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罗信李妘娘小说怎么看?

小说: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罗诜

角色:罗信李妘娘

简介:意外穿越到唐朝,家徒四壁,眼瞅着日子就不好过,
却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哑巴妻……
也罢,他向来就是迎难而上,哪里有压迫,他反弹得更猛!
小刁民他一路高歌,入侵朝野、迎娶公主……
至于这天下……呵呵,不好意思,也是他的!

书评专区

灾厄纪元:【义女系列】来自神农【小水君】的吐槽:别的情节都还好,主角捡来刚出生女孩,养大了就爱上主角:PAPA,我们不是亲生的,没有血缘关系的……主角纠结N久后终于收了……

这个忍者明明不强却过分作死:我是看别的小说,看到章推过来的,就这水平还成绩不错??同人小说界的读者真就书荒到这种地步了吗,把这本书当宝贝?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精品文,二十四小时本章说七条。东京流也来刷子了,这是不是神巫六六狂喜?

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

《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萧瑀仔细看着纸张上所画的事物,发现这东西的构造看上去有些复杂,类似于椅子,却又有很大的改动。

“这叫逍遥椅。”

其实这就是一把普通的摇摇椅,大唐木匠的仿造速度明显比罗信所想象的要快很多。眼下已经有好些木匠开始制造桌椅,其中也不乏那些木匠世家,他们的手艺要比罗信这门外汉好很多,为此罗信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花头”。

木制家具费时费力,只能讨巧。

同时,罗信也很清楚,制作家具只能养家糊口,想要大富大贵那肯定是不行的。

眼下既然已经跟萧瑀攀上了“亲”,那就好好利用这一层关系。

萧瑀对木制家具显然没什么兴趣,不过他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画上。

这一张“蔡侯纸”所画的逍遥椅显得十分细致而写实,线条流畅、光暗分明。萧瑀同样也是个读书人,但凡读书人都喜欢诗画,他将这画放在眼前仔细看了又看,对着罗信说:“老夫浸淫诗画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精湛奇特的画技,贤侄,这是你画的?”

罗信抓了抓后脑勺,笑着说:“小侄画技拙劣,让伯父见笑了。”

萧瑀却是忙摆手说:“不不,此等画技相当高明,能将实物真真切切地跃然于纸上,贤侄有如此才能,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萧瑀又说:“至于这个逍遥椅,贤侄能否告诉老夫,它究竟有何用处?”

“回伯父,逍遥椅其实就是太平椅的升级版,逍遥椅底部是弯曲的,人躺上去之后能够随着自己的心意,微微摆动,半仰、半躺,在午间小憩的时候,人躺在上面惬意无比啊。”

罗信又介绍了几句,萧瑀听了连连点头:“奇思妙想啊,老夫没说错,贤侄果然是个妙人!”

这时候,有一个下人过来禀告,萧瑀听了之后就要离开,他走了几步,似乎这才想到什么,转身对着罗信说:“对了,陛下前些日下了一道圣旨,追封令尊为东海郡公,贤侄既然是嫡子,那这名头就应落在你身上,贤侄这次可要抓住机会,切莫再让罗恒夺了。”

罗信笑着点点头,萧瑀这个消息对于他而言可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只不过这个馅饼很大,一旦接不好就有可能会被砸死!

事后萧管事订了六把逍遥椅,每把五两银子,这对于罗信而言已经是相当高的价位。

不过,他同时也清楚,一旦逍遥椅推出市场,不过几天就会被被人学过去。

这年头,没有什么比当地主还要惬意的事情了,每天只要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再养三五个狗腿,时间一到就去收租,那小日子过得,啧啧啧……

眼下,他还真要仔仔细细地研究一下,如何跟罗恒抢夺这个“东海郡公”!

罗信殴打陈四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七天,万年县令那边也再没有消息,罗信也认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而这几天,他除了忙木工作坊的事情之外,更多的是在思索如何跟罗恒争抢这“东海郡公”。

只是他对这一方面的了解实在太少,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能够商量的人。

这大中午的,罗信正坐在作坊门口偷懒呢,就见外边传来了马蹄声。

马在长安城内较为常见,而在罗信所处的小村子四周却是个稀罕物,特别是眼前三匹高头大马,若是放在现代社会,那就是三辆超级跑车啊!

马背上下来三个形体魁梧的男人,为首那哥们长得相当粗犷,一身劲装、将爆炸性的肌肉棱角分明地展示了出来。

这三人一看就知道是当兵的,而且领头那个肯定是将领。

罗信伸手抹了一把脸,当即笑嘻嘻地迎了上去:“贵客光临,有失远迎,不知道三位有什么需要的?”

那领头人上下打量了罗信一眼,问:“你就是这作坊的主人?”

“对,在下便是。”

罗信正要介绍自己的新产品逍遥椅的时候,就见那汉子一甩手,低喝道:“带走!”

眼见自己被左右两人钳住,罗信急忙说:“哎哎,有话好好说,咱们都是文明人,千万别动粗。”

“动粗?”

汉子突然咧嘴一笑,他从后背掏出一根木棍,那木棍约莫四五十公分,有一头是被折断的,上边竟然还有一丝鲜血。

“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

罗信仔细打量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对方手里抓着的不是普通木棍,而是椅腿。这椅腿显然原属于他卖出的太平椅,只是这椅腿怎么被折断了,而且上面还沾了血?

“那个,这位将军,敢问高姓大名,这椅腿怎么被折断了?”

汉子看上去也不是蛮横的人,不过他仍旧瞪着铜铃般的眼珠子,对着罗信说:“本将军姓程,呐,我现在问你,这太平椅是不是你做的?”

“是。”

眼见罗信点头,汉子接着说:“你做出来的太平椅到我家中还没几天,就被坐断了椅腿,而且家中小弟还被这椅腿划伤了,你说这账要怎么算?”

一听这话,罗信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解释:“不可能啊,太平椅的都是用上好的柏木制成的,卖出去之前,我自己也亲自做了测试,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将它坐断。”

“怎么,按你这么说,还认为本将军是来讹人的?”

罗信连忙摆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说……”

“少特么废话,跟我走!”

说着,汉子就如同拎小鸡仔似得,一把将罗信放在马背上,策马朝着长安城飞驰而去。

第一次,罗信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会被这么粗暴地对待。

他一直以为骑马是一件很帅气、有型的事情,可现在他却如同哪家的小媳妇一般,撅着腚被按在马背上。

这第一次骑马的体验实在有些不太美妙。

这一路颠簸,罗信就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颠得错乱了,好不容易停下来,那汉子又跟拎五花肉一样,提着罗信径直朝前走去。

他晃晃荡荡地抬起头,就看到“卢国公府”四个大字。

卢国公?

想起来他的第一批买卖就是跟卢国公和宋国公的管事做的,看样子,问题是出在第一批货上。

只是罗信还是有些不相信,尽管第一批货制作得十分粗糙,但那实木的质量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一点他可以拿他的人格担保。

穿过回廊、拱门、假山,罗信最后被丢在一个庭院里。

“爹,人给您带来了。”