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真阿真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寸寸金

角色:萧真阿真

简介:萧家独女,山中猎户,上一世嫁入韩家,没过几日便死于非命
一朝重生,她本想好好帮扶萧家,结果韩家的少爷却追着她到处跑
她不想入韩家门,也不想再遭遇一次‘丈夫不疼,婆母不亲,死于非命’的下场
可是眼前男人……却是她前世最爱的那个
明明是重生了一回,她却有了犹豫,该如何抉择……

书评专区

超次元战线:反派比主角会爆种

尸体请别说话:设定很奇妙啊,游戏账号穿越到现实把人类当练级野怪,这是npc的愤怒狂想么?和以前那本《独游》有异曲同工之处,文风稍微有些黑暗,粮草

封神归真录:悟空你又出来打酱油啦

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

《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二天后。

萧真是在身体的各种酸疼中醒来的,只觉得脑袋涨得很,还全身无力。

一抬眼,就看到了婶婶笑眯眯的望着自己,那开心的样子,萧真觉得此刻的自己在婶婶眼里就像是黄金似的。

“婶,笑得这么开心,是有什么喜事吗?我的身子咋了,全身都酸疼啊。”

见萧真要起床,萧婶子忙上前扶起:“你这孩子,高烧了二天二夜了。可把我担心死。”

“婶婶脸上哪有担心的样子啊?”高烧?好端端的她怎么会发高烧?活了二十年,她还是第一次高烧呢。

“那是因为你是个有福气的人啊。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你的姻缘不是韩家二哥。”

“怎么又提起韩家……”萧真声音一顿,脑子里有个印象,好像在山洞里躲雨时遇到了韩子然?下一刻,她奇道:“我不是上山打猎了吗?怎么,怎么回来了?”

“这不是下雨了吗?这雨下得真好,竟然让你遇上了韩子然。”

“然后呢?”记忆一点点回到脑海,是的,她确实是遇到了韩子然,可遇到之后脑海里怎么就没印象了呢?萧真拍拍脑袋,不期然的,韩子然脱她衣裳的画面窜了进来。

“然后,我看你一夜未归,就和你叔叔上山找你,碰巧遇上韩家人带着几个村人去找考试回来的韩子然。”萧婶子笑得贼贼的卖了个关子。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萧真镇定着心神:“婶,能一次性说完吗?”

“就是我们一起去上山找你们,找到了山洞,然后看到你们脱了衣裳相拥在一起睡觉。”说完,萧婶子那个眉飞色舞的哟:“我们看到了,韩家人看到了,村人也看到了,这下他们韩家想赖也赖不掉了。真啊,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面对萧婶子的兴奋,萧真是白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命运是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萧真一直坐在村里那棵香樟树下苦思这个问题。

香樟树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了,护了这个村子一代又一代,因此村人都叫它香樟娘娘,每天都有村人到树下拿着香火来拜拜,保佑一切平安。

哪怕是重生了,萧真觉得这可能是她的一种机缘,而不是命运。现在,萧真却不得不信命这种东西,她千方百计的逃,最终,竟是以那么诡异的方式又与韩子然缠在了一起。

天杀的孽缘。老天再次让她这辈子与韩子然绑在了一起,那让她重生做什么呢?

旁边也来了几个拜香樟娘娘的,看到拜的人竟然是萧真,其中一个奇道:“萧家妹子,你这么好的姻缘,还拜什么呀?”

“就是,那韩家老三别说咱村,放眼整个乡,都难找出第二人啊。”

面对这几个大婶,萧真干笑了几声,转身走了。

远远的,听到这几人声音一变,满是讥笑:“这萧真太不要脸了,竟然在山洞里做出如此苟且之事,要不是她引诱了韩家三弟,又怎能嫁入韩家。”

“可不是,真没看出来是这种人啊。”

“他们萧家,大大小小没一个是好胚子的。”

“哎,真为韩家的老三不值啊。多好的孩子啊,娶了这种女人,就算日后前程风光,有了这种老婆也是污点啊。”

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萧真边走边喃喃:“韩子然有什么好?白给我都不要。”

“你要是真这样想,就把婚事取消了。”一道女声突然在背后响起。

萧真转身,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站在她身后,丹凤眼微瞪,薄唇抿得紧紧的,那上扬的嘴角看着颇有几分尖锐,正脸色不善的看着她。

是韩子然的表妹黄玉娥。萧真不仅认得,简直太熟悉了,上辈子恶心了她好几年呢。

但这会,她还是得装出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你是谁?”

“我是韩子然的表妹。”黄玉鹅挑着眉,说到韩子然三个字时,眼底荡漾不已。

萧真点点头:“你方才说把婚事取消了,怎么取消?”

“离开村子。”

萧真呵呵一笑:“你想多了。”

黄玉娥脸色一沉:“你不是说子然表哥没什么好的吗?”

“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没什么好的男人而离开生我养我的村子呢?”萧真双手抱胸,冷看着她。对黄玉娥,她没什么好客气的。

“在我心里,子然表哥是最出色的男人。”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你这般尖牙利嘴,难怪姨娘不喜欢你。你以为你嫁给了表哥会幸福吗?”黄玉娥冷笑道。

“我的幸福,不会靠男人来得到,而会用自己的双手努力去得到。”萧真陡然上前一步,脸色阴沉的看着她。

黄玉蛾被萧真突变的神情吓得后退了一步,随即怒道:“莫明其妙。”

“莫明其妙的是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跟我来说这些话,不觉得难堪吗?”

“有你难堪吗?现在全村的人都在说是你勾搭了表哥,简直可耻。”

萧真突然笑了,笑得开心极了。

“你笑什么?”黄玉蛾觉得这个萧真太不正常了。

“你说我勾搭了你表哥是可耻的,那被我勾搭成功的你的表哥,不就是色徒一个而已吗?”萧真没想到自己这一世说话会这么厉害,上辈子为了努力配得上韩子然,她是默默的识字,用了整整三年时间看光了韩子然书房所有的书,看来上辈子和韩子然成亲的好处也是有的。

“谁说表哥是色徒了?你……”黄玉蛾深呼了一口气,只觉被气得不行。

就在萧真觉着好笑之时,黄玉蛾脸上一喜,朝着萧真身后喊了声:“姨娘,表哥,你们怎么来了?”

萧真身子一僵,脸上的笑脸瞬间没了,就见黄玉蛾捂着嘴笑起来:“看来,你还是挺顾忌着我姨娘和表哥的。我还真以为你那么放肆呢。”说着,黄玉蛾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萧真在心里一叹,与其说是顾忌,还不如说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十年的韩家生活,看来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啊。

就在萧真离开后,从一旁的角落中,韩家大哥韩子磊和媳妇柳氏走了出来。

二人拧着眉看着萧真消失的背影,柳氏轻道:“相公,你还说那萧家妹子看着是个好性子的,但与玉娥说话却是跟火冲似的,还那样说三弟。”

“是啊。”韩大磊点点头。

“娘自那天看到三弟和萧真在一个山洞里,回来就一病不起了,要是知道萧真还在外面这样说三弟,”柳氏愁道:“今天的事应不应该跟娘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