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乘龙狂婿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乘龙狂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核平鸽

角色:叶宁辛文彬

简介:叶宁从海外归来,本想金盆洗手,却顶替了同名同姓的身份,成为入赘之婿!以赘婿之身,携万千财富,攀临权势巅峰!

书评专区

星球逃亡:前期创意不错,带着星球旅行,中期已经编不下去了,很多物理规则自己都还没清楚,后期科学不够神话来凑。。

小修行:因为不必要的过度渲染主角的慈(脑)悲(残)良(矛)善(盾)情节,原本的粮草看到一半于是成了干粮。原本好好的潘五也顺理成章成了杰克潘又名潘圣父。

欧陆无双马友夫:奇幻版本的欧陆风云,主角是一名来自震旦的旅人,在法兰西宫廷任职时值应发百年战争末期,主角帮助法王赎回了贞德,与勃艮第何谈,即将反攻布列塔尼地区然后,作者就进宫了WTF!

乘龙狂婿

《乘龙狂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医院门口,红色的奥迪稳稳地停在叶宁身前。

车窗落下,楚清妍拿着手机发送消息,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淡漠地道:“上车。”

“去哪?”叶宁有点懵。

“还能去哪?回家!”楚清妍没好气地瞥了一眼。

车速很快,距离也不远,不到半小时就到了家,但到的时候也已经是夜里。

一进门,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就迎了上来,脸色不善地盯着叶宁,看得他浑身发麻。

“妈,你怎么在家呢。”楚清妍冰冷的脸庞终于少许笑容,宛如冰山融化,看得身旁的叶宁微微一愣。

妈?那也就是我丈母娘?叶宁嘴巴张了张,这个称呼有点难以启齿。

但还没等他做好心理准备,楚妈就已经扯着嗓子吼起来了。

“我还能不在家?你给这个废物花了这么多钱,我不在家盯着还能在哪!”

楚妈恶狠狠地盯着叶宁,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

“你说说,自从这个废物来到咱们家,在他身上花多少钱了?酒席请他们那一家子破亲戚就花了一万多,买车买钻戒,少说十几万下去了!”

“这次,东海是吧,坠海是吧,有本事出门玩,有本事自己把医疗费给了啊!你给我说实话,这小畜生这次花了我们家多少钱?我可是听小慧讲花的钱不少的!”

楚妈一边骂着一边还一巴掌往叶宁脸上扇过去。

叶宁躲开了一巴掌,把含在嘴里的妈嚼碎了吐了出去,眼神冰冷。

小畜生?

上一个这么骂他的人,连尸体都成灰了!

“妈,你就少说两句,我在医院上班,有关系可以打折的,花不了多少钱。”

楚清妍连忙挡在叶宁身前,把楚母拦住。

“小畜生!有本事自己赚钱去啊,别在我们家赖着,我们楚家不养废物,还福星呢,我看啊,你家就是跟那个老不死串通好来讹我们楚家的钱,老娘当年猪油蒙了心才让你这小畜生进门!”

“妈,你别说了,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早班要去。”

楚清妍放弃了争执,只感觉满身疲惫涌了上来,无力地摆了摆手,自顾自地走回房间。

叶宁攥紧了拳头,又强忍着放了下来,微微吐了口气,跟在楚清妍的身后。

现在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他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也需要一个身份让自己先安定下来。

“你干什么去!”

楚母猛地一声呵斥,叉腰翘指,环视着宽敞的客厅,一指一点地冷声道:“家里的卫生四五天没弄,你看都脏成什么样子了!给我全部弄干净,弄不干净,就别睡了!”

叶宁冷冷地盯着那个肥胖的身影消失在客厅的拐角,看着这百来平的宽敞客厅,真皮沙发上都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来是真的有四五天没打理过了。

这个入赘的女婿,以前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也难怪会出去找女人玩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叶宁也只能强忍着怒火,扒拉着身前早就给他准备好的拖把抹布,挽着袖子开始干活。

装修豪华的复式公寓,两层加起来至少有两百多平的面积,除了两个房间他没进去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处理了一遍卫生,弄完已经是半夜一点多。

在海水里浸泡,又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叶宁的身体本来就有点虚,这一番体力活干下来,整个人都有点晕晕乎乎,弄到后面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

躺在沙发上喘了几口气,轻柔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叶宁回头一看,却见一身紫色睡袍的楚清妍,双手捧着几件衣服跟浴巾,表情木然地放在叶宁身前,道:“去洗澡,早点睡,别吵到我。”

说完,楚清妍转身离开。

这老婆……好像也不赖嘛?

叶宁洗漱之后,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席梦思上,楚清妍已经躺着睡下,叶宁内心一喜,抬脚刚准备过去。

但刚走了一步,目光扫到床边的地板,却是愣住了。

枕头、毛毯、棉被。

三件套在地板上整齐地摆放着,很清晰地传递了一个信息,这才是你睡觉的地方!

行吧,叶宁也不强求。

有个安稳睡觉的地方就不错了,至少不用整天在壕沟里闻着硝烟散尽之后的硫磺味入眠。

这一觉,叶宁睡得很安稳。

第二天清晨。

一个电话将叶宁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一看,楚清妍已经离开了,床上还残留着许些余温。

“喂……”

随手接通了电话,显示一串星号,极其特殊。

“叶哥……你还活着?”

电话刚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了一个男人惊喜不定的声音。

“废话,老子当然活着,要不然怎么接你电话!”

叶宁也不惊讶,骂骂咧咧地回复道。

“那些狗东西,想要老子的命,下辈子吧!”

叶宁的声音陡地冷下来,一改平日里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说不清道不明的漠然威势从身上流露而出,凶厉的杀机穿透了无线电波,直抵电话的那一头!

张虎臣,叶宁的心腹手下。

“叶哥,我已经在全力调查,很快就能找到幕后黑手!”

“算了,我已经金盆洗手,不理江湖事,你们看着处理就行,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叶宁略微有些疲惫,他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回国内。

放下巅峰权势,只求宁静的生活。

“另外给我解冻安置在国内的资产,先解冻一小部分……动静小点!”

“收到!”

“解冻资产需要时间,先转两千万零花钱过来。”

两千万!

在绝大部分人眼中是一辈子难以企及的恐怖数字,但是在叶宁口中,却跟两千块没什么区别。

就是零花钱而已!

“叶宁!”

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

叶宁推开门,看到的是楚母不怀好意的面孔。

“十几天不见,其他本事没有,吹牛的功夫倒是见涨,还两千万零花钱?不装逼你会死啊!”

这显然是听到了他刚才聊电话的内容。

“有事?”

叶宁根本懒得跟她废话, 反正解释了也不信,何必多费口舌。

“小畜生,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上个月生活费还欠着没给呢,还想不想在家里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