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丧尸来袭王强路明小说怎么看?

小说:末世之丧尸来袭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愁城旧事

角色:王强路明

简介:末日以来,人类从食物链顶端跌落,只有不断奔逃,才能有一线生机
藏于底下的聚居地,偶得机遇的王强,危机四伏的野外,毫无征兆迁徙而来的丧尸大潮

书评专区

幽灵武装:人家召你过来就是当个复仇工具人用的,完全无法理解主角对精灵的【舔】。

绝对牧师:类DND网游。其实这本书写成魂chuan更好,毕竟玩家这种生物很难严肃起来,导致后期出现带妹子刷级桥段时我就直接删了。它也有亮点,首先,牧师职业的主角这是少见的;其次,全文弱智光环开得很少,爽点也足够。它对专长的设定强于深渊主宰,是一点一点掌握一点一点用,比浮屠那个到了临界点一次性掌握好得多。就这样,没事打发时间也是够了的。干粮。 (补:暂时处于太监状态,作者申明会补完结尾的。)

最后一个使徒:小说里还20级的神器,50级的蓝装,你tm50级蓝装比20级神器厉害,神器是怎么定义的?看看人家《神鬼剑士》,至少神器就是最牛逼的,通篇照着游戏设定写现实,恶心。一群人一个职业用的技能还是一样的,都现实化了,不能自己想吗,恶心。现实世界全是狗血套路,拳打嚣张富二代,英雄救美,恶心。ps:设定地球没有超凡力量,一个退役士兵一拳600公斤……人家泰森224公斤世界记录……牛逼,资料都不找一下想当然的写,反正有人买账,恶心。

末世之丧尸来袭

《末世之丧尸来袭》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回归

胡开清面沉似水。

表面上自己似乎占尽上风,实际上自己也是进退两难。就算一刀把林二这个天杀的爆了,自己也难逃一死,逞强便是死局,此时林二服软,不如想办法善了。

这时候从聚居地里又陆续走出不少人,这些都是探索队的精锐骨干,为首的正是胡开清的儿子胡晓。

胡晓正在拨弄手里新弄来的武器,抬头却看到父亲和林二纠缠在一起。

在下城内部,城防队与探索队一直处于对立竞争的矛盾中,双方私下没少开架。此时胡开清的刀架在林二脖子上,城防队的众人也围着胡开清,胡晓大吃一惊!

“老爹和林二打起来了,大家快帮忙!”

胡晓一声吼,手里的蝎式冲锋手枪也放开了保险匣子,瞄准林二,随时准备来一梭子。

鱼贯而出的探索队员们一听吆喝,顿时炸开锅。

老爹被欺负,那还了得!

老爹在探索队可是神一样的地位,此时被人欺辱,那比欺负大家亲爹还让人难受啊。

探索队员纷纷亮出武器,将林二和城防队的人围得严严实实。

一时间稍稍缓和的场面立刻又严峻起来。

原本放下武器的城防队员看到探索队拿着武器冲这边指指点点,各个寒毛直竖。

出于自卫,城防队员也不由自主地抬起枪,相互靠拢成扇形依托着与探索队员对峙。

场面就像堆满炸药,只需要一点火星,就可以立马炸开锅,一发不可收。

“你们统统给我住手,这成何体统,真是丢人现眼。”一个威严的声音从甬道里传来。

所有人闻声不约而同地长吁一口气,虽然依旧剑拔弩张,但也渐渐放松下来,就连胡开清都把架在林二脖子上的刀移开了些许。

甬道里走出来几名持械的卫士,卫士们拥簇着一位威严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面相与林二有六七分相似,但身体更胖。

只见中年人龙行虎步间鹰视狼顾,眉目有霸气外露,举手投足时一股上位者气度流露出。

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下城聚居地的头号领导者,有市长之称的林河。

林河是林二的亲哥哥,所以大家敬称其为林大。

林大是下城聚居地的元老,也是末世后下城公认的庇护人,就算是胡开清面对林大也要给予其几分尊重。

林河不疾不徐,走到场间,目光扫视着众人。

目光之下,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低下脑袋,作惭愧状。胡开清也垂下了手中的长刀,默然不语,只有林二一脸委屈的站在原地摸着脖子。

“胡老哥,做弟弟的对不住你了,往日里没有管教好二娃,才与你过意不去,望老哥大局为重,不必在后生面前丢脸啊。”林河和颜悦色说道。

胡开清几十年的人精,给梯子就顺着往下爬,索性将长刀插回刀鞘,抱拳说道:“林大兄弟,做哥哥的脾气火爆,给你添堵了。这事儿不怪林二,是我多话,对不住了。”

这时候有人凑到林市长跟前小声介绍了一下情况,林市长会意,事情大概了然于胸。

他看向林二,劈头盖脸的骂道:“虎娃,你这个蠢材,加特林的子弹是拿来打这些初级丧尸用的吗?你脑子在装的是什么?来人呐,给我把他的枪缴了!还有,从现在开始,罚去两个月的特供补给,以观后效。”

嘶……

大哥做事果然雷霆手段,连自己亲弟弟也毫不留情啊,真是赏罚分明,公正不阿!不少年轻的战士对林大的崇拜之心又加重了几分。

下城聚居地实行严格的物资分配制度。城防队和探索队受雇于基地,所以每个月都有额外的补给。

这些补给大多是新鲜的瓜果蔬菜,有时候会有一些肉食,都是末世里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林二一下子被罚去两个月补给,真是好惨。

经过林大的强力弹压,林二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灰溜溜回了聚居地。

而胡开清也乐于接受这样的结果,双方和和气气,把注意力又重新转回了旷野上对丧尸的围剿工作。

这时候远处的丧尸潮的清理已经告一个段落。

此次前来袭击的丧尸只有数千只,并不算多。

以往下城遭遇过十万计的丧尸大潮,那才叫波澜壮阔,这个丧尸群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在猛禽装甲车的配合下,身着护具头戴钢盔的城防队战士提盾握刀亮相登场。

大刀队数人一组组成绞杀阵型,错落有致突入丧尸群,见到扑上来的丧尸,一手举盾阻挡,一手挥刀砍杀。大刀队员都是练家子,刀刀直取丧尸头颅,一点不拖泥带水,全是一击毙命。

很快,外面的旷野就看不到站立的丧尸。

这时候,城防队战士出动,开始满地专注补刀。而探索大队也没有闲着,紧急挖掘着大型墓坑。

一晌午的时间,所有的丧尸就被拖入土坑中集体掩埋。

结束这样浩大的工作之后,大部分人就回到下城聚居地,等候身体隔离检查。如果一切无碍,大概夜晚就能回到自己的住所。

剩下一些人正在完成善后工作。

所谓善后,就是将战场上的泥土重新翻新,让战斗遗留的血腥味得以掩埋,避免吸引到更多野外的丧尸前来。

这是一个需要时间和耐心的工作,大多时候都由探索队完成。

城防队的大爷们作为战斗集团更多时候承担了战斗任务,这种杂活儿,大爷们是看不上的。

在下城里,城防队的待遇是最好的,探索队则相对较差,装备和补助也大有不如。

往往遇不到打大仗的时期,城防队多是养尊处优。而野外的探索队因为经常出任务,所以伤亡一直居高不下。

分配不均成为造就两大集团矛盾的根源。

小马正在专心的用铁铲翻新着泥土,不时洒下一把丧尸烧灼后的灰烬。

忽然,小马抬头看到远处走来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

小马的眼睛不是太好,瞅了老久,才喊道:“喂,大家看,那不是强仔么?”

“呀,真的是王强!”

“阿强活着?太好了。”

“想不到强仔居然活着回来了,真不简单,那么多丧尸在他前面,他咋躲过的?”

打扫战场的队友看到了王强,都惊喜的招呼着,王强在聚居地人缘不是太差,大难不死必有很多话要唠叨,大家纷纷跑向王强。

王强背着装满食物的背袋,一瘸一拐的在路上挪动着,看到伙伴们跑来相拥,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大家寒碜的时间里,早有人跑去报告胡老爹。

胡老爹赶来听取了王强的汇报,知道了其他人死去的消息,不禁神色黯然。王强这一组都是不足十八岁的年轻后生,就这样死去实在太可惜……太可怜。

胡老爹从王强手里接过价值几条生命的沉甸甸的食物袋,心头难掩悲伤。

“强娃,脚伤怎么弄的?”胡老爹问。

“老爹,给狼咬的!”王强回答。

“那狼呢?”胡老爹一脸诡异。

“没逮到,跑了。”王强弱弱地说。

“去隔离室,呆两天。”胡开清冷声说道。

王强并不知道,狼一般不会独行,这一带也没有狼,但胡老爹不会不知道这些常识。

胡开清第一时间就察觉到王强在说谎,但胡开清不想花时间去琢磨一个小娃的谎言。

隔离吧,隔离,就可以解决一切。

经过足足两天的隔离,王强居然安然无恙的走出隔离室。

没有尸变,没有感染,胡开清很纳闷,负责检查伤口的医生老赖更是纳闷。

看着王强离开的背影老赖心里有许多疑惑,那脚部创口分明就是人的口腔咬出来的,哪里会是什么狼啊。

但是竟然没有感染,真是不可思议,难道是自己咬的?

醉酒过度的老赖自己尝试了一下自己咬自己的脚,结果闪到了腰……

探索工作终于告了一个段落,由于自己受伤,胡开清特批自己带伤休假。

这是难得的空闲时间啊,王强想着。

往日里,王强都住在下城的军事区,这一次终于有了空闲,可以回到生活区看看,看看母亲遗留下来的家。

说到下城,这个不大的聚居地目前有不到三千人。

据说下城人口最多的时候也没有超过四千人,不能再多了。

下城养不起太多人,水循环和食物都不够……每年数次丧尸大潮和野外探索也会带走不少人的生命。

加入下城并不困难,只要能够幸运找到这里,给得起的入伙费就可以了。

整个下城有三大区域。

大多数普通人都被安置在生活区。生活区里的人,下城只保证最基本的食物供应,饿不死就行了。如果想吃饱饭,得自己去外面寻觅食物,那可是要冒着死亡的风险。当然,返回下城,聚居地也会抽去收获的三成作为庇护税。

但生活区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生活区的人们相对自由,想来可以来,想走可以走,只要隔离没出问题就行。

而探索队和城防队则作为聚居地直辖的队伍,居住在军事区。

军事区有配套完善的各种设施,也有较好的后勤补给。

每年,只有在探索队和城防队减员的情况下,才会从生活区招募合格者加入。而这一系列的招募工作,也被生活区的人称为天堂之旅。

下城的第三个区域是储存区,属于重点保护区。

储存区堆砌着大量的物资和装备,是下城命脉所在,受到严格的守卫。

储存区一般不住人,但有一个例外,那里有一个维修工作间,住着唯一一个人,也就是下城机械师,赵铁赵老爹。

机械师赵铁,乃是下城的定海神针,下城的十八般兵器连同防御系统都出自赵老爹之手,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王强称呼赵铁为赵老爹,原因无他,那个截肢的老人足够老。

除了自己的母亲,王强记得这个人对自己最亲切。在自己的母亲死去之后,只有老赵对王强够好,很多时候自己能够在探索队吃得开,也得益于老赵的特别嘱咐。

提到自己的母亲,那可是一个硬气又苦命的女人。

听人说,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因为自己父亲的死,母亲拒绝了下城多方的接济,一直带着年纪小小的自己,在生活区苦苦挣扎。

王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的名字,只记得童年的记忆里有这个坚强的女人在野外寻觅食物的影像。

母亲靠双手养活自己,这种生活一直坚持很多年了,直到最后被丧尸袭击,才悲惨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