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郭冬儿医统天下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医统天下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永恒

角色:龙腾郭冬儿

简介:好男儿,自当醒掌天下权,醉卧温柔乡
且看,华国最年轻的脑外科博士龙腾,在穿越到大盛帝国一个身世成谜的少年身上后,如何在帝国明争暗斗,一步一步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势力
然后在一群热血兄弟的追随之下,屹立于大盛帝国的权利巅峰,横扫六合

书评专区

大唐第一狠人:见仁见智

主神的自我修养:谁把自己的幻想日记本发出来了,就是添加一个主神书名。全文无爽点,也是醉了。能做到这么平淡的像写日记一样,也是没谁了。毒草

华夏立国传:每章写什么引言摘述??冲这就出戏。把主角介绍得好像伟人一样,可惜在和平年代就是个运动员,去了古代居然成为领导。古人傻还是现代人聪明?

医统天下

《医统天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初见紫衣女(下)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一年,又结合了这个躯体主人的全部意识,龙腾对身处的这个世界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了解。听闻司空不平的身份,眼中也掠过一抹讶然,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司空不平握着剑柄踏前一步,辑指喝道:“薛刚烈,马上放开郡主,不然我让你脑袋搬家!”

“嗖”,薛刚烈一抬手,一支袖箭就从他的袖口毫无征兆地射出,飞向司空不平所处的位置。

在周围围观群众下意识发出惊呼时,司空不平毫不惊慌地拔剑、拨箭、还剑入鞘,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众人只觉眼前一团白光闪过,司空不平就已经磕飞了射向自己的袖箭,而他的剑,又稳稳地插入了剑鞘,就仿佛从来没有拔出来过。

“好身手,不愧是十大名捕。”薛刚烈一边称赞司空不平的身手,一边把紫衣女子拉到自己的身前。同时又向身后射出一把飞刀,逼退一名想要偷偷接近自己的骑士。

飞刀洞穿了那名骑士的手腕,骑士手中的马刀也跌落在地上,伤口上的血随着骑士的后退滴落一地,显得触目惊心。

薛刚烈又把手中钢刀架到紫衣女子的脖子上,紫衣女子白皙的脖子上随即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红色割痕。

司空不平吓了一跳,喝道:“薛刚烈,有话好说,你不要伤害郡主。”

薛刚烈怒吼道:“不要再靠近我。老子犯案无数,如今又劫持了肃王千金,早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不要逼我。你们要么放老子离开,要么老子就和这漂亮郡主同归于尽。黄泉路上有她相伴,也不枉此生了。”薛刚烈说着低头凑在紫衣女子的发间深深吸了一口气,邪笑道:“郡主用什么脂粉?好香,好香……”

薛刚烈的这番话,让周围的骑士又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司空不平也是眉头紧锁,谁都知道肃王在大盛的地位,要是让郡主有任何的闪失,别说前途不保,肃王一怒之下把他们这些营救不利的人抄家灭族都是有可能的。

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司空不平皱了皱眉,挥手示意身边的骑士把围观的众人赶开。

一名骑士拍马上前,最先来到离得最近的龙腾和火燚身旁,长矛一指两人,喝道:“不要看了,各自回家去。”

火燚撇了撇嘴,高声道:“抓贼不行,欺压百姓倒是一把好手。”

马上的骑士闻言大怒,挥起长矛向火燚抽来,喝道:“小子大胆!”

“小爷的胆子一向大得很。”火燚单手握住他刺来的长矛,使劲一撅,马上的骑士便飞了起来,一直飞过两人的头顶,摔在了地上。

那骑士摔了个灰头土脸,揉着酸痛的胳膊起身,虽然诧异于这个山野少年的力气,可还是把自己吃亏归结于一时大意。恼羞成怒之下抽出腰间的马刀,又向火燚冲来,嘴里还骂道:“小杂种,要造反吗?”

听到他的喝骂声,火燚面色一寒,也没有回嘴,侧身避开他劈砍而来的马刀,然后顺势一掌击在他的肩上。那骑士大叫一声,再度跌飞出去,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嘴里还喷出一口鲜血,挣扎了一下想要起身,可是感觉浑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怎么都爬不起来,又跌到了地上。

那骑士想要呼喊同伴,可是除了包围薛刚烈的那几个,其余人都按司空不平的吩咐去驱赶行人了。但是也收效甚微,这里民风剽悍,武风盛行,成年男子几乎个个习武,并不惧怕官兵。

司空不平见已经有骑士跟百姓动起来手,而且围观百姓越来越多,怕耽误了解救郡主的大事,也就不再理会那些围观的百姓,把手下的骑士全都招了回来。

司空不平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开口向薛刚烈说道:“薛刚烈,开出你的条件。”

薛刚烈瞪着血红的双眼,开口道:“四匹快马,一万两大盛钱庄的银票。”虽然他知道肃王郡主的性命就是百万两银票也值,但是要的多了司空不平一时是筹集不到的,而自己又等不起,所以想了想只要了一万两。

薛刚烈顿了顿,挺直腰板继续道:“司空不平,我劝你不要耍花样。事是官家的,命可是你自己的。要是我大哥薛洪烈知道我死在你手上,我保证他会屠你全家。”

司空不平闻言大惊,薛刚烈口中的薛洪烈是关外悍匪,手下有一万多马贼,为人凶残毒辣,据说所过之处都是鸡犬不留。却没想到居然是薛刚烈的哥哥。

就在司空不平神情渐渐凝重的时候,远处的一个男子也皱起了眉头。一个骑士恰好注意到了他的样子,那是一个白衣胜雪潇洒不凡的中年男子,他在听到“薛洪烈”三个字后就转身悄然离去。

看到司空不平凝重的表情,薛刚烈更是得意,继续喊道:“司空不平,赶紧去准备我要的东西,不要自误。”

在薛刚烈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恰好把紫衣女子的脸庞转到了龙腾所在的方向。龙腾顿时浑身一震,如遭雷击。

倒不是那紫衣女子的美丽让龙腾震惊,纵使他见到天下绝色,哪怕是西施再世,褒姒复生,龙腾也不会心动。可是,那紫衣女子的容貌,居然和郭冬儿一模一样,教龙腾又怎能自已。

龙腾下意识地踏出一步,大声叫道:“冬儿!”

“什么?”火燚看着一脸迷惑神色的龙腾疑惑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龙腾的这声呼喊吸引了过来。

龙腾再次踏前一步,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涔涔而下,从颤动的嘴唇里挤出几个字:“是你吗?冬儿。”声音凄苦,令人闻之鼻酸。

火燚一时间有些发愣,不明白龙腾这是怎么了。不过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龙腾上次力战群匪受伤昏迷了几个月,醒来后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时常出惊人之语,性格行为也跟以前大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