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九叔去盗墓韩烨齐铁嘴小说怎么看?

小说:带着九叔去盗墓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百叶弦

角色:韩烨齐铁嘴

简介:*老有人逼我成神怎么破*
*硬把盗墓世界玩成玄幻游戏*
*带你见识一路开挂的人生*
韩烨发誓,他只是想在高考后放我自我一下,可……可一转眼,怎么就出现在一个矿山墓穴中?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神王系统,逼他集齐十万积分,非要他成神不说,这个自称“林正英”的傲娇魂魄又是怎么回事?偷渡客啊?

书评专区

修仙有属性:越级几率千万分之一;第二次越级几率100万亿分之一;第三次…吓坏了吧

在下壶中仙:不能更NC了,一力降十会,和女人打架被当成狗打,还技巧,你去找个顶级女兵去赤手空拳打泰森试试,泰森不用技巧能不能抗住他两拳,写的什么狗几把玩意真的服了,前文钢板都被干弯了没事,后面一脚踢成残废,可真牛逼,喜欢给女人当狗是吧,呕

和巫妖同僚的学术聚会:2020.8.23刷,进度104章优点:网文奇幻版哈利波特,主角身为类中世纪的异界中的医学生,在医学院因宗教打压原因关闭进而收到一所神秘学校邀请函,轻松的校园生活,古怪的朋友,兴致各异的学者。读起来颇为有趣缺点:这类轻松校园向小说可以一口气读读完,就是缺乏追更的动力。

带着九叔去盗墓

《带着九叔去盗墓》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韩烨下到一半,突然瞥见昏暗的墙壁边缘似乎长着一张人脸,人脸微动,一阵幽幽的啜泣声随之入耳,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哭诉。

任是韩烨阅人无数,以前打工遇到的也不过是些凶神恶煞的客人、薄凉无良的老板……都是人,不是吓人的“东西”。

所以哪怕心里做足了准备,真的看到墙上的人脸时,韩烨还是心头一凉,手一抖,松开了绳子。

然而,就在他失重掉下去的刹那——

一股柔和的力道突然托了他一把,让他得以安然落地。

洞底的机关被触发,张启山等人刚刚解决了一波危机,并未注意到他这边的状况。

韩烨却面色古怪地抬头看了一眼。

刚才他从至少二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却什么事都没有。

难道是系统救了他?

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冷哼。

“那个系统诡异得很,你若把性命交付到它手上,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喽。”

这声音偏中性,但听得出是男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徘徊于脑海,使得韩烨心下一惊,有点愣住了。

怎,怎么还有个声音?

还没想明白缘由,却又听这声音道——

“小子,我看你五官端正,山根隆起,且双目有神,眼神内敛,可见是个心性坚毅,冷心冷情之人,额头又是传说中的隆眉额,将来必定有大作为,怎么样,要不要做我的徒弟?”

一通天花乱坠,仿若神棍般的胡吹乱夸,韩烨在一开始的吃惊后,很快镇定了下来。

他在脑中问,“你又是谁?”

“呵呵。”那声音不由带了点云淡风轻的睥睨,“吾乃赫赫有名的一代捉鬼天师,林正英。”

林正英?

这名字韩烨倒听过,可……

他面无表情,“你跑错片场了,我这里是盗墓空间,隔壁才是演僵尸片的。”

大概是他的态度太冷淡,原以为会得到小朋友崇拜惊呼的林正英不由顿了顿,语气多了点不满,“僵尸怎么了?盗墓还起尸呢,看不起谁啊。”

然后又端了起来,“奇门三才,以天为根,以地为传,以人为变,以神为志,世间事万变不离其宗,你怎知我派的秘法就不能用于盗墓?”

韩烨一听,抱着一丝希望问,“那你派的秘法,能让我回家么?”

“回家?”林正英的声音飘了一瞬,轻哼道,“你就这点志气?”

话外音就是,不能。

韩烨有点失望,面色却很淡,“那就算了。”

“嘿,你这小子。”脑中的声音有点急了,“你就不想修仙?不想长生不死?不想美人在怀?不想拯救世界?”

“不想。”韩烨直白地拒绝,“我早过中二期了。”

被他呛了一下,林正英喃喃道,“你小子当真无趣,旁人费尽心思地想得我传承,你却一口拒绝,果真是无知者年少轻狂啊……”

也不知道到底是损他呢,还是损他呢。

而在这时,张启山大喊道,“都别乱动!这墓室之中全是丝线,一旦碰到,就会触发机关!”

韩烨果断朝他们靠了过去。

脑海中,林正英还在喋喋不休地抱怨,“唉,时代变了,我怎么就没碰上个热血少年呢?”

韩烨神色未变,“热血少年多的是,您老还是找别人去吧。”

“我若能出去,何至于……”林正英愤愤地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仿佛在引诱他问下去。

然后就能顺势道明种种苦衷和原委,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心甘情愿地拜他做师父。

可惜,韩烨的注意力已经被玄关口处的众多雕像吸引了。他敛了心神,不再管脑中的声音,见张启山带人往前方的墓室通道走去,不由冲他们喊道,“等等!”

这段剧情算是老九门的高潮部分了,韩烨记得还算清楚,前方的通道里布满有毒飞蛾,连着一座庙一样的墓室入口,张启山等人几经波折后得知了矿山的真相……可问题是,他们这次下墓,并未找到真正的人形墓,出去“宦海浮沉”了一番,才最终回来,找到了那块陨铜。

而韩烨恰好在看剧的时候,抱着找茬的心态研究过矿山地图,他记得这个洞的某处连着一条直通墓底的矿道,远比他们后来走的那些通道要安全便捷得多。

听到韩烨的喊声,离得不远的齐铁嘴立马回了头,“怎么了,表舅?”

而前边的张启山等人也转头看他。

韩烨道,“从这个墓的设计来看,这条通道不是唯一的路。”

闻言,齐铁嘴扫了眼昏暗的洞壁,奇道,“你是说,这个洞里还有其他出路?”

韩烨点点头,指着玄关口处的雕像,“这些雕像应该是用来吸引注意的,让人自然地顺着这条通道往里走,但我觉得,这里还有其他路才对。”

张启山折回几步,环视了一圈四周,并未发现什么出路,便淡淡道,“这只是你的猜测。韩公子,这个洞机关重重,我们还是不要多做停留的好。”

然后示意众人继续往前走。

齐铁嘴也冲他道,“表舅,我们走吧?”

韩烨心头无奈,暗暗叹了口气。

他一个莫名出现在矿山里的人,想得到老谋深算的佛爷信任,的确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里,他跟上了大部队。

通道很长,遍布着蜘蛛网一样的东西。

“不像普通的蜘蛛网。”二月红边走,边提醒大家,“离得远一点,免得……”

话音未落,走在前面探路的亲兵脚下一崴,手臂磕到了墙壁上。

几乎是瞬间,无数白丝从墙壁里喷出来,将那人整个人裹住,他连呼救的功夫都没有,便被包成了一只茧的模样。

白茧鼓动了一下,旋即里面响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响。

“别碰这个茧!”

随着二月红一声惊叫,另一亲兵救人心切,已经拿着匕首刺入茧中,试图割破白丝,将同伴救出来。

然而,白茧被割破一条裂痕,里面的人却突然睁开全是眼白的眼,一张嘴,无数飞蛾疯狂地扑涌而出。

“啊!”

救人的亲兵被咬了好几口,痛苦倒地,抽搐了几下就没反应了。

“快跑!”张启山边往后退,边接过副官手中的火把,沉声道,“用火把它们赶跑!”

飞蛾扑火,化成灰烬。

然而,墙壁里更多的飞蛾感受到动静,加入到这场盛大的凶狠追逐中来。源源不断的飞蛾追着他们,大有以身覆火,让同伴撕咬入侵者的架势。

这种场面,韩烨也是头皮发麻,完全颠覆了一开始对这个任务不难的看法——

怎么就不难了?

要想找到陨铜,还得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