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长孙无忌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烟雨’

角色:秦牧长孙无忌

简介:“叮!系统检测,宿主已在教坊听曲两个时辰,符合咸鱼行为,奖励【琴仙传承】

“叮!系统检测,宿主已在长孙府酣睡四个时辰,符合咸鱼行为,奖励【吕布战力】

穿越大唐五年,他成功靠着咸鱼系统——
混成了一条咸鱼!
不过他是一条有志向的咸鱼!
败突厥、战世家、开商行、娶公主、降女帝……
从寒门布衣,一路成长为修罗驸马爷、万世镇国公
看不惯我?你来打我呀!
打不过?那你就边上乖乖待着吧!

书评专区

姜姬:作为多木的粉,看这篇文章却觉得她有点倒退。编故事能力没有倒退,但是写出来的文字感觉是很急地打出来的,很干巴,让我几次看着就读不下去。。。

末日乐园:主角智商随作者剧情需要上下波动,一会强行脑残,一会又强行高智,充分说明了作者最大,要你傻就得傻。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其实ECHO眼才是第一人称的主角,唐元只是第三人称,一个外壳。

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

《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公主院。

凤阳殿。

秦牧正坐在襄城公主的闺房中,随手拿起桌上的蜜饯,抛入嘴中。

襄城公主一脸无奈的看着他。

她从没见过,如此没心没肺的人。

秦牧自己的事,数位国公为他跑前跑后,忙的不亦乐乎。

她更是不顾规矩,将秦牧带入宫中,藏入闺房。

可秦牧倒好,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这里。

不耽误吃,不耽误喝。

紧接着,秦牧拿起茶壶又为自己斟了一碗茶。

边喝边摇头道:“这茶的滋味真不怎么样…”

忽然,秦牧感受到襄城的目光。

抬起头望向她,轻笑道:“怎么?公主殿下,要不要来点,这蜜饯味道甚好。”

襄城真想问候他一句。

你礼貌吗?

襄城与他对视,缓缓道:“秦牧,你坐在这里就如此泰然吗?你刚刚杀的可是朝廷的一名五品将军?”

“你知道谋杀朝廷命官,是什么罪名吗?”

闻言,秦牧呵呵一笑,“公主殿下莫要拿在下打趣,这罪名秦牧可担待不起。”

“别说五品,就算他是三品,想要杀我,那我也不能站在原地,任他砍杀不是?”

襄城公主继续问道:“那你就没有丝毫担忧?”

“担忧?”秦牧又丢了颗蜜饯进嘴,含糊道:“有什么可担忧的。”

“若是陛下怪罪,我陪他一条命便是。”

“若是依律无罪,那就更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

话落。

襄城公主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强词夺理…”

两人说话间。

侍女从门外喊道:“公主殿下,李君羡将军在殿外求见,说是陛下召您。”

闻言,襄城柳眉微皱,回应道:“好,你让李将军在外稍候片刻。”

紧接着,她看向秦牧,叮嘱道:“你就在这里待着,不要到处乱跑,若是没事,晚上便送你回长孙府。”

秦牧应声道:“公主殿下放心,我哪里也不去。”

襄城又看了秦牧一眼,转身出了闺房。

须臾。

襄城随李君羡来到了两仪殿。

走入殿中。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椅上,坐着睥睨天下的李二,不怒自威。

殿前点起着檀香,烟雾缭绕。

在他身旁只有王德一人相伴。

诺大的两仪殿内,十分冷清。

襄城走上前去,施礼道:“襄城参见父皇,不知父皇唤襄城前来,所为何事?”

李二低头俯视她,不喜不怒,“秦牧那小子,还在你的凤阳殿?”

襄城身体微微一滞,沉吟道:“襄城不知父皇所言何意。”

“哼。”李二起身,洋怒道:“襄城你一向稳重,识大统,懂大局,怎么今日也胡闹起来。”

“朕身为大唐帝王,掌管天下,你以为皇宫内混入一人,朕就不知?”

“想在朕面前鱼目混珠,你还嫩了点。”

襄城本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却没能逃得了李二的法眼。

看来她还是小看了李二的能力。

“襄城知罪,请父皇责罚。”

此时,她已无力辩解,只得认罪。

若是强行辩解,只会招来李二厌恶。

“罢了,罢了…”李二收起冷漠,换上慈爱。

襄城平日里孝顺友善,雅礼有度,颇讨人喜。

李二对她宠爱有加。

虽然李家是帝王世家,但李二与其他皇帝相比,情深意重。

李二看向襄城,宠溺道:“以后发生任何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向朕禀报,你要记住,朕才是你坚强的后盾,若是连朕都不信,你还能信任何人?”

闻言,襄城感动落泪,“谢父皇圣恩,襄城谨记。”

此时想来,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觉得秦牧此人如何?”

李二话锋突转,询问道。

襄城一愣,思绪万千,低声道:“襄…襄城不知…”

李二呵呵一笑,“但说无妨,人都被你领入凤阳殿了,你与朕说不知?”

“这话是不是太敷衍了些。”

此时的李二已经卸掉了帝王面具,变成了一位单纯关心女儿的老父亲。

襄城回想着,沉吟道:“勇敢,果断,无畏,文韬武略,能力过人,却不愿受世俗约束…”

“是个…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

李二吓了一跳,以为襄城要说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但襄城这评价已然很高。

平日里,她总淡漠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不苟言笑,不喜热闹。

除了几个长辈外,对谁都是冷冰冰的。

秦牧是第一个令襄城感兴趣的男子,而且她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还带到了自己闺房中。

李二听罢,挥了挥手,“行了,回去吧,赶紧将那小子送出宫,你母后知道,又要责备你了。”

“对了让他明日进宫见朕。”

虽然他也对秦牧十分欣赏,但还有待观察。

毕竟李二还不了解秦牧的底细。

“谢父皇体谅,襄城告退。”

襄城施礼,转身出了两仪殿。

望着襄城消失的背影,李二收敛笑容,沉声道:“君羡,去查一查秦牧的底细,看看是否干净,与隐太子一派有没有关系。”

“是陛下,末将这就去办。”

李君羡拱手,退出大殿。

襄城回到凤阳殿,进了闺房,发现房内竟空无一人。

桌上的小食盘已被一扫而空。

“秦牧?”

襄城扫视屋内,轻声唤道。

她正思忖着,一声鼾声从卧榻方向传来。

襄城疾步上前,一把掀开床帘。

秦牧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她的闺床上酣睡。

襄城美眸惊叹,愣愣的站在原地,无法相信。

其他男子莫说入她闺房,能踏进凤阳殿的都是寥寥。

可这秦牧不但在他闺房胡吃海塞,竟然还在她卧榻上酣睡。

此时襄城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的心情。

她想怒,可面对秦牧却怎么也怒不起来。

“恩?”秦牧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道:“公主殿下回来了。”

秦牧见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没有言语,继续道:“公主殿下,您脸色怎么不大好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襄城心道:我真应该让父皇砍了你。

襄城眼眸恢复淡漠,沉声道:“没事,父皇赦你无罪,不过你明日要进宫面圣。”

秦牧点了点头,“多谢公主殿下出手援助,秦牧告辞。”

襄城转身,应声道:“好,我这就着人送你出宫。”

临走,在襄城目光注视下,秦牧又顺走了两个桃子。

“公主殿下,这秦牧小郎君好生有趣…”

侍女望着秦牧消失的背影笑道。

“有趣吗?”襄城淡漠道。

虽然嘴上强硬,但她心里却五味陈杂,以前都是别人敬畏她,还从未有秦牧这样,待她如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