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夜玄夜神最强长生狂婿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最强长生狂婿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金佛

角色:萧夜玄夜神

简介:长生三千年的至尊夜神意外失智,成了豪门赘婿,众人眼中的窝囊废!今日驱狼吞虎威震四海的夜神归来,是恩要还,是仇当报!通俗版:一个活了三千年的长生者在都市搅动风云,还恩报仇,扮猪吃虎的故事

书评专区

无上崛起:我就想知道,体质调成0怎么活下来?

狗运战神:老书,架空德国建立第三帝国,不要考虑合理性的话,就当搞笑文和恶搞文来看还行,毕竟各种小段子还是很有意思的,高能提示,合理党勿进,讨厌后宫有点小H的勿进。。。。。。。。。

诸天我为帝:魔改成这样还不如原创一个世界呢…看的贼尴尬

最强长生狂婿

《最强长生狂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也不知怎的,张老五和何健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站起来。

可此时情形诡异,一时间也没个人敢上前搀扶一把。

何尹荣脸色难看的像是要杀人。

不等何尹荣发难,柳夏河就站了出来,一指萧夜玄,怒道:

“小子,你跟我们柳家没有任何关系!当初我父亲不过看你可怜,说跟你爷爷是战友,所以嫁了烟云给你!

三年来,你在柳家连下人都不如,现在你所做的事情,也跟柳家没有任何关系!

烟云,我以你的大伯的身份,要求你立马跟他离婚!马上……这种疯子,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会做出这种事!”

柳夏河边说边猛给柳烟云眼色,这种场合这样对何尹荣,真的是找死!

他是真的害怕了,萧夜玄到底是吃了什么豹子胆?找死也不是这样的找法啊!

只是柳烟云看向萧夜玄的眼神里,反倒是多了一丝丝赞叹!

萧夜玄的做法很不理智,甚至也确实会给柳家带来灾难,但谁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他,热血沸腾。

不论这件事会发展成什么样,此时此刻,萧夜玄说出来的话,维护爷爷的举动,都是个真男人!

这些日子遇到一件接一件的事情,她被打懵了,叔伯们不断恳求她为了柳家牺牲,她都快忘了爷爷教她的傲骨!

此时,反倒是萧夜玄,让她想起了爷爷的话,人无傲骨不活,无气节不活,活着就是要一张脸一口气!

想到这儿,柳烟云抿了抿嘴,随即缓缓道:“柳家家风,只有丧偶,没有离婚!大伯应该知道!

所以,他可以不是柳家人,但是我柳烟云的丈夫!他做了什么,自然不能算到柳家头上,却是可以算在我头上!”

萧夜玄从进门,第一次流露出了一点儿笑意,小丫头片子,这种时候自顾不暇,还想着帮他扛雷呢?

柳家这一家子,也只有这丫头是真的像柳振武!

何尹荣满脸阴毒,冷笑着拍了拍手:“好啊,好啊,好一出夫妻情深啊?看来是我何家自作多情了!

原以为咱们两家是亲家,虽然子尘去了,我女儿守寡。但毕竟还算一家人。

想着还能亲上加亲,再结良缘!想不到啊!你们柳家有个好女婿?

抬着棺材来耀武扬威,打了我儿子的脸,对我何家指桑骂槐一番,怎么?真当我何尹荣是死人不成?”

何尹荣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一双眼睛透出狼一样凶狠的神色。

“指桑骂槐?!看来是需要说得明白一些!我来就是想通告众人,你们何家阴险小人,以亲人之名谋财害命,猪狗不如!

不是当你是死人,是当你一家都得死!”萧夜玄嗤笑了声,指了指何尹荣,他的两个儿子,和女儿何文锦。

这话暴戾得很,不但指着鼻子骂娘,还明着说了要人一家子都得死!

如今敢在何尹荣面前这么说话的人,江南城都没几个!

何尹荣气得差点没当场炸了,狞笑连连,若非酒会人多,只怕他当场就要杀人泄愤!

“小子,你说话可要当心点!”何尹荣半眯着眼睛,已经随时在暴走的边缘!

“不当心又如何?”萧夜玄反问。

何尹荣走到了萧夜玄跟前,如发怒的野兽低吼:“柳家连你在内,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何尹荣要走开,却被萧夜玄一把拽住,似笑非笑:“你再说一遍呢?”

何尹荣拳头攥起:“看来你是迫不及待想死!”

话音未落,只见萧夜玄又是大手抬起!

熟悉的耳光声又一次响起,熟悉的画面又一次出现!

只见何尹荣原地打了两个转转,噗通一下也跪在了柳老头的棺材前,脸上的巴掌印格外醒目!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在场中此起彼伏!

疯了,这人真的疯了!

这尼玛连何尹荣都扇上了?

何尹荣暴怒,几番挣扎也无法从地上站起来!

“今日是柳老爷子头七!我就是要带他来这儿做个君子协定!”萧夜玄一把推开了柳老爷子的棺盖!

柳老爷子遗容暴露,现场不少人惊呼出了声!这货抬棺而来就算了,尼玛棺中竟然有人?

就连何尹荣都惊了一跳。

“七七治丧,我给老头子你风光大葬!定让何家家财散尽,主人死绝!”萧夜玄说得一字一顿,像是真在跟柳振武说话!

加上说话狠厉,一时间光看他一眼都觉得渗人!

说罢不等众人反应,萧夜玄低头看向何尹荣,又道:“七七之前,你若散尽家财,全族到棺前磕头认罪,我饶你何家无关人等,只诛主谋!

如若不然,我定灭你满门!”

若是换个人,旁人怕是当场就能笑出来!红口白牙的吓唬谁呢?

但是不知为何,萧夜玄往那儿一站,挺拔如刀插在地里,气场如刀芒刺背,让人莫名就信了三分!

这一瞬间里,所有人只有一个问题,他到底是谁来自哪儿?

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底气?七七?如今是头七,那不就剩下四十二天了吗?

四十二天势灭何家?现在江南可没人敢说这样的大话!

柳烟云对外公布结婚时,就已经有人查过萧夜玄了!

不过什么也没查到,履历清白干净,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平民人家的普通人!

可此时,萧夜玄的气势,哪儿是一个普通人能有的?

说罢,萧夜玄合上了棺材盖,对着柳烟云招了招手。

柳烟云犹豫了下,还是走到了萧夜玄跟前。

只见萧夜玄扛棺而起,拉着柳烟云的手就往大门方向走去。

何尹荣怒目而视,眼珠子都快暴出来了,可张了张嘴,话没说出口!

他何尹荣不是只会喊打喊杀的莽夫,否则不会成就何家如今的地位!

柳家这个傻婿,今日来得凶猛,最好是先好好查上一查!

况且今日这个局面,再闹下去,何家也无益,他也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后快!

看着萧夜玄竟然就这么走了,柳家剩下的两房人面面相觑,一脸惊骇。

柳夏河飞快跑了出来,扶起了何家父子,忙不迭道:“何总,我给您赔礼道歉。

今天这事情就是个意外!您知道,他以前就是个疯子,我们柳家怕丢人现眼一直藏在家,谁知今日跑出来发疯了!”

柳连平也连连点头:“他做出这种事情,实在罪该万死!不过您放心,我们柳家绝不会袒护这种混账!”

何健此时满口牙都没了,张嘴咿咿吖吖,却也说不出个囫囵话来。

何尹荣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嘴上却强自镇定道:“今日让大家看了笑话!看来我们只能择日再聚。

至于今日的事情,柳家自然也要给我个交代!我想,二位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吧?”

这话一出来,柳夏河和柳连平就面如死灰!交代?他们能怎么交代?

绑了萧夜玄来磕头认罪?或许这是个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