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林箐神武帝尊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神武帝尊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秦木木

角色:方志林箐

简介:自幼绝世天才,却偶得神秘灵珠,得神秘“凡级功法”,自甘成为废物
隐忍七年,再现绝世天赋,横扫八荒
世间所谓的天才,只能仰望他的背影,所谓的太古灵族,只配给他提鞋
目之所及,谁敢不跪!这是一个玄气的浩瀚世界
武道境界:神脉境,元丹境,地元境,天元境,无相境,法相境,武尊境,武圣境,武祖境,道帝境

书评专区

奥古斯都之路:我真的很想知道,主角和轮奸自己老婆百夫长共事是什么感受,当他面对海布里达,会否想起他老婆的双唇曾经含着海布里达的下体。要我说,主角虽然肉体上逃过一劫,但精神上早就被去势了。

第二十二科:老作者新书 科幻 变异这本书大大地给了我一个惊喜,不仅构思新颖,行文流畅,笔力不错,刻画人物也十分简洁有力。开场交代了一个超出寻常范围的诡异案件,同时通过这个案件以点及面的将药厂等等隐秘事件和全国、全球形势展现出来,顺便点题——为何创立了二十二科。作者的思路清晰,逻辑严谨,细节点尤其到位,徐徐展现出一个小说世界,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是好故事。改编一下书内的原文,表述一下这本小说:(后续评论)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有潜力,设定出彩。

神武帝尊

《神武帝尊》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位卑虽低 何曾惧过

倒在远处地上受了重伤的齐峰还有惊魂不定的奴娇儿以及凌泰听到这话,心头剧跳!

他们明白,这次是惹上麻烦了!

这位师兄,我们应该有误会!

此次我们针对的是林烽,不是林箐师妹。”

“刚才不小心伤到了林箐师妹,我们愿意拿出三块身份玉牌换取您的原谅。我们三人的大师兄是彭宇,还望您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我们一马!”凌泰不肯放弃,握着手中的长剑,硬着头皮又道

“去你妈的彭宇,他要是敢为你们出头,老子连他一起揍。我刚才问你,那只手碰我妹妹的?不说的话,老子全打断!”

方志怒发冲冠,林箐是他看着长大的“亲”妹妹,他在低谷的时候,小妮子对他不离不弃。

如今他荣耀归来,这口恶气如何咽下?

传说中神龙脖子下有着一块月牙状白色鳞片,名为逆鳞。

纵算脾气再好的神龙,这块逆鳞一旦被触碰,都会为之暴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后,神龙的怒火才能恢复平静。

林箐就是方志的逆鳞。

这块逆鳞,谁碰谁死,没有例外!

“嘶,这家伙竟然敢说出这种话……”

“厉害!敢放出这种话,恐怕有着实力依仗!”

“屁的依仗,要是彭宇真在,恐怕这小子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了。”

观战的众弟子议论纷纷,有人觉得方志狂妄没边,也有人认为他是自持修为。

凌泰面庞殷白,硬着头皮,森然威胁道:“小子,我们固然不是你对手,但你要想清楚后果。”

“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留一线,否则的话。”凌泰冷笑,索性豁出去了。

“我估计这青袍少年缩了,彭宇这一脉,在内门非常有势力的。”

“那是,要不是内门的诸多照拂,彭宇岂能在十五岁就称霸外门弟子?”

“这小子绝对会怂,脑袋只要没问题,都不会招惹这种强劲敌人!”

林箐在一旁俏脸苍白,权衡利弊后,无奈安抚道:“哥哥,算了吧……箐儿没受多大伤,你终于恢复荣耀,不要招惹强敌了。”

“方志,我……明白你的心情。此事算了吧,纵算是我林家,也不敢招惹他们这一脉的。”林烽也一阵恍惚,努力挣扎爬起,无力黯然说道。

被人揍了,还得顾忌揍对方的影响,这是何等的窝囊!

念奴娇和凌泰听到四周议论纷纷的声音还有林箐和林烽的话。

一时间自信心爆棚,凌泰居高临下的充满蔑视。

他们这一脉在外门几乎是横着走的,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挑衅他们的权威。

“我说了,彭宇敢来,我连他一块揍!”

就在气氛压抑的时候,方志青袍一抖,四周的平静元力再度炸开,符塔元力泛起一阵涟漪。

方志如离弦之箭掠了出去,电石火闪间他便到了念奴娇和凌泰的近前。

方志掌如玄铁,朝着凌泰左右两臂迅速连斩两下,只听见骨头咔嚓断裂的声音响起,凌泰惨叫响起。

下一刻,方志一把夺走凌泰挂在腰间的玉牌,体内的纯阳之力轰然爆发。

竟然活生生的把凌泰的青色玉牌给捏碎了,受到重创的凌泰,来不及反应就忽然间被符塔一阵灵光包裹,活生生的从符塔消失了!

紧接着方志动如迅豹转眼间到了躺在地上的齐峰身前,齐峰亲眼网到凌泰被符塔挤出,登时脸色骤变。

齐峰恐慌出声,求饶道:“这位师兄,我已知错,恳求你打断我双臂可以,但万万不要把我逐出符塔啊!”

“你们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说让我想清楚后果吗?”方志掌如玄铁打断齐峰的双臂,一脚把他的玉牌踩碎。

灵光再度从天而降,齐峰临走之前,惨嚎怨毒道:“小崽子,你等着!彭宇师兄不会放过你,我们这一脉弟子,更不会放过你!”

“不服就干!我荣耀过,失败过,何曾怕过?”方志冷眼一扫齐峰。

这样干净利落的手段,引来四周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围观看热闹的众弟子,望着方志的眼神充满了了忌惮和恐惧。

看来这位,真他妈是个猛人啊!

“解气,够狠!他这是等于断了齐峰和凌泰踏入内门的路啊!”

“这小子和彭宇他们算是结下死仇了!太莽撞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小家伙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忍让!”

四周碎碎之语传出,六识敏锐的方志听到冷眼顺势扫过去。

他明明没有说话以及动用元力,但偏偏有着一股无形威压滋生而出。

这无形威压让这帮弟子们身体打了个寒颤,各个都恐慌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在多言碎语。

念奴娇看到自己的两名师兄被逐出符塔,这时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玉手连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泣不成声的恐慌出言。

“这位师兄,奴娇知道错了。我和林箐师妹其实有着拐弯的情分的,求您绕了我啊!”

方志眼神厌恶,把目光看向林箐,道:“交给你处理,哥哥不打女人!”

“明白!”林箐深吸一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不要在有所顾忌了,其实她根本不惧怕彭宇的一脉。

主要是怕给方志添麻烦。

于是上前林箐连抽了念奴娇几个大嘴巴子,解了恨,又摘下她腰上的玉牌,这才舒展的露出了一抹甜笑。

方志眉头一蹙,但也不掺合,反正自己妹妹开心就好。

被抽了两耳光的念奴娇深知林箐手下留情,泣不成声道:“多谢林箐师妹大人不计小人过。”

这时的方志一步到了林烽跟前,平静的伸手摊开掌心,索要清髓丹。

站着正在揉擦伤口的林烽,眼神复杂。

先前他还瞧不起眼前的男人,却转眼间对方竟然救下了自己,林烽简直无地自容。

林烽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个玉瓶,交给方志,低着头递给方志道:“你赢了!现在你可以把往日对我的羞辱,十倍百倍的还回来了…”

说完他便闭上双眼,等候着狂风暴雨降临,方志应该会极为痛快的羞辱他一顿吧?

方志见此只是微微蹙眉,接过他的玉瓶,确认是清髓丹后,平静的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

便当着众人的面把白衣女神林箐拥入怀中,亲昵悄悄的告诉她,自己已经筹集够了二十块玉牌。

林箐听到这悄悄话,精致的容颜尽是不敢置信和震惊,怔怔失神道:“哥哥,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