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顾燕笙陆瑾寒)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囚爱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路笙花

角色:顾燕笙陆瑾寒

简介:传闻顾家养女爱了帝都大佬很多年,大佬对她不仅十分厌烦,还为了心中的白月光,将她送进监狱里折磨了整整五年
只是众人没想到的是,后来爷结婚,新娘不是他的白月光,而是那个有牢狱前科的顾家养女!
于是,众人又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翘首以盼的等着看他如何羞辱这个倒贴下作、不知廉耻的女人!
然而婚礼当天,新娘竟然逃了……
听说大佬雷霆震怒,下令全国通缉!
抓到她的那天,大佬猩红着眼将她压在身下,“再问你一遍,嫁、还是不嫁?”

书评专区

长夜余火:如果这文的作者不是乌贼,优书网评分顶天了也就6.5。优书网有好几个作者的评分都是虚高。亲友团是真的多。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垃圾

造梦天师:刚开始梦卡的设定还不错,如果好好写造梦师这个职业那还有些新意,可惜作者把金手指变成了系统,还是可以兑换功法、实物的系统,瞬间回到烂俗套路文之列

囚爱

《囚爱》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顾燕笙嘴角浅浅漾起笑意。

就在这时。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道声音,似乎在喊什么人:“小少爷……小少爷……”

小男孩一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地将小脑袋朝着她的怀中缩了缩。

顾燕笙猜测,应当是他的家人找来了。

她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包子的后脑勺,“天色晚了,你该跟他们回去了。”

小包子将他的小脑袋更加往她的胸前蹭了蹭。

声音越来越近了,“小心肝,我的小心肝,你在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顾燕笙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她将往他怀中拱的小包子抱了出来,俯下身捏了捏他白白嫩嫩的脸:“你的家人都很担心你,听话,赶紧回家。”

小包子站在原地,依依不舍的看着她。

顾燕笙冲他摆了摆手。

小包子三步两回头,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几米远处。

陆翰庭看到了小男孩的身影,急切地走上前,将他抱了起来:“我的小心肝,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你吓死太爷爷了!下回不能这么一声不吭的大晚上跑出来知道吗?”

管家李叔从一边走过来,陆翰庭沉声向他吩咐:“通知下去,不用再找了!照顾小少爷的人,每个人扣三个月工资!”

“是!”

整个过程,小包子仍是没有说话,目光依旧只盯着一个方向。

陆翰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远方,女人的背影被月光拉的有些长。

她的身形消瘦,由于距离的太远,只能依稀看出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

但是那个背影,让他总觉得有点眼熟。

陆翰庭皱了下眉。

他是不是,看错了?

……

顾燕笙回到医院。

26楼的长廊上,程辞似乎已经等待良久:“顾小姐,九爷在最东边的会议室等你。”

她转身,向着最东边的房间走去。

她走的很慢,到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秒,屈指叩了叩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道低沉淡漠的声音。

她推开了门,进入。

会议室很宽敞,视野很大,头顶淡暖色的光圈笼罩着整间屋子,小紫叶檀的雕花隔断墙,落地窗的窗帘已经被拉了下来,最壮观的,莫过于面前的一排类似书架的铁艺品。

书架前,有一张螺旋式座椅。

听到脚步声,座椅上的男人转过来,下颌微抬,审视着她,目光轻蔑的像是看着送上门来的货物。

直到她走到他面前。

“你赢了。”

顾燕笙动了动唇,喉间微微沙哑,像是渗着滴血珠:“我答应你。”

她的嗓音很轻,如同一直倔强的孔雀,折下她高贵的头颅。

陆瑾寒凝眸,嗓音讥讽:“早点认输,不就没这么多事了么,嗯?”

“陆瑾寒。”顾燕笙说道:“放过我父亲。”

男人冷嗤了声。

几秒后。

陆瑾寒忽然说道:“还不快去收拾一下,难道你要以现在这副模样去照顾江曼云吗?也不怕脏了她的地方?”

他的目光如有实质般掠过她身上的洗的泛黄的白色长裙,嫌恶的像是看着一个廉价的货品。

那一瞬间,顾燕笙觉得自己在这个尊贵矜傲的男人面前就像个小丑。

五年了。

她与他之间的差距更大了。

陆瑾寒冷眼扫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

院长办公室内。

“九爷,曼云小姐的身体各项机能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据我估测,她最迟会在半年的时间内清醒,您请放心。”

纪子硕边看着手中的文件,边分析的说道。

陆瑾寒‘嗯’了一声,站起身,就要出门。

纪子硕忽然叫住他:“九爷。”

陆瑾寒顿住脚步。

纪子硕眸底闪过一抹复杂:“……江小姐醒后,你会放过她吗?”

他的嗓音带着试探,与难以察觉的悲悯。

那个女人,很可怜。

陆瑾寒微抿薄唇:“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说完。

他大步转身离开。

丢下这句话。

他转身离开。

途径26楼的病房,他忽然听到一阵阵扑腾扭打的声音,还伴随着女人痛苦的低吼和痛苦的哽咽声——

他眉头微拧,顿住脚步。

半晌。

在里面的扭打声愈演愈烈之时,他大步冲着那扇半关的病房走去,推开病房门,直入声源处。

浴室内,几个护工都狼狈的倒在地上,周围也一片狼藉。

“怎么回事?”

“陆先生……”其中一个护士满脸狼狈的说:“刚才我们只是想替顾小姐脱了身上的衣服,可她……”

陆瑾寒朝着顾燕笙的方向看去。

女孩趴在地上,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了一小半。

她的锁骨白玉无瑕。

但,她的肩胛上,落着一道烫伤的、狰狞的、无比丑陋的疤痕,格外清晰。

那道疤痕,突兀刺眼,硬生生的毁掉了所有的美感。

她死死的捂住了肩上的那道疤,唇中呜咽,慢慢的向前爬行,就像一只小兽,在抗拒任何人的靠近!

陆瑾寒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淡暖色灯光的笼罩下,那双深邃倦漠的眉眼中,情绪朦胧而又晦涩难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