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狂婿(陈颖方严)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医武狂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温酒

角色:陈颖方严

简介:他,在战场上是信仰和希望
他,不仅战力无双,更是医术精通
征战多年,他成就无上医神,荣耀回归,却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女儿……

书评专区

新顺1730:《新顺1730》是最近难得的历史味纯正的历史小说,它的看点在于较严谨的历史逻辑和广阔的知识面。历史文在初期大概可以总结为:不管什么时代,主角都靠着一身王霸之气,收名将,造大炮,征服天下。而中期,读者不再满足于把历史抽象成名将养成类游戏,开始着眼于制度和文化。但刻画时代风物和制度变迁的难度确实太大,大多数作者只能流水线地生产打土豪分田地的理想式GC主义,因此不分时代不分生产力的GM在网文界流行至今。从史观而言,这种做法恰恰是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从治学态度而言,也不符合陈寅恪所言的“同情之理解”。在这种背景下,《新顺1730》的稀缺性就体现出来。望舒慕羲和不仅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设定了一个符合时代的大顺王朝,也秉承着“同情之理解”的态度来刻画人物。因此,个人认为这本小说体现了历史小说在历史方面的最高价值也不为过。虽说作者说本文是一本《新顺》的同人文,但大体上其实可以看成一部清穿小说。前代穿越者李过虽然力挽狂澜没让满清成功入关,但过早身死并没有在制度和文化上造成太大影响,新朝仍然按照历史的逻辑,在吸取前朝的教训下,继承了明朝的制度和文化,因此在文化底色上和清朝其实并无太大差异。但作为一个穿越者建立的汉人王朝,其和清朝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性,在于对事功的推崇和对被北方民族入侵的敏感。后者体现在对宋金南北对峙的敏感,并演化成了顺俄关系的敏感,这也强化了朝贡体系和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对立,因此新顺的历史包袱决定了其对于天朝上国的执念甚至比满清还要强。同时穿越者带来的学习西方的祖训在此也埋下了种子,因此两种矛盾心态和统治策略就成为前期故事发展的主线。不管是教案线还是顺俄战争线,都是围绕着维持朝贡体系和学习西方之间的矛盾进行。正是由于这种符合历史逻辑的时代矛盾,以及紧紧围绕这时代矛盾的情节设计,其足以称得上符合唯物主义。另外附加一点,主角和李淦在讨论移民实边的经济问题的情节是在网文中难得一见的,这亦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很好体现。在人物设计方面,对皇帝李淦和齐国公面临的问题有着全面且中立的描写,在这种困境中人物的决策和行为就更能令人理解,这展现了作者对历史的理解之同情。在整个顺俄战争很多情节都是清朝实地发生的,比如在在谈判中在礼节上纠缠以及尼布楚条约中的中俄划界问题。作者在对待这些问题上都对历史做了诚实的还原,并非单纯地塑造一个目光短浅、只注重礼法的迂腐形象。总的来讲,本文本质上是一本清穿小说。为了避免受到“清穿不造反,菊花套电钻”的诅咒,作者设计了一个前代穿越者的架空皮肤。这个皮肤剥离了民族矛盾,但是强化了我们真正关心的时代矛盾——中国到底如何在变革时代以自强。某种程度上而言,清朝的非汉族属性掩盖了落后的真正原因,给了所有人一个大汉民族主义的出口。但是撇开民族矛盾的表象,回到真正的问题的时候,答案又是什么。本书选取了一个截面,对此做了尝试性的回答。有关于答案是什么:看到一百章以后,更令人惊喜的是作者的答案并不是老调重弹:器物之落后、制度之落后以及文化之落后。某种程度上,作者解构了现有对于中国近代史的话语体系,不从制度文化的角度探讨落后的原因,而是将视点完全落在了贸易层面,重新构筑了一套话语体系。而这种对新文化运动而延续至今的话语体系的解构,其实暗合着这四五年来互联网意识形态的急速转向,尤其是以covid-19以后美国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后的意识形态转向。本书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恐于肯定中国作为帝国的优秀,不恐于肯定在我们普遍视为“黑暗时代”的“封建糟粕”,比如强大的国家能力和官僚制度,这重拾了中国有着伟大历史的现实根基和实证根据。但是本书在意识形态上还是有很显然的彷徨,比如虽然肯定中国历史上天朝的荣光(并非讽刺),但是仍然本着中特马的人民视点,反帝制的朴素道德追求。现代中国的思想在三者中不断摇摆:西方、中特马和儒家传统。1919新文化运动在解构儒家传统,拥抱西方,对马一知半解;49后,解构西方,拥抱马;79后,解构马,部分拥抱西方;那啥以后,一边拥抱西方,一边塑造中特马;2019后,解构西方,拥抱中特马,重新部分拥抱儒家。戴锦华最近有一篇很有意识的演讲,叫做《复得的与复失的:历史与文化记忆》,就是在描述我们处于这样一种不断失去一些历史记忆,又不断得到一些历史记忆的过程。这个过程一定会在将来不断地发生,而本书就是这种对儒家记忆的复得和对新文化运动记忆的复失。因此,也不难想到,经过了100年的兜兜转转,在不停地解构和建构之后,仍然没有一套合适的话语体系来描述我们曾经落后的原因,和我们未来崛起的道路。这样一种情况——即作者一边持有中特马的道德底色,一边在进行西方化和资本主义的实证研究,一边又承认儒家意识形态塑造的超强国家能力——会发生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因为本质上作者确实抛开了一切的意识形态,在做实证分析。—作者仅仅秉持着实用主义的思想,用有限且克制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工具,把视角限定在贸易领域,去构筑一个实用主义者的话语体系。而这,很有可能是我对本书有着极高的评价的原因,因为我本身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而我也不期待作者现在就能提出一套意识形态来重新描述这个问题,毕竟100年过去了,都没有人能够干成这件事。不过我期待,我们可能会在未来的10到20年内见证一套结合了以人民路线基本道德底色,以强大的专家治国和官僚体系为工具,在开放的全球贸易中扮演积极角色,最终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天朝)的新型意识形态的诞生,而这里面必然包含着儒家政治传统在官僚制度、国家能力以及天朝意识留给我们的巨大遗产。PS:诚然本书在大略和推演上都很优秀,但却不能否认在细节上有很多瑕疵,比如前期热气球试探过于轻佻,主角过于精通棱堡战术等等。这些劣势其实对于历史文的传统的受众群体是很大的毒点,可能还没坚持到精华部分就已经被毒跑了。但如果这些放到如何解决中国在变局中落后的问题的背景下,其实都还算可以接受。因为真的从结构层面讨论中国如何打破长久的超稳定解构,如何在大分流下以自强,其实稍微简要了解一下历史,就能发现如果没高达的话,基本上很难在不坠落天朝神坛的前提下自强。所以什么试探皇帝、战法灌脑这种小bug其实能脑补接受。本质原因还是对于解决这个问题的困难程度有足够的认知,才能接受这些毒点。而现有的很多小说,尤其是清穿小说三步走,造反GM杀洋人,简简单单就成功了,所以会对很多小细节纠缠不清。这其实是在战略上的轻佻,而战术上的严谨。

穿梭时空的商人:第一部分关于抗日战争的我就直接跳过去了,因为说实在的,如果他写的是跟T…G合作,那么我肯定要看的,要给5个星,但是他写的却是什么东北之类的,唉。不过第二部分北宋靖康时期,我目前只看到了10章左右,他用的系统黑科技杀人什么的,让辽国公主以为是仙人,倒是有点意思,希望后面不要写乱了。。。——但是又开始喝酒搞女人了,当然了作者也有各种说法,什么喝了酒啊,刚刚杀了几百个金兵啊,再加上辽国公主投怀送抱啊,但是总得来说,还是多了一点点遗憾。。。。———- 秦汉以下,高阳最佩服的就是明朝。无论怎么说,无论有多少人在诋毁明朝。在高阳心里明朝才是最有骨气的! 无汉唐之和亲,无盛世大宋之岁币!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不知道 有没有包括……,如果有的话,那么…………作者简直是 武汉日记里的方方啊。。。。。

京都文豪:烂尾剧情应该是架空在樱花庄世界,主角先做律师赚大钱,后来就隐姓埋名去写小说,做动漫了,至于家庭关系,可能是个败笔

医武狂婿

《医武狂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都给我闭嘴!”

林辰低喝一声,一步上前扶住了陈天升。

“你……”

陈天升看到林辰,顿时愣了一下。

“这里交给我吧。”

“小子,你是什么人?”

方大瀚指着林辰问道。

“你儿子就是我废的,有什么你冲我来吧。”

林辰淡淡的说道。

“是你干的?”

“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啊!”

方大瀚的眼睛,瞬间瞪大。

“方爷,这小子就是陈颖那个贱人带回家的野男人,我今天看着陈颖把他领进家门了。”

光头谄媚的说道。

“呵呵,要为别人出头,也先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敢动我方大瀚的儿子,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方大瀚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满是杀意。

“虽然那陈颖不过是个未婚先孕的破鞋,但是跟我儿子抢女人,还敢打我儿子,今天没人能救的了你!”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顿时身后的几个大汉,捏着拳头围拢了上来。

“把他的腿脚打断,给我扔到河里去喂鱼!”

“放心吧方爷,这小子肯定活不了,不过陈家的那个小妞还挺有姿色的,事情结束之后,能不能让兄弟几个尝尝鲜?”

“哼,一个玩物而已,把我儿子害的那么惨,不止让你们玩,我要让全城的人都玩上一玩。”

“好嘞!”

众人狰狞着笑着来到了林辰的身边,伸出几只大手朝着林辰抓去。

“怎么办”

眼见局势危急,陈颖焦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是他自己非要自不量力去找死的,他死了也正好!”

江丽满脸阴沉的说道。

“他是为了救爸爸啊!”

“如果不是因为他,会有这样的事情吗?”

江丽冷着脸说道,陈颖没有再说话,只是眼中满是担忧。

转身将糖糖送回了房间之中。

眼见几个拳头就要落下,林辰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找死!”

林辰双手探出,迅如闪电,先一把抓住了两人的胳膊。

刹那间,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前方几人的身体向后狠狠栽去。

林辰趁势往前,轻飘飘的几个拳头落在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个大汉身上。

“砰砰~”

空气中传来阵阵音爆之声。

随后传来一阵闷哼,几个大汉全部砸在了地上。

只感觉被一辆失控的火车头撞到了一般,全身的骨骼都要被撞碎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现场的众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那个邻居脸上还带着媚笑,方大瀚的嘴角带着不屑。

但片刻之后,全都凝固了。

因为林辰的那张脸已经出现在了方大瀚的面前。

“陈家欠你多少钱,我帮他们还了。”

“好,好啊,一百万,一分不能少,少一万,我废他一根手指头!”

方大瀚本来还在震惊于林辰的身手,没想到林辰竟然提了还钱。

一下子,脸色又恢复了正常。

想一想也是,再能打又怎么样,还不是要乖乖的屈服于自己的势力。

“别答应,我就借了一万,怎么可能成了一百万!”

陈天升此时刚反应过来,看着林辰,眼神一阵复杂。

“好,不就一百万吗,一万一根手指头是吧?”

林辰痛快的回答道。

“对,既然答应了就不要反悔,陈天升你听清了,这一百万的债务你们背定了!”

“你……”

陈天升顿时一阵懊恼,有些怨恨的看着林辰。

“他是嫌害咱们害的不够,非要将咱们置于死地吗?”

江丽在房间中破口大骂。

现在的一百万,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正在方大瀚刚恢复了得意的时候,忽然林辰伸出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既然剁手可以抵利息,那就来吧!”

方大瀚只感觉双手被一个重达万吨的大型机器给捏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小子,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让你……”

话音未落,就听见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

方大瀚的十根手指直接被捏爆了。

十指连心,这巨大的疼痛,让方大瀚整个人的身体扭曲的像是一只煮熟的大虾。

“好,利息还清了,现在还你剩下的!”

林辰说完,双手往前一推,径直抓在了方大瀚的胳膊上。

现场,一片死寂。

谁都没有想到,林辰的身手竟然这么强悍。

而且比起身手,更重要的是他的胆量。

“别!”

“他的背后是三爷!”

这个时候,陈天升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方大瀚的惨状,顿时眼中满是惊恐。

“李则三?

林辰忽然问道。

“呵呵,正是三爷,小子你死定了,刚才不还很嚣张吗?”

方大瀚强忍着痛意,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没有人能听到李则三这个名字不动容,在龙城,他的名字就是恐怖的代表。

整个地下世界,没有谁会不给三爷面子。

六年的时间从一个无名小卒成长为龙城地下世界的霸主,他简直就是一个神话。

“哦,让李则三滚过来见我。”

“咔嚓~”

但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个名字,对林辰来说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林辰双手一抖,又是一阵脆响。

方大瀚的双手软塌塌的耷拉了下来,直接昏迷了过去。

林辰像是没事人一般,转身回了房间。

“完了,他完了!”

周围的几个邻居看着满地哀嚎的大汉,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尤其是住在陈颖家旁边的那个青年。

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切,能打有什么用,等三爷一来,他们就完了!”

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话,这些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不敢再冒头。

而此时房间之中,也是一阵沉默。

“林辰,你把我们家给害惨了,你真是一个天生的扫把星啊,你这人难道就没有一点的人性吗?糖糖好歹是你的女儿啊”

江丽愤怒的盯着林辰说道。

陈颖没有说什么话,毕竟林辰是为了救自己的父亲。

但是这一救,却将天给捅下来了。

“不要这么悲观,这件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林辰淡淡的说道。

“解决,三爷呢,你这次可是得罪了三爷,他要是来了怎么办?”

“三爷的每一次出现,都必定会带来一阵腥风血雨,要么杀人,要么灭家!”

陈天升有些惊恐的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他来可能是为了道歉?”

“无稽之谈!他来给你道歉,凭什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林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是请你离开吧,你只会给糖糖带来伤害!”

陈家一家人,看向林辰的目光都无比厌恶。

“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一辆劳斯劳斯车队,缓缓驶入了这条小巷。

天色已经渐晚去,但是依旧能看的见清这钢铁巨兽的狰狞轮廓。

“来了!”

陈天升面如死灰。

“三爷,是三爷来了!”

旁边的邻居光头,激动的全身颤抖了起来。

而林辰,却静静的打开门,负手站在门口处,神情淡然,并无半分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