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神医保镖(江彦叶梦琪)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大小姐的神医保镖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良辰君

角色:江彦叶梦琪

简介: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纯洁少年,却用一根银针将富家刁蛮任性的大小姐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却不料,从此之后他便成为了这大小姐的私人医生兼保镖
而且还是很贴身很贴身的那种……看我如何成为一代神医

书评专区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曲线救国续集):明明不是一本搞笑的书,但我记得我当时看这本书的时候是很欢乐的,大概是因为这个名字很好玩。主角买表和投靠洋鬼子获得第一桶金然后各种碾压太平天国和我大清当时看的很开心,至于里面的思想之类的,大概看完就忘了

知北游:知北游(作者:洛水,字数:182.6万字)题材:仙侠 后宫 经典男主:林飞的父亲是落魄的秀才,教会林飞许多道理的同时却不能给他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被当做灵媒带入北境,遇到注定将牵绊他一身的三大美女:海姬,鸠丹媚,甘柠真。林飞作为龙蝶的转世,必须提防被龙蝶吞噬,并寻找吞噬龙蝶的机会;作为天命之子,受天命的眷顾而成长迅速,历尽万难终于迈入知微。最后得到道轮的传承,将情欲之道修之巅峰,最终以道心让龙蝶诚服,二者融合,突破知微。情节:S+文笔:S++感情:S++人物刻画:S++新意:S++压抑度:A-总评:S++评:如果有人问,我的立场是什么?一句话,只要你和我一样吹《极品家丁》和《知北游》,我们就是好兄弟。下面附一首诗、一段原文,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人看这本神作。(我不吹了,吹不动了)雷:第一人称诗:风云洗剑登高楼,少年北去歌不休。鲲鹏山上看风雪,九重天里岁月稠。飞扬一点浩然气,执着几度尔雅秋。清虚风光独我阅。红尘天里醉悠悠。柠真莲花临碧水,海姬金甲丹媚鸠。楚度临崖衣近月,潮戈无量刀锋留。黄泉隐没龙蝶影,竹帘绣帐丁香愁。方见晏采称名士,更忆拓跋真英雄。公子黛眉相与争,无颜闲鹤蒿莱游。大道残篇出洛水,半部天书知北游。知北一出天下尽,世间万书皆应羞。今日终得完本讯,幽幽此生再无求。文: 白云悠悠,海浪滚滚。我流畅舞动手足,挥洒自如,雪白的莲衣轻扬,仿佛要乘风飞去。 “飞扬飞扬, 踏一路的尘霜。 总有一剑寒光。 染白你的鬓。”甘柠真立在雪莲中忽然击剑而歌。 歌声清冽像一抹山巅上最洁白的寒雪。 “飞扬飞扬, 看不见前人, 也没有来者。 誓要上穷碧天斩龙, 也曾下追黄泉揽月。 如今容颜, 休谈对镜梳妆。” 悠扬的箫声倏地响起,不知何时海姬和鸠丹媚跃出了海面。海姬摸出了一管金箫,伴随着甘柠真的歌声婉转吹奏。鸠丹媚妩媚一笑,飘然落到我的面前,手臂轻扬与我对舞。 “飞扬飞扬 光阴似箭 莫问昔日为谁飞扬。 一醉抬头梦回, 只剩下三千弱水流淌。 飞扬飞扬, 岁月挽留了你, 你却被岁月遗忘。 听一声剑鸣, 还望道一声莫忘。 听一声剑鸣, 还望道一声莫忘, 莫忘。” 歌声嘎然而止,箫音袅袅飘散在蓝天碧海间。鸠丹媚腰肢向后弯去,以一个曼妙的姿势静止不动。我的九十多种魅舞刚好在这个时候舞完。 海风轻拂,所有的人都不说话,静静地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寂静。 夜晚的大海十分平静。 黑黢黢的海面上波浪泛出一道道闪闪光的白练。 金螺随波荡漾,我摸摸鼓胀的肚子,红磷鱼和七彩牡蛎真好吃,鲜得我舌头都快吞下去了。 美女们都已经休息,我站在螺尖上,望着她们白天的一幕幕闪过眼前。 在我被水睛斑鲨兽勒住的时候她们的焦急,在我学会魅舞后她们的喜悦。在我们四人歌舞曲散时一起分享的宝贵沉默。 她们为我担忧,也为我高兴。也许这一切不过只是因为轮回誓约。但就算是这样我也已经很开心很感激。 因为那一刻我不再是无人理睬的洛阳流浪儿。那一刻我有人关心。那一刻我真的真的很快乐。 清新的海风潮湿而温暖,连绵的涛声是最甜美的梦。 繁星灿烂嵌在夜空。 我站在螺尖上,仰起头,面对璀璨的星空张开了双臂。 风迎面吹来。 我的目光与星光对视。 生命是这么美好。原来我的生命也可以这么的美好。 也许有一天她们会离开我,就像遗忘一段岁月。那时候我又会变成无人理睬的流浪儿。 但已经足够。 我有过已经足够足够。 听一声剑鸣, 还望道一声莫忘。

我的女神:一部让人觉得挺可惜的小说。周行文的文笔毋庸置疑,笔下的人物塑造也非常有个性。本书前半本卖情怀卖的非常有味道,以一个普通懦弱的中学男生在天降美女的帮助下逐渐成长成熟。看起来比较俗气的段子,但是周行文对于人物成长描写的非常细致,其中主角的感悟和转变,周遭日常的编写都给我产生青春的追忆和向往。然而随着小说篇幅的不断扩张周行文似乎迷失在小说的定位上了。他似乎既想写情怀又想写爽文,可结果却是情怀越来越平淡,而爽文却一点都不带感甚至拖泥带水,无趣之至。另外本书虽然女性角色普遍描写不俗,但是灵魂人物苏小轻却因为作者刻意压伏笔,个人魅力始终无法宣泄,过于神秘导致剖析太浅,而最后真相大白反倒是没有激情了,干草。

大小姐的神医保镖

《大小姐的神医保镖》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大马猴

“哟!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呀?折煞小弟了!快起来快起来!我不怪你就是了!”江彦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往后退了两步,不过他的眼神里分明流露出了得意。

小样,想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叶梦琪和蓝诗鸢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江彦,她们没有想到,江彦的银针不仅能够医人,还能伤人!

壮汉分明就是因为被江彦的银针插到了什么穴位上,这才会突然跪下!

壮汉也是一脸的惊骇,他也想起来啊,可是他倒起得来啊!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但就是难动分毫,还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你他妈动了什么手脚!快把老子放开!”

江彦一脸无辜的样子:“你朝我跪下把我吓到了我都没说你,还反过来污蔑我?是不是没钱花了?可是我也没带压岁钱在身上……”

“啊!”壮汉使劲的瞪着江彦:“好!咱们两个之间的梁子算结下了!敢惹我孙友林!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会的,我胃口大的很,盘子都能舔的一干二净。”江彦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个大块头,都这般田地了还好意思在这里放狠话,恐怕吃下去的饭都用在长身体上了。

的确,两相对比之下,江彦足足比这个壮汉要小了一圈,甚至看上去有一些单薄,但就是单薄的他让壮汉连动一根手指的能力都没有。

“梦琪姐,他说我们两个像猪一样舔盘子呢!”蓝诗鸢“恰好”的发现了江彦的言外之音,在一旁跟叶梦琪在那里咬耳朵。

“你们几个,干什么?!不进学校!”

叶梦琪刚想要发作,便看到了远处跑过来的身影,转身拉起蓝诗鸢就跑:“大马猴来了!可别被他抓住!”

江彦虽然不知道叶梦琪嘴里的大马猴是谁,但看二女像惊兔一样的反应也知道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他这才是第一天上学,可不想惹下什么麻烦。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江彦“善意”的问候着孙友林,两只手作势去搀扶他,同时悄悄把自己的银针取了回来,藏在袖子里。

“小崽子!你受死吧!”

好不容易重获了自由,孙友林气的眼睛通红,碗口般大小的拳头朝着江彦就砸了过去!

江彦连连后退,眼里现出惊慌:“你这人,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怎么这么对我?”

看似慌张,但他刚好避开了孙友林的拳头。

“孙友林!又是你惹事!是不是想背处分了?!”

这时,大马猴也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气的一拳就打在了孙友林的后背上:“不要以为上大学就无法无天了!”

“大……不是……马主任,他欺负我!”孙友林这个委屈,打江彦没打着,反倒被教导主任一顿数落!

“谁欺负你?!你以为我这眼睛是摆设?我明明看到你想要打人!”大马猴又给孙友林来了一下:“快滚回去上课!要不然我去找你导员!”

“你小子给我等着……”孙友林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进校门,他可不能背上处分,那样他老爹非得揍死他不可!找了多少关系才把他塞到临大?

“你是哪个班的?不上课在门口闹什么呢?”大马猴狠狠的瞪了江彦一眼。

“马主任,您好,我是新转过来的学生江彦,正打算进去报道呢,看到孙同学身体不适,所以想要先照顾他,他可能是受不了身体患了病,所以恼羞成怒了吧?”

江彦摆出了一副谦逊的样子,他最善于对待这些长者了,没办法,都是老头子锻炼出来的……

大马猴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好像很久都没有学生对他这么尊敬了,他清了清嗓,双手背在后面:“江彦,嗯,好样的!来,我带你去报道!”

“那就麻烦马主任了。”江彦露出了纯良的微笑,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大马猴的身后。

正是上学的时候,校园里热闹的很,江彦不停的四处打量着,怪不得叶沧澜要把他的女儿送到这里读书,不仅校园环境好,而且设施齐全,一看就是重点大学。

关键是,这里的小姑娘都特别的时尚,最显眼的标志就是裤子短的不能再短了,一眼望过去,全是白花花的大腿!

看来以后有福可享了!江彦情不自禁的咧开了嘴。

别看他心里想的龌龊,脸上的笑可是纯良无比,就像是一枚小正太。

本来江彦长的就不差,长时间脱离校园生活的他有一种纯天然的清新气息,与那些老油条相比,他显得格外打眼,再加上他是跟在大马猴的身后,很多路过的学生都朝着他行注目礼,江彦一一以微笑回应,不过心里想的是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跟着大马猴来到了十二楼,校长的办公室就在这里,幸好有电梯,要不然江彦非要撂挑子不干,他这个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懒。

以贪图享乐为荣,以刻苦奋斗为耻。

“一会见到校长尊敬一些,我说什么你听着点。”到校长办公室门口时,大马猴格外嘱咐道。

江彦收敛心思,认真的点了点头,大马猴这才满意的敲响校长室的门。

“请进!”屋子里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江彦跟着大马猴推门而起,屋子里有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浇花,身材稍稍有些发福,白衬衫塞到了裤子里,除了裤子提的稍稍有些高,还是颇有一副领导者和学者的样子。

“马厚,有什么事吗?”

江彦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个马主任叫马厚,怪不得叶梦琪要叫他大马猴呢,也不知道这个马主任的父母给他起名字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偏偏他还是一副吓人的样子……

“校长,我在上班的途中正好碰到了新来的陈同学,怕他在咱们校园里迷了路,所以亲自把他带了过来。”马厚身体稍稍前倾,脸上堆满了笑容,这笑容让江彦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