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兴云唐远盈天降鬼才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天降鬼才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武异

角色:周兴云唐远盈

简介:我不会奇门遁甲,也不懂风水八卦,但江湖人都称我绝世鬼才
为什么?因为我脑子有坑!装满来至新世纪的现代学识!讲道理,其实我是个很纯洁的斯文人,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书评专区

从笑星走向巨星:垃圾书

食色无双:公公这本书看起来还是蛮不错的不过目测这辈子都不会填坑了

乱世铜炉:居然更新了……多少年了

天降鬼才

《天降鬼才》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才女?

目光越过茫茫人群,周兴云远见一位梳着长长秀发,身穿浅粉衣裙的绝色女子。

佳人举着把黄色纸伞,怡情娴雅的静立门下。

女子的身影仿佛黑夜中的明月珠,即便身在茫茫人海,也能一眼寻到佳人芳踪

“天呐、好美!”

周兴云有感而发,金枝玉叶,白璧无瑕,他不曾见过这般漂亮的姑娘。相信在场的所有男子,都和他有同样想法,少女美得令人窒息。

“民女许芷芊,见过各位公子。”少女含着一抹摄人心魄的浅笑问候,天籁余音犹如空山鸣涧,清逸悦耳触人心弦。

“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笨蛋!才女许芷芊!她就是弗景城第一美女许芷芊!”

“难怪、难怪那么美啊!”

剑蜀山庄的弟子们瞬间沸腾起来,你一言我一句,不断讨论许家大小姐为何突然造访,莫非剑蜀山庄有人参加招亲,并且获得佳人垂青。

“许姑娘好,敢问姑娘造访剑蜀山庄有何要事?”赵华先下手为强,立马挤出人群迎接少女。

“请问周兴云、周公子在么?”许芷芊表明来意,她此趟拜访剑蜀山庄,只为见周兴云一面。

赵华闻言先是一愣,剑蜀山庄的弟子们也纷纷哑语,显然没有人能料到,许家大小姐竟是来找山庄的浪荡子。

半秒钟过后,赵华厚颜无耻的笑了:“许小姐,在下便是周兴云。”

“赵华你不要脸!”吴杰文霎时忍不住喝骂,当他听许芷芊要找的人是周兴云,内心虽然有些失落,却也暗暗替周兴云感到高兴。只是他万没想到,赵华居然想冒名顶替,简直无耻至极致。

“算了。”周兴云拉住愤怒的吴杰文,虽然许芷芊美若天仙,险些把他魂儿勾走,但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事。

唐远盈好悬没恨他入骨,两人成亲都岌岌可危,二娶纳妾根本是痴人说梦话。更何况,许家千金不可能看上他这类无才无能的小角色,一旦处理不好,鱼与熊掌两者皆空。

当许芷芊说出周兴云的名字,她已经观察到剑蜀山庄弟子们的异常神色,由此可以推测,周兴云在剑蜀山庄中,是个非常特殊的另类存在。

尽管眼前的男子声称自己就是周兴云,但许芷芊已经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周兴云。毕竟只有周兴云本人,才有资格阻止外人揭穿别人冒充他。

“剑蜀山庄名闻天下,芷芊早想一睹风采,不知周公子可否满足民女小小愿望?”许芷芊并没有揭穿赵华,反而顺势推舟,希望他带她参观剑蜀山庄。

赵华闻言自当喜出望外,殷勤欢欢的引领佳人四处观光……

“三师兄,许姑娘要找的人是你。”吴杰文愤愤不平,吐沫骂娘替周兴云感到不值。

“我知道,晚点她会来见我的。”

许芷芊和赵华离开时,特意转向他点了点首,估计已经猜出他才是周兴云。如今困扰周兴云的问题是,他到底要不要见许芷芊。

说句心底话,从他本人的角度出发,是非常希望和许家千金交流感情,弗景城第一美女可不是浪得虚名,说他不心动肯定骗人。

只是,周兴云莫名的感到害怕,俗话说,期待越高失望越大,他真不该对许芷芊抱有幻想,那是不切实际的念头。

说时迟那时快,半个时辰过去,周兴云和吴杰文晨练结束,正欲前往山庄附近的小溪洗刷一番,耳后却传来声少女呼唤。

“周公子请留步。”

许芷芊真如周兴云所料,在剑蜀山庄绕了个圈,重新来到他面前。

“许小姐找我有事?”

“公子能借一步说话么?”

“咳咳,三师兄,师父吩咐我晨练结束去药房找他,先走一步了。”吴杰文一个劲朝周兴云打眼色,仿佛怕他不会做人,辜负美女好意。

许芷芊目送吴杰文远去,不经回首对周兴云笑道:“朋友不在多,而贵在好。”

目睹她美色而不争风吃醋,主动选择退让的男子,在许芷芊的记忆中屈指可数,可想吴杰文是真心向着周兴云。

“我们到庄外聊吧。”

“有劳周公子带路。”

周兴云实在受不了山庄弟子们的视线,他跟许芷芊仅仅说了两句话,就感受到满满的杀气。不过,有一段小插曲倒让周兴云既欢喜又头疼,那便是他领着许芷芊离开山庄时,好巧不巧遇上了未婚妻唐远盈。

唐远盈见周兴云跟许芷芊在一起,那眼神真是有趣极了……惊讶?莫名?心怀不忿?匪夷所思?总之就是一言难尽,或许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是什么情怀。

这种心理大概是,即便她不喜欢周兴云,也不愿看到他移情别恋。确凿的说,是不愿意看到周兴云移情别恋后,和一个比她更优秀、更漂亮的女人在一起。

换句话说,她甩他可以,他甩她不可以!

诚然,唐远盈内心略感愤怒,却不会欲盖弥彰喝训周兴云,她甚至打算利用此事向父亲告状,竭尽所能解除两人婚约。

水木清华钟灵毓秀,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清涟山断崖,银河白瀑飞流直下。

周兴云带着许芷芊,来到悬崖边的凉亭处。

“开门见山吧。你找我做什么?”

“芷芊想向周公子请教治世之道。”

周兴云咯噔一个踉跄,险些没从悬崖边上掉下去,满脸不可置疑的注视眼前少女:“治世?问我!”

这姑娘有毒!居然向他请教治世之道,那算几个意思?他在许芷芊心里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实不相瞒,芷芊收到的三千二百一十八篇文章中,仅有两篇文章符合我的标准。”

“三千二百一十八……你都认真看完了?”周兴云万没想到竟有那么多人参加招亲活动,弗景城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

“非也。众多文章的内容千篇一律,无非是对女子美貌的赞赏,芷芊略微过目即可明白心意。唯独周公子才思飞扬,只用七字真言触动芷芊。”

“过奖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厉害。许姑娘还是去找另一位符合标准的才子吧。”

“符合标准的两篇文章里面,只有周公子的答复,能让芷芊迫不及待来相见。”许芷芊不急不慢的说道,另一篇文采横溢,不得不让她称赞,但论深意,她更钦佩周兴云的答复。

“恐怕要让许姑娘失望了,我根本不懂治世之道,你请回吧。”周兴云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他参加抒文招亲纯属意外,写文的时候压根没动脑筋,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大笔一挥七个字, 草草交卷了当。

“既然周公子不愿品论世俗之道,那我们来谈谈人间万物可好?公子觉得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一个什么形状呢。”

“那还用问,地球当然是……方的!”

周兴云险些脱口而出,说地球是圆的。然而根据他过往的经验,真要说世界是圆形,大家必然会捧腹大笑,把它当成傻子。

自从五岁那年开始,这类情况就没少发生,就连娘亲都曾笑话他,如果世界是圆形,他们怎能站得住脚?

许芷芊的玲珑小耳,微妙微翘的动了动,因为她听到一个非常新颖的名词。不过,周兴云似乎有所顾忌,硬生生的把‘球’说成了方形。

“唉……”许芷芊故作遗憾的摇了摇首:“恕人家直言,芷芊原以为周公子真知灼见,能够看透世俗,道出‘女子能顶半边天’这番豪言见解,没想到……周公子实质愚不可及,让我好生失望。”

“我……你!”周兴云顿时哑语,这位许家千金是不是太过分?自顾自对他寄予期待,一言不和又说他愚不可及,简直太没礼貌了。

“如果周公子觉得芷芊无礼,想要挽回颜面,不妨再猜一次。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蒙对喔。”

“谁蒙的啊!说的你好像知道这世界长啥模样,不如你来跟我讲解一番!”

许芷芊说话柔中带刺,那瞧不起人的眼神,实在令人难受,周兴云有些沉不住气了……

“待周公子回答错误,芷芊自然会告诉你正确答案。而且,我的答案会比周公子心想的更新奇、更详细、更完善。”

“好大的口气!你等我,今天我非让你明白什么叫做井底之蛙!”周兴云气急败坏,他真不明白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大家都瞧不起他,认为他脑子不对劲。

现在可好,连堂堂弗景城第一美女兼才女,都翻山越岭跑来剑蜀山庄骂他愚蠢,真不要太给他面子……

周兴云在路边捡来一根树枝,并在许芷芊脚前画了个圆:“听好了,我们居住的世界,其实是圆的,它可划分为五大洋与七大洲……”

二月初春时分,周兴云继承到一名初中地理教师的记忆,如今许芷芊竟敢向他讨教地理知识。很好,他今天就神人附体,给少女上一堂跨时代的地理教学课。

虽然周兴云不能确定脑海中的记忆是对是错,但事到如今,他只能破罐子破摔,把知道的基础知识全盘托出。

周兴云不管许芷芊能否听懂,一股脑把经度、纬度、赤道、南北极等莫名其妙的玩意儿,统统讲解了一遍。随后还锦上添花的补充银河、太阳系、九大行星、地球、万有引力等题外话……

近十年来,周兴云有太多话压抑在内心无处倾述,此时他就像决了堤的洪水,源源不断说个不停。

继承地理老师记忆的三个月期间,周兴云宛如患上了教师职业病,拥有超乎寻常的讲解能力,许芷芊偶尔提出的小问题,他都能用只字片语,简而明了的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