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启陈兰重生1979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重生1979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相约试衣间

角色:林启陈兰

简介:重活一世,林启决心一定要步步为营
对待敌人就要让他倾家荡产,对待朋友就要有钱大家赚,对待女人……他心里有自己的一杆秤

书评专区

符文猎手:更新时间: 15\u002F04\u002F25 00:19

超位面穿行:作者智商感人,100%的枪斗术和70%的王牌特工所有技能(还包括知识·品味·气质之类,也含有70%的枪斗术),结果主角选了个100%枪斗术,为此还沾沾自喜,哎,头脑是个好东西。

喜剧大爆炸:京片子味太重了,说话的方式和遣词造句也不是现代正常人的风格,让人带入不能。

重生1979

《重生1979》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21世纪,不!放在20世纪末都没人会开这种型号的桑塔纳,更别说在场这些富二代。

而此时,桑塔纳还不叫桑塔纳,更准确的来说,停在斗狗场的那辆车,是帕萨特B2型轿车。

但在1979年,帕萨特B2型轿车你有钱也买不到,它是需要指标的。

如果按当时的车价和月收入来换算,当时买帕萨特的人现在可以买劳斯莱斯!

这是一个有钱人。

林启做出判断,随后一个年轻人就牵着一条美国比特犬走下车,瞥了一眼眼生的林启就眼睛不是眼睛、嘴巴不是嘴巴,带着跟班气势汹汹走向何文斌。

“文斌啊,井底之蛙说的就是你吧。”

“弄了条杂种狗,还天天在斗狗场显摆?”

这个叫黄威的青年很是嚣张,走进斗狗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口嘲讽。

打狗还看主人脸呢。

身为县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何文斌那受得了这种羞辱。

“你他妈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前两天才输了我二千块,这么快就忘记了?”

“说我小黑是杂种狗,你被咬死的那条是什么?废狗、傻狗、还是弱智狗啊!”

“哈哈哈哈!”

何文斌比黄威更嚣张,喷起来杀人诛心,把黄威气的浑身发抖,差点忍不住要动手打人。

主人在喷垃圾话,两条狗龇牙咧嘴,要是没人拉住,此刻保准干起来。

此刻,林启却观察着黄威的财气。

黄威的财气橙中带黄,光凭财气,他应该比何文斌有钱。

“废话少说,有种现在干一场!”黄威嚣张的挑了挑眉毛。

“来就来!”何文斌冷笑,指着黄威牵着的比特犬:

“这狗也算是斗狗吗?你要弄不到好狗又想送钱,不如在斗狗场随便挑一条吧,这种小狗,我小黑一咬就死,生命还诚可贵呢!”

何文斌有点嚣张,但他的话让在场的所有年轻人都点了头。

要是纯种的英国比特犬,这些青年倒是不敢小觑,毕竟英国比特犬又叫斗牛犬。

连牛都敢斗,其凶狠程度肯定不是开玩笑的。

但黄威现在带来的狗,卖相很差,有点像19世纪从英国带到法国的玩赏比特犬。

有些不懂的青年,光是对比两条狗的体型,就觉得这局不比也罢,黄威的狗站起来都不知道有没小黑高,这真要斗起来,不得两下被咬死啊。

“既然文斌这么有信心,那我们今天就赌大一点吧。”

“赌多大?”何文斌冷笑道:“前两天才输了我两千,你还敢跟我赌不怕没钱给你帕萨特加油吗?”

“加油这点小钱就不劳文斌费心了。”黄威伸出四根手指头:“有种的话今天跟我赌4000。”

“钱,我都带过来了,文斌你呢?”

“真赌4000?”何文斌皱起眉头。

何文斌今天正好带了四千块出来,寻思和跟班耍耍,耍完顺便再去个歌舞厅都绝对有钱剩,只是没想到碰到不知死活的黄威。

不过何文斌对自己的小黑很有信心。

狗王还能输吗?

他来斗狗场是挣零花钱的!

“赌就赌!”何文斌掏出两沓十元钞票:“你这傻狗能赢我小黑,我随你处……”

“斌少!”就在何文斌气的要拿自己做出承诺,一直没有吭声跟个边缘人一样的林启突然蹦了出来。

而他这一开口,在场的年轻人都皱着眉头打量林启,有几个冲动的甚至想直接呵斥,但一看何文斌都没发话,他们倒是不敢抢金主的风头。

“兄弟,你什么意思?”何文斌皱眉问道。

“没啥,只是想问问斌少,斗狗场接外围吗?”林启笑道:“一时有点手痒,打断了斌少的话,有怪勿怪。”

“没事没事,我早看出兄弟你是同道中人,哈哈哈。”斌少开心的笑着,就想走过去搂住给自己捧场的林启:“兄弟你买吧,有多少买多少,我在这里跟你打包票,买我准赢。”

“要是输了,你输多少我给你赔多少。”

“斌少,话不能这样说。”林启居然摇头道:“我是想挣钱的……”

“对对对,说的好,这话说的verygood!”

“斌少谬赞了,请问哪里投注,我想投给威少。”

“你说什么?”何文斌想伸过去搂住林启的手立即生硬的停在半空,而刚才斜着眼看林启的黄威顿时兴奋的推开何文斌,一手搂住林启。

“好!说的好,这话说的真是verygood!”黄威阴沉的脸,笑的跟鲜花一样灿烂,甚至还重复了何文斌说过的话,把何文斌恶心的想杀人:

“你这小兄弟有意思,有没有兴趣跟我混,我保你吃香喝辣……”

还没等黄威把话说完,林启轻轻一挣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走向了投注的那个小棚,剩下众人一脸懵逼,你看我,我看你,却不懂林启在搞什么东西。

顺德的这个斗狗场,和林启认识的有点不太一样。

不说那些国际斗狗场,就连其他县城的斗狗场,无论是规模和标准都要比现在这个斗狗场要正规热闹得多。

投注的点居然是个临时搭建的草棚,林启突然有种赢钱就不能走的感觉。

而且这斗狗场除了弄个半米高的铁栅栏方便斗狗,像那些配套设施,例如专人饲养、轮胎训练,跑步机等等,全都没有。

这看起来根本不像斗狗场,像是年轻人带自家狗闹着玩还差不多。

何文斌和他的跟班或许知道一些狗的品种,他们也认出了比特犬。

但比特犬之间,是有很大差距的。

像黄威牵着的那条名叫皮特的比特犬,并不是何文斌和跟班认为的法国比特犬。

法国比特犬是家庭犬,体型短小,躯体沉厚,是易于驯养的犬种,养来和主人一块散步,一起做游戏还差不多。

这样的狗,怎么可能拿来斗?

至于黄威的皮特,林启看起来像是美国比特犬。

是斯塔夫(牛头梗)和英国比特犬杂交培育出来的。

这种比特犬,也有人叫美国斗兽场牛头梗,是专门为斗犬而繁殖培育出来的一种具有强大杀伤力的凶猛犬种。

比特犬在打斗时,睾丸激素分泌速度较其他犬种快,高浓度的睾丸激素使它不怕疼痛,因而可以持久战斗。当激素水平下降后,它才知道疼痛,所以在斗狗场上,他们简直誓死不休,不会有任何害怕的情绪。

而何文斌的小黑,应该是中华田园犬和狼的杂交,有狼性也足够凶猛,但真要干起来,林启并不看好。

“斌少,准备好了吗?”这时有个中年人走向何文斌,他指了指对面的黄威谄媚道:“威少已经准备好了,要是大家都没异议的话,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开始吧!”何文斌把小黑牵到铁栏栅的右侧的小铁门,而黄威则在左边。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冷笑。

“好!”

“既然两位大少都准备好了,那就马上开始。”

“放狗!!”

何文斌和黄威同时松手,狼狗小黑和比特犬皮特犹如脱缰的野马,瞬间从铁栅栏的小门腾飞出去。

那个临时被找来的中年裁判,一看斗犬进场,连忙把铁栅栏小门关上,随后就站在一旁等待战果,等待收尸。

斗狗,是残酷的。

只要斗起来,伴随结束的必定是一方的死亡。

可能有运气好,受了重伤死不了的斗犬。

但狗主输了钱,丢了脸,他们都恨不得亲自动手宰狗,又怎么可能会出钱找兽医治疗重伤的斗犬。

祈求这些以斗犬为乐的年轻人有爱心,那不是天荒夜谈吗?

“好!扑那狗杂种,咬喉咙,咬它喉咙!”

“嚓,甩!小黑赶紧甩掉那傻狗,你他妈那么高还打个屁地板战啊!”

一米高的狼狗小黑,半米高的比特犬皮特腾空跃起冲向对方,互相撕咬,很快就在地上来回翻滚。

何文斌满头大汗,他觉得情况越发不对劲。

“甩起来,好好好……”当小黑被扑倒,聪明的皮特瞬间咬住小黑的喉咙,死死的咬住,任凭小黑怎么挣扎,皮特都不为所动,甚至还听黄威的指挥狠狠甩了起来。

不可能!

这小矮狗怎么会这么猛?

刚才还怂恿何文斌和黄威斗狗的跟班,此刻鸦雀无声,就算是惊疑也不敢在这种时间发出声音,生怕惹到心情不佳的何文斌。

唉。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看到一脸怒气,咬牙切齿在左右踱步的何文斌,林启摇了摇头。

这场斗狗仅仅持续了8分钟。

闹着玩的斗狗场并不像专业斗狗场,有回合之分。

当有斗狗明显不能继续战斗,那个中年裁判已经带着两个人打开铁门跑了过去。

两边人手持撬棍塞入狗嘴,一人用绳子套住比特犬,将近十分钟才把比特犬从小黑的脖子上撬开。

“你们小心一点。”

“皮特是我叔特地从美国带回来的斗犬冠军,要是把它牙齿弄坏,卖了你们都不够赔!”

斗狗结束,黄威第一时间跑进铁栏栅,看到自己的斗狗精神奕奕,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他冷笑一声就一脚踹向旁边的小黑。

此时小黑已经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它腹部、腿部都有几处豌豆大小的血洞,特别是脖子,骨头已经被咬得粉碎,呈现着一百八十度的弧度,很是渗人。

“妈的!你再碰小黑试试!”

何文斌不管不顾冲进铁栏栅,黄威这举动差点把他气的爆血管。

“斌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很同情。”黄威一点都不怂何文斌,两人有仇也不是一两天的事。

哪怕再生气,互相挖坑嘲讽可以,要是两人真的赤膊上阵打起来,首先双方家长就不会放过他们。

“但……钱还是要给的。”

“以我对你人品的了解,你应该认赌服输吧?”

看着黄威一脸嬉笑的摊开手掌,何文斌拳头已经攥紧,就在他想不管不顾对黄威出手时,他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

扭头看去。

拍他肩膀的居然是林启,这个他并不熟悉,突然出现,甚至十分讨厌的陌生人。

“斌少,钱给他吧。”

“斗狗的输赢不代表什么,图个乐就是。”

“像你这种有身份的人,应该把目光放得更远……”

“你他妈还有脸……”斌少正想骂人,没想到林启居然往他怀里塞了几沓钞票。

“输的钱,我帮你给了,你不是说我们是同道中人吗?”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何文斌眉头紧皱,把钱又推了过去:“我告诉你,我何文斌并不缺这点零花钱,要是想收买我,小心你的皮。”

“并不。”林启摇了摇头,眼神突然认真:“今天我过来,其实是来应聘何记茶楼经理,打工仔又怎么敢收买未来老板呢。”

林启笑的很是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