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之寻仙赵照赵四小说怎么看?

小说:盗墓笔记之寻仙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西门小官人

角色:赵照赵四

简介: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长生,这是一个千古的愿望,只是从古至今还没有人能够真正的长生”
赵照,一个普通的考古系毕业的学生,因为老爷子临终交给他的“玉京”慢慢的走直了盗墓下斗的经历
通过盗墓,慢慢的解开了历史的谜团,唐传奇中,人人都羡慕的一段神奇的成仙和佳人“裴航成仙”实际上是一个悲剧的故事,鹿台引火自焚的商纣王,却是为了所谓的护国神兽,最后落的国破家亡,元朝的帝师八思巴为了元帝国延续做了何种的争扎
秦始皇与寡妇清就什么关系,徐福是否取回了长生不老药,太平道最后走向了何方

一切都是为了长生

书评专区

我老婆是大明星:开头就很俗套。女方能编造聊天记录,男方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给大家看不就明白了?

笑傲不群:什么狗屁小说,二流初期,中期,巅峰。是不是还要加个大圆满?

狩猎大清:这傻哔作者为了给日本洗地,全文用日本教科书的编造内容,什么日本侵华不存在,什么日本对中国进行援助,没有侵略,打仗只是误会,呵呵,另外有个满遗疯狂为这本书洗地,这条叫“薛定谔的喵”的狗实在是把我恶心到了, 这条狗怎么说的呢,“割地也割的是清朝的地,不是你大华夏的地。你说那是你华夏的地,你且叫它一声看他应不应?”借用一位书友的回复“按你的逻辑,多数民族骂少数民族天经地义,像你这样的满遗不但不应该回嘴,应该跪舔我们汉族才对。”

盗墓笔记之寻仙

《盗墓笔记之寻仙》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绿色的棺椁

赵照看了看金刚墙上面洞口道:“墓主人死后,通常工匠放下棺椁后,在出墓之前,会将金刚墙封上,而金刚墙一旦关闭了,就绝不会打开,除非一种情况才可能会打开。”

曾进宝立即问道:“那种情况。”赵照叹了叹气,沉声道:“有人进来过。”

三人随着金刚墙的小洞钻了进去,当他们爬出金刚墙,落在地上时,就给就眼前的场景所震惊了,眼前是一个天然的巨大洞穴,有着宽阔的地底广场,而向上一望,不知高约多少,广场中间有三座桥,桥身整体为汉白玉所筑,而桥的前面不远处,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宫殿,宫殿直入那黑色的云宵,整个宫殿看上去庄严肃穆。在这个如此庞大的地底世界,出现如此的宏伟的建筑,是如此的震撼,对三人而言,简直是一种颠覆性的认识。怀着激动和忐忑的心情,脚却向前不自觉的移动,首先渡过了三座汉白玉桥,赵照左右看了下曾进宝和皮猴说:“这是我们所认识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无论是开山为陵的汉唐之墓还是春秋战国的封土陵都是没见过的,这三座桥是风水桥,中间一桥为御桥,只有皇帝的灵柩入葬时才能通过,平时不能通行,两侧为辅桥,平常通行。这肯定是座皇陵,真想知道是那位皇帝如此大的气魄在这里建造的这个地下世界。

三人很快走到宫殿的大门,门是由两块汉白玉巨石凿成、布满门钉的高大宫殿大门前,一种盛气凌人的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大开的,用手一摸,触手冰凉,抬步进入,在手电的光照下,印入眼前的首先是一个开阔的大殿,大殿两旁布满了各种陶俑,这些陶俑以三彩着色,光鲜如新,数百尊兵马仪仗俑及乐队吹鼓俑和执事俑,列队而立,兵弁侍卫、夫役仆从、僧道儒士、太监宫女、宫官执事陶俑,一应俱全。大殿中间是一个石质凉亭,亭里耸立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石碑。门口两边立着两个大缸,赵照走过去,拿出火机伸入里面将其点燃。大殿顶上以石质斗拱和额枋上彩绘进行装饰,壁画布满大殿,全是衣带漂漂,仪态轻盈的飞仙形象,石质凉亭上琉璃彩瓦,整个大殿可谓金碧辉煌、精致华丽。

曾进宝看着眼切的一切,嘴巴张的老大,回个头来,对着赵照说:“赵照,你怎么知道那两个大缸可以点燃,赵照摸了下大缸,看着大缸道:“按照皇陵的设计,里面肯定是有长明灯的,而长明灯都是使用这种超大的缸,里面用“人鱼膏”或者“鲛人膏”做为材料,灯芯使用是金线草绵,说是点燃后可以长久不灭。我还记得有种说法,只是这个是来自《太平御览》,也不见得一定就是真实的,上面说,说秦始皇墓中用的是鲸鱼油,如果从燃料的角度来考虑,鲸鱼膏的说法要比人鱼膏更加可靠,只是大千世界无所不有,历史上多有人鱼的记载,真有这种动物也有可能。”说到这里,赵照抬起头,看着大殿中间的石质凉亭,说道:“我们还是去看一下那个石碑,也许它能告诉我们答案。”说完,快步走向石碑。

石碑上文字弯弯曲曲的的布满碑面,但赵照搜遍大脑也不知道是那种字体。曾进宝却在旁边大声道:“赵照、皮猴我们发了,这个亭子是和田白玉做的。”赵照看了下曾进宝道:“我早发现了,不过怎么办,拿锤子将它砸了带出去?”曾进宝接口道:“对啊,说到我心里去了。”赵照没有好气的笑了下道:“我们进来的金刚墙洞那么小,怎么带出去。”

曾进宝扑的一下坐在地上,神情有些沮丧的道:“哎,看着好东西不能拿,哥心里难过啊。”赵照接口道:“别,进宝,我们这次进来的重要目的是弄清玉牌的秘密,当然,这里只是大殿,后面还的后室才是真正的埋宝的好地方,进去看下吗。”

皮猴接口道:“照哥、进宝,我皮猴本来是想进来知道玉牌是否能卖个好价格。但我皮猴下过几年的斗,不说有百座至少有几十座了,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斗,和以前的斗比起来,以前的斗就像是过家家的小玩意,这次我也想跟着大家,弄清楚这是个什么斗,好涨下见识。当然如果能带一些值钱的东西出去,那就更好了。”说完,皮猴嘿嘿的笑了起来,只是脸上本来就皱,现在一笑脸上的皮肤全皱在一起了。

曾进宝“叭”的吐了一把口痰,用手摸了下嘴巴道:“得,皮猴你都有这觉悟,哥可不会让人小看的。”说完嘴角向上一翘,给了赵照一个笑意满满的眼神。赵照走过来,拍了两人的肩膀道:“好,进宝、皮猴,我们就进去看下,里面的主人是何方的神圣。”

走过大殿,前面又出现一条长长有甬道,只是这条甬道较为宽阔,走到一半时,左右两边出现了两个偏厅,三人停了下,大家看了一眼赵照,赵照道:“这是耳室,通常是专门放陪葬品的,不过,往往放的都是木马兵器一类的东西,而且比较大件,还我们还是先向后殿去吧,一会回来时我们再来看看。”曾进宝和皮猴点点头,跟着赵照继续向前走着,后殿终于到了,抬眼望去,眼前的一幕,却让三人心里发寒,后殿与前殿相较而言要小上一些,后殿里面没有各种陶俑,而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棺材,棺材不是通常见的黑漆色,而是刷成了朱红色,在光照之下,影射出的折光都呈现出一种血色,而在这些棺材的正后方,屹立着一个棺台,上面放着一个巨大的绿色的石质棺椁,虽然有些远,但依然清晰的可以看出上面的浮雕精美绝伦。但这些东西夹杂在一起,却充满一种诡异的氛围。

到了这时,赵照反而心里安静一下来,这种感觉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只是好像一种即定的过程,指使着他来到这里。赵照定了定心神,小声的说:“终于是时候揭开迷底了。”走吧,说完,率先向后面的棺椁走去。曾进宝和皮猴紧紧的跟在赵照后面。走近这个棺椁前,才发现这个棺椁的巨大,满面浮雕上刻着的是各种神仙的场面,可能是墓主人对死后生活的美好向往。而在棺椁的后面放着的是一个巨大的青色大瓶,赵照蹲下身子看了下瓶子,面色惊喜,对着曾进宝道:“这个是魂瓶,是墓主人去世后,由工匠专门为之制作的,通常至少是王公贵胄这样的级别才会有,老百姓的墓里没有类东西的。

赵照看这魂瓶模样估模可能是唐朝中皇室中专用的秘色瓷,而秘色瓷这种瓷器在历史上曾经多有记载,但一直没有人能见过,只到1987年在陕西省扶风县的法门寺发掘地宫时,发现了一批,但都主要是碗、盘还有碟,而瓶这样的器态只有1件,可以说是第二件秘色瓷瓶。

曾进宝一听,立即双眼放光,盯着秘色瓷瓶道:“这东西好啊,哥无论如何都要将它带出去,一辈子就不用愁了。”

赵照起过身来,将注意力放在这个绿色的棺椁上,这个绿色棺椁从材质上看可能是整快硬玉雕琢而成,而且椁盖和椁身浑然一体。赵照对着棺椁,头也没有回的说道:“进宝、皮猴我们开棺。”

曾进宝和皮猴走到棺椁前,三人对着棺椁一角使劲一推,但椁盖却纹丝不动,三人试了半天,还是无法推动椁盖。

“赵照、皮猴这样推可能不是办法啊,哥吃奶的力气都用了。”曾进宝喘着气说道。

皮猴抖了抖瘦小的身躯道:“进宝说的是对的,以前我们下斗,见着都是木棺,将几个棺钉拔掉后,一推就开了,但这个是石棺,可能下面咬合着,推是不行了。

赵照点点头道:“皮猴,洛阳铲还在吧,我们到边角去撬。”皮猴将洛阳铲拿了过来,将铲尖放进椁盖和椁身中间,三人一起用力,只能见一声响后,椁盖缓缓翘起,三人大喜,又是一阵猛力,椁盖慢慢的打开了。大家接着用力,终于将椁盖从椁身上顶了下来。

大家快速走近棺椁,向里一看,里面有一个木质的棺材,和散落在外面棺材一样,都是朱红色,只是上面用金粉描着各种花纹和符纹。皮猴看了下棺材道:“这样就好开了,然后跃到棺椁里,踩在棺材上面,从身上摸出一个铁质的东西,对着棺材一阵敲敲打打,手里就多了很多根棺钉。曾进宝在旁边看着笑道:“皮猴,你还有这一手哦,不错。”皮猴抬头皱起面皮笑道:“也就会这几招,没什么,下面我将棺盖勾着,麻烦进宝用力吊起。”

棺盖已经勾上,赵照和进宝用力向上将棺盖吊了起来,将头伸进棺底,眼前除了一个玉质的器物外,空空如也。曾进宝有些失望道:“怎么没有金器,赵照,是不是你说的有人来,已经将东西拿走了。”

赵照摇摇头道:“不会的,从棺椁的情况来看,这个棺椁肯定是没有开过,好了,皮猴,你将下面的东西带上来。”

看着眼前的东西,这是一个有汤碗大小,用白玉做的杵臼,当赵照接过时,立即感受到这个材质和怀中“玉京”材质是用的同一种材料,只是这个白玉杵臼整个素面光洁,没有任何花纹和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