,势若奔雷,每一拳都爆发出惊雷之音,雷真气澎湃。

黑衣人联手来袭,剑气斩断雨幕,十分犀利,破空而来的长矛上真气激荡,将雨水震开,直取燕云缺的胸膛。

这些人每一个都真气充盈,竟全都是炼气境七重天以上的修为,出手狠辣,每一剑、每一矛都直击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