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武大帝(左星尘左王妃)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星武大帝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一品带刀麻雀

角色:左星尘左王妃

简介:我爱至真,我梦至美,为家人为梦想,我将以尘埃之躯,战遍万界星空!人生是一场宿命,打破桎梏,我要追求永世的逍遥!

书评专区

娜迦神族:好评!青铜黑铁等级、大骑士魔导师这些质朴的世界观设定,让我恍如回到十年前刚开始接触网文那会,那时的我身轻如燕意气风发,还不是现在这个瘫在沙发上的胖纸~ ——硅烷君

我的大宝剑:主角嘴巴叽叽哇哇的一天没停过,说着苦大仇深,却像是抖m一般的傲娇,还是个男的,恶心

重生之盾御苍穹:就我个人感觉网游小说的毒点这小说都有。一战十、一战百拉,游戏币兑换啊、一件装备卖35 亿拉,之类===

星武大帝

《星武大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点星,逆天之举(一)

十二年的时光,左星尘几乎一大半都是在此度过,这座二层小阁上,留有太多美好记忆。上面的一窗一木,一书一页,都那么的温馨。特别是院前的那株独梅树,自从有此阁,就有此树,它也是镇阁大阵的阵眼所在,此时梅枝摇曳,正是他无数次从窗口望下来,能看到最美好的景致。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左星尘胸口一痛,他手上用力,将手中的武符,噗地一声,捏碎了……

一丝波动,在空间瞬间放大!

几位大族老放声大叫:“不可!”

他们骤然扑向摘星阁,无尽的武力,在阁前纵横交错,想第一时间将那丝武符波动压制下来。

但是,一切都无可避免……

独梅骤然开放!

每一丛细小花枝,都有无数火蛇蹿向四面八方!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震!

一张火网,瞬间就密布了整个百米空间。

地面都要熔裂了!

空气都要熔爆了!

绝杀的独梅大阵,暴起有始以来,最猛烈的威能!

帝国最伟大的藏书阁,一座二层阁楼,如巨大的烟花,瞬间化成灰烬!

无数的族人,冲着火海哀嚎,向着苍天恳求,求这一切停下来,但是,眼前的一切,瞬间静止。

灰飞烟灭!

转眼之间,只剩下一片灰白的痕迹,竟然连铜铁之物,都在符焰之下,化成灰烬了!

“你敢!”

左横海忽地释放出武力,冲天武力,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我毙了你这个小贼!”

他全部心思成空,怒发如狂,一掌如山,向着左星尘拍了过去!

他星辰武王的一击,武力波重逾山峦,十几米外的武者,都身痛如裂,呼吸艰难!

几乎同时,几道身影,同时挡在了左星尘的身前,重重武力波,一齐扑向左横海,将左星尘护在其中。

轰然一震,左横海退出十步之外。

嫡长支的四位强者,脸色惨白,站在左星尘身前,半步不退。

左星尘冷笑了一声,指了指左横海,“左阀的大家贼,非你老贼莫属,知道么,你刚刚差点毁掉门阀宝藏,摘星阁!”

左横海气得浑身发抖。

“胡说八道,是你这小贼,坏了门阀百年大计,是你,毁掉了摘星阁……”

左星尘放声大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你才胡说八道,左横海老贼,你不明白么,我就是摘星阁,摘星阁就是我,摘星阁上一万三千本重宝秘笈,都在我的心里,你打死我,才算真正毁掉,嘿嘿,从今以后,我左星尘的安危,为全阀第一要务,直到我将摘星阁上万本重宝秘藏,都默写出来为止!”

一句话,提醒了所有人,几乎瞬间,几十位小支强者,纷纷挡在了左星尘的身前,武力波如水波动。

所有人再看向这位清瘦少年时,眼中就多了份敬畏之色。

“彰国公,绝不可伤到少阀主,毁掉摘星阁,就等于毁掉半个左阀啊!”

“是啊,是啊,保证三公子的安危,应该是全阀重中之重。”

彰国公气得全身直哆嗦,却清楚,今天的局势,已经无法挽回,左星尘毁阁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令他瞬间立于不败之地,今后,再想动他左星尘,都会有无数族人站到他的一边。

他头痛无比,烦乱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谁能想到,挥手之间,这位十六岁的左阀大傻子,轻易破掉了他彰国公苦心经营半年的计划,令自己一步登天,成为左阀的至高守护者。

几位大族首叹息过后,三支族首望海公,沉声说道:“不错,三少爷的安危,关系到全阀兴旺,谁再敢对他出手,我们全阀人人得而诛之,都散了吧,今晚,我们要一起到大演武场来,为三少爷助威护法!”

这位百岁族首的一句话,为今天的逼宫,做了最后的结语。

不错,门阀重宝已毁,但正如望海公所说,左星尘成了活着的摘星阁,他四岁上阁,几乎吃睡都在阁上,若说他就是摘星阁,绝不是夸张。

人丛散开,嫡长支几位强者,护持着左星尘一家三口,回归左王府后殿。

经此一事,左阀上下,人人震动,大家谈论的焦点,都是左星尘,奇迹般恢复清醒,挥手间,破掉彰国公的逼宫阴谋,这位少阀主十六年沉默,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午后,九大族首关起门开,共商门阀大事。

与众多帝国门阀一样,左阀的族老会,与阀主权威相等,共同执掌门阀。左阀的族老会曾一度达到辉煌的三十多人,之后,左王强横,强行将族老会压制在十人以下。

左王失陷后,族老会与王妃争权,如今的族老会,才是左阀的至高掌权者,他们九人,决定着全阀的命运。

不过,这样的格局,正在被左星尘挑战,族老会压力极大。

左王府的养心堂内,左阀最好的医师,给王妃把过脉后,开了药剂,就告辞离开了。

王妃是伤心过度,神思受损,要调养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娘是思念父王,又觉得对不起他,才会病倒的。”

左思思偎依在哥哥身边,轻声细气地说。

“三哥,我凝聚星武战魂时候,感觉魂魄飞上天空,真的很容易,然后就看到一颗美丽的星辰,感受到它的力量,忽地一下,就凝聚成功了,不用担心,真的很容易。二哥在家的时候,也跟我说过,他凝聚的时候,同样很简单,就象进入大坊市,买一颗芜菁一样。”

左星尘笑了起来,轻抚着妹妹柔软的头发,笑道:“放心,小妹跟二哥能做到的,三哥一样可以,咱左王家的人,没有一个孬种,咱家想凝个武魂什么的,当然很简单很容易,外人不知道,我们不告诉他们。”

左思思放下心来,甜甜一笑,折腾了大半天,困倦难当,就睡在了哥哥的臂弯里。

左星尘守着母亲与妹妹,心境平和而快乐,就这样守了一个下午。

外堂很快就来了许多访者,左星尘的事情,惊动极大,差不多整座紫微城,都知道左家的傻殿下,突然苏醒,并且要在今晚凝聚星武战魂。

嫡长支所有人都为此奔忙着,几位实权长老与管事,搜括整座紫微城,到处寻找帮助凝聚星武战魂的宝药。

差不多隔一会儿,就有人跑进外堂,询问三少爷在做什么。得到答案后,又飞奔出去。

内堂一直很安静,没有人敢进去打扰。

一直到星辰满天,左王府的大演武场上,人满为患,族老会也派人过来摧了几次,性急的嫡长支四长支,才亲自跑进了内堂。这一眼,直气得小老头七窍生烟。

左星尘坐在床边,连衣服都没换,抱着妹妹,握着母亲的手,就在那儿傻呵呵地看着两个人睡觉。

“三少爷,三少爷!”

四长老担心他傻病复发,叫的声音都颤抖了。

左星尘回过头来,冲他竖起手指,嘘了一声。

“别吵醒她们,什么事?”

“什么事?老天,你该去大演武场了,你说过要凝聚星武战魂的!”

四长老头上都见汗了,这可是关系着全支的大事!

左星尘不在意地哦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将妹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这才跟随四长老从里面出来。

外堂。

几十位嫡长支丫头仆人们,肃立两边,捧着衣帽的,等着帮左星尘洗漱的,个个一脸期待。

“快沐浴更衣!”

大长支一挥手,一群人就将左星尘拥入了浴室。

左星尘很久没洗浴了,这番沐浴过后,整个人如出泥的璞玉一样,丰神俊逸,英武不凡,他随意选了一件宽大的天青色袍服,长发随意挽起,横插黄玉杈。

看得十几个小丫环眼睛里星光闪闪,小脸通红,心头乱跳。

“三少爷实在是太精神了!”

“怎么以前没有发觉呢……”

正心头凌乱呢,几位长老发话,将她们赶出了外堂。

外堂内,三位嫡长支的长老,与三位大管事,严阵以待。

“怎么了?”

左星尘随意问道。

“帝国顶级门阀都来人了,就在大演武场上呢。”

嫡长支的大长老开口说道。

左王的族首之位,现在是这位老人担着,这位花甲老人,往日的长支强者,这些天为嫡长支操劳,显得疲惫不堪。

“皇家也有人来,还有武王府,文王府,二皇子殿下,与皇太子殿下,都派人过来观礼。”

左星尘这才郑重起来。

“怎么会惊动他们?”

“哼,当然是左横海那只老狗,想看我嫡长支的笑话!殿下,此次沟通星辰,绝不能失败,不然,嫡长支将永无出头之日,彰国公会借口,夺走我们的阀主之位。”

左星尘点了点头。

“放心吧,这事没那么难。”

“什么?”大族首以为自己听错了:“殿下,你看过那么多武学圣典,应该很清楚,这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难了,简直是逆天之举!”

左星尘笑了起来。

“因为殿下年纪超过了十四岁,帝国史有载,十四岁后,成为星侍的可能,百不足一!而十五岁后,帝国成功的例子,已经见不到了。殿下虽然沐星光降世,但是,今年您十六岁了……唉……已经十六岁了!哪怕小上一岁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