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宇智波时代降临佐助小樱小说怎么看?

小说:火影:宇智波时代降临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西江无月

角色:佐助小樱

简介:佐助是鼬仅存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
一旦这位独一无二的亲人死去,那么宇智波鼬的生命终将变得毫无意义

书评专区

崇祯十三年:自临高后,已对火药等黑科技绝望。带老婆过去是好的。过程禁不起推敲是可惜的。

光明纪元:一手好牌,打的稀烂系列,设定是真的吸引人,开篇前二十篇堪称惊艳,一个西方中世纪社会扑在眼前,之后元界设定也很不错,可惜的是力量体系不断刷新,越写越崩,全书不断重复打脸打脸打脸,没有出彩的配角,中期又掺杂势力战争,奈何血红不爱用心写这些东西,一点代入感没有。 ps:有一个配角很出彩,驴子

神兵天子:以前看的。挺好 。完本

火影:宇智波时代降临

《火影:宇智波时代降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黄昏之下。

止水:“有什么事吗,团藏大人。”

团藏:“如果你对富岳施展瞳术,说服了宇智波,村子却没有改变,你会怎么办。”

止水:“火影大人答应了我,一定会改变。”

团藏的脸色瞬间被阴暗笼罩:

“即便有三代的游说,村民对你们的猜忌也不会轻易消失,到时候你会怎么办。”

止水:“可是,团藏大人。”

团藏抬起头,瞪大了左眼,不屑的说道:

“到那时候,你也会对我使用你的别天神吗。”

止水微微低头:“我……”

团藏一个俯冲冲向止水,暗中将手伸向止水的眼睛,说:

“你的写轮眼我就收下了。”

止水见事态不妙,猛地瞪大了双眼对团藏施展了幻术。

而后一手紧紧抓住团藏伸向自己的手臂,说:“抱歉。”

团藏中了幻术,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处于昏睡状态。

止水看着他说:“只是普通的幻术,很快就能清醒。”

而后转身离去。

还没走出两步。

突然,团藏的手指动了。

止水的胸口瞬间挨了一记猛拳,紧接着,左一拳,右一拳接连揍在他的脸上。

团藏扯住他的头发用力往上提,只在瞬间抠出了止水的右眼。

而后解开脸上的绑带,将夺取而来的写轮眼放入眼眶。

止水趴在地上,用力捂住自己空洞的眼眶。

看着团藏的另一只眼睛,喘着粗气道:“写轮眼。”

团藏:“它将成为我这只眼睛的代替品,另一只也给我吧。”

嗖嗖嗖…

这时,根部的人齐刷刷出现在团藏身边。

止水快速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

根部使用水遁:水乱泼进行抵抗。

两股力量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止水趁机使用瞬身之术逃走。

团藏见状:“瞬身之术!追。”

……

悬崖边上,非夜找到受伤的止水。

“止水,我来晚了。”看着止水的惨状,非夜心急如焚道。

止水站在悬崖边上感慨道:

“宇智波的政变已经无法阻止,我本想使用别天神来阻止政变,却被团藏夺走了右眼。”

此时的止水被根部暗算,吸入了少量毒气,呼吸显得很吃力,转头看向非夜说:

“他并不相信我,他一意孤行地想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村子,只怕我的左眼他也不会放过。”

“在此之前,我把这只眼睛交给你。”

说着,止水伸手准备取下自己的左眼交给非夜。

这时,非夜一把强有力的抓住止水的手臂,阻止了止水的行为。

非夜知道他取下眼睛之后,便会投河自尽,于是努力劝说:

“我敢发誓,就算你用别天神阻止了政变,木叶高层也会想方设法除掉宇智波一族。”

“鼬已经决定站在宇智波的立场。”

“止水,我希望你留下来,陪我一起保护族人,保护木叶。”

“我向你保证,有宇智波在,木叶将会比任何一个时代还要安全。”

非夜用那挽留的目光看着他,希望他别做傻事。

“…你是说…鼬他已经…”听了非夜话,止水的手突然松了下来。

非夜向他点了点头,见他态度有所反转。

于是松开手笑着说道:“相信我。”

这时,根部的忍者出现,将非夜两人围在悬崖边上。

一张恶心的面孔,从中走了过来。

这个模样又老又丑,一副猥琐做派的男人,是火影里首屈一指的最大反派。

关于他的剧情几乎全部是‘恶’。

关于他的评价几乎全部是‘恨’。

他是手上沾满鲜血的‘恶人’。

他是隐藏光明之下的‘烂人’。

他曾遭受无数谩骂。

他曾被人反复唾弃。

可就是这么一个明晃晃,贴着反面标签的人,却是整个火影里最重要的配角。

他便是‘志村团藏’。

一个背负万恶之源的男人。

一个天下皆白,唯他独黑的角色。

作为反派,他有反派人物特有的冷酷,残忍和无情。

因为冷酷,他培养了无数的冷血杀手。

因为残忍,他造就了无数的人间悲剧。

因为无情,他导致了无数的万劫不复。

他是创造了一切罪恶的人。

他是活在黑暗中的根。

他勾结半藏陷害‘晓’,导致弥彦惨死,长门黑化。

他偷袭止水,威逼鼬,导致了宇智波全部被灭。

他固执的认为自己的行为准则,才是达成忍界大同的唯一方式。

只可惜他的种种行为,给忍者世界带来了数不尽的池鱼之殃和满地哀伤。

有人说团藏的‘黑’、‘脏’、‘狠’是为了维护木叶的利益。

可在非夜看来,他的所作所为却是小人物都不堪使用的卑鄙手段。

纵观他的一生,总能听到他把自我牺牲挂在嘴边。

但是当真的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时候,他却怯懦了。

这是他一生的原罪,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关于他的一生可以用‘虚伪’二字概括。

他有着虚伪的性格,打着木叶的大旗,暗地里与虎谋皮。

他有着虚伪的人设,秉着所谓的尽职,让别人众叛亲离。

他有着虚伪的执念,为了一人的得失,可谓是罪大恶极。

哪怕重蹈覆辙,哪怕血流成河。

他依旧会秉着虚伪的执念,去祸害那些心地善良的人。

不分敌友的杀戮,不辨是非的心术,不识时务的挖苦。

他与龌龊相伴,与污秽起舞。

佩恩入侵时,他杀掉联络使者,不出一兵一卒。

他让木叶陷入苦战,只为等待机会顺利上位。

五影会谈时,他企图控制铁之国三船夺取联军控制权。

他让木叶陷入不易,只为一己私心,不安于位。

晓,兜,以及佐助,可以说都是他间接培养起来的木叶大敌。

只是为了掣肘火影,结怨其它忍村。

说什么为了木叶,守护木叶,都是虚伪下的伪装。

所有的一切纯粹是为了他自己上位,统一忍界罢了。

总之,团藏是一个不入流的野心家,也是火影世界唯一一个洗不白的反面恶人。

此时,团藏渐渐向止水逼近,对着悬崖边上的止水说道:

“宇智波止水,是你自己交出写轮眼,还是我亲自动手。”

他一心只想夺取止水的另一只眼睛,压根没把非夜放在眼里。

止水听完,闭着右眼一鼓作气道:

“团藏,我已经决定站在宇智波的立场对付木叶,有种放马过来。”

非夜没有说话,冷漠的盯着眼前这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既然如此,留下你便是个祸害,你今天必死无疑。”

转头看向止水身旁的非夜说:

“小子,这里没你的事,马上给我滚。”

非夜嘴角上扬,不慌不忙走向团藏。

止水生怕团藏对他不利,站在他身后,随时准备对团藏使用别天神。

团藏看着毫不起眼的非夜,眼里闪过一丝轻蔑:

“回去告诉宇智波富岳,让他把脖子洗干净。”

哪知非夜并没有打算离开的念头,而是站在团藏面前,发出冰冷的声音:

“团藏,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团藏听见冰冷的声音心里不由得一哆嗦。

可转念又想,非夜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已,又把心里的害怕抛之脑后。

“就凭你!!”说着,团藏猛地挥拳打向非夜的鼻子。

非夜瞬间开启五勾玉写轮眼,伸手抓住团藏粗糙的手臂。

什么!

根部忍者,团藏,就连止水皆是一惊。

他们想不到非夜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抓住团藏的手臂。

再看非夜的双眼,团藏在心里燃起一阵惊慌,兀自默念道:

“这双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有五个勾玉!”

非夜冷冷道:“我和止水不一样,不会对你们木叶高层心慈手软。”

说完,瞬间积攒查克拉对团藏使出豪火球之术。

团藏察觉不妙,从手中亮出苦无刺向非夜的手臂,迫使非夜松手,避开豪火球。

只见一团熊熊烈火朝着根部身后的那片森林飞去,瞬间燃起一团火海。

看着身后的火海,团藏额头惊出一阵冷汗,暗道:

“发动忍术的速度好快,都没有看见他结印。”

可转念一想:“不对,这小子似乎根本不用结印就能够发动忍术。”

团藏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贼,一眼看穿了非夜的独特能力,洞察力很不一般。

见识过了非夜所施展出来的豪火球。

其中一个佩戴面具的根部忍者坚定不移道:

“团藏大人,打伤那两个暗部忍者的,必定就是眼前这个小子。”

昨天夜里,团藏以及根部也察觉到了天上那团豪火球,他们坚信是宇智波一族所为。

由于暗部只把实情禀告了火影,猿飞日斩向团藏隐瞒了真相。

团藏并不知道是非夜打伤了那两名暗部。

对于三代刻意的隐瞒,团藏感到极度不满。

在没有经过火影的允许之下,私自向宇智波一族施压。

团藏也一直纳闷,宇智波一族究竟是谁能够发动如此巨大的豪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