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妇:种田养崽我在行李二狗沈翠花小说怎么看?

小说:重生农妇:种田养崽我在行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安年

角色:李二狗沈翠花

简介:她本是买来冲喜的,结果新婚之夜就克死了丈夫
重生归来后,还没缓过神来,就有了个儿子要养
一穷二白……名声也不好,还要赚钱养孩子
她别无选择,只能一头扎进钱眼子里,为了赚钱而使出浑身解数
某男趁机黏上:“财富要由两个人共同积累,才更有意思……”

书评专区

天驱:铁甲依然在!\u003Cbr \u002F\u003E依然在!!

穿越:哈利波特同人,女主挺可爱,作者是多木木多,挺喜欢这个作者。写的人物性格很鲜明,书看起来会感觉很温馨却不会显得平淡。

万千之心:滚开不写加点了我的青春结束了

重生农妇:种田养崽我在行

《重生农妇:种田养崽我在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艺高人胆大

李氏到底没有推辞过,就带着鱼回家去了。

不多时,就拿了刨子和柴刀过来,她想着罂粟要刨子应该是想要做一些要用的木具,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怎么会做呢?

“翠花,你要刨子是要打木具?”李氏不解的问道。

罂粟点了点头,“是啊,我想做些简单的木具。”

“你跟人学过打木具?”李氏见罂粟一脸自然,以为她会木工。

罂粟唇角微勾,在猊弧岛训练的时候,她几乎将所有东西都学过,打木具,她确实会!因为她学过制作弓弩袖箭,况且要求精密,她的手艺绝对比木匠只高不低。

“恩,以前跟木匠学过一些,粗浅的东西还是能做出来的。”罂粟说的十分谦虚。

“要不……我回去跟大郎说说,你要做些什么?我让大郎给你做。”李氏想了想,觉得翠花一个妇人,应是做不来木具的,不如回家等大郎从镇上做工回来,与大郎商量一下,让他给翠花做些家用的木具。

罂粟摇了摇头,她知道李大郎夫妇并不待见沈翠花,李氏这些年都是背着他们,过来照顾沈翠花母子,不过心中还是感激李氏的好心。

李氏见罂粟拒绝,不由叹了一口气,“翠花,其实大郎和他媳妇春草都是好的,春草性子虽然有些泼辣,却是个没有坏心眼的,只是因为当年村子里的胡说八道的流言蜚语才对你心生不喜,这些年我偷偷过来照看你们母女,大郎和春草都是知道的,只是装作不知。”

“我知道他们是好意,当年是我连累了他们。”小村子里流言蜚语要人命,当年沈翠花突然怀孕,村子里流言乱飞,刘春草将沈翠花赶出家门,也不算做错什么。

李氏这些年照看沈翠花母子,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李大郎和他媳妇刘春草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年一直装作不知,到底是对沈翠花母子存了一份善心。

李氏见罂粟如此通情达理,眼圈一红,“到底是委屈你了,大郎和春草去镇里做工了,还不知你的病好了,若是知道,也会高兴的。”

李大郎和刘春草会不会高兴,她不关心,只要他们不来找自己的麻烦,她自然也愿意与人为善。

罂粟对李氏报之一笑,低头看了看刨具,用手掂量了一下,觉得还可以,于是对李氏道,“你若是无事,能不能帮我看一会虎子?我去山上刨些木头。”

小包子一听罂粟要一个人上山,立马不愿意了,道:“娘,我跟你一块去,我能给你帮把手。”

罂粟勾唇一笑,捏了捏小包子的脸,“你这屁大点的身板,能帮什么忙?到时候抬不动木头,再被压趴了,娘可就心疼死了!乖乖在家等着!”

小包子有些不情愿的撅了撅嘴,看的罂粟又是一乐,小金毛还会闹脾气,捏了捏小家伙的葫芦嘴,“好孩子要乖乖听话。”

小包子十分不高兴的点了点头,“好吧,那娘要小心,千万不要往山上走,也不要往深处去。”

“好好好,娘知道了。”罂粟十分享受小包子一副小大人模样担心的说教,从地上拿起刨具,对李氏道,“那我去了。”

李氏点了点头,“我会仔细照顾虎子的,你自己去山上要小心些,别往深处去。”想起罂粟说要刨木头,不由担心道,“新木沉得很,你一个女人怎么能抗下山来?不若等大郎回来,让他去山上弄吧。”

罂粟摇了摇头,“我自己就行,我可能用的时间会长一些,得麻烦你在这多呆一些时间了。”她打算直接在山上打木具,省下搬木头的力气。

李氏点了点头,跟小包子看着她走远。

因为茅草屋毗邻山脚,不大一会,罂粟就走到了东峻山山脚,东峻山十分巍峨,山脉连绵,三座大山相接,相当而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罂粟挑眉看向西边那座高峻挺拔的大山,如果她没有猜错,那座大山应该是西岭山,沈翠花家就在西岭山脚下的西岭村,记忆中,沈翠花有一对十分疼爱她的父母,脾气温和的父亲和温婉柔弱的母亲,对她疼爱有加的大哥,自小就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跑的弟弟。

罂粟收回视线,西岭村那里是沈翠花的家,那些人是沈翠花的亲人,跟她罂粟又有什么关系?她罂粟一向孑然一身,没有亲人,在这世间禹禹独行,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小包子,想起小包子,罂粟嘴角勾起了一抹轻柔的笑。

村子里的人经常在山脚下砍柴,挖野菜捡蘑菇,这里山势低缓,树林茂密,许是因为村民来得多,所以也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连野兔、野鸡都不常见,深处才会有野猪、黑熊、虎狼之类的凶猛动物,除了少些艺高人胆大的猎户会结伴去深处打猎,村民们极少往深处走。

罂粟在山脚下转了转,熟悉了一下地形,顺便找到了小包子说的那十几颗山楂树,看着树头上面挂着的红艳艳的果子,罂粟凤眸微亮,思索着这两天寻个时间,上山将这些山楂全部摘光。

瞅了一圈,罂粟找了一棵粗壮结实的榆木,因为榆木结实耐用,木性坚韧,用来打造家具倒是不错,家里缺的东西实在太多,只能先打造急需的,一样一样的来。

水桶、木盆、浴桶、饭勺、木碗、筷子,这几样是罂粟打算今天要做出来的。

有技巧的将榆木砍倒,掂起刨具,罂粟快速动了起来,木头屑好似飞花一般,不断飞出,若是有人见到,定要惊叹一番,罂粟那熟练的样子绝对不逊色于十几年的老木匠。

天边红霞宛如火烧的时候,罂粟提着一个浴桶下了山,浴桶里面装着水桶、木盆等器具,茅草屋外,小包子和一个跟他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正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在地上比比划划写着什么东西,李氏则在一旁慈爱的看着两个孩子。

听到脚步声,小包子抬起头一看罂粟回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扔掉手里的树枝,跑向罂粟,嘴里兴奋的喊道,“娘亲,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