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千金重生:偏执大佬宠爱加倍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千金重生:偏执大佬宠爱加倍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三奈果子

角色:张姨姜舒雨

简介: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公主,却遇渣滓,意外赔了小命;
得以重生,她一改前世作风,眼明心窄,一心只想复仇
当然,顺便抱紧那个阴鹜偏执的黑化少年也不错——
曾经,她立于云端,却从未注意埋入尘埃的他;
现在她的归来,就是好好弥补遗憾,追求幸福的时候了

书评专区

刑警荣耀:这本书 如果看书评 那就干脆别看了 作为较为知名的作者 这种文笔和情节恐怕会被人说找枪手了呢 如果是脱离评论的话 当作一本普通的穿越都市文来欣赏 勉强还是入口的 生活不易 我们还是更努力一些吧

死灵术士闯异界:哪的人说话自称爷,蛮夷遗毒

我能打破次元壁:看了猫和老鼠,你们可还记得杰瑞离开汤姆去了大城市,最后跑回去找汤姆,杰瑞离不开汤姆,汤姆同样离不开杰瑞,带汤姆回到自己家,一股浓浓的违和感。题材较少给个干粮

千金重生:偏执大佬宠爱加倍

《千金重生:偏执大佬宠爱加倍》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什么?!”

姜念飞速起身,冲出教室。

姜念一靠近老何的办公室,他那气急败坏的吼声几乎要把屋顶掀了:“于肆,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把头发给我剃了,还有耳钉不准戴,不剃不准走!”

何肖两手叉腰,刚缓口气平复情绪,一看到眼前那不听教,一副无所谓的于肆,他的怒火又蹭蹭地往上涨!

“于肆,你到底听到没有?”

于肆两手插兜,一脸平静地看着怒火冲天的何肖:“说完了吗?”

“你!”

“那我能走了吗?”

“你你你……”何肖气得手指都在颤抖。

何肖的声音太过震耳欲聋,在沙发上葛优瘫的谢湛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懒懒出声:“我说老何啊,你说那么多,于肆这小子有听进去一句吗?你倒不如直接上手帮他剃得了,省的在这叽叽歪歪浪费心情。”

“哼!”何肖满脸不可置信地转头,瞪向一副大爷坐姿的谢湛,“谢湛同学,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因为什么来这里的了?”

“知道知道,我服从您的命令,回去后我立刻就把我这头秀发给剃成江立一中的标准。”谢湛起身,不屑地瞥了于肆一眼,“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走什么走?不准走!”

“可如果我真的一直留在这,看着某人的脸,老子会自杀的!”

“……”

谢湛那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样子,何肖看了就来气。

“你们一个都不许走!”何明回到自己的位置前,拉开抽屉,把一个东西扔到桌子上,“你俩就在这里,当着我的面,互相帮对方把头发给剃了!”

在学校,这两人一向不和,每次一见面就惹事。正好可以趁这次为各自剃头的机会,看能不能缓解这俩小子的关系。

“你说什么?!”于肆都还没炸,谢湛率先爆了,指着脸色黑沉的于肆,满脸不可置信,“你让老子帮他剃头发?!”

两人都不干,直接转身就走。

可刚到门口,差点就跟准备进来的姜念撞到一起。

谢湛稳住身体:“老姜,你怎么在这?”

他看了看姜念那及腰的长发,忍不住得意的笑:“我靠,你不会也是被老何抓来准备剃光头的吧?”

姜念面无表情:“放心,这个机会你比我更大。”

姜念扭头看向于肆,一脸担心:“于肆,你没事吧?”

谢湛:“……”

于肆看她:“你怎么在这?”

姜念立即把于肆拉出办公室,思虑了几秒,提议:“于肆,你这个头发确实不符合江立一中的标准,咱们以后是要在这里读完整个高三,一起考大学的,所以……”

她语气温温柔柔的,带着商量:“所以咱们把头发给剪短好不好?”

见他眉头微微一蹙,姜念又赶紧改口:“没关系,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不接受的话也没……”

“我接受。”

“啊?”姜念错愣,仰头看他。

“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于肆目光低垂,落进她的眼里。

“你陪我。”

——

看到主动返回来的于肆,何肖还愣了一下,但看到他身旁的姜念,眼睛不由眯起。

一颗脑袋突然冒出来,挡住了何肖的视线。

“老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跟这小子来往,我的话你都当耳旁风是不是?!”

“我跟于肆同班,来往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我也没想过要避免啊。”

“你!”

“诶诶诶,停停停,你们都给我少说两句!!”

何肖这吼声一出,姜念立即噤声,朝何肖鞠了一个躬:“对不起,何老师!”

何肖叹了一口气:“姜念同学,你在旁边先坐会儿,等老师把这两个小子解决掉再说。”

“好的。”

谢湛:“……”

于肆:“……”

整个办公室内,就属谢湛的声音最大,在于肆耳边叽叽喳喳地骂骂咧咧。

于肆整个上半身深陷在椅子里,也没个坐相,小指掏了掏耳朵,眼皮懒懒一抬:“骂完了没有?”

谢湛:“?”

“跟个娘们儿似的。”

“!!”

谢湛直接操起拳头就要动手,姜念把于肆护在身后:“小老舅,你又要打于肆是吧?”

“……”

“你要是打他,我跟你没完!”

谢湛拳头紧握成拳,紧紧盯着她,最后收回手,一拍脑门,直接摔坐进旁边的椅子里。

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起初两人都是一副打死都不会为对方剃头、恨不得把对方撕碎的样子,但在何肖落下一句说:“行,你们都不愿意是吧?把你们的家长叫来!”

几秒后。

两人默契般地乖巧坐好。

何肖一脸满意,把剃发器递过去:“你们谁先来?”

谢湛抢过:“我先来!”

于肆也没跟他抢,而是坐在椅子上,脖子上绑了一块布,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谢湛手里的剃发刀。

谢湛表情狰狞,像个提刀准备宰猪的屠夫,眼里泛着光,歪着嘴角冷笑。

于肆也看出来他眼里那摩拳擦掌的意思,神色冷漠,甚至嫌弃地闭上眼,都不想看谢湛那张欠扁的脸。

谢湛:“……”

靠,特么直接忽视老子?!

谢湛火气直接上来,一手直接扣住于肆的头,剃发刀如耕田的牛,从后颈直接往上到发旋中心,再直直一刀下去。

于肆那一头黑发,直接从中间破开!

显然,谢湛“杀疯了”,紧握剃发刀,毫无吝啬自己那“销魂”的剃发技术,疯狂在于肆头上三下两下胡乱操作,毫无章法和方向。

眨眼间,于肆原本酷炫的发型,转眼就成了狗啃式。

啪嗒一声,谢湛把剃发刀往旁边一扔:“结束,没事老子先走了。”

话毕,拔腿飞速开溜。

于肆似是早就预料到他的意图,长臂一伸,拽住了谢湛的后衣领。

于肆睁开眼,看着镜子自己惨不忍睹的头发,呼吸猛然变重。

姜念也担心于肆会冲动做出什么,立即起身过来,两手扣住谢湛另一只胳膊:“于肆,到你了。”

谢湛瞪大双眼,奋力挣扎:“卧槽,姜念,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老子是你长辈,快放手!!”

姜念死拽着他,不让他逃离的机会,笑得天真可爱:“小老舅,你都说了你是长辈,你怎么还跟一个晚辈计较呢?”

“于肆,我这小老舅……”姜念拍了拍他的肩膀,猛力把他往于肆方向一推,“就交给你了!”

谢湛直接被于肆一手摁倒在沙发里。

“卧槽!姜念,你这没良心的家……”谢湛的手突然被于肆一手掰到身后,痛得他双眼一花,“靠靠靠!!于肆,你他妈敢动我的头,我一定让你横着从这里走出……啊——!!!”

下一秒。

谢湛的头发就成了地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