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不良人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大唐不良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罗诜

角色:王腊梅薛管事

简介:懵懂入唐,前山后虎,危机四伏谁笑盖世无双?娇柔痴缠,农女公主,嬉笑怒骂不过美酒两坛!左手揽月挂如灯,右手移山入庭深,谁入宫阙似宅院,唯我大唐不良人!

书评专区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怎么样喜欢西索无所谓,想被西索艹菊花也无所谓,耽美文能不能直接在标题简介写出来?

重生之小玩家:null

锁情咒:文笔、剧情、人物塑造胜过绝大多数正常向网文了…挺久没看H文了,现在H文都那么强了啊…

大唐不良人

《大唐不良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像我一样畜类拔粹

对方这话倒是把武梁给逗乐了,开口问:“你谁啊?”

“哥,我呀,我就住在你隔壁,咱俩从小就尿一个床,拉一个坑。”对方深怕武梁揍自己,连忙开口解释。只不过在说“尿一个床”的时候,面色略微有些羞红。

按照对方所说,他是王腊梅的孩子,他们两家并非亲戚,但父亲辈关系很铁,两家又是隔壁,武梁父母去世之后,王腊梅夫妇就一直在照顾武梁。

对于王腊梅一家,武梁能够切实的感受到对方的真心实意,而在这方面,还也正是武梁所欠缺的。

“对了,你叫啥名来着?”

“哥,我叫独秀,王独秀。”

“哦?这名字很优秀!”武梁笑了笑,问,“对了,有没有看见你嫂子?”

“嫂子?”

“哎呀,就是小墨。”

“哦哦,我刚才瞅着她好像去后山了。”

“这天都快黑了,她去后山干什么?”

“她去小后山,肯定是去寻找麻草了吧。”

听倾墨独自一人去后山,武梁连忙让王独秀带路。路上,王独秀则是向武梁说明了小墨平时的一个生活状态。

虽然小墨又瞎又哑,但她还是有一个谋生的技能,就是搓麻绳。

后山植被茂密,里边生长着一些麻类植物,只不过数量相对比较少,一般人也懒得进去找寻。而小墨则是,在这山坎之间一点一点地摸索、找寻。加工好之后,再让王腊梅拿去贩卖。

严重先天缺陷的小墨,她能够在这么恶劣的环境当中生存下来,这说明有着强于常人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心态和意志力。

当武梁看到小墨的时候,她正在一个茂密的灌木丛中摸索着。

虽然眼睛瞎了,但是小墨的耳朵和鼻子似乎特别好使,武梁发现,她每走一步都会将自己的鼻子朝着左右两边嗅一嗅,一脚浅、一脚深地前行。不多时,小墨就站在了一棵大概有一人高,茎有大拇指粗的植物前。

小墨那纤细白嫩的手指,慢慢地朝着下边摸索,接着她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把看上去很精致的小刀,一点点地将其割断。

小墨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轻、很细微,对这一带的环境她显得很熟悉,有些时候手脚并用,寻找植物的过程中,经常用她精致的小鼻子去嗅闻,用纤细白嫩的手儿,去触碰、去摸索。

虽然她那如瀑般的黑色长发,将她的脸大部分都遮盖住了,但偶尔起风时,武梁总能看到白皙的脸颊和完美弧度的下巴,以及两瓣略薄的粉色润唇。

武梁很想去帮她,但这时候并没有刻意打扰。在武梁看来,小墨是一个非常自立自强的女性,她没有因为自己的先天缺陷而自怨自艾,反而更加努力顽强地活下去。

眼下武梁要做的,并不是这么简单单地上去搀扶、帮助,这些都不是小墨不需要的,她需要的是一个真正富足的家庭,和疼爱她的丈夫。

武梁和王独秀就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小墨,一棵接一棵地去采摘。

当夕阳西沉,武梁的呼吸会有一丝丝白气的时候,小墨那单薄的身子,已经抱着一小捆植物,一步步、一寸寸地朝着武梁所在的方向走来。

她走得很慢,但她的脚步却显得异常坚实。

武梁刻意让王独秀不要发出声,两个人就这么慢慢地看着她远去,然后隔着一段距离跟着,看着她那纤细的身子,一点点一丝丝地挪移着。

小墨的速度很慢,武梁从自己家里边走到现在所站的位置,大概花了一刻钟左右,而小墨是至少用了半个时辰。

刚刚进入村子,就有几个孩童围了过来,他们将小墨包围其中,然后在她的四周一边跑,一边跳:“花喜鹊,尾巴短,敲锣打鼓没声响;月洸洸,水堂堂,花轿抬进新祠堂,瞎眼新妇喂了狼。”

这些熊孩子将小墨包围了起来,他们的声音影响了小墨的行进路线,使得小墨紧紧抱着怀中的植物,站在原地、微微缩着身子,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武梁见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对着边上的王独秀问:“这怪腔怪调的东西是谁编的?”

“还能是谁,当然是李青那骚粪坨。”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武梁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因为之前王腊梅也曾经提及过这个人的名字,而且这个人似乎跟小墨还有牵扯。

武梁还没来得及询问王独秀这个李青究竟是谁,她就发现其中有一个孩子,从地上抓起了泥土,朝着小墨撒了过去。

武梁见了,连忙快步上前。他正要开口呼喝,就看到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翩翩男子,突然从不远处的林子里面蹿了出来,跑向小墨的同时,还对着这些孩子呼喝:“你们都在干什么?忘了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嘛,忠孝悌礼义廉耻,如果连这些都不懂,你们今后如何能够成为像我这般出类拔萃的英杰……”

边上的这些熊孩子在青衣男子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做了鸟兽散。

很显然,这是双方串通好的。

武梁看到这里,反而停下了脚步,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青衣男子究竟在耍什么把戏。不过武梁在停下脚步的同时,从边上抓起了一块湿漉漉的泥土,慢慢地在自己手中搓圆。

这个时候,王独秀也悄悄地站在了武梁右手下方,他学着武梁的手势从边上捞起了一大坨泥。当王独秀将这团泥在手中搓圆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里边还有点味道,于是他凑近闻了闻,噫……

尽管此时王独秀一脸嫌弃与恶心,但他并没有将这一团已经在自己手中的烂泥巴丢掉,反而就这么掂着。

青衣男子靠近小墨之后,并没有立即上前,反而继续在小墨边上,用一种非常刻意又拙劣的方式对那些已经跑开的孩童们进行说教。

武梁终于明白为何王独秀要喊这个人粪坨了,因为李青嘴巴里说出来的这些词汇,对于庄稼人来说,还比不上一坨粪来的有用。

李青站在边上不断说教、并且是不是夸赞自己的时候,小墨已经抱着那一小捆植物,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

等小墨走了一小段距离,李青似乎这才发现,他连忙跑到小墨面前,用一种殷切的表情和口吻安慰小墨:“仙儿,你没事吧,刚才那些孩子没有吓到你吧?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再靠近你。”

小墨没有理会他,反而慢慢地朝着旁边挪移,想要避开这个人。

李青又朝着边上移了两步,仍旧挡在小墨的身前,此时,他脸上则是流露出了一丝急切之色,这种表情当中还有一丝丝兴奋。

“仙儿,你跟我走吧!明年的春考我一定能够金榜题名,到时候,我会养几个丫头,让她们整天都围着你转,照顾你、伺候你。仙儿,我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这世上只有我才能让你幸福,你跟我走!”

说着李青就要伸手去拽小墨,他的手指正要接触到小墨手臂,突然耳边生风。

“啪!”

紧接着他的脑门子上就被一块拳头大小的泥巴砸中,湿漉的泥巴直接糊了半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