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腹黑公主狂宠夫陆卿苏亦承小说怎么看?

小说:重生之腹黑公主狂宠夫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猫沉沉

角色:陆卿苏亦承

简介:重生前,她选了北国最耀眼的状元做驸马,落得全家惨死,国破人亡的下场,还被太监强娶!
重生后,她第一件事就是收拾那表里不一的渣男,一点亏都不肯吃
至于那个太监,换她强娶他!
今生回到宫变前,她还是一身骄傲,高高在上的公主!
换她宠他,撩他,吃定他!
嗯……还要亲自验证他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

书评专区

混元剑帝:能动手绝不哔哔。剑道天才,神玉,转生异世。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无脑配角太多,走一路杀一路。海外立势力,混沌子入天穹。来往各个世界。东荒,天荒,地球,神荒,真阳,鲲龙。被命运折磨的可怜人。

大唐官:进士考试还乱吃东西,导致拉肚子。你还是穿越的,这么多历史文,第一次看到这样子写的。毒破天际。

战锤40k之远东风暴: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接近毁灭的边缘,如果不战斗,人类将被毁灭。唯有星际陆战队挺身而出,他们是受到皇帝祝福的战士,传说中的守卫者,他们行于星空之中,千万年如一日的守卫着人类。风暴将起,最初,它是从 …

重生之腹黑公主狂宠夫

《重生之腹黑公主狂宠夫》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他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往下一摁:漫不经心的问:“罚我什么?”

强大的气场自他身上辐射开,深邃的眼眸锐利的像刀子一样。

她这才想起,他可是宫中人人惧怕的活阎王。

不过陆卿可不怕,她可是公主啊!

她吐了吐舌头,理直气壮:“罚你给本公主捏腿!”

一贯肃然冷漠的他突然笑了。

此刻,君琰玖望着眼前这个甜美可人,软萌可爱的小公主,忽然一瞬有抬起手,在她脑袋上敲一敲的冲动。

不过被他克制住了。

望着她,他的脸色看不出喜怒:“如果公主能够坚持满一个时辰,奴才,就帮公主捏。”

陆卿笑了。

一个时辰嘛,小菜一碟。

虽然在扎马步,也不影响陆卿做事。

她拿起哨子吹了吹,一道挺拔俊逸的身影从天而降。

她有个十分忠心的护卫叫莫离,武功高强。平日里,莫离除了保护她,还会为她处理一些事情,消息灵通且能力极强。

前世,在姜国大军攻陷皇宫那日,莫离为了保护她,与姜国士兵血战而死。

她一直记得他倒在血泊,一双眼睛还眼巴巴的望着她,不放心她的那个画面。

再次看见神气活现的莫离,她不禁眼窝一热。

这一世,只要苏亦承不做她的驸马,不让姜国趁虚而入,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对莫离吩咐了一句:

“去,找十几个说书先生,把苏亦承今日在酒楼里的事散布出去。”

“是。”

莫离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直到一个时辰后,君琰玖才重新出现在她眼前。

“没偷懒?”

“偷没偷懒,你自己看啊。”

他在她肩膀上方的墙上偷偷扎下了细细的银针,要是她偷偷站起来,银针一定会掉。

君琰玖上前检查,发现银针还在,眼神中晃过一闪即逝的意外。

“真的蹲了这么久?”

陆卿得意洋洋:“那自是当然。”

“吃的消?”他不动声色的将银针收回。

陆卿撅了撅嘴,带着撒娇的口吻看向他:“疼啊……晚上你可一定要给我揉揉腿。”

这语气,这神色,感觉他们相熟且亲密。

君琰玖不自在的别开了眸子,淡淡的说:“明天继续努力。”

陆卿直起身,揉了揉腰和腿,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奇怪。

明明前世她第一天来他府上时,他就那样抱着她了。为何这一世对她如此禁欲清冷?

不过过了半日,苏亦承在酒后睡了一个妓女的丑闻就在京城传得满城风雨。

这一切自然是陆卿的手笔。

她人在宫中,却对外面的事情了如指掌。

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

“接下来,该让郎中‘不小心’透露,小香菊有花柳病的事了。”

“是。”

眼前不过一阵风吹过,莫离又忙活开来了。

陆卿推开窗,听见外面有宫人在窃窃私语,不过在看到她的时候,都噤声了。

“苏大人也太让人生气了,公主那么喜欢他,居然为了一个娼妓负了公主。”

“可不是么,本来板上钉钉的驸马,谁知被公主殿下当场捉奸!”

“现场还有好多大臣在呢,这画面可刺激了。”

她忍不住翘了翘唇角,冷笑,又再次合上了窗子。

“苏亦承,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你能承受住,负我,欺我,辱我的代价吗?”

苏亦承此时正在家中搓澡。

已经换了三大桶热水了,尤其是那个地方,皮都要被搓掉了,可一想到女人的那张脸,他还是忍不住的“呕~”。

洗到浑身的皮打皱,他这才从浴桶里出来。

侍婢正在帮他擦干身子,他忽然看到了身上起了一个个红疹子,越来越多。

这时,一个随从跑了进来。

“不好了!大人!”

随从凑到苏亦承耳边,压低声音说:“市井里有个郎中说,替那娼妓瞧过病,那个女子得了花柳病啊!”

苏亦承的脑子“嗡”第一下。

此时,骄阳殿的密室。

谁都想不到,现在外面闹得风风雨雨的,和苏亦承有过露水情缘的娼妓,此刻正在陆卿书房的密室里。

她的宫殿是前朝太子用的,自然是有密室,在她寝宫底下还有一条密道,可直通宫外。

之前,她都没有把这个密室和密道利用起来,现在才觉得有这两个地方相当方便。

她的嗓音冰冰冷冷,在桌上朝对方抛下一个钱袋子:

“想方设法尽快怀上一个孩子,事成之后,让你做苏夫人,并且给你一千两,这两百两是定金。”

对方眼睛一亮。

陆卿恩威并施:“你的弟弟,来年就要科举了吧,我帮你送到麓山书院去了,在那里,会有人好好照顾他的。”

小菊香的嘴唇嗫喏了一下,知道这是威胁,不过,如果她不背叛她,做的好的话,就是恩赐。

于是重重一点头。

“一定不会让公主失望!”

陆卿满意的挥挥手:“去吧。”

一抹狡黠的笑爬上她的嘴角。

她不但要他永远失去做驸马的机会,还要他娶一个娼妓。

苏亦承啊苏亦承,你不是喜欢美女么,就让你尝尝,娶一个丑陋的,让你恶心的女人的滋味儿。

是夜。

陆卿早早的休息了。

虽然身上的武功还在,毕竟这具身体是第一次扎这么久的马步,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她不指望君琰玖真能给她来揉腿,草草擦了点药膏就睡下了。

谁知半夜一翻身的时候,突然被疼醒。

靠,抽筋了……

此时,隔壁君琰玖正在辗转反侧。

他认床,突然换了地方,夜里睡不着。

正打算点自己的穴·道强制入睡,忽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细细的嘤咛。

他心口一颤。公主,她在……?

他记得她让他晚上去给她揉腿的。现在,她是主子,他是奴才,使唤他的确是无可厚非。

他微微眯起了眸子。

须臾,推开了门。

她果然腿疼了,捂着腿肚子,表情难受的很,烛光下,在她看到他的那一瞬,她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了起来。

“玖玖……唔,你来了?”

她嘟喃着,像只奶猫一样可怜兮兮的,半带着撒娇:“我好疼,疼的厉害。”

他是喉咙莫名滚了滚。

“你怎么才来呀,我都快疼死了。”她嗓音细细的,裹挟着委屈,让人心一下酥了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