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刘娃子周永小说怎么看?

小说: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汉江水丰

角色:刘娃子周永

简介:被恶梦缠绕的他竟然恶梦成真了,恶梦醒来,他成了一个被土匪绑架的深山土豪的傻公子,生死未卜
如何逃离匪巢,如何在这混乱的三国时代生存下去,成为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道深坎
漫漫征途,他练就了绝世武功,招募天下英豪,介于三国之争,征服各路诸候,剿灭周边蛮夷,一统大汉江山,建立万世帝国
惊险、震憾、刺激、另类、情爱……

书评专区

某综漫的神圣右方:老司机朱之月的综漫无限流新作,开头看似以魔禁世界观为全书设定的基石,实际上还是以月厨视角下的型月设定为核心线索。从第四卷圣堂教会开始,作者统合了TM社多篇作品的设定,以全新的视角切入副本创作,整理出一部百年型月近代史,并囊括了老芥、皇女、迦摩等诸多FGO玩家的新老婆,是一部与时俱进的月球后宫文。

我的师父很多:​以前看過開頭還覺得應該是本好書 可是道地一段結尾 越想越不對 主角是失了智要定那種目標然後其他師傅的出現 很可仍需要現在師傅的犧牲聞到文青的臭味了果斷扔掉

黑科技垄断公司:傻逼垃圾小白文,同学聚会冲突 妹妹被下迷药 弱智公安局长。真是写的一坨屎

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

《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一路狂奔

“该死!”

他嘴里骂了一声,连也不敢揉一下,爬起来就往前跑。那马并没有跑远,他连马缰绳也没有牵住,再一次跳上马来。这才想起去抓马缰绳,刚一伸手,那马往前一走,从前面栽了下去。

“站住……再不站住射死你们!”

那些山洞里的土匪已经被滚石所惊醒,爬起来就往外跑。这大热的天,也不用穿什么衣裳,光着膀子拿着大刀就跑了出来,一边大声喊叫着,一边朝山下这边追了过来。

“铛铛铛……”

一阵阵急促地锣声迅速响了起来,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夜地里传得很远很远,引得群山发出一阵阵的回响。紧接着,山顶上的锣声也响了,山上、山下的锣声响成一片。

“噗噗噗……”

一支支箭矢划破夜空,发出尖锐的撕裂空气的声音,朝着他和他的马匹射来。好在夜幕很深,那些箭矢漫无目标,大多数都射在树上,发出一声闷响,其他的箭矢则直接射到山沟里去了。

“驾……”

他第三次跳上了马,紧紧地抓住马的鬃毛,两腿用力紧夹马腹,虽然身体还是晃了晃,但是再也没有掉下来,这回终于坐好了,他伏下腰,在耳边轻喝一声,那马扬开四蹄,朝着山下冲去。

“李二……”

跑了一会,还没有看到李二,他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要是没有李二,他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也不认识路,更别说逃出匪巢。这个该死的李二,一有危险就自顾自的逃跑。

“周公子,过来。”

他正在心里暗骂李二,却突然听到李二在前面叫唤。抬头一看,李二正在山道边上的树林里等他,频频地向他招手。他心里一阵欣喜,不由得有些惭愧,看来自己错怪了李二,连忙催马跑了过去。

“快走!”

李二摆摆手,又朝前跑去。可是周永却不敢跑得太快,虽然现在已经骑得很稳当了,然而周永心里还是没有把握,特别是这下山的路,又陡又窄,时不是的还有几根树枝伸在山路当中,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往前跑。

“快追啊……”

山上、山下的土匪们齐声喊叫,惊得树林中的松鼠上下乱窜,一群群飞鸟直冲云霄。土匪们朝着山底下冲了下来,那纷乱的脚步声、马蹄声震得山谷都在颤抖。

“快跑……”

李二大叫一声,照着马就是一鞭,快速向前跑去。这时已经快到山底,山路平缓了许多,他本想也朝着马来上一鞭,可是扬起手才知道,自己的手中没有马鞭,不得不用手掌朝着马拍了一掌。

“哒哒哒哒……”

马蹄在山谷间狂奔着,扬起一阵阵碎石。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现在骑得相当熟练了。也不知道是大傻子的骑术好,还是自己的悟性高,反正马匹在他的底下已经得心应手。

“完了……”

正在奔跑中的李二突然发出一声哀叹,差点从马上掉了下来。他回头一看,真正的傻眼了。三百多骑马的土匪高举着火把,已经冲到了山谷,那轰隆隆的马蹄声在群山间无尽的蔓延。

这是一道狭长的山谷,一条没有名的小河从山谷里匆匆地流过,山谷的两边就是巍峨险峻的高山,山上的泉水缓缓地注入了小河,形成一道道小溪,成为一道道天然屏障。

就因为这一道道小溪,减缓了马匹的速度。现在正是丰水季节,小溪也变成了小河,有的地方竟然有马肚子那么深。只要堵住了山谷的两端,恐怕就是神仙,也难以逃出生天。

“冲出去!”

他用力一拍马,不顾一切地朝前冲去。既然已经选择了逃跑,那就决不回头。前面纵然是悬崖深渊,他也要象大傻子那样,义无反顾地跳下去,决不能让土匪的绑票得逞。

李二朝着马狠狠地抽了一鞭,跟着他往前就跑。此时的李二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哪怕是死他也要往前闯一闯。与其让土匪们捉到折磨而死,还不如拼死一搏。

“追啊……”

土匪们嚎叫着,纵马在山谷里奔驰。三百多只火把使山谷里亮如白昼,映照着土匪们狰狞的面孔。绝大多数土匪都光着膀子,手里举着明晃晃的大刀,明亮的火把中,闪着幽幽的寒光。

“噗噗噗……”

跑在前面的土匪拉起了弓弦,随着土匪一个个松开手指,一支支箭矢冲天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抛物线,带着刺耳的呼啸,狠狠地朝着前面的两个人射去。

然而他们还是离得太远了,箭矢虽然紧跟着他们的,但是却无法追上他们,在离他们的还有那么一丁点远的地方,纷飞的箭矢很不甘心地一头扎进了地里。

“哒哒哒哒……”

他们两人没命地策马狂奔,越过一条条小溪,跨过一道道山岗,他们终于冲出了山谷,眼前豁然开朗起来。虽然还是群山环绕,可是山道却宽敞了许多,马匹奔跑的迅速陡然快了起来。

不一会,那些土匪们也跑出了山谷,紧紧地跟了上来。看得出来,这些土匪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在他们的眼中,前面奔跑的根本不是两个人,而是钱,整整五千万钱。

也不知跑了多长时间,更不知跑了多少路,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一直朝前跑。慢慢的,他觉得天已经开始亮了,前面的山路越来越清晰,不经意间回头一看,东方的天空已经布满了红霞。

再听听身后,好象已经没有了追兵。好长时间了,他都没有听到身后那隆隆的马蹄身,也没有再听到那些土匪的嚎叫,那些土匪是不是见追不上他们,已经回去了?

到这时他才感到这个李二很有心计,幸亏他给每人准备了两匹马,才使得他们可以换马狂奔,把那些土匪远远的摔在后面。要是一匹马狂奔这么远,非累趴下不可。

“李二,我们已经跑了多远了?”

“差不多有一百五十里。”

“啊……这么远啊,那到周家山庄还有多远?”

“大概还有一百五十里。”

“天啊,还有那么远!”

这些该死的土匪,竟然跑那么远去绑架人,这不是要人的命吗?跑了这么远,他也觉得有些累了,特别是两只脚吊在那里,让他很不舒服,使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马镫!”

对,就是没有马镫。远距离骑马,如果没有马镫,两条腿总那么夹着马腹,就会让骑马者觉得特别累。而两只脚没着没落的,就那么吊在那里,也会让人觉得疲劳。

“我们歇会吧,我可是又饿又累。”

“真是个公子。你以为他们会回去吗?我告诉你,他们是决不会放弃的,就是别人都回去,刘辟、龚都这两个家伙也会追上来,我们跑得越远越好。我这里有饼,边跑边吃吧。”

“还会追来?”

“肯定还会追来。只有到了周家山庄,他们才有可能放弃。”

“那好吧,我们继续跑。你有绳子吗?给我一段。”

“有,拿去吧。”

李二扔过来一段绳子,他接在手里,在绳子的两端各打了一个圆环,然后把绳子放在马背上,试了试两条腿的长度,把脚伸进了圆环里,用脚蹬了蹬,正合适,他又从马上站了起来。

“啊……周公子,你这真是个好办法。”

那李二看到他竟然从马背上站着,立即明白了那两个绳套的用途。他马上效法,也找了根绳子,学着他的样子,结成两个圆套,然后放在马背上,学着站了起来。

“好,好,这个真是个好办法。有了这玩意,在马上射箭、拼杀就方便多了。”

“快把饼拿来吧,我可是饿极了。”

“知道你饭量大,我带得多着呢。”

有了简易的马镫,果然就轻松多了。太阳渐渐地升到了正中,他的肚子又饿了,可是他却并没有觉得有多累,比早上的时候好多了。他找李二又要过来十几张大饼,一边跑,一边吃了起来。

“不好,他们追来了。”

李二突然大叫一声,吓了他一跳。他连忙回过头来,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侧耳细听,却听到一阵杂乱、急促的马蹄声,正在向他们追来。这些狗东西,还真是穷追不舍啊。

“快跑!”

两个人快马加鞭,飞快地朝前跑去。他一面跑着,还不忘把大饼往嘴里送。他实在是太饿了,又是一路狂奔,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不管怎么样,先还是吃饱了再说。

“他们追上来了。”

听到李二的喊叫,他再次回来头来,果然有一百多个土匪追了上来。这些该死的土匪,原来他们也留下了一百多人,现在差不多每个人有三匹马,看来他们也是采用了李二的办法。

“吆喝……”

“吆喝……”

“吆喝……”

渐渐的,土匪们越来越近了,连土匪们的马匹打出的呼噜也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发出一声声的欢呼,手中的马鞭甩得“啪啪”直响,似乎那五千万钱就在他们的眼前。

这种近距离的冲刺,马匹多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土匪们一路追来,不断地换马,马的体力消耗不是很大。而他们两人每人只有两匹马,换过换去,两匹马的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那跑在前面的两个家伙就是刘辟、龚都。”

顺着李二的手势望过去,果然有两个高大、粗壮的土匪冲在前面,在众多土匪中格外的醒目。他们几乎是赤祼着身子,仅仅在头顶和腰间缠着几块麻布,黑黝黝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噗噗噗……”

土匪们又开始射箭了,箭矢尖叫着朝他们飞来,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掉在了地上。虽然没有射到他们身上,可是那箭矢却越来越近。很显然,用不了多久,那些土匪的箭矢就会够着他们。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一条通往西北,一条通往西南。他正跑在前面,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便回头望了望李二。李二似乎犹豫了一会,最后下了决心。

“周公子,我们一起跑,一个也跑不掉,还是分头跑吧,你朝西北跑,我往西南跑。”

“啊……”

他正想说话,可是李二根本不容他多说,一拉马缰绳,那马就拐到另一条路上去了。紧急关头,还是各人顾各人吧。无可奈何地他苦笑着摇摇头,只好朝西北跑去。

果然,立即就有十几个土匪往西南追去了,还剩下二百多个土匪紧跟着他。眼看着土匪越来越近,而土匪的箭矢不断地射来,他突然看到了挂在马背上的弓箭,便伸手摘了下来。

他是肯定不会射箭的,倒是见识过不少。只希望大傻子箭术高超,能射死这些土匪。就是射得不准也不要紧,吓唬吓唬他们也是好的,总可以避免他们追得太紧。

这把弓箭也真够大的,大概是李二见他力大无穷,特别挑选了一副大弓。他端祥了一会大弓,转过身来,把箭矢搭在弓弦之上,慢慢地拉开了弓弦,直把那大弓拉得象一轮弯月,然后瞄着那些土匪。

“噗……”

右手指一松,那箭矢呼啸着就飞了出去,犹如一道闪电,刹那间就插进了一个土匪的身体。只听得一声惨叫,一个土匪就冲马上摔了下来,紧跟在他身后的马蹄就踩了上去。

“好!”

他不由得喊叫起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射箭,没想到射得这么准。看来这大傻子箭术确实不错,他立即信心暴涨,又抽出一支箭矢,再次瞄向后面的土匪,慢慢地拉开了弓弦。

“噗……”

随着一声闷响,又一个土匪摔了下去,顷刻间被马蹄踩成了肉泥。这一次,他没有叫唤,心中却一阵狂喜,立即再次抽出箭矢,瞄向后面的土匪,狠狠地射了出去。

这倒不是他的箭术有多么高明,而是山道太窄,土匪又太多,随便射出去一箭,也能射到一个土匪。就象是鱼塘里的鱼太多,随便撒下去一网,也能网到不少的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