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铁血奸雄柳香菱沈大庆小说怎么看?

小说:南宋铁血奸雄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轩辕守护

角色:柳香菱沈大庆

简介:我本仁慈,却屠宰杀生
我本愚蠢,却玩转天下
我本道德,却与魔共舞
我本卑微,却君临天下

书评专区

我的男友是先知:假装自己爱国的作者和主角,黑名单作者。

红场枭雄:历史告诉我们我们相信的往往都是错误的,本文详细的告诉了我们一个民族的良心一个有态度有风格有知识的政治家是怎么炼成的。

美漫之多塔杂货铺:我不讨厌反派猪脚,毕竟反派也是可以很有人格魅力的,但是作者笔下的猪脚,是那种没有下限的下水道老鼠败类型反派我也不讨厌贪财好色的主角,就算是舔女跪女我也能接受,但是舔跪还要猥琐的就接受不了。总结一下就是主角写的太恶心,最重要的核心人物写坏了这书没什么看头。

南宋铁血奸雄

《南宋铁血奸雄》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两人一前一后站在这昏暗的房中,气氛显得有几分尴尬。

沈堂坐定,那柳香菱则是捧了一把干柴,在屋外忙活了起来。不大一会儿,柳香菱端着两只青碗,放到方桌之上。

“只有这两碗米粥了……”这是沈堂第一次听到柳香菱的声音,竟是极为清脆,而且,带着几分吴侬软语的音调,极为悦耳。

沈堂先是愣了愣,随后脸上更是平添几丝苦笑,厅堂并不大,他站在桌边,借着那摇曳的油灯,便足以看清那已经扫的足以让老鼠都流泪的米缸,以及那碗中清澈见人的‘米粥’。

这个家,显然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

摇摇头坐下,将其中一个碗推到柳香菱的面前,“嗯,吃吧,吃完早点休息,折腾一天,你也累了。”

嘻哩呼噜,几乎只用了一口气的工夫,在柳香菱还没开始的时候,沈堂碗里的粥便已经见了底。沈堂忙活了大半天,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一碗水一样的粥,实在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家中无米,他也只能忍着。

感觉到沈堂的目光投过来,柳香菱略有些不自然。

“你……你吃吧,我不饿……”小心的将粥碗推到沈堂面前,柳香菱轻声开口。

“你吃!”沈堂很干脆的将碗推回去,口气不容置疑。

柳香菱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再推辞,而是缓缓的吃了起来。

她的吃法,很显然与沈堂不同,哪怕仅是一碗清汤见水的粥,竟是也吃出了极为雅致的感觉。甚至,这一碗粥,她足足吃了一刻钟时间,方才宣告结束。

“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会变好的。”沈堂的声音,陡然间响起。

柳香菱一愣,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笨拙而又小心的将桌子上收拾了一番,而后,沈堂说道:“好了,休息吧!”

说完,沈堂便是习惯性的朝着自己的房屋走去。不过,他走出两步,却是发现柳香菱并没有跟上来。转头一看,却是发现柳香菱的脸上有着几分羞怯和犹豫。

沈堂这才想起来,之前,虽然两人同处一室,但是,他却一直处于昏迷之中。而现在,他已经清醒了,两人即便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是,如果同处一室的话,的确会让人不适。

“我去爹屋里睡。”沈堂说道。

然而,就在沈堂走过柳香菱的身侧之时,他的衣袖却是被柳香菱小心的牵住……

沈堂一愣,朝着柳香菱看去,却见柳香菱的视线有些躲闪,口中则是犹豫着说道:“我……我有些害怕……”

直到此刻,柳香菱方才显出小女儿的本色。沈堂心中幽幽一叹,也是,就算是这柳香菱再淡定,可是,面对着今天的场面,甚至差一点便被众人烧死,她心中如何能安定下来?

沈堂点点头,拉着柳香菱直接走进自己的屋内。

这屋内同样简陋无比,靠里的位置,是一张破旧的木床,木床的一侧,则是一张更为破旧并简单的小床。

这小床,很显然便是之前柳香菱的卧榻。

“你睡上边!”沈堂说道。

也许是已经习惯了服从沈堂的话,柳香菱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微微点了点头。

而沈堂,则是直接躺到那小床上,和衣闭目。

昏暗的房间中,两人各自而卧、相隔不过二尺,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呼吸之声。

油灯已经熄灭,柔柔的月光从那破旧的窗户滑进来,映出两双偶尔闪烁的眸子。今天经历的这一切,不管对于沈堂还是柳香菱,都是‘刺激’而又艰难的经历。

沈堂的心思倒是平和,虽然奇迹般的穿越千古,来到了这大宋朝。不过,在上一世,他也只是与老道士相依为命。老道士羽化,他更是浑无牵挂,在这里,也只不过是换个地方生活罢了。

身侧的女子虽曼妙,但是沈堂也并无他想。今天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不忍这女子因自家遭难。以后,解决了生计,让这女子有一份安身立命的本钱之后,是他嫁还是如何,沈堂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情绪。

至于自己?也许是游历世间,也许是学那陶渊明来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就是自凭意愿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论是从经济上来说,还是从力量来讲,沈堂自忖,自己都绝对处于‘穷’的范畴之内。因此,他也并没有什么匡扶天下、改写历史的想法。

至于柳香菱,心思则是更为复杂一些。

从那一队队兵士闯进自家大宅的那一刻,她的生活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父亲被斩首,母亲不知所踪,其他人也是或死或贬,自己从高高在上的千金,转瞬间成为阶下之囚。甚至,成为了牙人手中任凭买卖的货物。这等经历,说是翻天覆地也不为过。

至于身旁这男子成了他的夫君,她只是迷茫、冷漠、心死而又混混僵僵的任凭摆布罢了。

曾经,她也对那个将来陪伴自己的他有过幻想。是金戈铁马的将军?抑或是腹有诗赋的才子?总之,与这山村野夫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可是现在,她所有的幻想都已经随着家族破败被碾得粉碎,身旁的这个身着粗布单衣,显得有几分柔弱的村汉,成为了自己的枕边人?

她想让这一切只是一个噩梦,只可惜,她明白这噩梦,恐怕难以醒来了。

虽然,沈堂今日的话语和表现,让她的内心有了几分波动,可是却依旧难以让她的心再度温暖过来。

“我是妖孽,你不怕么?”

柳香菱的声音,陡然在黑暗中响起,传入到沈堂昏沉沉的意识之中。

片刻的沉默之后,沈堂轻笑一声,“哪儿有什么妖孽!”

“可是,那神狐大人说……”

“呼!”

沈堂的吐气声,打断了本就小心翼翼的柳香菱,“别胡思乱想了,那同行……哦,那道士只不过是会腹语罢了,至于那棺木中,应该是另有机关,跟你是不是妖孽,没有任何关系……”

“好了,睡吧!”

疲惫袭来,沈堂不再理会柳香菱,意识再度陷入昏沉。

而他的回答,则是让柳香菱怔了怔。腹语?她也曾听闻某个小姐妹说起过这个词,据说极为神奇,那么说,自己不是妖孽了?可是,这沈堂,又是如何知晓?甚至,他还知道那棺木中另有机关?

柳香菱并不笨,只是之前失去了思考的她又如何能想到这些?再加上鬼怪之事传言颇多,这才让她有几分恐惧。

迷迷糊糊的想着,终究是敌不过困倦,柳香菱也逐渐沉沉睡去,而在她的梦中,一会儿出现白衣才子,一会儿又变成金甲将军,让她冰冷的脸庞逐渐柔和,甚至偶尔出现几分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