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修妖齐天郎程远志小说怎么看?

小说:我在三国修妖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牛栏山不喝

角色:齐天郎程远志

简介:喝醉的齐天郎被妖兽修炼系统绑架到了东汉末年,转生到了一头白狼幼崽身上,开启了一条神奇的修妖之旅
貂蝉:好可爱的小狗啊!齐天郎(银狼):放开我!我无法呼吸了!吕布:

书评专区

这个导演不太稳:哈哈,作者去nga发帖抱怨之前这书优书网评分5分,他在nga发帖之后,变3.2分了。

悲惨世界:还是坑树熟悉的自嗨味道自己写的很嗨 读者看着莫名其妙 虎头猪肚蛇尾 写了这么多年书这句话还是很适合他 干草到粮草减吧 对不上电波另说 每卷故事篇幅流畅度一般 **没有 三言两语就带过

食戟之田中秋:总结两个字:恶心!作者一股人生败犬的气息,典型的都市毒草套路披着一层食戟皮

我在三国修妖

《我在三国修妖》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齐天郎这人是个比较开朗的人,前世他是个喜欢交朋好友,八面玲珑的草根阶层,从小辍学的比较早,为了生计不得不早早步入社会,他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母亲改嫁后,他的生活就彻底失去了保障。

十三岁就开始在社会摸爬滚打,一直到二十岁混到了一个建筑工地当工头,后来认识了一个女孩,结果被这个看上去可人单纯的女孩给骗得倾家荡产不说,还欠下了十几万的外债,齐天郎借酒消愁,结果酒醉醒来自己就来到了这里,他是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啊!这是**裸的绑架啊!

齐天郎是个很容易适应环境的人,即使被被女人骗钱骗色他都没想过死,也只是借酒消愁而已,现在既然来都来了,第一大问题就是怎么生存下去,他没指望自己也能当狼王,但是当个狼王的狗腿子什么的他还是能做到的,何况这狼王还是自己大哥,是亲三分向,起码生计不用愁了,只要想好怎么才能修炼成那个什么妖皇尊者才是真理。

“大哥!这是什么地方啊?”

齐天郎开始和白狼王打听情报了,先得知道自己在哪,这是东汉末年,也是狼烟四起,战乱不断的年代,自己虽然历史知道的不多,但是桃源三结义,还有曹操曹孟德故事还是听过的,自己可别跑错地方,进了人家的战场,到时候被人剁了吃狼肉扒狼皮,那自己岂不就死翘翘了!

“唉!弟弟!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这里是咱们的百狼谷,这里是我们的家,这些都是我们的家人。”

狼群是动物世界中最团结的一种动物,只要是一个族群的成员,都会被当做家人一样看待,所以眼前这些母狼和幼崽都被白狼王当做了家人,外面那些公狼也是一样。

“百狼谷在人类世界的什么位置?”

齐天郎见自己的问话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于是再次追问了一句。

“人类世界?这里距离人类世界的幽州府百余里,弟弟难道想起母亲失踪的所在了?”

白狼王以为齐天郎想起了母亲的事,于是略显焦急的追问起来。

靠!我哪知道母狼王在哪失踪的啊?我就是想知道自己在哪,别被人给咔嚓了,好吧!那也是我母亲,我想想……

齐天郎开始回忆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细节。

首先他喝多了,接着他走出了酒吧,然后他好像要拦住一辆的士,接着他飞了起来,然后他醒了,身边一摊血,一个捕兽夹,自己想要逃命,可是跑了不知多远,突然一个晴天霹雳,自己被吓傻了,接着看到一群衣衫褴褛的溃兵,然后白狼王哥哥到了。

捕兽夹!就是那个了!自己这狼妈妈一定是被猎人给抓走了,老爹怎么跑的自己不知道,想必肯定就是那附近的猎人无疑了。

“大哥!你找到我的那个地方附近有猎户村落吗?”

“你是说西乡县吗?那里村落密布,都是猎户人家,难道母亲被那些猎户抓去了?一定是了!父亲回来只说了大兴山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一定是那里没错了。”

说起来这是狼群的一种规矩,年迈衰老的狼王会自主离开狼群,安静的等待死亡的到来,一个狼群不会同时存在两个狼王,齐天郎算是老狼王的最后一个孩子,但是它知道白狼王已经是狼群的新头领了,老狼王只能带着齐天郎再寻找其它狼群,而它和它的伴侣也正是这个原因离开的狼群。

年老体衰的老狼王显然是想要给自己小儿子一个成长的机会,但是天不从人愿,它们遭遇到了猎人的围捕,为了妻儿,它只能自己引开猎人,重伤的它回到狼群想要搬救兵,而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儿子已经被猎人给杀害了,齐天郎的穿越,让小白狼起死复生,但是母狼王已经不知所踪,很明显她也和老狼王一样,想要用自己为诱饵,引开猎人的包围,让小白狼逃生。

“西乡县!我这就去寻找母亲的消息!”

白狼王根本不容齐天郎再说什么,它已经跃出了洞口,外面一声凄厉的狼啸之后,百狼回应,狼啸声此起彼伏的在齐天郎耳边响起。

山洞里的母狼和幼崽们也是仰天长啸,以啸声回应外面出征的家人。

齐天郎没想到这狼王大哥这么冲动,倒是坐下来谋划谋划再去啊!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贸然出击根本就是不智之举啊!

只是他根本阻止不了了,狼群已经出发了,齐天郎无比郁闷的只好留在这里等消息。

一天过去了,白狼王和狼群音讯皆无,齐天郎饿了,狼群中的公狼都随着白狼王出征了,剩下这些母狼不得已只有亲自出去捕猎,齐天郎自己也没有那个本事,只能期望这些母狼能给他带点残羹剩饭回来,好歹饿不死就行。

中午的时候,母狼们捕猎回来了,想象中的残羹剩饭没出现,倒是两只巨大的麋鹿被母狼们拖拽了回来,直接放在了齐天郎的面前。

都给我了?这多不好意思啊?齐天郎看到母狼们期待的眼神,很是过意不去,但是饥饿让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狼嘴,一通狂啃之后,半个后腿就被他给啃了个净光。

“你们也没吃吧?一起吃吧!我自己吃不了这么多的。”

齐天郎总算还能有点良知,对着一众母狼谦让道。

“嗷呜!…”

母狼们得到齐天郎的允许后,这才呼啦一下围上来,两只麋鹿转眼就一片狼藉,连骨头都不剩了。

有些母狼叼着一些碎肉回去喂食幼崽,大部分的幼崽还都在哺乳阶段,两只麋鹿对于这么多母狼和幼崽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齐天郎是吃的肚胀腰圆,但是当他看到那些母狼只吃了一些残渣碎骨,甚至还有没分到食物的母狼,他有点不淡定了,狼群是个论资排辈的族群,地位越高食物分配越充足,地位弱小的只能等着捡漏。

如果面对的是公狼,齐天郎也许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这些母狼可都是孩子妈啊!这要是没吃的,孩子怎么办?难道等着饿死?

他有些后悔自己太自私了,母狼狩猎回来把猎物最先进食权给了自己,但是自己根本没考虑她们能不能吃饱,不行!自己必须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