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公主唐明藩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大长公主唐明藩

简介:穿越不可怕,穿成任人摆布的草包大小姐才可怕,
居然还乖乖上钩、想去爬堂堂王爷的床?
她当即撕掉了剧本,远离男人,否则会变得不幸!
既然都穿越了,搞事业才是硬道理!
而,某王爷却还在榻上苦等……

书评专区

重生日本之塌房大编剧:补充:越写越拉胯,莫名其妙收了两个漫才弟子,上赶着劳心劳力,养儿子吗?事业线也有点莫名其妙,各种应对方法总是让人感觉主角像个奴才,站不起来一样,就很迷。还有狗*一样的感情戏,作者真的一点逼数都没有,写不好还硬要写,还越写越多,真是服了========================================开头很吸引人,扑街编剧临时上马女主出事快扑街的剧组,快速抄了白夜行交差,剧情很流畅自然,很期待后续发展。目前写日娱的基本没有,写日娱不止偶像的就更没有了,所以这书简直是熊猫了

上帝们的那些事儿:我喜欢,我的仙草,看过无数网络小说,大部分对我来说就是打发时间的垃圾,能让我觉得真正有价值的,值得收藏的很少,这就是其中之一。至于文笔,我无所谓啊,网络小说我看的从来就不是文笔,看网络小说都是扫读的,对我来说只要看着不难受就行,不觉得文笔像个小学生写的就行,报告学文笔论文的这种文笔我觉得挺好的,谁写理性思辨的东西还用风花雪月的句子,根本用不着。有时候别人认为的干,可能恰恰是我喜欢的原因。谁说我看的只是逼格了,不看这本书,我还不知道原来我是一个宇宙中心主义者呢。话说我的理想中的标准男神,就是高级机器人那样的,理智无情无欲高智商独身主义运算能力一流,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之一,因为好这一口

史莱姆也要当邪神:主角穿成史莱姆,目标是成为克苏鲁类邪神。诡异的风格很到位,对邪神事业非常专注,前期十分惊艳。

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唐竹筠打到眼红,哪里管他什么身份,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凛凛呆呆地看着她疯了般的举动,被打了都没哭的他,现在却泪盈于睫。

他爬起来抱住唐竹筠的腰:“姑姑,姑姑别打了,我没事,我没事。”

唐竹筠这才停了手,大口喘着粗气,又摸摸他的头 ,气红了眼圈:“你是不是傻,就任由他打你!”

凛凛的泪刷得下来了,在她怀里哭得不能自已。

打他的小郡王,是荣亲王老来得子,比他最大的孙子还小两岁,因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他不敢还手,因为他怕被撵出荣亲王府的家学。

他倔强能忍,他不哭。

可是今天在姑姑怀抱,他控制不住就泪崩了。

唐竹筠也很快想明白了这点,听着旁边乌鸦一般哇哇乱叫的那些指责恐吓她,却又各种讨好小郡王的稚嫩声音,她弯腰吃力地抱起凛凛,居高临下看着那群半大不大的孩子,眼神倨傲。

她冷笑着道:“不就是个破家学吗?不上就不上!人是我打的,走到皇上面前我也敢认!你们一个个家里的大人都那么有本事,那就让他们明日到皇上面前辩一辩!我倒要看看,皇上知道你们恃强凌弱,以大欺小,是会给你们发个牌匾还是赏你们一顿板子!”

凛凛觉得她的怀抱单薄,却又是从来未曾有过的温暖。

他抽抽搭搭地道:“姑姑,祖父和爹,会,会生气的。”

他没说自己想留下,只是担心家人生气。

“你这样被人欺负,祖父和爹才会生气!”唐竹筠轻蔑地扫了一眼那些被她的气场震得不敢做声的熊孩子,“凛凛,记住,即使你不在这里,终有一日,你会比他们所有人都更优秀!这个破学,咱们不上了!祖父和爹若是责罚,还有姑姑在!”

凛凛忽然大声地道:“让爹打我,是我不想上了!”

“好孩子,我们走。”

凛凛却从唐竹筠身上挣脱下来,道:“姑姑,我跟着你回去。我再也不来这里了!”

“好。”

唐竹筠捡起掉到地上的桃木钗,随手把头发挽了下插上去,一手拎起食盒,一手牵着凛凛,头也不回地走了。

站在不远处的荣亲王一脸尴尬,对身边高大冷峻的男人道:“这些孩子,今日怎么就闹成这样了!从前不是这样的……我说让嫣然来读书,不是和他们一起,是家里的女学……”

那男人,正是刚被唐竹筠爬床未遂的晋王。

荣亲王虽然是他的皇叔,但是晋王是皇上的亲生儿子,皇上又对他极尽弥补,所以荣亲王也得讨好晋王。

晋王却冷淡疏离地道:“多谢皇叔好意,不必了。”

大可不必。

他的女儿,不会放到这种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地方。

荣亲王尴尬赔笑,讪讪道:“那就算了,以后你若是改变主意,随时送来都行。”

晋王确实是想给女儿找些同龄人相处。

他的女儿,除了身体状况堪忧,还有些……不善与人交流。

晋王之前也找了些小丫鬟陪她玩,但是身份悬殊,玩不到一起,女儿的状况没有任何好转。

所以晋王考虑,大概找些身份高的贵女会好一些,所以他先打算来荣亲王府看看,这里的家学,京城有名。

没想到来了之后,他就撞见了这样的一幕,心中失望透顶。

一群纨绔子弟,家风又不正,他看不上。

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如此泼辣而强悍,和那日想要爬床的,判若两人。

虽然她形象全无,但是彪悍的样子,依然给晋王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她叫什么来着?

晋王眉头微蹙——唐竹……子?糖珠子?反正记不清楚了。

之前他还可惜唐明藩,生了这么个女儿出来;但是看来,也并非一无是处。

唐竹筠带着凛凛回去,火气慢慢消退后,就开始惆怅了。

替凛凛上完药,两人大眼瞪小眼。

“凛凛你说,祖父和你爹会生气吗?”她问。

她可是“戴罪之身”,现在错上加错,那是不是会被扫地出门?

“会。”凛凛道,“但是我会自己承担的,和姑姑没关系!你若是实在害怕和后悔,那,那我来想办法。”

唐竹筠:“后悔?我后悔什么?”

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这辈子都不会后悔这样的决定。

好好的孩子,若是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就是成了状元,内心也扭曲成了麻花。

不幸福的状元要来做什么?就是皇帝都不稀罕!

“要说后悔,我就后悔没多打几下,反正打都打了。”唐竹筠道,“但是害怕真有点,我,怕你爹,你爹超凶的有没有?”

说话间,她学着唐柏心的样子做了个皱眉的表情:“像不像,像不像?”

凛凛被她逗笑:“有点像。”

“算了,不管了,大不了被你爹骂一顿,反正他也不能打我。”唐竹筠决定破罐子破摔,如果唐柏心对她说教,她就数绵羊!

“来来来,吃饭,饭都凉了。”唐竹筠站起身来,把食盒里的饭菜都拿出来摆放到桌上,“快尝尝喜欢不喜欢。”

凛凛接过她递来的筷子,忽然道:“姑姑,我有点后悔了。”

“后悔什么?”唐竹筠愣住。

“应该吃过饭再走了,让他们羡慕我一次,看得见吃不着。”

唐竹筠被他逗笑,看他一本正经,眼中却有笑意,知道他在逗自己,伸手捏捏他鼻子道:“会笑就好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让我们吃饱了,迎接来自你爹的暴风骤雨吧!”

“好。”凛凛大声地道。

唐竹筠看着小家伙吃得那么香,不时抬头冲自己笑,心里想着,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只要对他好,他就会一心一意地回以最纯真的信任。

家里三个男人,哪个不是,她给点阳光就灿烂起来?

看着凛凛吃过饭,唐竹筠又赶他去午睡。

她替他拉上被子,坐在床边看着他黑曜石般的眼睛道:“凛凛,别担心以后。姑姑想过了,你祖父和你爹都是状元,难道比不过荣王府那些势利眼的大儒?”

别说他们不知道凛凛被欺负的事情,不过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欺上瞒下罢了!

“以后在家里,祖父和爹教你学文,我教你习武,还可以学医,咱们前程远大着呢!”

“大爷,大爷您怎么现在就回来了?”外面传来了秀儿慌张的声音。

唐竹筠:真没用,心虚什么!让她来!

艾玛,站起来,腿软了……前身对这个大哥的惧怕,已经形成肌肉记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