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神殿⠀(周宇周伯松)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诛神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孤风苍焰

角色:周宇周伯松

简介:【此书杀伐果断,不墨迹,不水文,不憋屈,一路爽到底

七年前,他遭人陷害,一夜之间被灭满门
七年后,封王加冕之日,他执意归来,只为复仇
我夜北,神、亦可诛之
杀我父母,辱我妻女者,我定灭你全族!

书评专区

库洛牌的魔法使:看了前10章,真的受不了满屏幕的卧槽和感叹号!!!!这主角仿佛个智障,脑子在生死时刻(被一个丧尸追了好几章)在想七七八八的东西,如果是生死大恐怖面前的思维发散也就算了,你特么想这些东西想了好几章!!!这还是正常人么?别人说这是搞笑,但说真的,我没有笑到,反而尴尬的不得了!剧毒,我欣赏不来,告辞

开海:文笔尚佳,描写生动,考据详实。可以看出作者历史功底相当强,历史种田文又多了一篇佳作,在日渐凋零的历史分类中真是难能可贵。不过主角过于重视先进装备的作用,一门心思想靠着先进火器灭敌。个人觉得前有戚家军这个当时最强模板在,弄到戚继光的兵书也容易,为什么不贴合实际先立好自己队伍的规矩和纪律(而不是乡现在这样子事后惩罚)。这东西可是越早弄越好的,越到后面也可以越见效果。回过头,我觉得作者写的挺现实的,可能金手指开的少了点,不过我喜欢。加上给主角安排在广东起家,清远、韶关、广州、澳门太熟悉(老家赣州,去深圳这几个地方比较熟),既有新鲜感也有熟悉感,所以希望作者加油吧!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主角不装逼作者不会写系列。

诛神殿⠀

《诛神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夜北!”苏简兮一声娇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爷爷当年就是为了救你,苏家这么多年来才被顾家处处针对打压。”

“你在外边待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回来?居然还主动联系顾家?”

“你这是在送死知道吗?不但自己送死,还彻底连累到我们苏家。”

苏简兮一口气说出心中怨气,认为夜北这么做简直是不可理喻。

自己和爷爷顶着烈日等你半天,你就这么报答我们?

“就是,没本事还在这装什么装。”

“别去管他,一会顾家人到了,这家伙就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哎,就不知道顾家一会来人了,会不会连我们一起收拾了。”

“都是这夜北!”

……

众人众说纷纷,门外已然听到阵阵汽车轰鸣之声。

寻声望去,足有十辆路虎停在庄园门外。

“啪。”

“啪。”

车门打开,数十名黑衣保镖同时下车站在车外。

一名保镖打开其中一辆车门,一名三十岁左右,梳着大背头戴着墨镜的青年缓缓走下车,掏出一根雪茄含在嘴里,旁边一名保镖迅速掩手点燃。

青年名叫顾泽浩,乃是顾家家主顾长风的长孙,在顾家颇有权势,隐隐有当家做主的势头。

苏万山脸色阴沉,他没想到顾家来人如此之快,来的还是顾泽浩。

“嘶……呼……”

“呀……苏老!”顾泽浩吐出一口烟,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朝苏万山走去。

走到苏万山身边,道:“您老人家还健在呢?”

“放肆!”苏万山一声沉吼,“你父亲在这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这个后辈,居然毫无礼数。”

“是是是,苏老教训的是。”顾泽浩一脸痞相,“可今夕不同往日了。”

“叫你一声苏老已是给足你面子,你们苏家这几年是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若不是我爷爷顾及多年情面,这京海之内,还会有苏家?”顾泽浩说完,一口烟直接吐在苏万山的脸上。

可下一秒,突如其来的一掌直接将雪茄拍进他的嘴里,强大的惯性直接顺着喉咙冲进肚里。

“嗷!!”

顾泽浩刚发出一声惨叫,紧接一拳直击下巴,让他嘴巴猛然闭合。

牙齿皆被震碎,含着血渍四下飞溅。

“唔!!唔!!”

顾泽浩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捂着肚子,疼的原地直蹦。

“老大!”

顾家保镖大惊,蜂拥而上,把顾泽浩围在中间,刚才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压根没有丝毫反应,更没料到在这京海,会有人如此大胆,动顾家的人。

“滚开。”顾泽浩说话漏风,猛然扒开前方保镖,恶狠狠的盯着夜北,刚才就是他出的手。

“夜北!果然是你!你他妈的居然敢回来!”顾泽浩目光阴寒至极。

当年顾家千金被人强上,虽说顾家严命封锁消息,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还是成为京海无数街头巷道里的谈资,让整个顾家足足蒙羞了七年。

“给我弄死他!”顾泽浩面目狰狞。

数十名保镖闻声而动。

“谁敢!”苏万山一声怒吼,苏家保镖挡在二人面前。

双方对峙,顾泽浩捂着漏风的嘴率先道:“老不死的东西,我是不是给你脸了!既然如此,今天就连你们苏家一并给灭了!给我上!”

顾家保镖抽出甩棍挥舞而上。

“完了……”苏家众人面如死灰,他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如今的苏家根本没有跟顾家抗衡的能力。

“滚!”

夜北一声低沉,伴随着一股无形威压,瞬间席卷而出。

周围树木尽数折断,顾家数十名保镖倒飞而出,一时间漫天人影。

苏家众人一个个瞠目结舌,仅凭一字便震退数十人,这是何等的力量?这是人能做到的?

“武……武者!!”

顾泽浩惊呆原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普通人不知道武者,可他却在清楚不过。因为他的爷爷便是一名武者,这也是顾家能跻身于京海第一家族的主要原因。

武者,轻易间断石裂碑,普通凡人根本不可匹敌。

“你,你要干什么,不,不要杀我。”看着夜北一步步逼近,顾泽浩吓得瘫软在地。

父母那夜也是这般的绝望吧。

夜北心中一阵刺痛。

从吕中原腰间抽出战刀,仰天长望,悲从心起。

“不,不要杀我……”顾泽浩见夜北手握战刀,吓得脸白如纸,眼见刀落,急忙喊道:“不要杀我,我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

战刀戛然而止,从戎七年,他从未与任何女子有染,何来的孩子?

看到对方不信,顾泽浩急忙补充,道:“七年前的那夜,你和那个贱,哦不,和顾沫离之后,她便怀孕了,后被逐出顾家,后来生了个女儿。”

夜北瞬间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那夜,他的确和顾沫离有了肌肤之亲。

除此之外,这七年中,他从未碰过一个女孩。

“她们现在在哪!?”是真是假,他要当面问清楚。

“在,在明海路的一家花店。”顾泽浩眼见有活的希望,急忙答道。

话音刚落,夜北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顾泽浩大口喘着粗气,身上衣服早已被汗浸透。

“啊!!我的腿!!”

一声惨叫,顾泽浩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双腿已然齐刷刷断裂,骨肉可见,身体身体不受力的歪倒在地。

如此血腥的场面吓得众苏家小姐双手掩面尖叫。

“爷爷,这人到底是谁呀!居然真敢动顾家的人。”苏简兮紧捂着双眼,吓得花容失色。

苏万山望着夜北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他回来的时候,便是顾家灭亡的时候。”

“别说一个小小的顾家,就算整个京海,他身边随意一人,便可轻易踏平。”

“他,就是一个神话。”

苏简兮震惊,他真如爷爷所说的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