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林氏季巧巧重生后,农妻手握灵泉好种田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重生后,农妻手握灵泉好种田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福宝

角色:季林氏季巧巧

简介:她重生成一个家徒四壁的农家女也就算了,竟然还大着肚子?
为了活下去,为了养活即将出生的孩子,她只好挽起袖子加油干——
灵泉在手,种田修房、经商致富,再拐个好看的相公给孩子当便宜爹!
只是,随着自家崽子年岁渐长,她怎么觉着崽崽和忠犬相公越来越像?!

书评专区

我家二爷:同样是篇短到不行的小说,却有毒似得令人上瘾。其实我一直觉得丑丫鬟可能并没有文中表现出来的那么傻乎乎,几处细节中也是有一些心机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比较阴谋论…

[诡秘之主]无用太阳长女纪事:看有人在这边评论玛丽苏文太玛丽苏剧情不好真是醉了 你怎么不去吐槽后宫文不1V1

毁灭游戏:第三场游戏没看完就败退了、看不懂作者这里是在讲啥。

重生后,农妻手握灵泉好种田

《重生后,农妻手握灵泉好种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8章

季林氏笑的更热情了,她说:“我听人说了,那天啊,是你跳下河把我们家巧巧救上来的!真是多亏了你啊!这天寒地冻的,你也没等我到河边就回去了,都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呢!”

贺英朗一脸平静的回道:“婶子不用客气,都是一个村子的人,救人是我的本分。”

季林氏坚定的说道:“那可不行,这可是救命之恩!不好好感谢你,那我们成什么人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照顾巧巧,本来打算过几天去给你送点东西,郑重道谢的。今天碰到了也是凑巧,英朗啊,你要是不忙,就等我们一下,待会儿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婶子请你吃顿饭!”

季巧巧对贺英朗是没有一点印象的,不过她早就听说是这个人跳下河救了她。

这么冷的天,能毫不犹豫的跳河救人,就算贺英朗面相看着凶,也肯定是个好人。

季巧巧特别认真的给贺英朗弯腰鞠躬,然后道:“贺先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做到的!”

贺英朗拧着眉头看了看瘦瘦小小的季巧巧,心想:就这种小身板,我能指望她做什么事?没得走两步就晕倒了,还给我自己找麻烦。

“你们不用这么客气,救人真的只是举手之劳。”贺英朗沉声道。

他见季巧巧一张小脸只有巴掌大,都穿着夹袄了腰却只有一把细,而且依旧面色苍白,眉头就皱的更紧了——她真的休养好了吗?怎么就出门晃悠了呢?

季林氏说:“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们可不是啊!英朗啊,就这么说定了!等婶子买块豆腐,就一起回去吃饭啊!”

贺英朗来不及反对,就见季林氏脚步飞快的走进了豆腐坊里。

季巧巧见贺英朗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便低声说道:“贺先生,我婶婶做菜很好吃的。听说你现在一个人住,做饭想必不是那么方便,不如就来吃顿便饭呗。”

贺英朗看了看季巧巧,见她一双大眼睛灵动漂亮,说话声音清清脆脆的,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站在豆腐坊的门口等季林氏,贺英朗突然想到季巧巧肚子里有孩子的事情,忍不住问道:“你……身体没事了吗?”

季巧巧原地转了几个圈,笑嘻嘻的说道:“已经没事了,赵大夫说我身体可好了。”

“那就行。”贺英朗不再说话了。

季林氏过了一会儿才走出来,她不光买了一块豆腐,还买了一些豆腐干,一起装在小竹篮里,高高兴兴的拎了出来。

“走吧,跟我们一起回去了。”季林氏完全不给贺英朗拒绝的余地,连他的竹篮一起抓了过去,拎着就朝前走。

季巧巧捂着嘴笑了起来,然后冲贺英朗说:“你想吃什么,尽管跟我婶婶说,她做菜真的特别好吃。”

贺英朗没说话,不过却很顺从的跟在她们后头。

村里人看见他们三个在一起,就有好奇的人上去问道:“季家二婶子,你们怎么跟他一起呀?”

季林氏实话实说:“他是我们家巧巧的救命恩人,我这几天一直离不开家,所以没来得及去感谢他。这不,刚才撞见了,就拉他回来,请他吃个饭!”

那问话的人看了看一脸冷漠的贺英朗,有些欲言欲止的拉住季林氏,小声道:“请吃饭是好事,不过,你跟巧巧可要小心点儿啊,贺家这小子看着不像好人。”

贺英朗就跟在后头,季林氏也不方便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就继续朝前走了。

三个人回到季林氏的家里,进了院子,季林氏按照惯例栓上院门,就指挥季巧巧给贺英朗泡茶拿点心。

贺英朗有些抗拒不了季林氏的热情,只能闷声不吭的坐在堂屋里。

季巧巧飞快的泡了一壶茶端过来,用的是过年和来客人才会用的那套白瓷的茶具和季林氏上半年存下来的雨前毛尖,香气扑鼻。

“贺先生,请喝茶。”季巧巧觉得自己做的有模有样的,应该没有失礼。

贺英朗却皱着眉头说:“不要喊我先生。”

季巧巧眼珠子转了转,“那……贺大哥?英朗哥?”

他们村子里可没有城里那么讲究,都是按年纪辈分喊人哥啊姐啊的。

贺英朗黑着脸说:“哪个都行。”

“哦,贺大哥,你先喝口茶,我去给你拿点心!我婶婶已经在杀鸡了!”季巧巧说完就溜去季林氏住的那间大卧房了。

她的卧房比季巧巧住的那间宽敞多了,而且家具全都是上了红漆和铜扣的,看上去喜庆的不得了。

季巧巧打开一个大柜子,里面是四层板格,放着各种各样的坛坛罐罐。

她拿了两个待客用的白瓷盘子,从罐子里抓了芝麻糖、花生糖,炒好的南瓜子和花生,端去了堂屋。

季林氏不要季巧巧在灶屋帮忙,季巧巧就在堂屋陪客。

说是陪客,可贺英朗这人几乎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吃零嘴儿,整个屋子里就听见季巧巧一个人的咀嚼声,细细碎碎的,跟个小老鼠似的。

贺英朗觉得有趣,面色倒是缓和了不少。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季巧巧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可他明明是在跳水救人那天才见她第一面的,这熟悉感也不知从何而来。

季巧巧的性格是很活泼的,吃喝了一会,肚子没那么饿了,她就忍不住找话来说了。

“贺大哥,你这次回到村里,是打算长住了吗?”

贺英朗顿了一下,才道:“应该是的。”

“那你叔叔抢走的田地,你都拿回来了吗?”季巧巧有些好奇的问道。

说起来,贺英朗这个人也是个小可怜。

他十一岁的时候,父母全都去世了,就留下他一个小孩子孤苦伶仃的。

族里让贺英朗的亲大伯贺常发负责照顾他,可这个亲大伯,霸占了他父母留下来的好房子好地,却只给小贺英朗吃糠咽菜。

熬了一年,刚巧赶上朝廷征兵,贺常发的大儿子已经满十五岁了,要被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