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名花录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大唐名花录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希公子

角色:青衣木子凡

简介:一曲大唐风流,两条峰峦山河
一曰庙堂,一曰江湖
荡不尽天下恩怨,扫不清乾坤情仇

书评专区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你不如改名叫《蒸汽时代的狗奴才》

超级副本:N……文,看在有点新意勉勉强强能算干粮

多元宇宙的异位面来客:各国有和民营电影公司纷纷接到政治任务,下半年由广电提供剧本投拍多部电影,于是明年中国人就占领宇宙了。

大唐名花录

《大唐名花录》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杨家来人

二人言下之意,无异于说木子凡出身贫寒,哪里有能力拥有这柄折扇?

“此扇是我爷爷给我留下的,不信,你可以去春满楼问,任谁都知道,这柄折扇是我的。请把东西还给我,否则,就算死,我也不会帮你们再做任何事情。”

她的口才可比扬心儿要好上许多,一下就戳中了木子凡的弱点,唯一能作为证明的,也只有春满楼的人了。

张幽然跟木子凡接触也就这些天,对他多少也有几分了解,知道他十分惜命,如今却不惜以死威胁也要拿回这柄折扇,倒是真不像是在作伪。

“既是你的,我们自然不会强夺。”

她随即点了点头,甩手将折扇丢还给木子凡。木子凡手忙脚乱地接住折扇,左右翻看一番,没有发现折扇受损,他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连忙珍而重之地将折扇贴身藏好。

“我们虽然对你下了毒,可是这些日子也没有薄待于你,你只需要帮我们办好今天的事情,我们自会给你解药。”

眼见木子凡如此重视此扇,张幽然对他的说辞又更相信了几分,待他收好折扇又开口道:“另外,我们还会赠予你百两纹银,作为帮忙的报酬,你看可好?”

“幽然姐姐,看你这说的什么话?能帮到二位国色天香的神仙侠女,这是小子多少年才能修来的福气,小子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了!”

拿回折扇,还在扬心儿面前发泄了这些天郁积的怨气,木子凡之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早已消退,这会本还有些后悔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要这两位勾魂罗刹一恼火,不给他解药,那他真哭都来不及。

结果,现在这两位不仅给他解药,还准备给他百两纹银作为谢仪,他眼睛都亮了,他在春满楼从年头忙到年尾,到手的银钱都不够一两,一百两银子对他来说简直是笔天大的巨款,砸得他都有些昏头转向了,脸上立刻堆满了谄媚的笑容,就差把自己的心挖出来以表赤城了。

“哼!”

看到他这副贪财像,扬心儿忍不住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不过她可真有些怕了木子凡这副伶牙利嘴,也没有再开口讥讽。

“木子凡,看得出来,你胸中颇有几分文墨,此次回去,好好找个官学读上几年书考取个功名,别再流连春满楼那种烟花之地了。”

这时张幽然又开口说道,语气很是淡然,话中之意却是透着一种高高在上,和对春满楼这种烟花柳巷的鄙夷,这让木子凡脸上笑容尽数收敛,张幽然这看似好心的提点,可真不是那么让他舒服,他可不觉得春满楼的人,有哪点不如外面的人。

“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张幽然只是自以为是的好心提点,可没准备跟木子凡继续交谈下去转身推门离去。

“哼,在杨府,你若是还是这么口无遮拦,本姑娘定叫你好看。对了,陆明的兵刃是柄折扇,你这柄折扇刚好能派上用场,省得本姑娘再去给你搜罗了,一会记得带好。”

眼见张幽然离开,扬心儿狠狠地瞪了木子凡一眼,警告了一声将一个包裹丢给木子凡也转身离去。

待两女离开,木子凡赶紧把门掩上,走到房中矮几前一屁股坐下,抓起桌上的水壶对着嘴就是一通猛灌,刚才发生的种种可真是够刺激的,刺激得他都有些心力交瘁了。

休息了一会,门外洞庭香的伙计来叫门,原来是杨府总管再次来接他,不过这位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不敢过来亲自相邀了。

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上了一件潇洒飘逸的淡蓝文士服的木子凡,哪还有之前那青楼小厮的模样?不说面如冠玉,却也是斯文秀气,陈伯见了他也不得不在心中暗赞一声,好一个翩翩少年。

只是联想之前木子凡的种种行径,他又在心中补了一句,只可惜是个这么个厌物,不然倒也是他家小姐的良配。

能成为杨家总管,陈伯的涵养和城府自然是不消说的,虽说心中对木子凡很是厌恨,但是表面上却是没有任何表露。

眼见他过来,陈伯赶紧堆出一脸笑容上前招呼道:“陆公子,老朽陈福,不知公子可休息好了?若是休息好了,那我们就赶紧上路吧,家少爷已经备好午宴在家中等候多时了。”

“嗯,前头带路。”

木子凡回忆着曾经在春满楼见过的那些纨绔的模样,故作高傲地扫了陈伯一眼,‘唰’地甩开手中墨扇轻扇着,用不耐又不屑的语气吩咐道。

“公子……请!”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他打开折扇后,陈伯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手中折扇上,缓了半拍才勉强移开目光躬身比了个请的手势,迈步走在前头带路。

“公子,请上车。”走到洞庭香门口,一辆马车早已在这里候着了,来到马车面前,陈伯撩开帘请木子凡上去。

“杨家的车架都这么破旧吗?这如何能配得上心儿妹妹的身份?”见着马车略显破旧,木子凡当然要借题发挥,将自己惹人厌的特性进一步加深。

“陆公子说笑了,我家老爷只是一个御使大夫,所得俸禄能在洛阳维持便已捉襟见肘,一些细枝末节难免疏忽,还请陆公子见谅。”

这老头这个总管倒真是够称职的,时刻不忘宣扬杨再思清廉的官声。

也是杨再思作为清流言官,还真就不能过多么奢侈的生活,否则这一点就会成为其他人攻讦他的把柄。立身不正,杨再思这个御使大夫又何谈去弹劾百官?

只是略知点内情的木子凡,却是绝不相信杨再思会有陈伯口中所说的那般窘迫。

要知道,扬心儿轻易地就允诺他百两纹银的报酬,这种事情扬心儿自然不可能让家人知道,也就是说她给的报酬是她自己的私房钱,由此可见杨家的家底应该不薄才是。

木子凡迈步上车,陈伯也随后跟上,车夫这才赶着马车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