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道杀神(沐风葛布)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巫道杀神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高坡

角色:沐风葛布

简介:顶天立地,死而后已,是为巫道
一个落魄书生,无意中吞食了一滴上古祖巫精血,成为了一个炼血大巫
给我一滴血,我就掌控了你的生命!在佛门和仙道等巨无霸最鼎盛的时候,大千世界最后一个大巫,带着无上的巫门气息降临,以杀入道!

书评专区

调教太平洋:毒草,理由不合理,扯淡,总分居然是7分这6年前的书现在看简直是特么的。。

肖恩的奋斗:肖恩,咋一听,还以为穿越到了庆余年了呢,哈哈。。。老作者的书,只记得激情岁月写的不错,后面就…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除了一章女装有点生理不适,在娱乐文里,其实写的挺好的,因为娱乐文偏爱,加一星,看好……退伍军人万能吗这是,开始不靠谱了,降为一星,看看前面就可以了

巫道杀神

《巫道杀神》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恶少

“不动如山,动如脱兔,侵吞如火,赤地千里!”

沐风默念修炼口诀,在后山的一片竹林修炼起来。脚尖在地上一点,一个起落就出现在十步外,高速向一根削尖的山竹扑过去,就在眉心即将撞上去的瞬间陡然停下,霍地一个回旋,一脚将地面上的一块石头踢飞……

沐家拳!

沐风心无旁骛,凝神修炼。这是沐府的一门基础法决,最适合他这种没什么基础的弟子修炼。虽然来来去去只有冲拳、肘击和劈腿等几个招式,但不同的招式组合起来,威力也不可小觑。

吞食祖巫精血,成为一个炼血大巫前,他体弱多病,走快几步都喘个不停。现在,四肢强健有力,动作时快时慢,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变化最大的,还是力气,一拳砸出去,就是一头牛犊也要吐血三升。

力大如牛!

还不是一般的牛,而是最狂暴,最凶猛的荒原蛮牛。

这是吞食祖巫血珠后的第三天!

短短三天时间,十几年来僵化、残损的筋脉就开始逐渐坚韧起来,身体明显在强化。不知不觉间,身体就比原来高了一寸有余!

汩汩,汩汩,汩汩汩……

凝神修炼之下,慢慢地,沐风的腹部传来一阵阵闷响。

随着腹肌大幅度的一起一落,腹鸣越来越清晰。初时如炒豆,清脆而细微;跟着如蛙鸣,略显沉闷;最后,牛叫般越来越响。余音未尽,下一声接踵而来,绵延不绝。

雷音炼骨!

用腹部代替肺部来呼吸,三长一短,又叫深腹呼吸法。

和沐家拳一样,这是沐府最简单,最常见的一门修炼法决。小时候,沐风就把每一句口诀,每一个动作都记了下来,但修炼起来毫无感觉。现在,仅仅修炼三天,体内就出现了明显的反应,身体的力量、速度和平衡力和昔日相比都截然不同!

“谁控制了自己的呼吸,谁就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沐风缓缓地停下来,一番苦修后,四肢酸软,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淌下,筋脉隐隐作痛。但吞食几颗血珠后,体内立马气血翻滚,疲倦一扫而光,双眼炯炯有神!

“突破到凡人境,正式跨入修炼的门槛,不再只是一个梦!”

感觉一下身体的变化,沐风对未来充满了自信和期待。

这几天,筋脉的修复越来越快。他相信,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恢复,甚至比常人更胜一筹。到时,就是厚积薄发,一举突破到凡人境的时候!

只要能正式跨入修炼的门槛,自己母子在家族中的地位就会截然不同,每个月都会有固定的赏银,不用母亲再辛辛苦苦地给人缝洗衣服补贴家用!

抬头见天色已经差不多,夕阳开始下山,沐风转身忙碌起来,采摘一些常见的药草。一部分卖给城内的药铺,一部分用来给母亲熬药。约莫半个小时后,就背着竹筐下山。没想到,没走多远,一阵急促的犬叫声就从前方传来,不久,一行人就走出来挡住了去路。

为首的不是别人,赫然正是身穿华衣,整天带着一群护卫游手好闲的沐青原。

一个鼠头鼠脑的废物!

想起洗礼那天,沐青原身后浮现的猥琐的土拔鼠,沐风脸上浮现一丝不屑。一言不发,侧身绕过去,冷静低调。

沐青原这家伙虽然修炼到了凡人境中期,但全都是靠灵丹妙药堆起来的,本身的天赋和修为实在令人不屑。这样的家伙,超过他只是迟早而已,到时,再和他算账也不迟!

“嘿嘿,沐风,我们又见面了!”

沐青原侧身,再次挡住沐风的去路。

后者越是不愿惹事,就被他认为越好欺负,吹一声口哨后慢悠悠地接着说道:“说吧,上次的帐怎么算?是你自己跪下求饶,还是我帮你把腿骨打断?这可是荒山野岭,没有外人,没有执法长老,连一只飞鸟都没有,再也没有家法保护你!”

羞辱不成,反过来记恨在心!

三天前碰了一鼻子灰的沐青原一直耿耿于怀,连一个不会修炼的文弱书生都治不了,传出去后让他在外面怎么混?

这两天,他就一直在暗中寻找下手的机会,派人留意沐风的行踪。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终于等到了一个肆无顾忌的机会!

荒山野岭,月黑风高。

这是老天赐给他的良机,不好好折磨、羞辱沐风一番,他就妄称沐府二少了!

“笑话,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在这荒山野岭胡作非为,就真的没人知道?”

沐风冷冷一笑,正气凛然,“我说过,沐府不是你沐青原家的沐府。没错,你的爷爷传功长老是位高权重,但他上面有老家主,老家主上面,又还有闭关静修的太上长老。斩杀一个直系同族子弟,这可是死罪!被老家主和太上长老知道了,别说是你这个鼠类废物,就算是你的爷爷传功长老,一样免不了重罪!”

“什么,你说谁是鼠类,谁是废物?”

沐青原声音尖锐,又羞又怒,仿佛一只被激怒的公鸡。

现在,他最恨的就是听到别人提起那天洗礼的情况。在家里,护卫和奴仆们连一个鼠字都不敢提,唯恐触了他的痛脚!咬牙切齿,本来只是准备教训沐风一顿,现在,恨不得亲手把他撕成碎片!

被一个从小不能修炼的文弱书生骂做废物,还有比这更丢人,更愤怒的么?

“生性属鼠,又胆小如鼠,还是一个没用的废物,这样的垃圾除了你还能有谁?”既然躲不过去,沐风干脆当面奚落沐青原这个家伙,狠狠出一口恶气,暗中则做好了准备。

听他这么一说,沐青原这个往日横行霸道的纨绔脸上更加挂不住了,脸色通红,“你……,上,把他撕成碎片!”

愤怒之下,沐青原边说边亲自动手,恨不得把沐风碎尸万段,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杀招,拔出一把冷光闪烁的匕首刺向沐风的胸膛。但还没等他靠近,一蓬沙土突然扑面而来,伸手挡住后睁眼一看,早有准备的沐风已经转身逃了出去,消失在一片茂密的竹林。

“追,抓活的!”

沐青原沉声下令,一时之间,没注意到沐风的身体和平时截然不同。话音刚落,身旁牛犊般大小的猎犬就凶狠地扑了出去,凭着敏锐的嗅觉,一头扎入茂密的竹林。身后,众多护卫如狼如虎地追上去,杀气腾腾。

“一个体弱多病的文弱书生都敢这么嚣张,还真反了不成!”

沐青原怒气冲冲,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沐……风……,别……让我抓到你,不……然,你死定了,绝对死定了……了”

一向嚣张惯了的沐青原暴跳如雷,怒火攻心,发誓今晚不把沐风撕了就誓不罢休!沙哑的声音在山谷间来回震荡,余音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